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 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六)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10月22日)
    
    
     (博讯 boxun.com)

    
    

之六:番禺政府的说辞与村民学者的回应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 再访太石村民*
    
    
     10月5日,广东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南方网记者问。
     其中谈到,村民参与罢免村委会主任,是因为听信了谣言,以为罢免成功后,每人可以得到三万元的报酬。
     还说,区政府派出了工作组,对该村的财务进行审计,就村民对村干部提出的问题进行专项调查,并分别于9月20日向太石村党员、村民小组组长和村民代表,9月21日向五百多名户代表,公布了审计和调查结果:没有发现任何个人损害集体、牟取私利的情况和证据。
     发言人的谈话否认在8月16日和9月12日发生过暴力事件,否认吕邦列先生曾经在太石村遭到过殴打。
    
     就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的谈话,北京时间10月20日晚我再次采访太石村村民:
    
    与村民对话一:
    
     问:您好!请问这里是太石村吗?
     答:是啊,你是谁呀?
    
     主持人:我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村民被捕没有释放的还有几个人啊?
     答:有六个人。
    
     问:几个男的,几个女的?
     答:五个男的,一个女的。
    
    与村民对话二:
    
     村民:喂!
     主持人:您好!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
    
     村民:叫什麽名字啊?
     主持人:我的名字叫张敏。能请问现在还有几位村民在监狱里吗?
     答:还有六个。
    
     问:叫什麽名字?
     答:梁树声、冯秋盛、冯伟南、冯会标、陈云强(音)。
     问:女的叫什麽名字?
     答:郭基好。
    
     问:他们几个是为什么被抓进去的呢?
     答:是有的在村部,有的在镇政府那边。
    
     问:区政府现在的态度你们知道不知道?
     答:我不知道。
    
     问:您是不是曾经签过名同意罢免的呢?
     答:我啊,有。
    
     问:是不是当时有人告诉你们说,如果参加可以得三万块钱的报酬?有没有这回事情?
     答:没有,没有。
    
     问:那您是为什么参加的呢?
     答:因为他对我们村民的态度不好,对帐目不清楚。
    
     问:您现在的看法有没有改变?
     答:没有。
    
     问:那您后来有没有退出这个罢免动议?
     答:他们找人来,一个一个的叫我们签名不要罢他。
    
     问:后来那个不要罢免的您签了没有?
     答:有。
     问:也签了?
     答:啊。
    
     问:那为什么您也签了呢?
     答:他说“你罢免他,没有什麽用”。然后有几个人过来,找我谈心,他说,他们在村里工作的人都没有什麽对我们村民不住的那个事。
    
     问:一个一个的谈,让你们退出罢免动议,那麽您后来就决定退出了,还有什麽别的原因吗?
     答:因为我的叔叔在那边给他们关住了。
    
     问:所以当时您就签了?
     答:啊。现在(叔叔)出来了。当时我签的时候没有出来。
    
     问:签了以后多长时间出来的?
     答:有十多天。
    
     问:有没有人经过劝说以后,后来的这一份(退出罢免动议)仍然没有签的?
     答:有,有。
     问:有多少人?
     答:有一百八十八人没有签。
    
     问:从您心里来说,是不是真的想取消这个罢免呢?
     答:我当然不同意啦。
    
     问:那他们没有签的和签了以后所受到的待遇一样不一样?
     答:它已经够那个百分之五十一了嘛。有三百多人签了不要罢免他的名字了嘛。
    
     问:您现在知道不知道,在9月20日和21日,有关部门公布了审计和调查的结果,说村主任他们经济上没有什麽问题,向你们公布了调查的结果,这个事情你们知道吗?
     答:我知道。我没有参加那个会。
    
     问:听到这个消息,您怎麽想?
     答:我当然不相信这个说法了,我总不相信,这样作法还没有问题。
    
     问:那你们听说梁树声他竞选的时候说,如果他当选,给每位村民分一万块钱和一块宅基地,有这样的事情吗?
     答:没有,没有。
    
     问:8月16日和9月12日您在场吗?
     答:8月16日有,在场。
    
     问:当时是什麽情况呢?
     答:当时派出所有几十个人开车上来,把冯伟南抓去,有很多人在村里边,我们就上去拦住他们的车问他,为什么要抓人,他们没有什麽说法,就在汽车上关上车门。
    
