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红黑”两种暴行 “圈地运动”重创北台村
(博讯2005年12月03日)
    (自由发稿,未注明出处)
    

-----河北省遵化市北台村数百村民成为了中国最近一轮房地产开发热的受害者
    
    浩淼风 文/图
    
    中国城市房价近年来一路走高,使房地产业成为少数能够赚取暴利的行业。最近两年,每年发布的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榜,名列榜上前一百位的富豪,大约有近半是通过在房地产开发中集聚起了亿万财富.
    
    从事房地产开发时,对开发商来讲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他要拿到价格便宜、地理位置好的土地来做商业房地产开发,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开发商最后会获得利润有多高。而在暴利的诱惑下,少数开发商会采取丧尽天良的手段——贿赂、勾结官员,利用国家公权,或者雇请黑社会人员充当打手,动用“红黑”这两种暴力手段,对原来居住在土地上的主人施以暴力拆迁,拿到成本很低的土地.
    
    全然不顾这些人的死活,只求尽可能地图谋到最大化的暴利,河北省遵化市北台村数百村民就是上述这类“黑恶”开发商魔爪下的受害者。
    
    11月中旬的华北大地,冬季如期而至。在河北省遵化市的北台村,每天晚上,村口的两个火堆从黑暗中挤出两圈亮光。围着火堆的是二十几个迎着寒风瑟瑟发抖的农民,火光照亮一张张气愤而无奈的脸。
    
    农民对记者说,他们那是在保护活命的耕地,从9月16日起,这两堆火已经整整生了两个月。
    
    北台村因为有290亩适合用于作房地产开发的耕地,这让北台村成为开发商猎取的目标,这也导致了他们灾难的开始。
    
    北台村位于河北省遵化市城区。而河北省遵化市的地理位置仅距北京125公里,天津170公里,驾车到达的时间在2个小时左右。北京、天津的房价经过最近几年暴涨后,高昂的房价已迫使不少北京、天津的购房者选择距中心城市两、三个小时车程之内的中小城市作为置业之地。
    
    在这种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在估计北台村耕地价格看涨的趋势下,一场“黑恶”开发商抢夺北台村全部290亩耕地的暴行就开始了。
    
    与中国目前多数非法抢夺土地的案例一样,开发商在抢夺北台村耕地时,也是先在这个要被抢夺的集体中找到叛徒,找到那类愿为一己之私而甘愿出卖集体中大多数人利益的人,来充当他的代理人,替抢夺行为顺利实施铺平道路。开发商在找这种代理人时,采用的手段通常会支付给这类叛徒比普通村民更多的金钱或者房屋补偿,甚至也会让这类叛徒入股合伙,事成后分取开发后带来的暴利,以便让叛徒尽心尽力地替自己卖命。
    
    一、 叛徒“移花接木”骗得村民签字
    
    北台村村委员会主任霍兆军、会计霍立红就是这样两个愿意出卖北台村大多数村民利益的叛徒。
    
    2005年3月初,霍兆军等人召集村民代表开会,谎称要进行“平房改造”。遵化市规定对城市中的“城中村”进行“平房改造”,是在村民原有住房的基础上,实施不占用集体耕地的房屋改造工程。而按这样的政策,这有助于提高村民的居住质量,因此,在这次名为“平房改造”的村民代表大会上,霍兆军“平房改造”的提议得到了78%的村民代表的支持下。
    
    北台村村民没有想到的是,霍兆军等人用“平房改造”作为幌子,骗得村民代表签字后,在2005年4月,霍兆军又再次召集村民代表开会,而这次开会的内容,就变成了要拿北台村全部290亩耕地搞房地产开发。
    
    由不占用耕地的“平房改造”演变为占用全部耕地搞房地产开发,这意味着北台村以后将无地可种,村民将失去赖以为生的土地。但就是这样,善良的北台村村民最初并没有反对拿自己的全部耕地作房地产开发,他们认为北台村在遵化市市区内,只要以后在拿耕地进行商业房地产开发后,能补偿一定面积的商业门面房给村民,村民可以靠一定的租金维持基本生活,他们并不反对进行这样的开发。
    
    但村民们让开发商补偿村民商业门面房,这就意味着开发商的开发成本会增加,利润会减少。追求暴利、要尽量控制成本的开发商断然拒绝了村民的要求。开发商的代理人——村民中间的叛徒霍兆军称,除了补偿住房外,每个村民只给2万元的耕地补偿费。至于村民要求补偿的商业门面房,霍兆军称,以后房产开发后,能够临街的商业门面房沿线只有800米长,不够北台村现有的114户、共410个村民分。
    
    而接下来,村民们通过自己的查证,发现拿村民们全部耕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后,未来在这块土地上形成的几条商业大街,会有约2000米长的沿线,这足够让北台村全部村民补偿到商业门面房。霍兆军的谎言由此被戳穿,村民们开始认清了霍兆军等村干部吃里扒外、甘当叛徒的嘴脸,开始不信任以霍兆军为代表的出卖村民利益的村委会。
    
