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福建戒毒劳教所爱滋犯人骚乱,引发狱内感染、黑箱处理内幕
(博讯2005年11月09日)

(星岛日报报道)上月二十日,福建省强制戒毒 劳动教养管理所(下称戒毒 劳教所)爆发了罕见的集体骚乱事件,大批防暴警察赶至,发射催泪弹、挥舞警棍镇压。事件虽已平息,但经本报记者连日来在福州等地调查发现,骚乱的背後,牵涉到该戒毒劳教所疏於管理,导致至少五十四人感染爱滋,一年多来却采取隐瞒等手法处理。戒毒劳教所为何竟集体感染爱滋?骚乱如何发生?本报将一连两天报道事件来龙去脉。

「里面发生了一些事,有人给打了。」上周五(四日),程森(为保护当事人,文中感染爱滋的戒毒者和家属全部采用化名)的母亲接到一名从戒毒劳教所释放出来的人的电话,一早从福州市乘搭一个多小时巴士,匆匆赶到位於福州市马尾区儒江村的戒毒劳教所,希望见儿子。

由於距离规定每月一次的探视日期还有六天,所方拒绝提前探视。程母眼泛泪光地对本报记者说:「在政府的戒毒劳教所戒毒两年,反倒在面染上爱滋病,还要被殴打虐待,早知道让儿子在外面吸毒吸死算了,起码死得明白。」

共用针筒54 人感染

据家属们透露,从去年中开始,戒毒劳教所出现群体感染爱滋病毒,但当局一直隐瞒事件,不仅没有告知当事人,反而陆续将部分人以「丙肝」等疾病为由提前释放。截至目前,有资料可统计的就至少有五十四人感染爱滋病毒,但相信实际数字远超此数。一年来家属们联合上访,要求当局公开事件详情、负责感染者医疗费用,并赔偿所有损失,但至今无果。

在福清市,本报记者见到了刚刚由该所解除劳教回家的爱滋感染者邹杰。这位目击者回忆起骚乱事件的情景仍心有馀悸。

邹杰说,由於康复中队内环境、食物很差,缺乏医疗条件,加上大家一直不满当局在发生集体感染爱滋病事件一年多来,「没有公开、妥善地处理事情,欠我们一个公道」,上月八日开始,戒毒劳教所所内十八名爱滋感染者联名要求面见专责调查事件的福建劳教局纪委书记黄世庚。「副所长刘登铭当时回覆说,黄世庚要两天後才能下来,但此後一直没有回音。」

昏倒送院被 拒门外

十九日晚上,一名爱滋犯人突然在宿舍内晕倒,医护人员半个小时後到场,将之送往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後转送福建省建新医院(福建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医院拒绝收治,所的干部就将他送了回来。」邹杰说,当天晚上大家非常激愤,有人因绝望割脉自杀,被劳教所人员发现抢救。有人扬言黄世庚再不来就继续有割脉自杀事件发生。

戒毒劳教所管理人员见状,忙好言稳定众人情绪。二十日凌晨五时,副所长刘登铭表示黄世庚答应当天早上十时过来。

当天早上九时许,戒毒劳教所突然发难,调动逾百名管理人员到场,当中包括二十馀名头戴防毒面具,手持警棍、电棍的全副武装的防暴队。邹杰说,「当时我和另外一人因为即将解除劳教,住在康复中队二楼,其馀十六人都在三楼。」二人首先被赶出宿舍。

多人被打至头破血流

随後,防暴队员上三楼,首先向各个宿舍内发射催泪弹,分别进房间,关闭宿舍门,手持警棍、电击棒痛殴惊醒的爱滋感染者们。邹杰说,当时看到很多人被打至头破血流,他们本已瘦弱,根本无法反抗。被打期间,犯人林伟兴掏出刀片连割自己手腕五刀,以示抗议,送院时已奄奄一息。

管理人员再将所有爱滋犯人扣上手铐,驱赶到楼下操场,命令他们全部蹲在地上不动,不给饮食,直到当天傍晚五时。

戒毒所称胡说八道

「当天太阳挺猛的。」邹杰回忆说,之後直到他解除劳教,所有爱滋犯人仍然被分开关在伸手不见五指、仅一张单人大小的禁闭室。

戒毒劳教所副所长刘登铭本月七日接受本报查询时却表示,「胡说八道,不可能的事。」他表示不会暴力对待犯人,但拒绝进一步解释事件,「不想回答你的问题。」要求本报记者循官方「正规渠道」申请采访。


中央震惊 四主管免职

毒品流入戒毒劳教所、戒毒者大肆吸毒,并导致出现集体感染爱滋的丑闻,震惊中央,司法部高层批示严查严办。据消息透露,事後戒毒劳教系统几乎全部易人,当局并拨出专款,用於安置在戒毒劳教所内染病的戒毒者,但强调「家丑不可外扬」,饬令内地媒体不报道。

消息透露,今年三月新华社记者至少就事件发了两条「内参」(内部参考资料供中央官员阅读)。司法部高层直接批示,要严查事件、惩罚责任人、缩小事件对社会的影响。

三月份以来,福建专门由省劳教局纪委书记黄世庚担任调查组组长,负责调查及处理事件。虽然目前有关调查结果仍未公布,但据内部消息指出,福建当局已经免去省劳教局局长林学慈、副局长洪永开以及省戒毒劳教所所长俞宏秋、一名江副所长的职务,认为四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此外,戒毒劳教所还开除了五名涉嫌为戒毒者带毒的工作人员。有戒毒者表示,省劳教局一名副局长的韩姓妻弟原本是劳教所聘用的技术人员,因「身分特殊」,在劳教所内进出自如,经常为戒毒者带毒品赚钱。事发後韩已被开除。


