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北石油事件:冯秉先家人的态度
请看博讯热点:陕北石油事件

(博讯2005年12月09日)
    波折起伏冯秉先案——陕北能否有个欢喜结局
    
     曲建平 (博讯 boxun.com)

    
     对于陕北石油事件来说,我原本是一个局外人。先前的我,对这种“与政府抗衡”的行为不以为然,从我知道冯秉先在为陕北石油民企维权的那一天起,我就意识到他时刻处在危险中,并且最终可能被政府抓捕判刑。我一直试图说服他放弃或尽快结束这件事,能够平平静静过日子,安享晚年。
     今年5月11日,民企要到省委要求对话,我觉得会为政府抓捕提供口实。我郑重地问冯秉先:“这是你的主意吗?”他说:“不是。我主张走法律途径,但是投资人有这个要求,这是诉讼代表会议讨论通过的,我个人只能按代表会议的决策办事。”
     5月13日,大拘捕开始。先后有十几位民企代表被抓捕,公安传讯的人更多,一时间,传言纷起,人们搞不清到底谁被押进看守所谁被扣留传讯,各方发布的被捕人员名单出现了矛盾和混乱。
     投资人一再打电话或通过电子邮件要求冯秉先保护好自己,因为冯秉先是他们的希望,他们希望冯秉先可以通过舆论和向高层呼吁来营救被捕人员。于是,身体瘦弱的冯秉先开始了艰辛的流亡历程。
     冯秉先本可以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再活动,榆林公安也许至今也找不到他。但冯秉先说:“我不是为了躲避,我是为了工作,如果什么都不做,我还不如去坐牢,坐牢对维权也是促进。”
     在两个半月的流亡历程中,冯秉先先后联络多家媒体到陕北实地采访,6月12日,他本人又从哈尔滨远赴上海接受凤凰卫视专访。这些媒体报道,引起了国内各界和高层关注,对朱久虎律师和其它投资人的释放起到一定作用。
     在此其间,一些敏感的媒体要求采访他,冯秉先说:“我接受采访一定要谨慎,因为我代表的不是我个人,是陕北民企,我还是希望问题能在内部解决,不想激化矛盾。”冯秉先一直不敢接受这些媒体采访。
     与此同时,他试图联络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再次向上反映情况,希望高层干预,化危机于无形。
     而此时,陕北投资人开始产生愤怒或绝望的心情,他们向冯秉先提议通过整治贪官恶吏来改变局势,并且说已经掌握了证据,想要送到中央部委。冯秉先一再安抚,他说:“贪官是整治不完的,下来一个再上来一个还是一样,要对事不对人,不要把矛盾扩大化。”
     投资人又提出组织人到北京上访,冯秉先说:“北京每天有很多人上访,没有用的,只会越弄越乱。”
     冯秉先一面安抚投资人的情绪,一面试图通过艰辛努力,通过找媒体,找学者,找高层,来扭转局势,营救自己的同伴。
     但是终于,榆林警方掌握了冯秉先的心态,以“央视采访”名义将冯秉先诱捕,拘捕他的同时,把我也拘捕了。
     我被关押一个月后,取保候审了。释放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怕——我怕有人再与政府对抗,我希望大家都停下来,让政府认为形势稳定了,或许会宽大处理被关押的人。我开始说服冯秉先的亲人、朋友、说服那些支持的民企的人,让他们不要把事态扩大化。
     九月十九日后,朱久虎律师和其它投资人陆续取保,陕北投资人开始松了一口气,各界为此欢欣鼓舞,冯秉先的律师徐强于九月三十日,也向靖边县检察院递交了取保申请。从当时的形势看,冯秉先在国庆长假后,也可以取保甚至免于起诉。
     为了维护良好的形势,冯秉先的亲人、陕北投资人、媒体、所有支持陕北民企的人,开始静待政府的处理结果。
     但是,十月十日,检察院答复,拒绝给冯秉先取保,理由是不在取保之列。冯秉先患有胃病,身体极其瘦弱,看守所伙食粗糙、营养缺乏,据公安人员透露,冯被押后经常长时间提审,已经病了,在输液。说他的情况不在取保之列,本身就很荒唐。
     但冯秉先的儿子冯彦伟还是表示:“我们什么也不要做,再等。”
     等到十月二十日,结果是——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王世军四人被提起公诉。不仅冯秉先没有释放,而且已经取保的三人同时起诉,民企投资人才意识到——政府是外松内紧,把人陆续放了,让外界放松警惕,实则紧锣密鼓、并且是坚定不移地要判上几个人,以彻底镇压陕北民企维权。
     到了这一步,必开庭无疑,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也必宣判无疑。陕北到处在传播——必判冯秉先三年以上实刑。
     冯秉先等四代表案,与陕北石油事件不可分离,如果冯案被硬性制造成冤假错案,就意味着政府根本不想再次启动补偿,而是要将民企维权彻底镇压。民企与政府和解的路,又被堵死了,双方又开始背道而驰!
     迫于无奈,冯秉先的儿子冯彦伟,又聘请了莫少平出任冯秉先的辩护律师,试图通过莫律师的能力、责任心和声望,还有冯秉先亲人的决心,向政府表明:我们所能接受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对冯秉先案的秉公审理。
     11月末,法院通知开庭延期,12月5日,又书面通知8日开庭,12月6日晚又临时决定再次延期开庭,律师已整装待发,十几家媒体记者,有的已抵达靖边,有的已在半途,有的只好退票。出尔反尔、瞬息万变的法院决定,让冯的家人和投资人哭笑不得,让律师和法律工作者不可思议,让记者疲于往返。
     但是,此举却引发了媒体更为强烈的关注,国内多家,国外各种媒体,开始电话或直接与冯的家人和陕北投资人接触。绝望中的冯的亲人和陕北投资人对每一份关注都十分珍惜,针对冯秉先和陕北石油事件的报道,让陕北政府再次陷入恐慌和恼怒。公安警告冯的亲人和投资人不许接受采访,但冯的亲人和投资人除了依靠这些关注,目前就没有其它路可走。
     政府与民企之间,似乎出现了不祥的火药味。而对于冯的亲人来说,更像陷入了一场生死搏战,为了营救冯秉先这位至爱的亲人,为了营救这位身体病弱的老人,我们不再顾及自己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绝不做违法的事,也不鼓动别人去做违法的事。
    
