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毛泽东秘书李锐
(博讯2005年12月04日)
     作者 赵沛珊
    
     (博讯 boxun.com)

      庐山会议时,毛泽东的四个秘书胡乔木、田家英、李锐、陈伯达都对一些具体问题或多或少发了言,也或多或少逆了龙鳞。而为什么只有李锐被毛泽东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的追随者?
    
      丁东对李锐的概述是:
    
      学生时代参加学潮,投身革命,到延安创办轰动一时的墙报《轻骑兵》,延安审干事件中第一次入狱,在《解放日报》工作,先后给高岗、陈云当过秘书,任毛泽东的兼职秘书,建国后人水电部长,反对三峡工程,庐山会议中被定为“反党分子”,59年挨整到文革中再次入狱,赋闲20年后于79年恢复工作,82年退居二线,晚年研究、著述和诤谏,不肯做太平官,勇闯禁区。
    
      综观一生,李锐习文多于为官。自然,书生气浓重。当代学界有人把他划入一二九知识分子群体。书生从政,本来就危险。胡乔木、田家英也是书生,虽躲过了庐山却躲不过文革。不过,庐山会议时,他们能躲过这场灾难。而李锐却遭到不幸,耐人寻味。
    
      庐山会议时,李锐是一毛秘书的身份参加的。这可以从他所著的《庐山会议实录》中得到证实:
    
      五八、五九两年,我以工作人员的身份(毛泽东的秘书)列席历次中央会议,在小组会上从不发言。鉴于当时形式,七月八日下午,我破例在中南组谈了两点意见。一是“以钢为纲”、“元帅”等口号,不再提为好;二是去年怕提综合平衡,怕提按比例发展。
    
      作为秘书,他是可以不发言的,列席即可,而他却滔滔不绝。“以钢为纲”是党中央的口号,是毛泽东的口号。即使毛表面赞成,心里会同意吗?田家英跟他谈到毛常“有出尔反尔之事,有时捉摸不定,莫测高深,令人无所措手足,真是很难伺候。”
    
      李锐提意见动力在哪?这与他多次进言顺利而受毛赞赏有关。反对三峡工程,毛接受了;伤害会议时,写了三封信,两封起作用,毛在会议上当众赞扬了他。况且,因三峡工程的争论,毛以“秀才”的名义嘉奖了他。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一种‘百年难遇’的‘幸运’降临到我身上,要我当他的秘书。”虽然他对该职存有“伴君如伴虎”之感,但信心无疑大增。
    
      当然,毛在会内会外一再说要讲真话,敢于杀头,未免让他产生了错觉,以为毛真喜欢讲真话的人。五七年的“百家争鸣”,毛泽东也是这么讲的,五九还是这样。
    
      还有一点,就是李锐的书生情结,有话不说闷得慌,敢说真话,敢于杀头。一介书生,正如他诗所写“关怀莫过朝中事,袖手难为壁上观。”关心政治,好议论。
    
      在对彭德怀信的表态上,胡乔木发言时没有提及,田家英没有发言,陈伯达狠批彭信,而只有李锐表态:“彭总的信把一些意见提出来做对立面,引起大家深入讨论,这种精神是好的……”当然,会上很多人认同彭信,可他们在出事后立即转而批彭,而李锐是在反复思考两天后才于二十六日做检讨,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彭德怀都是在二十六日,离毛二十三日的发言有三天。而见风驶舵的人早在二十三、二十四日就发了言。陈伯达就极聪明,提了一些福建在大跃进时的缺点遭到“主流”的批评后,急忙修改《简报》上的发言稿,急速转向批彭。
    
      李锐的进言和发言,特别是对彭信的表态,是导致他被列入“反党集团”追随者的一个重要原因。毛泽东是不赞成彭德怀的,而李锐是赞成的,那么李锐就是不赞成毛泽东。后来他总结经验说,“小人物提意见可以,大人物就不行。黄炎培提可以,章伯钧就不可以。”他是被彭这大人物卷进去的。打倒了李锐等于等于是打倒了彭德怀,是对“追随”彭德怀的人的警告。
    
      至于只是否因为李锐的言论赞成彭信而遭不幸?还有一个原因——二十三夜事件:毛发言后,周小舟“特别激动”,想三人一起到主席处辩论一番,争吵一顿也好。我认为从讲话来看,正在起气头上,去也没法谈。于是小舟要去找黄老谈。这时。我倒有个心眼,觉得这样去谈,不就变成“小组活动”了?会授人以柄。周蕙也不想去。但拗不过小舟,他拨通电话,黄克诚不同意我们去。由于小舟的坚持,“你们要来就来吧”。于是,就发生了不幸的二十三夜事件。
    
      这是连黄老这样的老派也未预料到的。这一夜里的周小舟、黄克诚、李锐就是后来“反党集团”中五人里的三个。他们被抓到了把柄,是直接原因。
    
      那时的政治气候,有专断的毛泽东,有抓人把柄的柯庆施、陈伯达、康生,更有众多一边倒,明哲保身的人,几个正确声音是没有安全感的。
    
      二十三夜事件,因为黄克诚与彭德怀住在一起,李锐、周小舟、周蕙又到黄克诚住处,认为他们是“小组活动”。按逻辑,田家英与李锐是好友,接触频繁。假如毛看田不顺眼,也很容易把他拉进去。
    
      毛不再看重李锐,不再信任李锐,任凭他怎么检讨,都是无益的。小人物能提意见,但小人物也会人微言轻,何况是逆龙鳞之言,进言之难。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锐:毫无防人之心的胡耀邦
  • 李锐认为胡耀邦获中共高度评价
  • 胡耀邦纪念会李锐受邀出席
  • 胡耀邦座谈会周五举行 李锐参加
  • 纪念胡耀邦前夕 中共禁止媒体采访李锐
  • 田纪云李锐将出席赵紫阳遗体告别
  • 毛秘书李锐前往吊唁 慷慨激昂评赵紫阳
  • 李锐探望赵紫阳需上级批准
  • 传李锐去年底曾探望赵紫阳
  • 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及姚立法等六人列入禁止报道名单
  • 原毛泽东秘书李锐谈任仲夷
  • 李锐:“敏感作家”的表态
  • 李锐、杜光、李普、胡绩伟、张定: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刘宾雁:小说家李锐道破中国要害
  • 精神的背景掀波 张炜李锐吵成一团
  • 作家李锐的信
  • 李锐:永别了,紫阳
  • 丁东:《大哉李锐》编后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