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省失地农民生存现状及满意度调查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12月01日)
    
    
     作者: (博讯 boxun.com)

    2005/11/30
    打印版
    
    耕地被占用是经济发展及城乡一体化的需要,也应该是失地农民分享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成果的过程。然而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推进,农村土地被大量征用,使得一部分农民失去了土地这个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失地农民”中相当一部分出现了就业困难、收入减少、生活质量下降的情况,问题逐渐突出,已引起各方面广泛关注。为及时了解我省失地农民的生存状况,省农调队抽取厦门、福鼎、惠安、连江、尤溪、漳浦、建瓯8个市县16个调查村80户失地农民,组织开展 “失地农民现状”调查,本调查报告在此基础上力求客观反映我省失地农民的生产生活状况、思想动态及农村征地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并对在现行土地管理制度下,如何更加有效地保护耕地、保护农民的土地财产权、生存发展权,探索改革土地征用制度,让失地农民分享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成果等方面进行调研。
    
    
    一、我省农民失地程度的总体估算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及“退耕”政策的实施,我省耕地总量不断下降。近5年来我省耕地净减少132万亩,相当于前20年的净减少量,其中基建用地41.1万亩。按农民人均耕地拥有量估算,造成失地农民大约有269.5万人,相当于全省乡村人口数的10%左右。基建用地中以国家建设用地为主,占73.8%,其次是乡村集体建设用地,占18.8%,农民个人建房用地占7.4%;退耕造林、退耕改果、退耕改渔,我省农民为此失去耕地 42.6万亩,这其中部分农民因此失去了土地经营权,另一部份“退耕”后农民仍然拥有部分林、果、渔的经营权,但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今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快,我省失地农民群体将以每年大约54万人的速度扩大。日前主要依赖土地维持生活的农民在我省仍占三分之一左右,由于适应能力较差,难以在短期内实现角色转变,这部分农民失地后自主生存的能力有限,他们的生活状况更值得关注。若没有较为公平合理的征地补偿安置政策、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及社会管理机制,他们有可能成为种田无地、就业无岗、社保无份的“三无农民”,造成更大的社会问题,影响和谐社会的构建。
    
    
    二、失地农民的生存现状
    
    从调查情况看,农民失地前后生产生活条件因当地经济发达程度不同而出现较明显地分化。那些并不依赖土地而生存,早已依靠经营二三产业或以务工收入为主的农民,失地后生活向好的方向发展,他们可以利用征地补偿收入扩大非农产业生产规模,征地后的周边环境也更有利于增加二三产业或务工收入,城郊和一些沿海发达地区部分失地农民属于这一类。而那些原来仅仅依靠经营土地维持生活的纯农业户,特别是年龄较大的农民,除从事农业外没有其它技能,土地是他们的命根子,失去耕地他们也就失去了保障,不知该干什么、发展什么,就业十分困难,收入减少,生活水平下降,甚至陷入到贫困、难以自救的地步。经济较不发达或二三产业较为落后的山区农业县、发达地区未能充分就业的大部分失地农民属于这一类。从调查结果看,第二种类型的失地农民仍占大部份。
    
    
    (一)耕地----锐减,难以再依靠土地生存。据对厦门、尤溪等8个县(市)16个行政村中近五年来耕地被占用的80个农户(下同)及16位村主干调查显示,被调查农户共有人口390人,其中劳动力226人;原有耕地面积241.8亩,被占用的耕地面积211.1亩,占原有耕地面积的87.3%,占用后人均耕地面积仅0.08亩,调查村的耕地一旦被占用,当地农民大部分难以再从事农业,依靠土地生存。
    