    村民们通过自己的调查还发现,霍兆军等少数叛徒为之卖命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其实是一家没有任何资质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北京金远开发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今年4月28日才刚成立,没有任何房地产开发经验。霍兆军等叛徒要将北台村全部耕地交给这样一个既无经验、又无实力的新公司搞开发,担心会搞砸的村民反对的意志也更坚定了。而按遵化市政府关于外来房地产开发商有关准入的资质证明、业绩证明等基本规定,北京金远开发有限公司这样的公司,也没有资格来开发北台村的耕地。据从事房地产开发的专家分析,这样为一块地临时成立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很可能只是想做一笔土地倒买倒卖交易的空壳公司。它的目的可能只是低价拿到地后,高价再卖出去,从中赚到巨额土地价差。
    
    但就是这样一个公司,不知道是有什么人在后面撑腰,今年7月中旬,霍兆军通过村里的广播称,北台村的开发已经得到遵化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村委会已经和北京金远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地产开发合同。
    
    二、 村民集体提议罢免“叛徒”村长受阻
    
    消息公布后,不少村民去找霍兆军,想弄明白村里的全部土地被占后,到底会怎样对村民进行补偿。霍兆军称,要门面房没有,这是政府行为,你们已经签字了,没有办法了。
    
    听霍兆军这样说后,又有更多的村民去找霍兆军理论,但霍兆军索性就躲起来,不见这些要搞清楚补偿标准的村民。
    
    鉴于霍兆军的欺骗行为和明目张胆地对大多数村民利益的背叛,今年8月,大多数村民自发组织起来,准备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的有关规定,采取措施罢免霍兆军北台村村委会主任的职务。
    
    当北台村160名村民将联名签字的罢免书交到遵化市民政局时,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称要做一下调查,并让村民将罢免书交到遵化市城关镇镇政府。城关镇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告诉村民,要调查后再做决定。
    
    8月底,70位村民再次来到遵化市城关镇镇政府,要求镇政府对罢免霍兆军一事给予答复。没料到,在镇政府办公楼二楼,村民遇见了早就躲起来的霍兆军。见到村民们到镇政府告自己的状,按捺不住的霍立即对在场的村民进行了辱骂。村民们义愤填膺,要求镇政府同意村民立即启动对霍兆军的罢免程序。但城关镇镇党委副书记王汉回复村民却说,马上要换届选举了,现在市政府又有个别领导干预不能启动罢免程序,再说城关镇又没有罢免的先例。村民们集体要求罢免霍兆军的努力受阻。
    
    三、“红黑”两种暴行轮番摧残村民
    
    看见村民的反抗意志逐渐增强,此后没过几天,霍兆军就在开发商的授意下开始行动了。他通过村里的广播称,经村委会研究决定,给村民们的占地补偿标准为:基本农田每亩补偿1万元,承包地每亩补偿2000元。不管村民们是否同意,他告诉村民在10天之内,必须把田里的庄稼收割干净,否则将强行铲除。
    
    由于庄稼正进入了收获的关键时刻,还有半个月,村民们种在290亩耕地上的玉米、大豆、花生、果树等农作物就要成熟,加上村民认为补偿不合理,绝大多数村民并没有去签字认可开发商提出的补偿协议,也没有领取开发商所提供的补偿款。
    
     虽然北台村绝大多数村民反对用自己的耕地作房地产开发,但眼里只有暴利的开发商和叛徒霍兆军等人全然不顾不管,蓄谋已久的暴力抢夺北台村290亩耕地的暴行开始登场。
    
    9月13日早上5点,天刚亮,蓄谋已久的开发商指使拆迁公司——北京鑫悦拆迁公司,在叛徒村会计霍立红的带领下,开着5辆大铲车,强行开进即将收获的耕地,强行铲除村民们赖以为生的农作物。
    
    拆迁公司一共叫来二十多个打手,都准备了铁捧、钢管、尖刀等凶器。当闻讯赶来的村民阻止这些暴徒毁坏自己的家园时,叛徒村会计霍立红立即指挥这些暴徒暴打村民。村民李海生、郝素荣等人被打得头破血流。而这种暴行上演时,遵化市公安局竟有五、六辆警车、20多名警察在现场目击。气氛地村民上前质问警察,为什么不制止这种暴行。警察没有回答,只是在群众的要求下,叫来了救护车,把受伤的李海生等人送去医院救治。
    
