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 (之一)
(博讯2005年11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马 不 停 蹄―――得到律师事务所被停业一年口头通知后。。。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在“心灵之旅”节目中多次接受采访的、在北京的高智晟律师,11月4日得到口头通知,由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停业一年。11月9日,北京市司法局又发出通告,指责高智晟律师“通过境外媒体”,“歪曲报道”,“散布谣传”。。。当天,我再次采访高智晟律师的时候,他出差在陕西。我通过电话首先说明,我确实担心,他因接受采访,处境会更加困难。
    
     高智晟律师说:“您的这种担心,就是所有我的朋友和亲人共同的担心。”
    
     随后,高智晟律师讲了这样一件事,他说:“就在我这次写了给胡温的公开信以后,一位浙江的老人跑到我这儿来,要求‘高律师今后就不要再写这样的东西了。我们很多人都担心你的安全,担心你再这样写下去,当局肯定要抓你’。老人说:‘我刚从监狱里出来’。 顺着他这句话,我就问:‘老人家,您今年多大年龄?’他说:‘六十六岁’。我说:‘您被抓过几次?’他说:‘前几年我记得已经有七、八次,但是现在我数不清了。’
     我问:‘老人家,你写过我这样的文章吗?’他说:‘没有’。当时我说:‘看起来不写这样的文章也要被抓’。这时候他说:‘噢,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说:‘老人家啊,不是因为我写这样的文章他要抓我,也不是因为你不写这样的文章他要抓你,而是因为我们是这个时代的中国人’。
     这个老人的故事,一一讲起来让人心里非常难受。
     他的父亲在国民党时期,抗日战争时真正的是为了民族,为了国家出生入死。后来到了四七年的时候就投奔共产党,叫‘起义’,他的‘起义证书’都有。
    
    但是共产党一解放以后,这些人就不需要了,在一九五二年的时候被枪决了,枪毙了。这是人的生命啊。枪毙以后,他们的家人就上访了几十年,到一九八六年的时候,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府给了他们一纸文件,说‘你的父亲我们杀错了’。八六年以后,他们又上访,你既然说杀错了,你不能只给一张纸啊,你最起码应该赔偿啊,至少你没收了我父亲的房产你应该还我们啊。这又上访了第十九个年头了,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进展,倒是他被多次抓进去。
     所以我就说:‘老人家,您的年龄比我大,我们要用思考的方式来理解今天中国的问题。有一句话叫病从口入,但是从来都没有人因为防病就不吃饭。”
    
    主持人:“那么,能不能就请您讲一讲,您怎么得到关于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停业一年口头通知的?”
    
    高智晟:“11月3日下午通知我,说让我11月4日上午到司法局。由于4日上午我为郑贻春教授辩护案做一些准备性的工作,我去不了。他说,那就下午。约好是四点半,但是我四点钟到了那儿,发现司法局一大群干部在一个会议室开会。我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他们开完会的场所紧接下来就是接待我的场所。我坐下来以后,他们就开始跟我谈话。大概谈了没有几分钟,就突然宣布北京市司法局决定停止晟智律师事务所的执业资格一年。同时告诉我:‘你有申请听证的权利,也可以有申辩的权利’。我说:‘希望给我们专门申辩时间’。他说:‘申辩时间再不能给,就今天,你就申辩吧’。当时我申辩了几点。他们也作了一个记录。那一天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逐条讲一讲,他们的理由和您的申辩?”
    
    高智晟:“他们的理由有两点。第一,就讲我们最近变更了办公场所以后没有到他们那里进行变更登记。事实上,各所办公场所的变动是经常的。不办理变更登记和没有及时办理变更登记,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处罚过。像公司法规定,公司搬迁以后不进行变更登记,最多也就是给你罚款或者说责令你改正。
     他第二条理由,说你给非本所律师非法提供律师手续。这个是更荒唐。因为这个文书是我们的温海波律师在会见郭飞雄先生的时候,提供给公安机关的手续。这个文书在提供给公安机关的时候,只写了温海波律师一个人的名字,但是今天被司法局从广州复印回来以后,就多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叫唐荆陵。他确实是广州的一个律师。但是,我的助手早就跟他们澄清了,这不是我们添上去的。只要不是我们添上去,它就不可能是我们的责任。但是在宣布对我们处罚的前几天,背后有些较量始终是在进行着。”
    
    主持人:“您是想说这是停业一年真正的原因吗?”
    
