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注郭飞雄:杭州网友召开"太石村事件"讨论会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12月10日)
    为了表达对番禺地方当局在处理"太石村事件"中违法行为的抗议,表达对郭飞雄、吕邦列等维权人士的道义声援,部分关注太石村事件的杭州网友:资深律师庄道鹤先生、业内人士吴先生,知名作家傅国涌先生、昝爱宗先生,网友温克坚、见森、吴孟谦等,日前在西湖边某茶馆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太石村事件"研讨会。
    
     (博讯 boxun.com)

    
    首先大家回顾了太石村事件的发展过程。大家认为,在事件中,太石村民展现出良好的公民素养,坚持通过合法理性抗争,维护自己的权益,但遗憾的是不受约束的权力必然走向公共利益的反面,当地政府的蛮横和无法无天的利益攫取倾向使一起简单的基层罢官事件演变为一个中外关注的践踏民权的公共事件。
    
    
    
    接下来,大家集中讨论了在这个事件中被当地政府非法羁押的郭飞雄先生。
    
    
    
    郭飞雄是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顾问,为帮助广东番隅太石村村民依法 理性维权做了巨大努力, 也正因为有了郭飞雄等先生的努力, 太石村村民的维权一直在非暴力和法治理性的轨道上行进。对于这种践行公民权利,推进法治的努力,正如温克坚先生指出的,番隅地方当局应当给予郭飞雄嘉奖而不是拘押。但事实是,在番禺当局出动近千名警察抢夺太石村帐本的第二天,即 9月 13日,郭飞雄就失踪了。一直到9 月25日,外界才得知,郭飞雄早在 13日当天即被番禺公安局刑事拘留,为抗议番禺地方当局的非法行为,郭飞雄在看守所里绝食绝水持续一个多月。郭飞雄失去自由后,郭飞雄的委托律师两次向番禺公安局提出"取保候审"的请求,均遭到拒绝,最近一次的拒绝理由为:自伤自残逃避侦察。对此,参与研讨会的两位资深律师集中发表了看法。
    
    
    
    吴律师:关于太石村事件,我一直比较关注,但是最近网络上一点信息都没有。以前经常发布太石村事件消息的燕南网也被关了。在这种信息封锁之下,要想评论太石村事件是有难度的。不过关于取保候审,警方以"自伤自残逃避侦察"为理由,拒绝了郭飞雄的"取保候审"请求,这是很可笑的,很荒谬的。
    
    
    
    通常来说, 针对案件当事人是否采取 "取保候审 " 的标准为: 1、案件事实已经查清; 2 、当事人放出来后,不会逃匿,不会对社会,对他人产生危害。而在司法实践当中,一般判实刑三年以上的,司法机关不会考虑对当事人采取取保候审,判缓刑的或者三年以下刑期的,一般可以取保候审,具体操作的时候,需要警方同意,检察院批准。
    
    
    
    任何一个正常人,爱惜自己的身体健康,珍惜自己的宝贵生命 ,是最自然的反应。本案中,警方拒绝取保候审的理由是"自伤自残逃避侦察"。首先我们都明白,任何人对自己的生命都有处置权,自杀自残是天赋人权。郭飞雄要自伤自残是他的天赋人权,而现在警方以此为理由,要继续拘禁他,根据警方的逻辑,这是把拘留变成了保护郭飞雄的一种措施,这实在是荒唐。我们知道,如果郭飞雄是自由的,那么他自伤自残造成的任何后果都由他自己承担,而如今郭飞雄是在看守所里绝食,那么发生任何后果,警方必须承担责任。
    
    
    
    任何针对公民的强制措施,采取和解除必须以法定理由为依据,公安机关无权自己设定新的理由,哪怕这个理由听上去很人道。比如根据以上逻辑,我们任何人都有自伤自残的权利,都可能会自伤自残,那警方完全有可能以保护公民为理由把任何公民随意拘禁,这实在太可怕了。这是警方严重跨越权力界限的行为。
    
    
    
    庄律师:我一直非常关注郭飞雄的消息。今年早些时候,他申请反日游行,被警方非法拘留,绝食抗议十多天,最后获释。在中国公共权力不受约束,经常对守法公民进行非法拘禁,象郭飞雄这样绝食抗暴,是令人敬佩的壮举。
    
    
    
    而在太石村事件当中,番禺地方当局拘留了郭飞雄,对他到底会定什么罪名,目前我们不得而知,据说检察院已经退回了番禺警方的起诉材料。郭飞雄本人是法律工作者,他非常清楚法律的边界在哪里。在他被拘留期间,郭飞雄在看守所绝食绝水抗议,这说明他肯定受到了非法或者非人道的待遇。而只要警方释放郭本人,自伤自残自然马上会消失。所以说,警方以"自伤自残逃避侦察"为理由拒绝取保候审,是完全不成立的。
    
