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光诚的公开信(2005-11-18)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5年11月19日)
    据悉,20005年8月29日,沂南县委调动公检法等各部门的一百多人派往北京上海开始了对我陈光诚进行绑架的行动。并于9月6日下午三时许绑架成功。已知当时参与绑架我的人员的名单为:
    沂南县双堠镇镇长朱洪国
     双堠镇副镇长赵峰 (博讯 boxun.com)

    双堠镇副书记夏发田
    司机黄某和王某
    沂南县委办公室主任刘某
    沂南县公安局副局长:刘长杰
    沂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刘善元等
    
    当时我被他们强制拖上车的后座,其中一人用胳膊夹住我的喉咙。喉咙很快红肿起来。有人狠狠的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按在后座上。鼻子和嘴紧贴座垫。以致使我昏迷。另外三人紧紧拧住我的胳膊,按住我的身体。并不断的用拳头和手掌在我的头上到处乱打。其中双堠镇的副镇长赵峰和坐在副驾驶座上和其后面的一个人表现尤其积极。出手特别狠。并扬言要折断我的手指。他们五个人把我折磨的不成样子。在车上,他们用哑语交流,惟恐我听出他们是谁。绑架我的车开出一段路程,但还没出北京,他们便停下来将所挂的假车牌号摘下,换上了本来的牌号:鲁Q 83555。这是双堠镇镇长的车。当时由双堠镇党委书记的司机黄某驾驶。在天津停留等候沂南县公安局的车时,朱洪国曾经安排将我送回家。在进入临沂地界后,朱洪国接到短信,命令其将我劫持到沂南县城西南部的维多利亚度假村。到达时已是9月7号凌晨4:20。朱洪国等人下车后便不知去向。由双堠镇司法所的李现强等上车继续挟持。当时我喉咙剧痛,如有物梗阻,便强烈要求去医院就医。但无人理睬。后来推脱说天明后去医院,但天明后仍无人过问。
    
    到上午九点钟时,朱洪国与沂南县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周少华陪着临沂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刘杰(音)美其名曰来看我,耀武扬威,官气十足,令人生厌。
    周少华说,光诚啊,咱市里的领导来看你了。领导们对你都很关心,有什么想法,你起来跟领导拉拉吧。光诚啊,咱刘市长已经来了。
    
    但我不理他。
    
    刘杰说,不用叫了,陈光诚,既然你不愿说出你的想法。那我就把我的想法跟你说说,我相信你能听的见。我是临沂市的副市长,领导安排我来和你谈谈话,是平等的。停顿了一下又说,好,你不说,也不要紧,我现在跟你说三点,第一,关于计划生育的问题,有什么事情不能通过正常的渠道向政府反应解决,而去向境外的敌对势力说,像美国这样的敌对国家。你没有事他都想找事,把我们的党和政府搞垮。你这样一说,正好被他们利用了。第二点,不能因为社会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就说社会主义制度不好,也不能因为我们党存在个别的腐败现象就说我们的党不好,党把你培养这么大,上了小学上大学,不但不报答党,还反过来咬党一口,不行。第三,现在把你弄回来,没对你采取其他的强制措施。政府是为了挽救你,我们考虑到你还年轻,犯错误也是难免的,只要你认识到错误,政府也不会一棍子把你打死的。何况你是被境外利用了。让你留在北京,那么多外国记者都利用你,你现在已经涉嫌触犯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非法向境外提供情报,你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一次采访,就够判五年了。再接受一次采访,就够判十年的。接受的越多,判的越重,政府为了挽救你才把你弄回来,虽然你现在不理解,慢慢的你就会理解。对我的话有什么回应,我的工作很忙,你要是没有什么要说的,我还要去忙别的事,没功夫呆在这。
    
    接着他就出去了。出去给我四哥说,你去把他的电脑传真都弄来,政府先替他保管。这一阶段,不要再让他和外界联系了。
    
    多么荒唐的三点!
    
