[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博讯2005年12月11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根据海内外各种信息来源,我们确信,在2005年12月6日,广东省汕尾市政府出动武装警察镇压东洲乡依法维权的村民。悍然开枪射杀村民,制造了至少多人死伤的血案。这是自1989年六四屠杀之后,中国出现的政府第一次大规模的向平民开枪。网络上有大量照片,显示死者家属在荷枪实弹的武警面前,焚香下跪,请求认领尸体的场景。下面,引自路透社12月7日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广东汕尾市东洲镇的村民,在抗议风力发电厂工程未提供足够土地征收补偿时,与警察爆发冲突,之后武装警察将该村封锁。居民说,镇暴警察在12月6日镇压暴乱时,曾对村子里的抗议者开枪。根据当地居民和人权团体的估计,死亡人数介于2-20人之间。一名村民说,“当局已开始在村子里抓人。”他还说自己的兄弟在抗议示威时被击毙。他透过电话说:”我的双亲与嫂子跪在屋子前,要求政府官员给个说法。”这位村民说至少有10人被打死,尸体就躺在村民的屋子里。(

英国广播公司BBC12月10日的报道也称:

在中国广东省汕尾东洲村发生的武警开枪打死村民事件,据报被打死的村民多达20多人,有关官员正企图用钱收买村民,隐瞒罪行。
据报,事件受到国际媒体广泛报道。如果属实,将是1989年北京天安门事件以来,当局开枪镇压示威者杀死最多平民的一次。

我们对制造这一血案的广东当局,表示最强烈的抗议和谴责!我们也强烈抗议中国当局迄今为止,对此血案不作任何公开解释、澄清和调查的恶劣态度,抗议中国当局全面封锁国内媒体报道东洲乡血案的粗暴做法。

据称,2002年,广东汕尾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在当地兴建大型发电厂,强行征用村民的大片山地、耕作田地和白沙湖。致使东洲乡大约40,000多村民失去立锥之地,并没有得到受到宪法和法律保障的合理补偿和安置。自2004年开始,村民走上依法维权之路,通过多种方式向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申诉,却一直没有得到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

更恶劣的是,当地政府动用了种种手段阻挠村民上访和拘押村民代表,封锁消息、禁止媒体报道。愿意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也因受到司法局的警告而无法接受委托。村民们投诉无门,遂采取轮流驻守汕尾发电厂门外的和平请愿方式,敦促政府尽快妥善解决村民们的合法补偿和安置问题。

我们认为,正是地方当局的滥用权力和蛮横打压,才引发了激烈的官民冲突;正是中国当局对公民基本人权的一贯漠视,才导致了这一骇人听闻和令人愤怒的血案和杀戮。

我们认为,中国广东地方政府动用全副武装的警察杀戮手无寸铁的村民,令自己声称寻求社会和谐、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诚意荡然无存,令自己在这个国家行使统治权的合法性面临崩溃。这一行径践踏了基本的普世价值,践踏了宪法和中国政府签署的一切国际人权公约。无论武力镇压的决策是出自广东地方政府还是中国政府,这一决策造成的血案已经构成了反人类罪。这样的政府罪行,不但应当在国内受到审判,也应当受到国际人权法庭的审判。

我们观察到,在此之前,由城市土地开发引发和工业建设的农村土地征用补偿安置问题,近年来已经导致一系列大规模的、激烈的官民冲突。如2004年7月31日,河南省郑州市师家河村流血事件;2004年10月4日,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流血事件;2004年11月的四川汉源事件;以及2005年7月-10月,广东番禺区太石村罢免村官的冲突等。

我们认为,汕尾市政府采用暴力杀戮手段镇压公民的合法诉求,这一罪行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必须付出相应的政治代价。中国政府必须拿出仅存的勇气和魄力,对相关人员痛加追究,对此罪行承担政治责任。否则,这一血案必将给各地政府树立一个恶劣的示范,必将在各地造成官民之间更多更剧烈的冲突和对抗,必将在全国民众心里埋下更深的恐惧、怨憎和仇恨,必将为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制造不可能的障碍,最终演变成全社会的广泛对立和雪崩式的政治危机。这样的后果,是我们绝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我们相信,这也是所有中国人包括中国政府的大小官员在内,绝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

我们认为,和谐社会的根本是尊重和保障人权,依靠和吸纳民意。当前中国的社会危机之所以日渐深重,就在于一党专政、扼杀言路的政治制度,导致了官权与民权的严重失衡和两极分化。致使权贵阶层对弱势群体的巧取豪夺愈演愈烈,两者的冲突也必然越发频繁和日趋剧烈。而政府面对这些冲突时,已经只剩下了暴力。

我们认为,群体维权事件导致恶性的官民冲突,根本原因是二十多年的跛足改革导致政体改革的严重滞后。中国政府的执政理念和危机处理方式,仍然沿袭专制主义时代的模式,还没有根本的改变。仍然敌视民意,仍然垄断一切政治权力,仍然在政治上和经济上贪得无厌,仍然野蛮嗜血和黑箱操作。正因为有这样不受制约的政治权力的纵容,各级政府才敢滥用权力榨取百姓。广东汕尾当局才敢在青天白日之下,无法无天地射杀生命。