官令「 家丑不可外扬」

不过,当局仍抱「家丑不可外扬」的态度。福建省高层在事件发生之初,要求务必「省内解决」。但家属团结起来,通过互联网发布消息,引起媒体关注。

广州《南方都市报》、新华社以及上海一间电视台和北京一间周刊,年初涌至福州采访。但除了《南方都市报》「成功」推出长篇报道,其他媒体则白忙一场。其中上海电视台采访组在即将完成采访工作之际,突然接到上司电话,说中央宣传部已下令「此事不报道」,全体人员失望撤退。



知法犯法 送红包获带毒品

位於福州马尾区儒江村内的戒毒劳教所,高墙阻碍了外面的视,门口警非常警惕,劳教所内,有工人正为收治解除劳教的爱滋病戒毒者的「康复中心」加装铁栏。就是这个外观平常的劳教所,却成为戒毒者的「吸毒天堂」,并因而爆发了集体感染爱滋事件。

去年六月上旬,福建省劳教局要求本省的戒毒劳教所开展一次验血体检。戒毒劳教所从一千多人中抽出二十多名看上去「可能身体有问题」的犯人查验。事後实有六人感染了爱滋病毒,但化验结果没有公开。

由於抽检发现事态严重,戒毒劳教所向省司法厅汇报,当局要求全面检查。三个月後,省疾控中心派出大批医生到戒毒劳教所,查验一千多名戒毒者。这一次,有八十多人需要复检。但官方依然无公布染病人数。

官方迄今无任何说法

当时福建省司法厅内有一份疾控中心提供的内部文件,显示该戒毒劳教所内至少有四十三名戒毒者被发现是爱滋病毒携带者。

有戒毒者表示,在此之前,戒毒劳教所内就有多名戒毒者发现自己身体出现异象,如低烧不退、身体出现淋巴结。出事初期,戒毒劳教所拒绝向感染者透露任何情况,甚至到现在,亦无任何公开说法。

在感染途径上,戒毒劳教所认为是一部分戒毒者在所内共用针筒偷吸毒品所致。至於毒品如何流入戒备森严的监狱系统,戒毒劳教所也不排除可能有工作人员在「不知情」下帮戒毒者传递物品,导致毒品流入。据悉去年就抓获了五名偷运毒品的工厂技术指导员,已全部移送公安机关。

劳教所表示,毒品流入的方法千奇百怪,戒毒者和外间的共犯联好,或隐密收在生活用品内带入,或直接从围墙外投入,甚至将少量毒品黏在邮票上邮寄进入。劳教所承认管理上有漏洞,出事後已经加强管理。

不过,有戒毒者却为本报提供了一个「夹带违禁品价目表」。戒毒劳教所管理人员帮戒毒者带一个针筒入内,要收两包红色包装的「七匹狼」香烟;带附有毒品的生活用品,则最少要五包。(七匹狼香烟每包市价十二元左右)此外,还要在家属汇款上让管理人员抽取两成金。

至少百人染绝症

在愤怒的家属看来,不论毒品如何流入、戒毒者是否偷吸毒品导致感染爱滋病,亲人在戒毒所内得到毒品、有机会吸毒、染上爱滋病,就是管理方的失误。

今年三月、九月,戒毒劳教所又普检,知情人士透露,三月份共验出十一个感染爱滋病毒的戒毒者,九月份的结果则暂时未知。

而来自民间的数据,从该劳教所「产生」出来的爱滋感染者,至少八十人,甚至一百多。
(Modified on 2005/11/0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劳教戒毒
  • 何谓家庭戒毒
  • 百万富翁一口吸成穷光蛋 多次戒毒后第三次创业
  • 太原戒毒所戒毒人员被打死 公安旁观
  • 戒毒所艾滋病防治陷入困局(图)
  • 吸食新型毒品的人增多 将增美沙酮戒毒点
  • 卫生部:从未拟订“开颅戒毒”解禁时间表
  • 卫生部秘密召开研讨会 开颅戒毒手术有望解禁(图)
  • 戒毒所内集体吸毒 至少43人染上艾滋
  • 10人开颅后性格异常 开颅手术作用不及戒毒所? (图)
  • 黄埔长洲戒毒所强迫戒毒女卖淫内幕
  • 四川一戒毒医院4年内疯狂贩毒(图)
  • 农民被强制戒毒 家人称公安局为完成任务乱抓人
  • 令人发指:广州戒毒所切除人脑残暴之极
  • 陕西医院推出脑手术戒毒法
  • 震惊世人的广州长洲戒毒所案疑窦丛丛(案情严重远超孙志刚事件)
  • 贩卖戒毒女的广东长洲戒毒所原所长被判2年
  • 广州长洲戒毒所卖戒毒女给妓院卖淫(续)
  • 余國超:成功戒毒人士心路歷程的再思
  • 对《令人发指:广州戒毒所切除人脑残暴之极》一文的的质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