    
    (二)收入---出现分化,人均有所下降。调查显示:耕地被占用前,调查户的年人均纯收入为4166元,耕地被占用后,调查户的年人均纯收入(不含补偿款)为3735元,减少431元,下降10.4%,仅为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的91.4%,人均少了353元。其中20.0%的调查户耕地被占用后收入上升,76.2%的调查户收入下降,3.8%的调查户收入基本持平。厦门市侨兴街道兑山村农民失地后就业较充分,年人均纯收入达5500元,比占用前的 3200元增加了72%;连江县青塘村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优势(工业区旁),征地后仅农户出租房子的租金年收入将近600万元,人均增加1700多元,加上经营其它二三产业等,收入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而尤溪县潘山村农民因建电站去年春节前搬迁,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还没有找到生活的出路,基本上没有什么收入, 年人均纯收入由耕地占用前的3670元锐减到2004年的648元,长此以往难以维持生计。个别农民虽然找到了工作,但报酬十分有限,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只有十多元的收入,也多是一些粗、脏、危的岗位,还不稳定。
    
    
    (三)支出----增加,实际生活质量下降。耕地被占用前,调查户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3324元,耕地被占用后,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365元 (其中42.5%的调查户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出现下降),增加41元,增长1.3%,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实际生活消费下降。调查户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高出全省农民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50元,但比城镇居民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低了4795元,仅为后者的41.2%,考虑到失地农民比有地农民更多地从市场上购买生活用品,特别是食品、住房支出,市场价格与自产自销的价格存在差距,因此从人均水平看农民失地后的实际生活质量不如有地农民,更不如城镇居民,同时在收入没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还要承受更多现金支出的压力。此外,一些失地农民同时失去了住房,而购买开发商住房价格远远超出安置费,农民为此增加了负担,一些生活困难的农民居住条件降低,甚至沦为“无房户”。
    
    尤溪县一位移民说:“以前他们一年四季从来不要买青菜和鸡、鸭、蛋,想什么时候吃就有,就是水果一年四季也从没间断过,现在吃什么也要用钱买,开支太大。他还说如果目前这种状况不改变,居住在新村中的这些失地农民100%收入会下降,80%的人今后将无法维持生计”。厦门市调查户反映自产自消部分农产品全部改为用现金购买,每月的生活消费支出明显增多,他们感觉生活压力加大,特别是今年物价上涨,他们每月生活费会多开支25%;福鼎市调查户反映每月生活费会因此增加开支30%。
    
    
    (四)就业----困难,失地农民的最大困惑。目前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大多数属于年龄较大、没文化、没技能的弱势群体,尤其年龄在40岁以上的农民,失地后就业问题十分突出。调查显示,仍有近四成的劳动力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80户被调查农户226个劳动力,因“失地”而安置就业的只有9人,占 “失地”劳动力的4.0%;外出打工有52人,占23.0%;自营二、三产业有78人,占34.5%;经营农业的34人,占15.0%,经营着占地后余下的人均仅0.08亩的耕地,他们处于半失业状态;赋闲在家的有53人,占23.5%。福鼎市玉塘村全村劳动力1400人,近年来失业在家的男性劳动力就有 300多人,他们无事可做,整天打牌、闲逛。
    
    不能实现就业是失地农民的最大困惑,赋闲在家不仅得不到收入,还影响了他们的心理状态,中壮年整日无所事事,精神没寄托,年轻人没事干容易惹事生非。厦门一位被调查者形容这种单靠土地补偿款过日子为“赋闲吃老本”、“死坐活吃”。
    
    就业不充分,除了失地农民自身素质较低外,还因为当地经济不发达,二三产业不能有效吸纳失地劳动力的转移。同时外来民工给开发区企业提供了更多的人选,企业不愿实现优先安排当地农民就业的承诺,提高招工门槛。如尤溪县是个农业县,二、三产业相对滞后,虽然当地政府也办了几次劳动技能培训班,也有一些就业措施,但能够解决的就业岗位极为有限,一位接受调查的移民说,半年多来他填了三次表格,但到现在也没收到一点消息。该县埔头村的失地农民则反映工业园区建设在他们的耕地上,而本村失地农民却没能在这些企业中优先就业。连江县反映,18-20岁的男青年,初中毕业想在本地7家企业就业的基本都不收,四十岁以上的妇女被工厂拒之门外,中年男劳力几乎在家无事可干。
    
