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法律职业资格行政许可第一案二审法庭内外/陈树庆
(博讯2005年11月20日)
一、法庭外

    
     2005年11月14日上午天灰蒙蒙的、下着毛毛细雨。7点半左右我走出家门,准备去参加当天上午9时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5号法庭进行的"陈树庆诉浙江省司法厅司法行政争议"一案二审开庭,到小区门口正准备上26路公交车,就接到了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员楼玉根先生的电话(13968176234),他说正开车来我家路上要接我去法庭,我就在小区门口等到8点15分左右上了他的车,由于正逢上下班早高峰路上堵车,我们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口时已经9点,好不容易在路边找到空位停好车下来时,接到书记员电话问"怎么未到法庭",我说"已到门口,马上就来"。 (博讯 boxun.com)

    
     在审判大楼的门口,看到了几个法警在把守,我们进去未受阻拦。到了大厅里,看到了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员池建伟(057187034046)、吴远明(任伟仁,13396573202)、王富华(057186055869)在,同时接到徐光姐姐的电话说她代表徐光来参加旁听、正在路上。在大厅通往5号法庭的楼梯口,密密麻麻地站了六个法警"居高临下"地堵在那里(防冲击阵势,民主党人都是和平理性的,这种如临大敌的阵势简直是多此一举。),经过安检后只让我一个人进去,我说"《开庭传票》上没有说是不公开开庭,他们都是来参加旁听的朋友,让他们进去吧!",法警让我去问审判长。我到了5号法庭,发现合议庭人员和对方诉讼代理人都已到位。我问审判长"是否可以让参加旁听的朋友上来?",审判长说"与一审一样,不公开审理",我说"为何不在传票上注明,省得让想参加旁听的朋友白跑?",审判长说"下面公告栏上已经说明"。我再下楼到大厅告知朋友,但他们说公告栏上没有"不公开"三字,我走过去看了一下滚动电子公告大屏,第一项就是我这案子,确实没有写着"不公开"三字,我跟法警交涉,法警说"审判长既然说了,也就不公开,还是你一个人上去吧"。我想决定权在他们手上,也只好作罢,把手机交给池建伟,管自己一个人上去参加开庭了。
    
     庭审在被上诉人最后陈述结束后,审判长宣布休庭20分钟,我下楼看到了徐光的姐姐也在,休庭后再次上去就马上进行了宣判。根据中共浙江地方当局和法院对于涉及政治案件的一贯作风,二审败诉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权当我取得最后胜利前所必须跨过的"一道坎"而已。
    
     开庭结束后,在法院附近饭店由徐光姐姐买单请我们大家吃了中饭,然后就各自回家。当晚接到余元洪的电话,说余铁龙先生(057164131164)从建德赶来法庭时审判已经结束,只好管自己回家了。浙江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王东海先生(13588477667)来电话说上午赶到审判大楼大厅楼道口,被法警以该案不公开审理为由堵住不让进。其他有些朋友因提前收到辖区警方"关照"或上班请不出假来,未能成行,我就不一一详列了。
    
二、法庭内

    
     整个庭审内容除了免去一审的举证、质证外,虽然在辩论次序上有所不同,内容大致相同,这在我的上诉状中都已经详细叙述不再重复,下述三点是在二审中出现的新情况:
    
     (一)被上诉人未提交答辩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6条规定第2款规定"原审人民法院收到上诉状,应当在五日内将上诉状副本送达其他当事人,对方当事人应当在收到上诉状副本之日起十日内提出答辩状。"、第3款规定"原审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答辩状之日起五日内将副本送达当事人"。主意这些条款的"应该"两字,这说明"应该"的内容是双方当事人尊重对方当事人的诉讼知情权、尊重法庭审判程序的一种义务。
    
     庭审开始轮到上诉人陈述时,我就首先发问被上诉人"是否提交了答辩状?",对方回答"没有"。 当时,我心中就产生了一种不安的预兆, 在中国目前这种"官本位"的权力结构与现状中,法院的"地位"不高也是导致法院敢于"独立、公正审判"的能力和效力常被削弱,至少本案对方当事人浙江省司法厅的"级别"比主持本案二审的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高一级 "。对方当事人不按"应该"的诉讼义务提供二审答辩状,不仅损害了我诉讼中的对等知情权、也是对法庭审判程序的某种公然藐视,他们能这样有持无恐,预示这法院不敢根据国际上通行的"(不)答辩失权"审判原则作出"没有法定事由,未按诉讼程序要求提交答辩状的,对其当庭提出的新主张不予支持"。
    