    我只不过是揭露了临沂暴力计生的实际状况,有必要扣这么大的帽子嘛!就临沂暴力计生的问题,别说我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国家计生委的工作人员也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我不知道他们应该判五年十年还是更多,用流氓手段把我从北京绑出来还说什么平等,真是大言不惭。在他看来,临沂的事情只有临沂市政府才是总裁判,换言之,只有直接或者间接找他们来解决才是正确的渠道。我认为,事实才是最重要的。临沂市三区九县有十多万人在他们的强制要求结扎之列。几十万人遭株连,这血淋淋的事实他不说,当事人被偷偷抓去,做结扎手术,其亲属被绑架做人质,并致遭到流氓的殴打,报警警察不管;起诉,法院故意刁难,或不与立案。到检察院控告,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说,请示一下领导再说,便石沉大海。这些事实他不说。这些渠道难道不是法定的正确渠道嘛!这些渠道又是被谁堵死的!我想这是不言而喻的。临沂各县区计生行动如此的统一,手段如此相似,这幕后黑手是谁,连我这盲人都清楚。我想明眼人一看就更清楚了。现在对我和家人以及李富健(费县桃花顶村的盲人)和其他因计划生育受害的当事人的软禁,看管,也说明了同样的问题。因为我们不住在同一个县区。若还有不明白的,除非他不想明白。至于美国,我知道中国政府称其为伙伴国,并无敌对一说。关于外国媒体对临沂暴力计生的报道,只要看是否属实足矣。至于是谁报道,并不重要。既然做了还怕说吗?怕说就没有实事求是了。至于党和社会制度如何,我陈光诚你刘杰不管怎么认为都是个人看法。不是定论。因为我们不是裁判。关于上学,我是抱着二分饱的肚子读的大学,晚自习的时候看着别人吃着泡面,我只能在屋里挨饿踱步。就是这样,地方政府1996年还向我征收了360多元的钱物。向失去劳动能力的人收取三提五统,早在1991年就禁止了。因为残疾人保障法有明确的规定。关于这些真是一言难尽。看来我还得谢谢刘长官的宽容和挽救。原来把我弄回来还是网开一面的善意之举呢。刘杰,你想想。
    
    因为他还可以不想,其实不想也奈何不了他。但我们不能不想想。他们凭什么命令地方政府和公安把我绑架,这是不是滥用职权?他们只是在针对别人时会想到法律,在针对自己的行为时法律就什么都不是了。因为他们这样毫无理由的没有任何手续的却又强硬的不准我迈出自家大门的做法,我们曾多次对此做出强烈的抗议。但是每次他们总是说这是领导安排的。上司下派。只是这种黑社会化的流氓行为,中国哪一部法律赋予你地方政府这样的权力。我看挽救我是假,掩盖他们的罪行是真。
    
    从今年三月至八月,很多咨询我的人告诉我说,我们那有人被打死了,有人被逼死了。当时我根本不信,我不认为到了这种无法无天的地步,毕竟,人命关天啊。现在看来,因计生问题而死不止石明理一人,那么究竟有多少呢?现在还被盖着。不得而知。我做维权数年,亲眼看着大批的人遭不法侵害,却不能马上制止,真是心中有愧啊。现在沂南县公检法司宣传交通等部门及双堠镇的工作人员,及后来的几十名社会闲散人员,由李群为首的临沂市和以杨永三为首的沂南县委操纵,沂南县县政法委书记周少华坐镇双堠指挥督战,并以对我监管不力为由撤掉原双堠党委书记郭齐的职务,并严厉批评了双堠镇长朱洪国,责其对我不够强硬。并委派强硬派沂南县政法委副书记贺作海出任双堠镇党委书记,他的确强硬,一上任,就指使李先干等人大打出手,李先干还向雇来的人员说,再出来,狠揍。不要一个人揍,都揍,往死里揍。李先干,赵峰等人,打人后不但没有受到批评,反而在会上得到了领导的表扬。
    
    目前已对我和家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三个多月了。有时甚至大打出手,我想我一个人的付出,能使他们停止大规模的迫害也是值得的。至于揭露这件事实后,我的处境,他们可能对我的手段,我有思想准备。他们对我限制人身自由,切断我家电话,搜走了我的电脑、传真等机器和笔记本,及一些其他的文字材料。乃至近期还扣掉了我的信件和朋友们寄给孩子的奶粉。每次对我的信件和包裹的扣压,都有双堠镇副书记在场。他们还在我邻居家安了干扰器干扰手机信号,他们还在我家周围安了六七个路灯,每天三班制,每班几十人,在我院子周围看着我,不让我出大门一步,这些都严重违反了联合国宪章第十九条和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在联合国签署的世界人权公约。为了迫害我,竟动用了公检法司等政府各部门的一两百人,不惜巨资,真是草木皆兵。就算愚民政策做的再好,那一百人中绝对不止一人是清醒的,善良的是富有社会责任的。他们健全人可不知一个要顶我多少个。 你们怎么能看的过来呢。
    
