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中石油辽河局实业集团公司企业职工数千人集体上访维权
(博讯2005年10月29日)
    (博讯编者按:透过中国官方处理辽河石油局集体企业职工数千人集会抗议这一件事,明显暴露出中国现行领导层极其脆弱的一面,自身腐败使之心虚,做贼心虚使之脆弱。从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看,刚刚出现上访群众的时候,官方首先表现出不知所措的样子,匆匆让信访部门出来应付,领导决不会出面接待,而是躲在背后指点对策,用电视、公告、下发通知、恐吓信等多种形式阻止上访。当上访群众迟迟见不到答复时,情绪必然激动,于是,中共领导们先把“干扰正常办公”、“扰乱社会秩序”、“企图制造社会混乱”等惯用词强行套在上访群众身上,而后以维护社会稳定为借口在暗中调集大量警察进行控制与威吓,若是矛盾激化了,上访群众和警察之间发生了冲突,他们便以“妨碍执行公务”、“干预公安执法”等罪名进行大肆抓捕、镇压。)

    在中国石油行业具有“油老三”头衔的辽河石油局,在转换经营机制过程中出现了许多非正常现象,靠“油”生存的集体企业纷纷倒闭,一些集体企业的经营者打着改革的幌子,大胆地侵吞原来余留下来的巨额资金或资产,甚至连集体职工的养老保险金都不放过。经查证核实,辽河石油集团某实业公司先后分五次私自提取集体职工的养老保险金达五百多万元人民币,还多年冒名领取部分职工的养老保险金,彻底截断了集体退休工人的生活后路。这些“油大嫂”出身的集体职工,为了讨还自己的养老保命钱,维护公民所拥有的合法权利,大胆走出家门,一起聚集在公司办公楼前进行上访,高呼:“打倒贪官,还我保险!”

     这个集团实业公司一个下属的二级单位,群众上访从今年9月11日开始直到10月底还没有结束。在整个上访过程中,集团实业公司的上级领导先是采取了非常蛮横的态度,把集体职工的合理上访说成是“闹事”,使矛盾进一步激化。9月26日,实业公司集体职工800多人围堵在办公大楼门前,要求公司侵吞养老保险金的当事人出面澄清事实真相,但当事人就是藏在办公楼里不肯出来。上访工人们在外面高喊口号,唱《国际歌》,又试图打开“还我保险钱”的横幅,马上被便衣警察抢了下来。抗议活动一直坚持到半夜,为找出当事人的藏身地点,一些上访工人专门做了守夜,结果当事人于凌晨三点被逮了个正着。 (博讯 boxun.com)
    次日,集团实业公司的上级领导层不知为什么开始软化了,其实是缓兵之计,他们说:“你们说的都是事实,我们一概承认,怎么解决还得开会讨论研究研究。”不过,上访工人们没有立即散去,他们期待着能够给予满意的答复。可是,等来等去的结果却是全盘的否认,说他们原来的那笔钱不是什么养老保险金而是集资款,挪用养老保险金的说法完全是谣言。之后,集团实业公司的上级部门分头给各单位打电话,勒令有关上访人员的家属及子女不要上班了,从此停发工资。上访人员的家属及子女第二天真的被停工了。据说,上访工人们被迫拨通了国务院信访办的电话,国务院信访办工作人员可能认为违反了“劳动法”,于是打电话给辽河石油局,辽河石油局下令当事部门立即恢复被停工者的劳动权利。

    十月一日,这个油矿区的两家领导经过开会研究,以矿区管理委员会的名义给油矿区职工家属写了恐吓性质的“一封信”,企图用威胁的手段阻止集体上访群众再次集会,说集体职工上访已经触犯了法律,严重干扰了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破坏了社会和谐稳定。在漏洞百出的“一封信”中,官方根本没有提到保险金被无端挥霍的事情,并谎称集体职工的养老保险是工人们自愿放弃的,还说挪用养老保险金是当时的一项政策性改制措施,已成了无法解决的历史问题,而最后又说上访群众所提的要求是“虚无飘渺”的事情,岂不是前后矛盾?既然承认有“历史问题”,怎么又说成是“虚无飘渺”呢?显然是想掩盖事实真相。但是,集体职工上访工人们没有被“一封信”吓倒,十月八日又出现在了办公大楼门前,准备筹集资金到北京上访,同时表示扩大举报油矿区两家领导在人事安排、开发项目、矿建、油建、征地、购货等一系列的严重腐败问题。为了防止局势进一步扩大,辽河局和油矿区的两家领导急忙开会研究对策,对每户上访工人派四个警察监视居住,勒令上访工人的子女家属不得走出家门,并安排各单位领导分别对本单位有上访职工的嫌疑人采用谈话、电话、跟踪等形式限制人身自由,同时又放风说给予解决养老保险的问题,以便稳住上访群众的进一步行动。十月十日,上访工人们在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的情况下,只好雇佣三辆大客车前往辽河局信访办进行上访。