我们认为,如果中共最高当局仍然固守现行制度,不尽快进行民主化、自由化的政体改革。如果受欺压的和被剥夺的公民们,不主动利用一切法律手段,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和自由。写入宪法的人权就仍将是一纸空文,类似的人权血案就还将在另外的时间、另外的地方、另外的一些人身上发生。因为没有一个民主和自由的宪政制度,没有一个公开的政治空间,没有不同利益诉求的公开表达,中国就不可能和平化解这些社会冲突,中国人的自由和民主就没有希望。而在既得利益的诱惑和一昧的暴力镇压中越陷越深的地方和中央当局,也绝没有出路。

现在,东洲乡村民仍处在武装警察的暴力管制之下,他们的生命安全仍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血案的真相仍被当局隐瞒和扭曲,民众对此血案的知情权和关注,仍无法得到一个自由的表达空间。

我们愤怒,我们忧伤,我们如果坐视这种丧尽天良的国家罪行和恐怖气氛,我们就不配称之为一个中国人。

为此,我们发表紧急的声明和要求如下:

1、中央政府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暴力镇压,解除武警封村,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并保证所有维权村民的人身安全;

2、政府和司法机关立即着手调查此次血案的真相。建议广东省人大和全国人大在必要时成立特别问题调查委员会,有勇气对这一政府罪行进行彻底调查。

3、立即开放媒体的采访报道,确保记者的权益和安全,接受社会舆论的监督和质疑;

4、下令开枪和实施镇压的政府官员和军警,必须依法受到公正而独立的司法的追究和严惩;

5,尽快公布死伤村民的名单,抚恤死者家属和救治、赔偿伤者;

6、按照宪法和法律,依法进行的土地征用,必须给予被征地村民合理的补偿和安置;这一补偿和安置标准的确定,应当召开听证会。凡是没有依法进行的土地征用,应当将土地无偿返还给乡村集体组织和村民。

7、依法调查和惩治围绕汕尾发电厂建设征地的一切贪污腐败行为;

8,和平化解这一血案,启动政治制度改革;实现司法独立和新闻独立,开放地方选举,逐步兑现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和民主选举等公民基本权利。

最后,我们呼吁一切有良知的中国公民、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强烈谴责广东省政府的暴行,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帮助东洲村民的依法维权行动。

我们不是向任何人乞求自由,而是争取我们被强制剥夺的自由,用我们坚定的勇气和行动,坚守尊严,争取民权,推动独立民间社会的成长,敦促中国政府切实遵守“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承诺,逐渐实现中国社会的和平的民主转型。

签名人:
丁子霖(北京 大学教授)
蒋培坤(北京 大学教授)
包遵信(北京 历史学者)
刘晓波(北京 独立作家)
余 杰(北京 独立作家)
王 怡(成都 独立作家)
赵达功(深圳 独立作家)
张祖桦(北京 宪政学者)
李 健(大连 公民维权自愿者)
藤 彪(北京 律师)
余世存(北京 独立作家)
孙文广(山东 大学教授)
景凯旋(南京 大学教师)
温克坚(浙江 民间学者)
陈永苗(北京 宪政学者)

2005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

签名地址:http://www.qian-ming.net/gb/(Modified on 2005/12/11) (Modified on 2005/12/1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汕尾:逾千军警残杀村民,跪地求饶再补两枪
  • 东方日报:汕尾惨案官方定性打砸烧
  • 汕尾伤亡数村民新华社说法大不同
  • 天安门以来最大的镇压——西班牙报道汕尾镇压
  • 汕尾东洲村的坦克
  • 汕尾镇压-学者:中国不政制改革可能灭亡
  • 新华社:广东汕尾警察开枪造成十一人伤亡
  • 纽约时报:汕尾镇压事件预示中国动乱升级
  • 东方日报: 汕尾特警铁桶阵封村
  • 美国之音:汕尾开枪镇压事件采访死者亲人
  • 广东汕尾武警据报打死约20名村民(图)
  • 汕尾镇压:国内禁声、官方海外放假消息
  • 特稿:汕尾开枪镇压事件预示动乱升级(西方各大通讯社消息) (图)
  • 汕尾市原副市长无耻语录:公仆花人民的钱算什么
  • 香港文汇报、明报对汕尾血案的报道
  • 关于广东汕尾流血事件的紧急声明
  • 汕尾开枪镇压:可能70多人遭射杀(图)
  • 广东汕尾村, 又一次六四?
  • 汕尾警察镇压示威杀人 村民控诉
  • 程云海:汕尾村民的血决不会白流
  • 刘晓竹:对汕尾血案的五点分析
  • 汕尾开枪镇压:香港文汇报不可信!
  • 云飞扬:是谁下令开枪的?(汕尾开枪镇压评论)
  •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唐子:关注汕尾 看中共还能疯狂到几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