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真话与幻想:建一座“民工博物馆”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10月26日)
    
    
     作者:云淡水暖 (博讯 boxun.com)

    2005/10/25
    
    
    这几天主流媒体上最热门的词语中,“博物馆”算是其中之一,盖因为一位令人尊敬的老人曾经提议过要建一座“反思”型的“博物馆”,一时间群儒纷起,热议不绝于耳,似乎巴不得一夜之间一个代表“世纪良知”、“人类理性”的“博物馆”就拔地而起。“博物馆”者,纪念之地也,承接历史,昭示后人。当初未能够“及时”建那“反思”型“博物馆”,多少贤达文士痛心不已,此次又一次真情流露。
    
    看今日之中国,高厦林立,通衢如网,GDP高挂,富豪傲首, “Made In China”遍及四海,盖借数十年艰苦积累,再加改革之机遇。“万丈高楼平地起”,一砖一石皆费力。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劳动创造世界,人民创造历史。所以,在中国日益富强的历程中,一个极为庞大的群体,却是绝对不可以忘却的,20多年过去了,他们的贡献、他们的汗水、他们的血泪,足以昭示于日月。那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中的既特殊又极普通的、甚至在“主流”们眼里不无悲悯与低微含义的一个名词“民工”。
    
    “民工”是历史的,他们已经走过近四分之一世纪,他们最初的一群已经在老去,“民工”是现实的,在如今的中国,每一个需要付出汗水乃至血肉的社会部件上,已经无法离开他们的劳作,“民工”是延续的,起码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和谐社会”、“共同富裕”的历程中,他们的存在毋庸置疑。对于一个据称已经达到近亿人、牵涉的家庭遍及全国每一个角落的群体的历史沿革、生存现状、付出与贡献,已经和正在并继续在中国崛起的历史长卷上不断地书写着。草民鉴于此,不禁生出一个幻想,何不如上承历史,下接未来,建一个大大的“博物馆”,把“民工”这个事物的方方面面真实地放在里面,在中国“共同富裕”了的后代们面前,这也许也是一种“真话”,也莫不是闪耀着“社会良知”、“人类理性”的光辉的。
    
    草民幻想中的“民工博物馆”起码应该有如下几个部分,希望可以抛砖引玉:
    
    第一、巨大贡献馆:
    
    此馆将描述在20几年来所建设的高楼大厦、豪宅别墅、穿山铁轨、高速公路、天堑大桥、通信网络等等基础建设中,民工所从事的最基本、最艰苦,最危险、最脏污的工种,以及在各级承包商、包工头的层层盘剥底下,拿着最微薄的报酬,所作出的最庞大的工作量。
    
    此馆还不能够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民工对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这种贡献不仅惠及中国制造业、纺织业等出口贸易各环节的大小老板、海关税收,还惠及了发达国家的普通消费者。据10月23日的《21世纪经济报道》说,中国出口到欧美的毛衫,去年出口的平均价格为7美元多点,今年已下降到3美元,最低的已卖到了0.8美金。就是说,欧美消费者拿着比中国民工高多少倍的收入,却穿着他们生产的低至0.8美元也即6元四角人民币一件的毛衫。
    
    此馆最瞩目的应该是放入一架大型波音客机的模型甚至实物,然后旁边摆放一亿条由民工们每天劳作12小时以上制作出来的牛仔裤。
    
    第二、手指手臂馆:
    
    手指手臂是民工们吃饭的本钱,又同时是资本家、血汗工厂野蛮积累的见证,据《广州日报》2005年4月报道,珠三角企业现在每年发生断指事故个案至少有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只。有报告显示,从1994年到2001年,深圳每年工伤致残的劳工人数不下1万人…。另据中央电视台2004年报道,浙江永康被称为“中国五金之乡”。一万多家五金企业,20多万五金从业人员,2003年一年仅永康三家私人诊所和邻县两家私人医院收治的手外伤病人,就已经超过了一千人。这还不包括其它私人医院和公有医院的病例,虽然当地官员面对记者只肯承认200到300例。
    
    虽然没有权威部门出来做一个总的统计,但是,珠三角每年至少3万宗,长三角呢?其它的“角”呢,每年近十万支手指或手臂被机器血淋淋地斩断,10年有多少?20年有多少?收集其中百分之一二的图片、文字描述、甚至标本,可蔚为大观,还有背后的维权索赔之艰难时世,不可谓不内容翔实丰富。
    
    第三、“包身工”馆:
    
    自从夏衍“包身工”一文从中小学课本中删去之后,现在的孩子们已经不知道这个事物,如同深埋在地下的“文物”了,但现实却一再地“惊现”了出来,以下仅仅是一些关于“包身工”的报道标题,何等的醒目:
    
    4名矿工被骗身陷魔窟 惨遭剁指烙脸非人虐待(《民主与法制时报》2004年8月17日); 民工遭非人待遇 每天劳动19小时监工带电警棍(《四川日报》2004年4月19日); 揭昆明黑心砖厂:老板暴力奴役 工人像畜牲(《生活新报》)四川民工举报当代包身工 记者展开调查时失踪(《新京报》2005年7月5日)
    