    
    
    在剖析了番禺警方拙劣的理由之后,话题重新回到了太石村事件的前景上。温克坚认为,太石村事件目前处在一个僵局之中, 地方政府通过上纲上线的政治化运作来套牢上级政府,并把郭飞雄这样有胆有识的法律工作者投入监狱,维护那些见不得光的利益;中央政府一直以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来争取广大民众的支持,但在政策实施过程中,往往受制于盘根错节的政治黑箱,中央政府就根本无法有效约束地方政府。就太石村事件而言,由于村民目标诉求有限,在高压之下无法提供理性抗争的持续性 。因此,需要有持续的关注,太石村和郭飞雄的命运才可能出现转机。
    
    
    
    庄律师认为,这个僵局还是应该从程序上来打开突破口,例如就土地转让款这一争议的焦点问题,太石村的村民个人完全有合法的诉权,可以以个人的名义 起诉村委会,要求分得自己的份额。法院可以不支持村民的诉讼请求,但不能不受理案件 。在诉讼过程中就可以通过申请法院调取证据的办法,来搞清楚被查扣转移走的原始帐本内容,从而获取本案最重要的证据(本案符合法院申请法院调取民事诉讼证据的条件), 理清村民到底应该得到多少土地转让款,同时以此来清查村里的财务。当然,前提是需要有村民自愿站出来,只要有人愿意站出来起诉,我们就愿意替他们辩护,提供法律援助。
    
    
    
    吴律师提醒说,太石村事件要避免走入误区,要转换思考方式,不要用宏大的叙事来维护具体的权益。自己带上了大帽子,当局轻车熟路,以"稳定"为借口,弹压村民合法合理的利益诉求,那维权就无法继续了。太石村村民的诉求是非常具体的,我们还是应该帮助村民赢得具体的利益诉求。只有这样,才是维权的根基。
    
    
    
    某位网友提到,应该象吕邦列和不锈钢老鼠在网络上提倡的那样,展开太石村一日游活动,方便的时候就到太石村看看,表达我们的关注。这个建议得到很多人的认同。
    
    
    
    傅国涌先生提到了社会名流在特定事件中的独特作用。比如在太石村事件中,著名教授艾晓明的亲身参与以及后来给温家宝的公开信都影响深远, 甚至后来因此受到恶势力追杀。而在这次事件中,甚至连李银河女士这样知名的社会学家,都愿意站出来说话。当越来越多的社会名流都开始对公共事件发言,这个社会就会有希望。
    
    讨论会结束,大家都表示将持续关注"太石村事件"以及郭飞雄的命运!
    吴孟谦 整理
    2005 年12月 5日于杭州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继太石村事件后 番禺酝酿涉中产阶级官民冲突
  • 太石村今日消息
  • 吕邦列19日重游太石村的经历
  • 太石村即时:维权律师努力不懈,郭飞熊已停止绝食
  • RFA 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六)
  • 李银河:从太石村事件看人权保护
  • 太石村综讯:派出所称破案难办,吕邦列准备起诉番禺政府
  • RFA 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五)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 (之四)
  • 为太石村刑拘村民筹集法律援助款项半月通告
  • 太石村法律服务顾问团迄今收到捐款及用款公布
  • 官方说法: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记者问
  • 4太石村民因协助记者采访被捕
  • 广州太石村是“黑帮治村”?
  • 美关切广东太石村民主人士遭殴打案
  • 太石村事件-中国基层民主试金石
  • 太石村事件维权人士吕邦列遭殴打后在家养伤(图)
  • RFA 张敏:专访在太石村遇袭人大代表吕邦列(文字版)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六:面对疯狂的默语
  • 太石村事件:中国法制崩溃的先兆/刘路
  • 从大邱庄到太石村/张耀杰
  • 草根:又想到太石村
  • 赵达功: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 太石村恶霸欺压百姓,省委却为其撑腰并诬陷学者教授为“黑手”(图)
  • 尽力:河南有过“太石村”
  • 太石村事件说明农村民主选举就是婊子牌坊/ 林泉
  • 刘晓波: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 李天笑:太石村与弹簧效应
  • 刘晓竹:太石村逼胡锦涛还政于民
  • 张三一言:解读太石村民主运动
  • 律师学者作家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
  • 从太石村悖论看中国社会的刚性特征/冼岩
  • 赵达功: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北京,面对太石村你要袖手旁观到几时?
  • 宪政实践——太石村民罢村官举步维艰
  • 小国寡民:太石村——中国大社会的博弈
  • 赵达功: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