     问:在那次有没有人被打,有没有人受伤,有没有暴力行为,在全过程里?
     答:8月16日有人受伤了。
    
     问:您看到了吗?
     答:看到了一个。
    
     问:9月12日呢?
     答:9月12日我不在场。我在家里看到,有很多防暴警。。。人过来嘛。
    
     问:有没有高压水龙,被冲的?
     答:有。
    
     问:现在,当初签名同意罢免现任村主任的这些村民们,互相之间还谈这件事情吗?
     答:有啊,有人谈。
    
     问:大家怎麽说呢?
     答:我现在想都没有办法了,这样搞。
    
     问:还有没有人向您一样,虽然心里想法没有变,也想罢免他,但是已经签了这个不同意罢免的。。。
     答:肯定跟我一样的多点啊,有很多人都给他强逼签下来的嘛。
    
     问:现在在太石村还有没有那些穿迷彩服的人走来走去?
     答:有在路口的保安看住。
    
     问:手里有没有拿什麽东西?
     答:刚开始几天,拿棍,拿水桶,脏的水,看住那个路口,大概十多天。这几天没有了。
    
     问:这几天太石村还有人看着吗?
     答:有人看,就没有拿这个东西。
    
     问:那他们看守的是什麽样的人呢?
     答:戴了一个 臂章,还有穿民兵的衣服。
    
     问:有多少人?
     答:一个路口都有三、四个了。
    
     问:对村里罢免整个这个过程,您现在是什麽心情?
     答:什麽心情啊,他们镇政府把我们村民镇压下来了,没有什麽人敢走出来(搞)了
    
     主持人:我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讲出来您的姓名?
     答:不说不行啊?不说就好一点了吧。
     主持人:那好。
     村民:因为电话给人家监控。
    
    
    与村民对话三:
    
     问:请问这里是太石村吗?
     答:啊。
    
     主持人: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
    
     (电话挂掉)
    
    
    与村民对话四:
    
     主持人:喂,您好!请问这里是太石村吗?
     村民:是啊。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能不能请问现在太石村情况怎么样?还有没有人守卫着啊?
     答:有啊。
    
     问:有多少人守卫着?
     答:不知道啊,我不知道。
    
     问:请问您有没有参与罢免动议?
     答:没有。
    
     问:村里发生的事情您知道吗?
     答:不知道。
    
    
    与村民对话五:
    
     问:请问这里是太石村吗?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能不能请问您,现在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对太石村发生事情的看法您看到了没有?
     答:看不到。。。还。。。
    
    问:看不到啊。您有没有参加关于罢免动议的签署联名?
    答:不准参加了。他们坐镇了嘛,什麽都没有权利了。
    
    问:什麽都没有权利了。
    答:不用说了,现在我同你通话都监控了嘛。全部现在电话都监。。。
    
    问:取消罢免动议您参加了吗?
    答:他们强来嘛!
    
    问:您在他们强来的情况下,您就签署了后来的取消罢免动议是吗?
    答:全部人都不赞成。多少票都不知道。
    
     问:在8月16日和9月12日,什麽暴力都没有发生,是这样吗?
     答:很多。但是我不想同你说。因为他监控我电话我不能说。因为我现在同你说,明天就抓去坐牢了,怎麽同你说呢?是不是啊?你明白了吗?
     主持人:我明白了。再见!
    
    
    
    * 吕邦列回应 *
    
     9月16日曾经在太石村遭到拘押,10月8日又在太石村被殴打的湖北枝江市人大代表吕邦列先生,在湖北再次接受我的采访,他就广州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的谈话表示:
    
     吕邦列:“我们现在到时候还要和律师沟通,如果可行的话我们肯定要起诉他番禺区政府的发言人和番禺区政府,我们现在还要起诉番禺区的公安局。9月16日那次他们非法拘禁我,这个事是比较好确定的,也是事实存在的。可能要首先起诉番禺区公安局非法拘留我的这个事情。按照各级人大代表的话就是说,如果是在外面有什麽事情发生,公安人员、公安局要限制他的人身自由的时候,就说他犯了罪也好,你首先要跟他当地的人大常委会取得联系,报告、要他那边批准,才能抓人。”
    