     当然我希望对方就实体上详细回答我上诉状内容,并"白纸黑字"固定其说辞以防其今后"遗忘或抵赖"的目的也无法得到较完整的贯彻了。
    
     (二)我向法庭提交王荣清先生的文章《论中华人民共和国"违宪审查第一案"》
    
     我向法庭提交王荣清先生的文章《论中华人民共和国"违宪审查第一案"》,审判长说他们已经看到过该文,我就给对方两位代理人送了两份过去。
    
     我提交之目的,说是为了补充上诉状的主张。进一步说明基于同样法律和事实依据,前面允许我参加考试说是符合的,我通过考试了又突然不给我应有的法律职业资格证就变卦要说我不符合,损害了上诉人我对法律和政府行为的信赖利益
    
     (三)对方当事人认定我"违宪"的内容有细微调整并当庭提供了"早就具备的新证据"
    
     对方说我"不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因为: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违反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积极参加非法组织中国民主党的活动。
    
     我对其驳斥的理由一如上诉状中所言,对方辩称或拒绝回答也基本一如上诉状中所言。但对于中国民主党是否为非法组织的问题,我再次要求对方拿出相关规范性文件或"决定中国民主党非法"的具体文件,想不到对方竟然拿出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有才的刑事判决书([1998]杭法刑初字第183号)作为"早就具备的新证据"。我驳斥道"我们国家是成文法国家,该判决书的效力只及于该案具体当事人,不能对其他不特定人产生先定效力;更何况该案对于王有才先生也有很快就平反的可能, 基于我们国家产生过许多冤假错案的事实,如果可以将个案效力及于他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更何况这种做法会导致司法审判权取代或僭越立法权。"
    
三、有点价值的二审判决书

    
     2005年11月18日上午,我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取了本案(2005)字第164号行政判决书。
    
     该判决书一如既往地对共和国宪法基本原则应该是"主权在民、公民权利平等和依法治国"不做评述、对下位法具体条款与上位法相抵触情况下仍旧适用该下位法具体条款、对法律和行政行为的信赖利益保护原则也熟视无睹,但明确将争议焦点固定在上诉人是否符合《国家司法考试实施办法(试行)》第十三条第(二)项"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以虽然判我败诉,但不能说二审及其判决书一点价值也没有。
    
     二审判决书将争议焦点的固定,不就等于用"官方文件"的形式承认了:上诉人浙江省司法厅对上诉人我陈树庆已经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机关对公民进行违宪行政审查"的第一案;在一审和二审中,如果在事实上不对陈树庆已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机关(法院)机关对公民进行违宪行政审查"的第一案,也就无法作出对二审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所的本案行政决定予以维持。
    
     这两个"违宪审查的第一"是史无前例的,也是与立宪本意和真正的违宪审查制度彻底对立的,可以说是公权力对宪法的公然"强奸"与践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实施的第一大丑剧!所以说,二审判我败诉,我的伤虽然是现实的、但也只是暂时的,而中共当局的伤确是根本的甚至是致命的,而且不予纠正状态拖得越长,它们这种始作俑者"自作自受"的伤害就越大。
    
     《三国》名将张辽说"为将之道,不以胜为喜,不以败为忧",为了讨回我自己应有权利,为了实现与贯彻真共和国宪法"主权在民、公民权利平等、依法治国"的基本原则,我会将这"为自己维权"过程坚决进行下去直到胜利。接下来,我还是为启动审判监督程序,认真准备打好"申诉"这一仗吧!
    
    2005年11月19日定稿于中国杭州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欧阳懿被拘 赵昕陈树庆等呼吁关注
  • 陈树庆:请关注欧阳懿的安危
  • 陈树庆案:“中国宪法第一大丑闻”二审判决结果,早在预料之中!/孟子达
  • 陈树庆:法律职业资格证行政许可第一案二审 即将开庭
  • 从陈水扁律师说到陈树庆律师/徐光
  • 略论违宪审查制度/陈树庆
  • 不知彼不知己 朱成虎非蠢才,谁蠢才?/陈树庆
  • 贼喊"捉贼","天下大势"意欲何为?/ 陈树庆
  • 陈树庆:应该释放许万平
  • 《"五四"全国同步大游行号召书》是警方诱捕爱国者的陷阱?/陈树庆
  • 陈树庆:我暂时不爲赵昕呼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