     我们的态度是——如果对冯秉先案审理有失公正,我们将竭尽一切努力,不惜以终生为时限,永远不会放弃、一时也不会松懈为冯秉先追讨公正,并且,我们的追讨,将要落实到做出不光彩行为的每一个人!
     在为冯秉先追讨公正的同时,我们会加入到民企投资人追讨权益的行列,像冯秉先一样,做坚忍不拨的勇士!!
    
     由怕到不怕,由不参与陕北民企维权到关注甚至想加入其中,我们常常思考——勇敢是怎样炼成的?
     现在我们的答案是——逼出来的!逼上梁山,才会民不畏死,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尽管如此,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抱有希望,希望政府能够给予协商、能够妥善处理冯秉先的问题。陕油案是大,冯案是小,陕油案是全局,冯案只是局上一颗棋。但这是一颗富有预示性的棋,也是目前最关键的一颗棋,一棋摆准,全盘皆活,一步摆错,后面,并非完全可以预想!
    
     尽快释放冯秉先,陕北人心会平定下来。政府与民企再次座谈协商,陕油案将迎刃而解,也许会营造出相对完满的结局。这对提升政府的执政声誉和安抚陕北民心,都将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如果坚决“镇压”冯秉先,将会击毁投资人的期待,新一轮维权行动将迅速展开,陕北将再次风起云涌,冯秉先的申诉和民企的维权,彼此呼应,此起彼伏,陕北将再次陷入持久战。
    
     公义永存,愿更多的人能站在明天看今天!
     波折起伏,我们仍然期待——陕北有个欢喜结局。
     我们愿意相信——陕北重归和谐。 (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