     问:番禺区政府发言人说,您并没有被殴打,只是可能是在强行闯入时与村民发生推搡,手部有轻微抓伤。。。
     事实是,当时我因为在到太石村那里去的时候被他们抓着头发揪出来殴打,当时就昏迷了,最后到第二天八、九、十点钟才醒过来。这次殴打完全是事实存在的,有很多人可以看到了。
     番禺区政府不承认打我这个事,他完全不顾事实的存在,他颠倒黑白。我们要找到这样的证据,条件成熟我们要起诉番禺区政府和番禺区政府的发言人。
    
     吕邦列先生谈到10月8日在太石村被殴打,讲了他被打昏迷,清醒后的这样一个细节:“我醒过来的时候,衣服都已经给我换掉了,(换衣服)那个时候我就不知道了。”
    
     问:那您穿的是谁的衣服?
     答:穿的是。。。他们就说,听说是,送我的番禺区人大常委会的给我买的两件衣服。给我买的一件衬衫、一条裤子嘛。(昏迷后)他们泼水的时候,我惊醒了一下嘛,我知道我身上被泼水了嘛。醒过来的时候,(身上是)他们给我买的一套衣服换的。
    
     问:那您自己原来的一套衣服在什麽地方?
     答:我的衣服他们后来给我了,但是衣服上有很不好闻的气味,我当时回去,把我送到家。刚到我小姐姐家的时候,我就把它闷到水里,不好闻,我就马上把它闷到水里就马上洗了。
    
     主持人:如果您仅仅是在和村民推搡的过程中,手被轻微抓伤,为什么要给您买一身衣服来换呢?
     吕邦列:我们搞法医鉴定的时候,法医鉴定书上写的是两个胳膊上有伤,没有写手上抓伤啊。那个法医鉴定我在旁边看的嘛!
     我的手没有抓伤,那个抓伤是9月16日的抓伤。(10月8日)就是两个胳膊拐这里,再就是头。法医鉴定的时候,头伤不是很明显的。当时法医他就不认定。我手上没有伤,他给我说(成)是手上抓伤,那就是想逃避一种责任,说谎嘛。
    
     主持人:他在这里边说“估计是吕强行闯入与村民发生推搡时所致”。。。
     吕邦列:我怎麽“强行闯入”,到哪里去呢?当时我们在车上啊,我们没有下车啊,是他把我从车厢里面抓头发抓出来的。
    
     问:当时是几个人把您抓出来?
     答:当时在车门的时候就有五、六个。后来我就不清楚了,因为当时周围很多人嘛,几十人,他们把我们的车团团的围住。当时不到一分钟,受到重击的时候很快就昏迷过去了。
    
     问:您现在伤情怎么样?
     答:我两个胳膊上都还看得到伤,受伤的话,就是以前抓伤的,那就是一个疤瘌,不是近一段时间的嘛。现在完全能辨别得过来,我手上的伤痕还看得到。我10月8日的伤痕现在还有疤,还看得到。现在头昏、头胀,另外呕吐非常的厉害,现在还是每天大概呕吐一、两次,今后到底是会不会出现什麽问题的话,那就是让时间去作证了。
    
     问:您现在在人身安全和自由方面情况怎么样?
     答:有时候还是有跟踪我们的嘛。
    
     近来常常与吕邦列先生同行的原湖北省潜江市人大代表、现在从事教育工作的姚立法先生说:
    
     “吕邦列10月8日被打得昏死之后(醒来)与外界的第一个电话就是给我的,就是10月10日下午五点钟。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就见面。他的身上有伤,看得见。他到潜江之后,前三天,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要见他,结果,潜江的国安、公安,好几辆摩托跟踪我们,在各旅社里拿着照片去查找。
     吕邦列被打事件说明一个问题,他是一个在职的市人大代表。作为一位农民,一位在职的人大代表,用行动来关注,来帮助农民,行使罢免权,这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其结果呢,他的生命都没有保证。这就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我和吕邦列先生曾经有同样的身份,也有同样的遭遇。”
    