    高智晟:“对,对。因为在这之前,包括11月2日和10月26日谈话的内容,根本就不涉及他这两个处罚的问题。10月二26日,当时我在榆林,司法局的副处长柴磊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必须尽快赶到司法局有话要谈’。我说‘我在陕北,没有办法赶回’。(他说)‘好。你在陕北,我现在电话给你讲这么三点:第一,你给温家宝和胡锦涛的公开信是错误 的。’ 这是他的原话 ,‘严重影响了国家和政府的形象,也损害了中国律师的整体形象;第二,你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国律师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第三,要求无条件收回。当时我就给他讲,我说:‘你作为一个官员,应该有起码的认知能力。这一篇文章,无论从技术上,还是原则性角度,都没有办法收回。’我说:‘如果你的观点不发生变化的话,我们没有谈话的基础’。我就把电话挂掉。
     结果呢,他马上就打进来说:‘你什么时候回北京?’。我说:‘我11月2日回北京’。‘好,你11月2日准时到司法局来谈话’。‘唉呀’,我说,‘柴磊啊,你一年多次要找我谈话,哪一次是为了保护我们律师的权益?每一次都是为了干涉我们律师的职业权利’。(他说)‘不要说这么多,你回来跟我谈话就行’。
     11月2日谈的就又多了几个问题。一个是‘陕北的石油事件,你不得再参与;第二个是太石村事件你不得再参与;第三个是广州的汕尾事件’,政府强征人民土地以后,四万多人失去了生活的来源和基础,实际上是农民仅仅 打电话咨询了我,他们从监听我的手机过程中获悉了我可能要给农民代理,广东省政府立即告到了司法局。
     所以,真正的原因是这些原因。就是三个方面:陕北油田事件,太石村事件和给胡温的公开信。公开信就涉及到法轮功问题。因为我们在写信之前的较长的一段时间,接到全国各地关于政府迫害法轮功问题的一些反应。为了证实这些问题,我们赶到了山东一些地方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是非常沉重的。政府对具有法轮功身份的这些同胞的迫害就正如我在信中提到的那样,‘使我们愤怒,且完全不能接受’。对法轮功同胞的这种残酷迫害实际上是对全中国人民的一种挑衅。”
    
    主持人:“以您看,陕北的油田事件是什么样的事件?”
    
    高智晟:“就是公权力大规模的野蛮抢劫私有财产这么一个事件。”
    
    主持人:“太石村事件呢?”
    
    高智晟:“太石村事件仍然是野蛮的公权力打压村民的正当民主选举事件。”
    
    主持人:“以上所提到的这三方面的原因,其中法轮功是在中国大陆被禁止辩护的事件。。。”
    
    高智晟:“您提到这儿,我又想起柴磊跟我谈话的原话,就是说,‘你高智晟,法轮功问题是什么问题?法轮功问题底线是不能触摸的!你是屡屡触摸,而且我现在公开跟你讲,你是两次越过了这个底线’。我说:‘我给你补充一下,就写文章而言是三次。我在7月20日还发表一篇《谁能战胜人性》的文章。”
    
    主持人:“当您做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对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您有没有思想准备?”
    
    高智晟:“就从柴磊跟我谈话,每次走的时候,我和我夫人的心理因素,以及我和我夫人关起门来商量的一些细节啊,外人听起来也心酸,我们现在想起来也心酸。每一次都。。。我们商量好把车放在什麽地方,手机、哪怕我们连一分钱,身上都不带,全部放在车里面,策划好,几点钟她要打电话没人接的话,她就赶快找人把车开走,就证明我已经没有人身自由了。您说,我们要是没有心理准备,那肯定也没人相信,我们肯定是有心理准备的,包括现在也是的。我每天出去,我夫人从来发短信的第一句话就问,安全吗?
     所以,如果说我们对当今中国这种权力运作性质和规律不了解,那肯定也是假话。但是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做的事,还得做啊。我有时候心里。。。讲起我的夫人我还是心里有些难受。因为她有权利过普通人平静、平安的日子。但是,常常为我的危险提心吊胆的。”
    
    主持人:“停业一年的这样一个决定,使您和您的事务所面临哪几方面的困难?”
    
    高智晟:“事实上,他们采取的政策,就是历来的打压国内异见人士和打压法轮功信仰者的时候(的政策)。他们就是,经济上把你搞得倾家荡产;名誉上把你搞臭。这一次,对我们律师事务所的处理,实际上就是扼住我们的咽喉。我们十三个律师,他突然让你一年之内任何人都不能办任何案子,这实际上是窒息性的要把你置于死地。
     我现在一直在躲着司法局,我不愿意让它把那个处罚文书送到我手上。它不要送到我手上,它就是晚生效几天。这样的话呢,我可以给我的其他律师奔走,希望能给他们找个出路。现在司法局它就是想把我们所给拆散。我倒是希望配合的让我的律师走。十三个律师现在已经走的就剩我们四个人。”
    
    主持人:“手头的这些案子怎么办?”
    
    高智晟:“他们不管你。他跟你说,你跟当事人去协商。该给人家退费的退费,如果当事人不满意,让你赔偿,你们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必须赔偿。他是,你的境遇越惨越好。”
    
    主持人:“整个律师事务所停业,这点您想到过吗?”
    
