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法律与生活》:山东临沂计生存在野蛮执法 当事人被限制自由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5年11月30日)
    山东临沂计生存在野蛮执法 当事人被限制自由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1月29日18:26 《法律与生活》杂志 (博讯 boxun.com)

    
      本刊记者 杨子云
    
    
    
      2005年9月19日,国家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政法司司长于学军就临沂计划生育有关情况的初步调查结果发表谈话,指出临沂市个别县乡有关人员在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中,存在违法行政、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行为。并称,有关责任人已被免职、被拘留或立案侦查。临沂计生野蛮执法行为停止。
    
    
    
    
    
    
    
    
      盲者遭遇麻烦
    
      “至今还不让他出门,每天有十来个精壮汉子守在他家院子门口。我记得他们家被看管的那天是农历七月初七,到今天已经八十多天了。”2005年11月3日晚,记者拨通和陈光诚同村的一户村民的电话,询问陈光诚最新的情况时,对方拒绝回答更多的问题。
    
      “陈光诚第一是自己超生,这个已经是事实,将按规定确定罚款数额;第二是他违法了,司法部门正在调查。这些都由领导说了算,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11月4日上午9点左右,记者拨通沂南县双堠镇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在申明身份后,一位李姓的女同志回答记者。
    
      陈光诚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村民。“一个盲人为我们健全人维权,他用法律照亮了我们村庄。”他的一个读了点书的乡亲曾这样对记者说。
    
      “你为这个社会做了什么?哪怕只说一句公道话,干一件公道事;哪怕把这个社会不好的地方,改变一点点,尽一点点力也好。假如人人都能这样,那咱们的社会肯定能改变。”陈光诚用这句话鼓励着自己和妻子,在偏僻的村庄,致力于为残疾人以及自己的乡亲维权的事业。
    
      然而,这个令他的乡亲感到自豪的“瞎老五”如今却遭遇了很大的麻烦。两个多月来,他被地方政府限制出入自家院子。
    
      事发后,本刊记者采访了参与临沂计生事件调查的滕彪博士和在沂南目睹陈光诚被看管的许志永博士,并电话致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村民、双堠镇政府办公室、沂南县计生委办公室、临沂市计生委办公室、临沂市委宣传部新闻科、山东省政法委办公室、临沂市市政法委办公室采访,希望这场冲突及早理性地被化解。
    
      计生侵权被叫停
    
      据滕彪博士(同时也是律师)、郭玉闪以及涂毕升的调查,临沂市2005年4月以来展开的新一轮计生运动中存在野蛮执法行为,尤以费县为最。
    
      这些令人震惊的侵权事件引起了国家计生委的关注。在国家计生委的干预下,类似野蛮执法行为已经停止,部分当事人也被处理。
    
      “具体是哪些人受到处理了我不知道,我们所做的调查一切属实,有录音、有图片也有文字材料。经得起调查和证实。”滕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2005年10月3日,许志永博士和李苏滨律师、李方平律师去临沂看望陈光诚,遭遇当地政府官员的阻止,与陈光诚见面几分钟就被迫分开。
    
      许志永对记者说 :“我们的立场很明确:第一,关于计划生育的问题。我们并不认同一些基督教背景的国家的理念——把计划生育本身看成严重的人权事件,相反,我们很能理解地方政府的难处。事实上,只要地方政府把自己过去的一些违法行为纠正了就好了,我们认为临沂完全可以改正错误,变成一个依法行政的典范,完全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
    
      “第二,关于陈光城的人身自由问题。这样长时间拘禁陈光城既非法也不合情理,双方都应该做出让步,使这个事情有一个妥善的解决。地方政府不要总是用如此敌意的态度看待一个双目失明的人。
    
      “第三,我们二人此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看望朋友,其实如果我们看望了陈光城,和他谈谈,相信对地方政府也是一件好事。和我们交谈的两位干部很认同我们的立场,他们出去请示领导,但没有结果。”
    
      “我不懂地方政府是怎么想的,一件原本简单的事情弄得如此复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媒体记者在和记者谈起这件事时如此感叹。
    
      对话临沂各方
    
      2005年11月4日上午,在给双堠镇政府电话后,记者把电话拨到沂南县计生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同志接的电话。
    
      “陈光诚是不是超生了?”记者问。“是。”对方答。
    
      问:“你们计生部门有过野蛮执法行为吗?”
    
      答:“没有。”
    
      问:“陈光诚是因为超生被限制自由了吗?”
    
      答:“我不知道他被限制自由了。反正俺都是不知道。”
    
      记者:“你们领导在?请把电话转给你们领导,可以吗?”
    