     就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的谈话,吕邦列说他还想说的话是:
    
     吕邦列:“我想说的话就是,番禺区人民政府如果是真正的想为农民说话的话,就是要实事求是的去说话。不要再欺骗老百姓,对老百姓依法的活动要予以支持,像这样的话,一个采取蒙蔽、封锁、作假的姿态的话,对他们也是不好的。
    
     我想对公众说的就是希望大家都关注这个太石村,大家都来参与推动我们中国基层民主的发展。
    
     跟你说了这麽长时间,我的头都有点昏了。现在,表达方面,头部思维都有点跟不上了。”
    
    
    
    
    * 几位学者回应 *
    
     一直关注太石村事件,详细记录事件进程的、在北京的法学学者俞梅荪先生说:
    
     俞梅荪:“番禺区政府通过司法和舆论两大工具,可以为所欲为的牢牢控制局势,可以永远把自己说成是正确的、依法的、文明的,所辖的公民永远是愚昧的野蛮的,被少数极个别的人挑唆的和群众聚众闹事的,我觉得他们是口若悬河,天花乱坠啊,坑蒙拐骗呀,看了那政府新闻发言人的东西,我都不屑于跟他理论了。”
    
     俞梅荪先生认为,太石村村民选出的七位选举委员,在一个星期内先后辞职,由落选的七位原来由官方指定的候选人替补是非法的。
    
     俞梅荪:“选举委员会已经把他们出局了,已经等于是政变了。我认为,不管是什麽原因,只要是七个委员没有的话,这个选举委员会统统失效了。不管他们(辞职是)被迫也好,自愿也好,(委员会)统统就失效了。
    
     还有,就是说‘文明执法’,‘警察被打伤了’,也是颠倒了事实的。他打伤了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反而是他被打伤了。他出了那么多警力,那么多车辆,那麽多人,他都不提,反而是群众过激了,村民过激了,这个也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俞梅荪先生特别提到目前还在狱中的太石村村民,以及维权人士、作家郭飞雄先生:
    
     “总体上来说,完全都是非法的。你把被说的人关在里面,完了你说人家,这个是彻头彻尾的荒诞的事了。你把人家关进去,完了你说人家不好。
     郭飞雄的被捕到现在我一直是很着急的,我对郭飞雄很佩服。我希望他不要再绝食,希望能够妥善对待他,但是看那个形势来说是很糟糕的,看番禺区政府那个架势、他的那个答记者问,郭飞雄肯定是在劫难逃的。我为此很痛心,但是郭飞雄的意义是很大的。”
    
     现在住在广东海口的作家秦耕先生在“十一”长假期的10月6日,与另一位作家小乔女士一起,到广州沙湾看守所,想看望郭飞雄先生。
    
     我请他讲讲当天的经历。
    
     秦耕:“我去看守所前,我知道郭飞雄已经是连续绝食二十一天了,生命非常危急。我们就抱着一个愿望,就是去了之后,希望见郭飞雄,至少是有沟通的渠道,我们想劝说他放弃绝食,保重身体。但是我们到了那里之后,是10月6日的上午十一点半。接待室里有一纸公告,就说从9月28到10月10日之间,取消一切会见,所有形式的,所有人员的会见,一律停止。
     那麽,我们在那里经过多方交涉,大概待了两个小时,在中间,里面出来了一个官员,他到值班室里边,大概是拿什么东西。我们就恳求他,希望安排一下会见,至少是把我们的想法能转告郭飞雄。
     然后,这个官员他告诉我,说‘你们放心,他不会饿死的,我们有医生,我们有的是办法。’我想他们可能就是强制灌食,或者是静脉注射,为他维持生命。
    
     我们确认,不可能给予会见之后呢,我就写了一封信,是写给公安局局长和看守所所长的。表达了我们来这里的愿望,希望他们善待郭飞雄,能够设法让郭飞雄停止绝食,保重身体。我们给他带了两本书,带了一点食品,希望转交给他。
    