    近几年来,一批批上访的人群聚集在辽河石油局信访办、局机关、石化总厂和油田总站等公共场所几乎是常年不断。其中,上访人员曾有几次中午追领导到辽河宾馆,把领导们定的酒席吃得一干二净,这一举动已经作为佳话在辽河局上下广为流传。但是,这个家大业大的石油企业早已烂透了的特大型腐败集团,一有上访的事件发生了,就犹如惊弓之鸟,他们对上访群众既恨又怕,对一批批的上访群体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总是采取诓骗、拖延的战术,原因是每个上访事件发生的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腐败案件,处理了肯定会牵出一大串腐败领导,那岂不影响了“稳定大局”。所以,中石油的大量腐败案件都不能处理,一旦处理了,不但影响“经济稳定”这个大局,关键是波及到“政治稳定”这个大局。这样捂着盖着,腐败的案件肯定会不断上升,上访事件肯定会持续不断,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访规模将越来越大。

    辽河石油局的一份上报材料却这样写道:“针对矿区内出现的不稳定因素,特别是群体聚集、越级上访问题,局党政班子多次召开会议研究,认真开展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耐心细致地做好思想教育和政策解释,采取措施依法规范上访行为。在政策允许和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真心实意地为职工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如争取上级支持,为内部退养职工解决按档案工资缴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问题;协调盘锦市兴隆台区政府成立广济劳务开发中心,帮助部分待业子女实现社会化、市场化就业;多方筹措资金,加固维修85-1型职工住宅楼;坚持党员领导干部带头,动员职工群众捐款捐物,开展'扶贫济困送温暖'活动等,有力地促进了油田矿区各职工队伍的稳定。”

    显然,中石油辽河石油局与中共中央电视台一样,岂不是都在自我吹嘘?

    公元2005年10月29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05/10/2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人士施晓渝被重庆公安拘捕
  • 杭州企业退休人员游行维权
  • 今朝人物谁风流,试看中国大西南(闻重特钢维权抗争有感)
  • 太石村事件维权人士吕邦列遭殴打后在家养伤(图)
  • 据报维权人士吕邦列已回到湖北家乡(图)
  • 农民维权人士郭飞熊"被正式逮捕",人大代表可能被打死
  •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斗争侧记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中国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遭到殴打(图)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5-10-05)
  • 重特钢工人维权斗争的开销不得了
  • 自由亚洲电台:番禺公安局正式逮捕维权人士郭飞雄
  • 广东太石村农民维权活动家狱中绝食20天(图)
  • 被押维权人士郭飞雄绝食超20天
  • 重庆特钢工人决心持续维权
  • 范亚峰等就太石村维权事件的公民呼吁书(最新签名)
  • 范亚峰等就太石村维权事件的公民呼吁书
  • 重庆特钢工人又酝酿维权
  • 帮助广东村民维权人士证实被拘留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八)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七)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六)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五)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四)
  • 程云惠: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三)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二)公报私仇/程云惠
  • 民间维权人物传/刘飞跃
  • 撰文关注重庆特钢维权受传唤:公民行为岂允干扰?/火戈
  • 田晓明:为了减少损失维权人士可以购买商业保险
  • 田晓明:制度不革新村民难维权
  • 动用黑道镇压维权,温家宝被挟持?/林保华
  • 林保华:动用黑道镇压维权,温家宝被挟持?
  • 冯秉先-陕北石油案维权代表的领袖人物/曲建平
  • 民间维权已经越来越具有整体性要求
  • 杨天水:郭起真艰难维权路
  • 胡平: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车宏年:农民维权是中国国情的重大转变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