    4、社会保障----缺乏,失地农民的企盼。长期以来,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面向城市居民,农民只有家庭保障和土地保障,失业保障和养老保障最终都落到土地保障和家庭养老。在非农领域就业的农民,虽然来自土地的收入不再是他们收入的主要来源,但土地仍然是他们规避风险的"托底"手段。一旦失业或丧失劳动能力,起码在家乡还有能维持生活的承包地。失地农民仅剩少量土地,难以发挥有效的保障作用,只剩下家庭保障,而相当部分失地农民受个人素质、原有经济基础的限制,未能实现社会角色的转变,失去发展空间,甚至不能充分就业。调查显示,失地农民就业劳动力的负担人口2.81,是全省农村就业劳动力平均负担人口的1.88倍,家庭保障力量薄弱,失地农民难以取得足够的收入来满足家庭成员的各种需要。
    
    调查显示,我省各地目前普遍采取征地时一次性支付补偿金,个别地方保留少量安置地的方式,而对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多数地方尚未提到政府的议事日程,欠发达地区尤其如此,失地农民完全被排除在城镇社会保障体系之外,仅有个别调查村设立了60岁以上的老年人生活补助。货币补偿这一方式安置者可以领取数万甚至更多的一次性补助费,受到了征地农民的普遍欢迎。但是让被征地农民自谋职业,自谋出路,很容易陷入失地又失业的困境,对大多数人来说,征地补偿安置费用只能维持一时之需,一旦这些补偿坐吃山空,而他们又不能找到一份工作,在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教育等社会保障没有完全落实好的情况下,农民失地后得不到任何形式的社会支持和帮助,需要自行解决这些问题,成为种田无地、就业无岗、社保无份的“三无农民”,沦为不如普通农民也不如享受城市低保居民的城市“赤贫”阶层,生存与发展面临严峻的挑战,影响城乡社会稳定。据调查,60.0%的村干认为造成本村土地纠纷的主要原因是“失地农民生活无保障、生存受威胁”。相当一部分农民在得到征地补偿后一两年内就将其花光,缺乏长远发展目标规划。部分农户特别是一些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不高、缺乏劳动技能的纯农业户,对今后的生活深感忧虑。
    
    最近,个别发达地区逐步认识到失地农民的生活保障问题,开始重视并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如厦门市通过广泛征求各方尤其是广大农民的意见后,市政府出台了《厦门市被征地人员基本养老保险暂行办法》。按照“政府推动,政策引导,集体扶持,个人参保,财政补贴”的原则,把土地换保障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统一管理并轨运行,并同时了建立多层次的农村合作医疗保障制度。
    
    5、生存环境----被破坏。近一半的调查村反映土地改变用途后,造成被征地周围生存环境恶化。主要表现为:一是原有的农业生产条件遭破坏,包括水利设施被毁、污染企业造成的空气、水质污染影响农业生产。如漳浦的苏溪村,高速公路占地,水沟、渠道被截断,没有修复,造成本村旱、涝灾害严重,农作物减产减收。二是生活环境恶化。工业区离居民区太近,生产生活垃圾量增多,未能及时处理;盲目招商引资,对污染企业不加把关,引来重污染企业,或是开发项目仓促上马,排污排废等配套设施不健全,环境污染问题突出。如尤溪县埔头工业园区就建在居民区附近,污染处理没落实,与村民产生纠纷;莆田反映开发区排洪、排涝设施不配套,生活区污水横流。三是社会治安问题突出。失地农民大多处在城乡结合部或是开发区周围,这里既没有往日乡村的宁静,又缺乏城市严格的社区管理。当地的闲散人员、外来人口增多,增加了管理的难度,导致社会治安问题突出。一些被调查者把加强社会治安列为“当前急需解决的主要问题”。
    
