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天茶舍』第二批捐赠衣物已送到上访村
(博讯2005年12月08日)
    
    
     (博讯 boxun.com)

    作者:曾慧生 提交日期:2005-12-5 14:35:00
    
      第二批捐赠衣物已送到上访村
      昨天早上七点多,yiping1914阿姨到东总布胡同装好衣物,匆匆赶到北师大与我们会合。我出校门时,她已在门口等我。多为难她老人家这么早起来劳动一番,又冒着凛冽的寒风到我这边等候。此时,搬家公司的车已经开往五岳散人兄处装衣物去了。我们约好在上访村边会合,由于时间尚早,我们在校门口的麦当劳坐了一会儿。与我们在一块的还有从外地过来的两位网友小乔和另一位,他俩想到上访村去看看,顺便帮我们搬衣物。
      大概十点半,散人兄那边的东西已经装好,我们电话约好一起出发。我们五人租了两辆车赶往开阳桥,由于没让司机调头,我们只好在开阳桥下车。我们走路过去,费了一大番劲才找到散人兄租的房子。这时搬家公司的车已经在等候我们了。车上装满了满满一车的衣物,不比第一次的少。我们九个人加上几个上访代表和搬运公司的人一起把衣物搬到屋里。由于组的房子在地下室,七弯八拐的比迷宫还迷宫。我们十几号人费了足足大半天才把衣物完全搬到地下室。因为衣物众多,加上地形复杂,我们都弄得气喘吁吁,大家辛苦至极。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受到一些阻力和客观因素(政策)的影响。第一次与我们合作的维权人士牛老师由于被有关方面看起来了,我们只好联系了另外几个上访人员协助我们处理和分发衣物。另外,有关部门不让我们自己在宽阔的地方分发衣物,我们把衣物转交给几个上访代表,请他们保存、清点和分发,我们负责监督。加上各地网友非常热心,捐赠的衣物非常多,以及上访村人员混杂,分发过程难免混乱,可能我们收到的衣物和发出的衣物会有一点出入,希望捐赠的网友能够体谅。现在第二批衣物正在清点和准备分发,到时我们将会公布所有收到的衣物的清单。
      搬完东西后,我们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一起吃饭。吃完饭,散人兄,yiping1914 阿姨和小乔他们有事就先回去了。我们五个:我、大熊、晓亮、蚂蚁和杨波,留下来想看看清点的情况。蚂蚁开着车带我们到南站去看那边访民的情况,一个访民小马带我们从高法信访接待处到铁路边,到窝棚,到草地,到桥洞看了几乎所有上访人员住的地方。有的人坐在小路边,冷得鼻青脸肿,把所有的衣物都裹在身上,只露出脸,呆滞的眼光一动不动。有的人就坐在墙角下,正在享用他们的“午餐”,我们赶紧把一些没吃完打包的食物分给他们。在草地上,一个老大爷病了,用被子包着横躺在草地上,他不能起来,没有食物;一对老夫妇,相依为命,畏缩在栅栏边,不知他们在此多久了,反正我们每次来他们都在。老太太的手哆哆嗦嗦,她在盆中的稀水里捞啊捞,寻找一条可以充饥的面条。风正烈,天正冻,我们的身上也在颤抖,我们戴着手套的双手感到冰凉直到麻木。我对蚂蚁说,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们心里都酸酸的,我们决定到地下室放衣物的地方带一些可以御寒的大衣,毛衣和睡袋给这些露宿在寒风中的人。零下八九度啦,确实受不了。此时,天已经黑了。我们把厚重的衣物装载三辆车上运到南站。当我们把衣物放在路边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上访人员为了过来,我们只好让他们排队领取。发了没几分钟,场面开始混乱起来,所有的人开始把我们紧紧围起来,他们不停的喊闹,唯恐少了自己的一份。到最后他们就像下山的强盗疯抢起来,完全不顾尊严和面子,完全不顾我们的存在。四五十个人抢一个箱子里的衣物,那场面别说有多可怕了。我们五个人完全被挤到了墙角边,我们阻止不了,只能看着他们争抢。他们差点没打起来,一个老头死死的抱住箱子,被压在下面,还好没出事。我们又气愤又害怕,直到他们哄抢完毕。他们没有人为我们维持秩序,没有人为他人着想。我想到了“乌合之众” 这个词,难怪他们那么容易被打散。他们都只顾着自己,在多年的受打击之下,他们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希望。有人说他们都很偏执,或许吧。我们继续带着衣物到草地上去发,那几个老人都已经躺着在睡觉了,他们无处可去啊,我们把大衣睡袋给他们,裹在他们身上。他们冻得连谢谢都说不出来了。在铁路边有十几个人,他们就站着,或者用块布盖着。我们把厚一点的衣服分给老人家和带小孩的妇女。就这样,我们跑遍了所有露宿的地方,尽管衣服对他们来说可能起的作用微乎其微,但是毕竟他们是需要的。在桥洞里,又看到两个露宿的老大爷,都八十多岁了,他们就躺在地上裹着被子衣服。蚂蚁不忍心,又开车回去找了几件大衣和毛衣过来,给两位大爷盖上,我们吩咐他们一定要穿上。此时,有遛狗的经过,小狗肥得流油,连走都困难了,我感叹这世道的可悲,狗尚如此,人又该怎样?
      一天的工作该结束了,此时已是晚上七点多,我们的心里都凉凉的,外面的风还在咆哮,我们都冻得满脸通红,鼻涕不停得流。我们一起到面馆吃了碗面,总算找回了热乎的感觉。我跟蚂蚁还说,不知那个不能动弹的大爷还能活几天。最后,蚂蚁不辞辛劳,把我们几个学生一个个送回学校。从南站到通州,从通州到望京,从望京到师大,转遍了大半个北京城,非常感谢蚂蚁和杨波两位大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汕尾三千警镇压维权村民 传射杀3人
  • 自由亚洲电台:临沂官员打压维权获调升 陈光诚再次致信外界
  • 胜利油田工人维权占领办公大楼
  • “公民维权网”代理据称受到酷刑者程发根向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提交的申诉(图)
  • 陈奎德: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 陈奎德: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皈依基督教
  • 成都草堂读书会"宪政与维权"讨论会:行政诉讼与人权保障(图)
  • 猖狂至极的资改派!四川宜宾工人维权最新进展状况
  •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
  • 七旬老人工地前维权6小时(图)
  • 华惠奇一家被迫离家和维权人士齐志勇受到骚扰
  • 组图:著名维权人士赵昕遭暴打/黄琦(图)
  • 王怡: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
  • 莆田市农民维权人士黄维忠已经被拘留8天
  • 石家庄二化区拆迁维权斗争最新事态(图)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5-11-15)
  • 太石村即时:维权律师努力不懈,郭飞熊已停止绝食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党治国:《陕北民企调查》—“打压”出来的维权代表冯秉先
  • 党治国:护法维权
  • 赵达功: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 郭庆海:郭起真维权摔伤请大家给予帮忙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八)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七)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六)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五)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四)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三)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二)公报私仇/程云惠
  • 民间维权人物传/刘飞跃
  • 撰文关注重庆特钢维权受传唤:公民行为岂允干扰?/火戈
  • 田晓明:为了减少损失维权人士可以购买商业保险
  • 田晓明:制度不革新村民难维权
  • 动用黑道镇压维权,温家宝被挟持?/林保华
  • 林保华:动用黑道镇压维权,温家宝被挟持?
  • 冯秉先-陕北石油案维权代表的领袖人物/曲建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