      对方:“领导都不在。”
    
      记者:“都不在?”
    
      对方:“对,全出差了。”
    
      紧接着把电话拨到临沂市计生委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士接的电话。记者询问是否知道陈光诚这个人以及相关的事,“没听说过这个人,我也不知道这件事。”对方回答。
    
      “我听说他今年一直在揭露你们临沂计生运动中的野蛮执法行为?你真没听说过这个人吗?”记者追问。
    
      “我听说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姓陈,可我不知道他的具体名字,听说还是个盲人,听说他是中医学院毕业的,不接受政府安排的医院工作,不工作,可也不种地,还有他妻子也是,不工作,不种地,可是生活得很好的,是谁在给他们钱呢?”他答。
    
      记者:“他今年揭露了你们计生工作中的野蛮执法为,对吗?”
    
      对方:“我们的计生工作中没有野蛮行为。”
    
      记者:“听说国家计生委下去官员处理这件事了,还处理了当事官员,如果没有野蛮执法行为,怎么要处理官员呢?”
    
      对方:“是有一小部分地区有过激行为,但是,那不是我们的计生工作人员。那是下面的一些执法人员。国家计生委的领导好说话。他们是下来人了,可是处理的不是我们正式的计生干部。”
    
      之后,记者把电话打到山东省政法委办公室,办公室把电话转给相关负责人。不肯告知姓名的相关负责人态度很好,在听完记者介绍的情况后,说:“这个情况我这里不知道,我建议,你打电话到临沂那边,要临沂那边处理一下。”
    
      随后,记者把电话拨打到临沂市政法委。“这个事我们不知道,不知道这个人这件事。”接听电话的人说。在记者说清原委后,他说,“你们的这个想法很好,是应该好好处理这个事,因为我们现在要建设和谐社会。但要找到管这个事的部门去说。”
    
      记者:“谁负责,您能告诉我吗?”
    
      对方:“我不知道。”
    
      记者:“请问您贵姓?”
    
      “你不要管我姓什么。”对方挂断了电话。
    
      记者的最后一个电话拨给了临沂市委宣传部新闻科(11月4日上午9点,记者曾经拨打电话给一位王姓的工作人员,他表示知道这件事,也希望能够好好处理这件事,但具体怎么处理这件事,要请示领导,并将在请示之后和记者联系)。11月4日下午15点50分,记者再度把电话拨到新闻科,对方回答说:“我们领导说,不就这件事发表任何言论。”
    
      后记:反思的价值
    
      在法制日益健全的今天,基层政府与公民的“相处”,沿用“强硬”手段的传统观念与“和谐社会”格格不入。临沂有关方面无论在前期的“计生事件”中,还是在后期的“陈光诚事件”中的做法都有反思的价值。
    
      本文背景:临沂计生事件大事记
    
      2004年7月9日中共临沂市委、临沂市人民政府印发 (临发〔2004〕18号)《关于加强新时期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的决定》,是临沂计生运动的发端和“法律”依据。
    
      2004年年底,临沂市某些地区在计生工作中有暴力现象。
    
      2005年2月14日,临沂市政府再次印发红头文件,大意是过高地估计了百姓的素质,依法办事不行,必须采用更强硬的传统手段。
    
      2005年3月开始,临沂市三区九县开展大面积暴力计生运动。
    
      2005年4月中旬,陈光诚、袁伟静夫妇开始对此进行调查。
    
      2005年5月22日至25日,在陈光诚的带领下,公民维权网站站长李健对临沂市的部分地区进行了实地调查走访。
    
      2005年6月10日,公民维权网发布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在互联网上引起反响。
    
      2005年6月21日,在陈光诚的带领下,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江天勇律师、李和平律师再次进入临沂进行调查,并提供法律援助。
    
      2005年8月中旬,滕彪博士、郭玉闪、涂毕声与陈光诚从北京赴临沂沂南县、费县、兰山区、蒙阴县等地进行调查和提供法律援助。
    
      2005年8月下旬,郭玉闪、涂毕声写出临沂计生调查手记和相关文章。
    
      2005年8月11日以后,陈光诚夫妇在家中被监视居住。
    
      2005年8月25日,陈光诚逃往上海、南京,并辗转来到北京。
    
      2005年9月初,国家计生委一名官员会同省、市、县计生官员在临沂进行调查。
    
      2005年9月6日下午,陈光诚在北京朋友家中被自称是山东省公安人员的六人带走。
    
      2005年9月7日晚8点,陈光诚回到家中,被限制自由。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5年11月下半月刊)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