    
    三、农村征地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从调查情况看,失地农民的生活总体上比较稳定,大部分农民的心态比较平和。调查村90%以上的农民认为经济发展征用土地这是必然,对征地工作表示理解和支持,特别是农村中的年轻人可以走出农村来到城市,期盼过上城市生活,但老一辈农民对土地存有深厚的感情,认为尽管土地的农业收益不高,但却是一条退路,可以解决温饱问题,对失去土地后的生活充满顾虑。
    
    调查显示,相当多的失地农民对土地出让及补偿安置过程中的不公平、不合理现象表示不满,导致了近年来农民因土地问题上访案件日趋上升,16个被调查村有15个在土地出让及补偿安置过程中发生过纠纷,占93.8%,53.3%被调查村的纠纷上访(或上诉)到县及以上政府或有关部门,至今仍有一个村的土地纠纷未能得到有效解决。仅有1位被调查者对出让土地及补偿安置的总体评价表示“满意”,认为“满意”和“较满意”的被调查者仅占5.2%,而认为“不满意”和“极不满意”的占了61.5%。失地农民和村干部反映土地出让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法律法规不完善,有的地方政府滥用土地征用权。现行的土地管理体制把土地征用的决定权和利益的享有权捆绑在一起,必然导致耕地的大量流失。宪法规定国家征收土地必须用于公益目的,但实际执行中,商业用地也打着公益的旗号,《土地管理法》对公益用地界定不清,实际操作中管理不严。而各地出台的征地政策五花八门,与上级有关规定相抵触,有的甚至严重违反上级法,还可随意补充、修改、解释甚至违反,往往一个项目一个规定,在实际征地工作中还比上级的法律法规具有更高权威,成了应付农民的主要依据。政府滥用土地征用权表现为一是越权审批;二是先用后批;三是违法用地;四是改变征地用途;五是土地非法交易,一些乡镇、村、农民绕过资产评估、绕过土地管理部门的审批,为谋取巨额土地收益擅自转让集体土地。
    
    调查显示,各地均不同程度地存在政府圈地,或乱占滥用耕地,或征而不用,或多征少用, 或少征多用等浪费土地资源的现象,农民意见很大。一是盲目圈占耕地,大搞开发区;二是不少企业搞“花园式”厂区;三是一些投资商、开发商利用各种手段征而不用、囤积土地“炒地皮”,政府千方百计从农民手里低价征来的建设用地,成为企业变相谋利的途径;四是城市建设盲目铺摊子,搞“面子工程”,大量占用城郊良田。这些问题导致耕地越占越多,土地利用效率越来越低。据建瓯市瓯宁街道七里街村一队和后路队的失地农民反映,1995年该村被建瓯火车站征用耕地 124.93亩,其中:铁路生活区64.12亩,生产房7.04亩,货场补征1.84亩,仓储51.93亩,但至今只开发四幢住宅楼,一幢食堂,一座水塔,共占面积20亩左右,还有100多亩的良田长期荒芜。
    
    土地拍卖价一天比一天高,而征地补偿安置费却若干年一动不动,对政府“低征高卖” 的这种做法,农民比较反感,认为政府只想着赚土地差价,不考虑农民出路,不管农民死活。此外还有未经正式审批的违法用地,耕地被占用不能正常备案核消,有 5户被调查户被迫仍然负担与被征地有关的税费,对此感到难以理解。
    
    
    (二) 农民没有土地交易权,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目前,土地征用是政府行为,土地一经征用,即变为国家的土地,然后由国家将它划拨或出售给土地的开发商或使用者。农民与土地的最终使用者之间没有直接的交易。这种做法使得农民以及他们所组成的“集体”不能与土地的最终使用者直接进行交易,便一开始就剥夺了农民的交易权,使交易有了不公正的性质。这个程序不改,农民的合法权益是无法得到保障的。而政府征地大多通过村委会出面办理,16个被调查村有15个在土地出让及补偿安置由村委会出面办理,然而由于沟通问题、不能做到公平、公开、公正及一些吃喝等不正常开支、截留、挪用等现象,群众的信任满意度低。对由村委会出面办理表示“满意”和“较满意”的被调查者仅占15.0%,而认为“不满意”和“极不满意”的占了49.4%。即使是村干问卷认为村民对由村委会出面办理 “满意”和“较满意”的也不到一半。
    