    高智晟:“这个非常的突然,真的没想到过。因为,你可以窒息我一个人,你不能把其他人给窒息死啊。我夫人接到这个通知的时候,我非常婉转的反复跟她讲,但是她还是哭了。她说:‘高智晟,真要是你一个人,把你抓了,那是咱们两个人自己去担当,去承受。你说,这些律师忠心耿耿跟咱们相处三、四年,跟我们两口子关系都很好,突然一下把他们摆在这么一个境地当中,真是对不起人家’。心底的悲哀和愤怒肯定是有的。在具体的事件当中,我们肯定有我们这种心里面的比较难的经历。”
    
    主持人:“面临的这一年,您还将作出什么反应?”
    
    高智晟:“主要精力我仍然要投在国内的维权事业上。当局如果连这样的努力都不容许作的话,它就是彻底的不给中国人民任何希望。抨击这种破坏基本规则、侵犯人权的文章,我还是会继续写,维权工作我继续作。它不允许我以律师身份代理案件,我将以公民的身份去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说个比较让我心里面感到凄凉的话,就是说,当局给我作为律师身份工作的时间,只可以用分秒来计算。”
    
    主持人:“也就是说,一旦寄达到您的手中,就终止了您。。。”
    
    高智晟:“对。你想,最近这三个案子,一个是自由作家郑贻春教授的案子,一个是陕西陈家山煤矿,为什么我这么急?因为11月28日就是他们周年的忌日。超过这一天以后,他们的时效就过了。所以我就必须把这个事。。。目前过来把它重新接起来。第三个是新疆有一个受害儿童的案子,我们是免费给他作了一审。二审的话,因为对方财大气粗,我要是不去,他们家人心里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我也要赶过去。”
    
    主持人:在太石村事件中被捕,现在还在狱中的郭飞雄先生是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高智晟律师无法继续担任郭飞雄的辩护律师了。
    
    高智晟:“郭飞雄目前的情况是,前阶段公安机关认为他们的侦察工作已经结束。郭飞雄的行为,也所谓‘构成犯罪’。但是检察机关审查完以后,要退回去补充侦察,认为目前的犯罪证据不足。
     获悉这个消息以后,我们迅速研究,尽管广东警方不断地发出威胁,说只要高智晟的律师过来我们就要抓,我们还是决定由我的助手后天赶到广州。既然你现在检察院不能审查起诉,那你公安局对郭飞雄先生的羁押期限已经超过了法定期限。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求他变更强制措施,也就是说给郭飞雄先生申请取保候审。”
    
    主持人:“还是温海波律师去吗?”
    
    高智晟:“对,是的。”
    
    主持人:“郭飞雄先生是不是知道您的律师事务所已经被停业?”
    
    高智晟:“他不知道。他要知道他会大哭。为什么我们现在急急地一个往东赶,一个往西赶,因为现在他的(书面)停业通知还没有送到我们手上的话,它还没有生效。我们就是抢在没有生效之前再继续做一点事,就是这么一种心态。”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网页。
    
    本节目可以在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网页收听:“心灵之旅”栏目“高智晟律师随访录”。网址是WWW. RFA.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坡上村教会致高智晟律师等八位先生的感谢信
  • 高智晟律师事务所被勒令停业
  • 最新消息:高智晟律师事务所被迫停业
  • 高智晟公开信: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
  • 高智晟:吕邦列还活着吗?
  • 高智晟 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七)
  •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六、一个看门老人的离奇死亡(图)
  •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三-十五)
  • 高智晟:“陕北油田事件”战况最新进展通报
  • 2005/09/200509281318.shtml
  • 高智晟:郑贻春被违法关押、起诉、审判决前后一系列非正常情
  • 高智晟说广东当局与民主为敌
  • 最新消息:朱久虎荣归北京,高智晟困坐榆林
  • 访高智晟 谈维权律师朱久虎获释
  • 高智晟 楚望台: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八、九)
  • 高智晟、楚望台公开信最新签名及被关押名单
  • 高智晟:民意不可战胜
  • 高智晟、楚望台公开信最新签名(9月18日)
  • 高智晟 楚望台: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七)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 高智晟--刷新中国律师界的公耻/牟传珩
  • 刘晓波: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 赵达功: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 当高智晟律师像伏尔泰一般家喻户晓的时候/老戚
  •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郭国汀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对营口市地方司法反动势力野蛮迫害郑贻春案的声明/高智晟
  • 高智晟:北京律师协会的个别人——人格太监者
  • 高智晟:如此对待纳税人禽兽不如——关于太石村事件的严正声明
  • 关于冯秉先之子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高智晟
  • 高智晟:新闻从业者应回到人间来
  • 高智晟:有谁战胜过人性
  • 高智晟:杀人的并不止于土地制度
  • 高智晟:欲焚烧党旗也要抓人?
  • 高智晟:不同的地区共同的恶习
  • 高智晟: 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及政府主席公开信
  • 高智晟致山西省委书记 省长的公开信
  •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 高智晟:70年后谁来接管我的房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