    那些沾满血泪的剁手指的刀、烙脸的铁、打人的警棍就是最有力的“展品”…。
    
    
    第四、童工馆:
    
    童工,对于新中国50多年的过程来说,本也应该是一个“文物级”的事物了,但是,现实也一再将这“文物”再现在人们眼前:
    
    暗访童工:日夜颠倒中劳作 经常挨饿疾病缠身(《南方都市报》);
    如此野蛮:助童工离厂 16岁员工下跪挨打(《广州日报》)
    ……
    
    童工们一日三餐的菜谱“ 白粥、白饭、榨菜、青菜,这是孩子们三餐的全部”,孩子们的 “娱乐”节目“音乐是孩子们夜半驱赶‘瞌睡虫’的有效武器。晚8点上班到次日早11点下班,货多的时候,工作时间还会延长。凌晨1点左右,孩子们困了,就会打开音响听歌,大家也会摇头晃脑地跟着唱起来,一般都唱得跑调。”,使用的的那音响;“由于眼睛总是离不开针与珠孔,孩子们都长着“熊猫眼”。眼睛睁不开,痛,怕光刺痛眼睛。厂里有个小药袋,没有眼药水,只有安乃近,止痛的。长时间日夜颠倒的工作,很多孩子都会有头痛的症状。”,那小药袋,安乃近药片,均可以入展…。
    
    第六、讨薪馆:
    
    讨薪是中国民工的一大特色,可入展的内容有如:
    
    民工讨薪被砍掉鼻子 曾让民警协助讨薪(《京华时报》2005年4月21日)
    河南讨薪民工遭歹徒连续袭击 7人被送医院急救(《中国青年报》2005年1月28日) 民工讨薪遭雇佣方打手暴打 三人被打断手脚(《京华时报》2005年1月26日)
    
    兄弟俩沈阳讨工钱被打残 饥吞草根无钱回家(《华商网-华商晨报》2004年11月1日) 民工再遭厄运 80壮汉铁棍打翻30多讨薪人(《北京晚报》2004年10月25日)……
    
    第N、收获馆:
    
    此馆应大力弘扬靠辛勤打工供养了家庭父老,上学子女,每年为民工输出地带来若干亿进帐的事迹。特别要宣扬靠诚实劳动,诚实积累由民工升级为巨富的典型。 ……
    
    时间与篇幅关系,草民不再平静地列举下去,故难免挂一漏万,但是,草民觉得,无论是“补课”还是“不可避免的阵痛”,民工现象的历史沿革、现实存在、将来的传承,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真话”,对于眼前的“真话”,视而不见是一种不负责任,只有正视这些“吃的是草,流的是奶甚至是血”的劳苦大众,正视并记住中国现代化道路上的“阵痛”、扭曲乃至血泪的存在,方不愧称为“世纪良知”、“人类理性”,真话与幻想,能否建一座“民工博物馆”呢。
    
    来源:华岳论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46名重庆民工讨薪遭围欧 两人死亡
  • 农民工投诉福州媒体记者造假
  • 县领导获200万大奖,民工工资被拖十几年仍无处讨
  • 魏巍:也谈农民工问题(图)(图)
  • 职业病让农民工“命丧打工路”
  • 哈尔滨两名农民工讨薪不成自焚 1人死1人重伤
  • 民工讨薪未果 一怒砍掉老板夫妻四肢
  • 哈尔滨民工讨薪不成 与工头同归于尽自焚
  • 河南民工堵国道 要政府帮忙讨工钱(图)
  • 湖北民工讨薪遭袭 一死五重伤
  • 高尚的死囚:死囚最后愿望-关注农民工
  • 民工追讨欠薪杀人引起共鸣:工人不满遭乏视
  • 民工重伤 救护车半路将其抛弃死亡(图)
  • 民工打工的代价:四万根断落的手指(图)
  • 专家:七项措施破解农民工就业症结
  • 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图)
  • 从农民工讨薪看我国的法治
  • 西安农民工因讨要拖欠工资遭殴打
  • 西安:民工“讨薪会”后即遭30多人毒打伤6人(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真话与幻想:建一座“民工博物馆”/云淡水暖
  • 民工呼声:打工吟
  • “民工之歌”是奴隶主的赞歌/老戚
  • 不喊农民工“棒棒”喊啥?
  • 来自中国最底层的声音 民工打工的心酸之路
  • 重庆市长农民工的“征名启事”让人心酸/赵磊
  • 民工讨薪受辱杀人 该判死刑吗?(图)
  • 棒棒歧视:“农民工”仅有改名是不够的/徐晓
  • 林泉: 谁来保障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权?---王斌余一案有感
  • 王斌余案关键词:民工、民意、死刑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受伤害的为何总是“农民工” (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农民工杀人为何如此多人同情?
  • 呼吁社会公正,为民工王斌余减刑/姚笠
  • 被抛弃的大龄民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