    醒醒吧,关起门来做皇帝的年月已经不存在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今的时代只剩下被蒙蔽的少数臣民了。正在从百姓过渡到公民的人越来越多了。并且呈几何数增长。一个健全的公民社会即将形成。临沂市所采取的这种黑社会化的流氓手段,说明公检法司宣传等都是他们的道具。他们可以通过这些道具玩弄法律,与公民扯皮、耍赖、拖延,一旦还不管用,便脱掉画皮,露出狰狞的本来面目,既不讲理更不讲法,公然使出惨无人道的黑社会化的流氓手段。
    
    百姓们都说陈光诚是对的。只怕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不是陈光诚与临沂的斗争,实际上是权力与法律的公开较量,是人治与法治的博弈。也是正义和邪恶的角逐。也是人道和残暴的交锋。这种公然践踏国际法,无视国家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难道任其猖獗下去吗?宪法中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对他们来说真的就是废纸吗?难道临沂独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外建立了临沂国吗?
    
    除非这样,才不受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的约束。正如我们村的书记所说,什么法不法,在我们村里,我就是法。这种官就是法,法就是官的日子,还要存在多久? 他们因何如此大胆,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有人说中国缺少民主,自由,人权,我认为自由人权和社会公正,是一种成果和目的。民主监督是达到这一目的具体方法,目标明确,方法现成,因何不能如愿?究竟缺什么?缺的是人们的社会责任心和信心。每一个社会成员都与其所处的环境共荣辱,这是必然的。若无责任在心,即使有了投票权,你为了其他利益不能投出神圣负责的票。也是无济于事。社会乃人人之社会,需要我们好好的去经营,需要我们好好的去呵护。
    古人云,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易者亦难矣。
    
    十一月十八日这一天是我父亲去世一周年的忌日,早上八点左右,大哥向门口值班组长交涉,要求他们请示领导,我与妻子今天要上坟地祭奠。一会儿,组长说,领导早有安排。不过出了任何问题都要找你。九点左右,我们村口就已经停了九辆车,很快,又有十几辆车驶进我们村里。村里村外很快都布满了人。村里的所有街口、巷口,进村的所有路口,国道,高速公路旁,山边,岭头,田间地头,都布满了人。
    
    我们的祭奠队伍刚一出发,就有一部分人,跑在队伍之前,随后中间也有他们的人员,夹杂进来。有一位紧跟着我,后面还有几十人跟着。我们还发现在队伍前后各有一人,提着一个白色的编织袋,里面装有类似于vcd之类有角有棱的设备,不知道是做何使用,今天所有我村在沂南县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员,及在县中学担任教学工作的人员也都受命回到村子。这次行动,政府动用了可见人数近三百。至于远处的村口路边山上的人数还不得而知。我们知道仅村办公室就有三十多人坐镇,其中有市里的人员还有沂南县、双堠镇的工作人员,三百多人的午餐由双堠镇负责解决。中午,双堠镇副书记打电话说,今天中午,由于人实在太多,大包子不够了。骑摩托车的人奇怪的问,你们村有什么事,这么多车。况且路上所有车辆禁止通过,就一个盲人陈光诚,竟然动用从市到县数百人明眼人看着。如此兴师动众,真是史无前例。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怡: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 陈光诚的信:写给所有关心和支持我的人
  • 滕彪:致陈光诚的一封信
  • (RFA)Chen-- 陈光诚的亲友呼吁媒体关注
  • 昝爱宗 :爱—献给我的朋友,以及特别的祝福给陈光诚夫妇
  • 徐小棣致亲爱的陈光诚
  • 梁晓燕:我见到了陈光诚
  • 浩风:希望大家都能给陈光诚写信!
  • 临沂官方又在打人!陈光诚太阳穴受击至今流血不止!梁晓燕下落不明!
  • 官方说陈光诚案涉国家机密(图)
  • 中国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遭到殴打(图)
  • 我们强烈关注陈光诚被非法拘禁以及临沂野蛮执法事件(征集签名中)
  • 我们强烈关注陈光诚被非法拘禁以及临沂野蛮执法事件(新增签名)
  • 美国之音:山东当局抓捕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图)
  • 我们强烈关注陈光诚被非法拘禁以及临沂野蛮执法事件(征集签名)
  • 临沂消息:陈光诚再次被抓
  • 山东强制妇女堕胎官员被拘留 但陈光诚仍被关押(图)
  • 驱逐黑暗的人:陈光诚给予我们的光明比他看到的还要多
  • 临沂消息:陈光诚于13日晚停止绝食。
  • 以爱回报中国—谨以此文献给陈光诚兄弟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 刘晓波:目盲心亮的陈光诚先生
  • 关于人权卫士陈光诚先生被绑架的声明(图)
  • 草根:绑架瞎子陈光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