    
    (三)征地工作不透明,农民未能享有充分的知情权。农民没有了交易权,加上征地过程缺少民主程序,缺乏透明度,因此也未能享有充分的知情权。大部分农户反映政府在征用农民土地前宣传力度不够,很少有征地公告,没有广泛向农民征求意见,造成很多农户对征地工作流程不清楚,是否按规定执行不明确,包括目标规划、工作程序、丈量、定级标准、补偿安置标准等。丈量土地、核算补偿安置透明度不高,造成征地过程纠纷不断。这种现象在沿海地区已有较大改观,已基本做到征地程序步骤的公开化,但在不少偏远山区仍未做到公开、公正地执行相关法规。调查中26.7%的村干明确表示土地征用方没有出示正式的土地批文, 18.8%的被调查农户表示征用土地没有公示。
    
    
    (四) 耕地补偿安置标准不规范、偏低。不少地方政府为了加快区域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步伐,片面强调“投资环境”以吸引企业投资,不惜采用牺牲农民利益的办法降低本来就已经偏低的征地补偿标准,往往在基数和倍数上做文章,就低不就高,甚至在算产值时人为调节粮经比例压低补偿标准,没有按照统计部门的法定数据计算产值等等。据调查,失地农户实际能得到的征地费总额(包括附着物及设施补偿费)平均为17943元/亩,人均仅9715元,不及普通公务员一年的工资。漳浦县苏溪村每亩水田、旱地、山坡地补偿款分别为0.5万元、0.4万元和0.2万元,绥北村:前几年每亩耕地补偿3万元,去年也是3万元;福鼎山前村平均每亩青苗补偿 4800元,但农民认为这个标准是按种植水稻产值来计算,他们的耕地是种植槟榔芋及各种蔬菜等经济作物,亩产值比种植水稻高,应该按经济作物计算赔偿标准,村民小陈说:“我们这里的地好,至少一亩也要7-8万元”。此外个别地方政府还利用手中掌握的公共资源,如就业机会、城镇户口作补偿,变相降低补偿标准。
    
    各地规定的补偿标准不一、高低相差悬殊,高的每亩达6万多,低的仅几千元,甚至同村同组由于项目用途的不同,同类地块的安置补偿价格也不尽相同,差异很大。连江县上山村2003年由政府买断土地898亩,征用名义是工业用地,补偿金每亩13930元,补贴给村集体每亩2000元,2004年被征土地36亩,用于敖江路道路开通,补偿金每亩60000元,2005年被征土地120亩,每亩补偿金61000元,用于房地产开发。
    
    补偿款发放方式不规范。时间上有的一次性发放,有的分若干年发放。在分配对象上有的按人头发放,有的一半按人口,一半按被征用土地面积发放,要涉及到土地丈量、有田无户口、有户口无田、无田也无户口、有自留地的迁出人口、农嫁女等等问题,引发纠纷。由于补偿款发放管理不规范,容易造成苦乐不均,用失地农民的话说“不吵不补,吵一次就多补一点,吵的越凶,补的越多。”
    
    
    (五)补偿安置费被层层截留,截留款缺乏监控。表面看失地农民应得的补偿占用金兑现率高达97.6%,远远高于往年,但到农民手中应得的补偿安置费已经被层层截留、挪用。漳浦县苏溪村反映部分征地赔偿款被村委会抵缴历年所欠“提留统筹”费、村干部个人欠款,发到农民手中的仅80%;未入册但实际存在的耕地(田埂、沟、渠部分)丈量时“涨”出来,全村共有40-50亩,其赔偿费被乡政府占有,村委会、农民分不到一分钱;绥北村每亩耕地补偿3万元,前几年镇、村、村民各得0.2万元、1.0万元、1.8万元。去年镇、村、村民各得0.2万元、0.7万元、2.1万元。连江县上山村2004年征地补偿金每亩60000元,农民得到补偿金每亩32200元,村集体得到27800元。
    