    看着警察对这些暴行视而不见,善良的村民以为抢占耕地的行为是政府行为,只好暂时屈服。第二天,村民抓紧时间抢收已经成熟的庄稼。但丧尽天良的暴徒们,上前将村民收割好的粮食扔在地上,任铲车压坏这些粮食。村民要是谁敢阻止这种暴行,这些被开发商雇佣的打手们就会残忍地暴打村民。村民赵军一家三口就是这样被暴打的,而赵军的老婆即便是位怀孕的孕妇也没逃脱被暴徒暴打。看到这惨烈的一幕,无助的村民哭成一片。尤其令人发指地是,看到暴徒们的恶行,叛徒霍兆军、霍立红竟叫来人在田里大放起鞭炮,大摆庆功酒,庆祝他们朝梦寐以求的暴利目标又前进了一步。
    
    四、村民挺身抗暴险遭活埋
    
    当天遭遇惨无人道的暴行并不止赵军一家人。村民代表吴某上前与暴徒们理论,暴徒们竟用铲车装满一车泥,将泥土从吴某头上倒下,泥土一下埋了吴某,仅露出了她的头。
    
    虽然当天村民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同抢夺他们耕地的暴徒进行了抗争,但在这一天,村民仍损失了10多万斤以上赖以活命的粮食,另外,还有数十亩果树被毁。
    
    粮食被毁、生命遭到迫害,但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已经没有退路的村民并没有屈服。9月16日,霍兆军、霍立红这两个叛徒又指使开发公司的拉沙子的车进场占取村民们的耕地,数百村民冒着被暴打的危险誓死阻止这些人抢占自己的耕地。村民们担心这些丧尽天良的人会利用夜深人静的时候强行进入,就开始不分白天、黑夜地24小时轮流守卫,以阻止暴徒强占自己耕地的图谋实现。
    
    数百北台村的村民就这样坚持到了9月28日,没让开发商抢夺自己的阴谋得逞。在看到靠黑社会打砸抢的方式不能强占耕地后,开发商开始动用腐败官员的力量来摧毁村民们的抵抗意志。
    
     9月28日,遵化市公安局出动数十辆警车,载着数百名警察,在叛徒霍兆军的指认下,警察以阻止拆迁公司正常施工的名义将赵广利、王树青两位村民抓走,并实施治安拘留15天的处罚。
    
    开发商动用遵化市公安局的力量用坐监的恐吓仍然没有摧毁掉北台村民们的反抗意志。村民无惧开发商动用黑社会和警察这两种暴力,仍然日以继夜地在保卫着自己的耕地。
    
    11月8日,在村民白天黑夜的抗争了近两个月后,不甘心暴利美梦落空的开发商坐不住了。当日凌晨2点,霍兆军、霍立红这两个叛徒领着300百建筑工人、开着5、6辆货车欲强行进入北台村进行圈地,但仍被日夜守卫在耕地上的村民冒死阻止。
    
    11月9日,遵化市公安局又再度动用300多警力,强行为开发商雇请的建筑工人保驾护航,使他们得以进入北台村圈占耕地。村民李凤英冒死上前阻止,却被三个警察按倒在地,用电警棍进行电击。最后还抓着李的头发,给她戴上手拷,反拷着双手押上警车,以扰乱正常施工的名义对她实施治安拘留15天的行政处罚。
    
    河北省遵化市北台村数百村民最近这几个月遭遇的这次现代版“圈地运动”,他们为了保护自己赖以活命的耕地,既遭到黑社会暴徒的殴打,又遭遇了腐败官员动用国家公权的侵害。马克思曾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今天,北台村数百村民的家园就这样遭到毁坏,抢夺他们耕地的暴行也正在上演。国家有关部门应及时出手制止这种恶行,使北台村数百村民的合法权益受到保护,惩治那些想靠抢夺取得耕地的获取暴利之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深圳75血案小区-业主抵制“圈地”被咬掉耳朵(图)
  • 四大富豪 万亩“圈地”行径
  • 中国大圈地:征地高于天(5)
  • 中国大圈地:征地必流血?(4)(图)
  • 中国大圈地:政府践踏法律(3)
  • 中国大圈地:政府践踏法律(3)
  • 中国大圈地:公仆还是恶霸?(2)
  • 中国大圈地:官抢民财(1)
  • 沈阳圈地丑闻民告官 苦主指官员勾结流氓(图)
  • 蒋介石家乡爆圈地丑闻(图)
  • 地方政府编制超常发展规划掀起新一轮圈地热潮
  • 长实和黄地产内地800亿直掀内地圈地风暴
  • 李肇星亲侄仗势圈地 七旬老夫妇血溅果树园(图)
  • 李肇星亲侄李宗荣仗势圈地 暴虐至极
  • 江苏海安县李堡镇政府无法无天的「圈地运动」
  • 浙江温州双桥村圈地调查:内外勾结侵吞集体财产
  • 太岁头上动土 广州圈地圈到霍英东宗祠
  • 重庆奉节圈地乱局:移民无处住 统建房空置 (图)
  • 陕西扶风县违规圈地上千亩 耗资2亿建“空城”
  • 桂林市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圈地运动/来稿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当代圈地运动及拆迁难民的境遇/马晓明
  • 城市“圈地运动”危机重重 - 淼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