    15个由村委会代表办理土地出让的调查村中有10个村在本村实际拿到的补偿安置款中,村集体提留了2568万元,平均每村提留了256.8万元,占5.8%,其中有一个村集体提留占该村实际拿到的补偿安置款高达30.8%,还有5个村257万元留在村部未作处理。村集体提留的使用缺乏监控,使用效率不高,30%的村集体提留款闲置未用;经济效益不明显,只有1个村明确表示村集体提留产生效益30万元,其余的相当部分被吃喝接待、支付村干部工资等挤占挪用;同时占一半的村集体提留没有经过失地农民讨论通过。对此农民反映强烈,对提留款的管理不放心、不信任。多数失地农民认为,集体留成部分管理混乱,没有建立规范的村务公开、财务公开制度,缺乏严格的监督管理机制,具体使用时更欠透明,一般农户普遍担心集体资产的流失,难以真正用在失地农民头上。一些被调查农户认为不应该用补偿款搞村镇基础建设、投入教育,应该全部发放到农户,集体没必要留成。
    
    
    (六)征地后遗留问题较多,造成失地农民生产生活困难。
    
    在征地工作中由于基层工作没有做到位,政府有关部门的工作没有协调统一,在征地的过程中各部门缺少沟通,造成遗留问题较多。一是土地核销滞后,耕地帐面数与实际数有较大的差距。二是征地时有关工作不细致,一刀切,造成村民生产生活困难。有些村的部分土地被征用后,留下的耕地不连片,被道路截断,农业基础设施遭破坏,给灌排水、机耕等带来不便。三是有的新农居点仓促上马,或者规划不合理,或者配套设施没有跟上,或者有严重的环境污染等问题,“失地农民”反映较多。四是农村户籍制度改革滞后,政府在新区基础设施建设、教育投入不足,社会保障不健全,“农转非”人员在社区环境、教育、医疗、就业、社会治安、社会保障等方面不能享受与城镇居民同等的待遇。
    
    
    四、失地农民的企盼
    
    针对征地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失地农民的实际困难,失地农民急切盼望享有自主权、充分的知情权,生存发展权,实现“少有所学,壮有业就,老有所养”,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过上与社会共同进步的生活,而不是成为被政府遗忘、被时代抛弃,只为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做贡献的牺牲品。
    
    
    (一)农民的企盼
    
    1、保证失地农民享有充分的知情权,实现征地过程公开、公平、公正。加强宣传,政府有关部门应严格履行法定征地程序,征地前必须公告,并与农村集体和农户讨论、确认,征地过程各项内容必须公示,提高透明度。加强宣传,改变信息不对称的现状,保证失地农民享有充分的知情权,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减少不必要的纠纷。
    
    2、提高补偿安置标准,确保足额兑现,明确土地补偿费的分配管理。公开补偿安置标准及计算方法,严厉惩处征地过程中多占少补、占而不补、压级压价、同地不同价、兑现不及时等违法行为。对于村民自己开荒、未入册但实际存在的耕地应同等对待,土地补偿费应当归村民或村委会所有。对征地过程中违法行为惩处后收归的“土地补偿款”应退还给村民,不应上缴国库或被有关部门占有。在土地补偿费的分配管理上部分被调查者认为应全额发放给农户,另一部分被调查者则建议由政府社会保障部门统一管理,实现以“土地换社保”。大部分被调查者不赞同村镇或其它政府机构提留管理、使用土地补偿费。
    
    3、引导就业,扶持创业,给失地农民以城市居民待遇。就业是民生之本,是失地农民最好的生活保障。被调查者希望通过就业实现自身价值,解决生产生活出路,而不是单纯地依赖政府的愿望十分强烈。希望各级政府加大对失地农民的扶持安置力度,多渠道、多方式解决劳动年龄内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在政策上给予适当的倾斜。首先要提高失地农民的就业能力,由政府组织,让被征地农民得到有针对性的培训,使其达到上岗要求;其次创造就业岗位,提供如物业、保洁、花卉等适合农民就业的岗位;第三扶持创业,对被征地农民经商办厂、自谋职业的,按照城市下岗工人再就业,在工商、税务、金融、卫生等方面给予相应的优惠政策;第四提供就业信息、就业指导。
    
    农民失地多属行政手段下的被动失地,并非市场行为。因此对城市规划区内被征地的无地农民,给以城市居民待遇,将失地农民转为城镇居民,做到失地一个,“农转非”一个,纳入城镇就业体系,在就学、就业等方面与城镇居民享受同等待遇。
    
    4、享受社会保障。据调查,失地农民最期盼的社会保障:在六个选项中,69.2%的农户认为是“基本养老保险”;56.4%的农户认为是“大病医疗保险”;30%的农户认为是“最低生活保障”;24.3%的农户希望享受“贫困农户子女免费入学”。
    
    5、合理规划,有效地保护生存环境。在规划用地时要科学合理,充分考虑当地农民的生产生活需要。被调查农户强烈要求对已被破坏的生产生活设施要尽快帮助修复;对企业污染项目要限期整改,期限内不能达到要求的,要按环保要求做出关门停产处理;新开发区的生活污染、社会治安等问题应纳入市政管理。
    
    ……
    
    (来源:中国农村研究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拖欠农民工工资53万 包工头绝望跳楼而亡(图)
  • 广西171位农民工成功追回大毒枭刘招华拖欠工资
  • 杨在新:律师提出代理安岳农民与政府对话,县委书记表示支持(图)
  • 天涯杂谈关于辽宁省感染H5N1禽流感死亡的农民兄弟的默哀贴
  • 四川安岳出动数千人镇压失地农民(图)
  • 莆田市农民维权人士黄维忠已经被拘留8天
  • 农民涉嫌杀人羁押576天获释 申请126万国家赔偿
  • 莆田市农民失地案:黄维忠被处以拘留,并绝食抗议(图)
  • "过劳死"由知识分子向农民工蔓延
  • 福建莆田市农民失地严重、依法申诉没有结果
  • 政府是这样鲸吞农民土地的/百姓杂志(图)
  •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
  • 成都市民支持自贡失地农民维权的呼吁书(图)
  • 农民为什么挤破头进城
  • 中国律师维护农民权益受暴力挑衅
  • 中国律师维护农民权益受暴力挑衅
  • 5000万失地农民 「和谐」路崎岖
  • 农民工投诉福州媒体记者造假
  • 农民维权人士郭飞熊"被正式逮捕",人大代表可能被打死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京东山人: 农民自杀,晴天的闷雷
  • 向光明:二十年血汗付东流, 农民损失该谁管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谁来当农民?
  • “一帮狗东西”---农民心声 (峻宏投稿)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交警当众轧死农民
  •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刘宗正:民主常识----写给东亚大陆的农民
  • 1990年代后为什么农民不愿意生孩子了?
  • 何清涟:户口制度、工作机会与农民的生存困境
  • 你的腿咋那么贵?北京副处级月车补超过农民年收入/云淡水暖
  • 中国农民的出路在何方? (图)
  • 不喊农民工“棒棒”喊啥?
  • 太平天国:从依靠农民到失去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重庆市长农民工的“征名启事”让人心酸/赵磊
  • 驳陶杰之农民观/张大圣
  • 赵达功: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 私了,中国农民的宿命(图)
  • 棒棒歧视:“农民工”仅有改名是不够的/徐晓
  • 林泉: 谁来保障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权?---王斌余一案有感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车宏年:农民维权是中国国情的重大转变点
  • 赵达功: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受伤害的为何总是“农民工”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