     同时呢,也给检察使,也就是检察院有一个检察官驻看守所的,我们给他也写了一封信,要求他监督看守所严格执法,把我们送的东西督促他们要交给郭飞雄。
    
     然后我们把这两封信和东西留在看守所大门口的接待室的桌上。然后我们就在大约中午一点三十分的时候离开了。”
    
     问:您有没有看到南方网上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记者问的那篇访谈录?
     答:我看到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那一番谈话呢,对村民们的罢免这件事情呢,我的看法呢,总之是悲观的。村民们的罢免有可能就是不了了之。政府新闻发言人那一番谈话,背后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胜利者的心态,他很得意,他觉得他已经是大获全胜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村民们是失败了。有朋友也质疑说这个罢免程序的终止是否合法,我的看法是,不管合法与不合法,村民们首先已经不敢再做下去了。他们受到这种打压,受到这种非常残暴的镇压之后呢,他们现在已经不敢去作任何罢免的举动了,就是被迫要终止了,这个也是不可避免的一个现实。
    
     秦耕先生认为:“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一方面就是,后续的工作要做的,就是一些司法程序上的工作。因为还有郭飞雄啊,还有冯秋盛啊,这一帮村民们还被关在里边。那麽这些村民们极需要得到法律上的救援、帮助。应该有更多的朋友,包括律师,应该站出来,为营救他们,作一些工作。我的看法就是:当前这一段的工作呢,大概就要在这一方面开展了,在司法程序上。”
    
     听众朋友!在上周节目里介绍了在中国大陆,由几十位法律工作者、学者、各界人士组成的法律顾问、援助团。在北京的两位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和刘荻女士出面为他们的工作募款。
    
     赵昕先生说:“这是为太石村刑羁村民筹集法律援助款项的专用帐号,帐号是刘荻小姐专门为此新开的中国工商银行的银行卡:
    
     卡号是:9558820200010062794 开户名是:刘荻
    
     监督查询电话:13001116454 赵昕
    
     听众朋友!在目前还被关押的太石村村民中,有一位叫冯秋盛。冯秋盛先生委托广州的郭艳律师作他的法律代理人。
    
     9月28日,郭艳律师曾经到广州沙湾看守所会见过冯秋盛。郭艳律师在当天晚上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
    
     郭艳:“冯秋盛呢,我今天会见了他。在行政拘留期间9月2日我也会见过他一次,他目前的状况呢,跟9月2日相比呢,我觉得他,一个是人消瘦,再一个精神状况不像原来那麽好。再一个呢,就是思维的这种连贯程度呢,也不如原来了。可能是休息、焦虑等等的问题,在拘押的场所可能是有一种反应吧。”
    
     问:“关于冯秋盛这个人,他在太石村村民罢免的这个活动中是担任什麽样的一个角色?您看这方面方便介绍吗?”
     答:“反正据我所了解的呢,就是他应该说是罢免的动议案的整个这个过程呢他都参与了。而且呢,他在罢免动议案提出之前呢,他就组织了一次村民的普法讲座。至于其它的东西呢,我就没有太多的去了解。”
    
     问:“请问冯秋盛本人多大年纪?”
     答:“冯秋盛本人是二十九岁,未婚的一个青年人。”
    
    (间奏乐)
    
     现在在杭州的自由撰稿人、学者温克坚先生读了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答南方网记者访谈录以后,在网上发表文章,题目是:《论番禺当局的无耻》,温克坚先生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谈他的感觉:
    
     温克坚:“一个最基本的感觉就是,番禺政府起码不再作缩头乌龟,不再是鸵鸟状态,就是说开始正面面对国内国际媒体。他以新闻发言人的这种方式来面对这个问题本身,那我想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姿态。
     但是呢,接下来的第二步,他马上又是说瞎话。因为太石事件我比较关注,有些事件我也有所了解。我看他们这种以政府的名义、以新闻发言人的名义公然撒谎,我觉得非常让人愤怒。”
    
     温克坚先生提出四点质疑:“质疑,质问番禺区新闻发言人的——
    
     第一点就是,这个新闻发言人和提问的记者为什么都无名无姓?他们是不是有胆量公布他们真实的联系方式。是不是允许更多媒体去自由的采访太石村的村民。
     第二点就是罢免程序已经启动,罢免选举委员会已经产生。那为什么当地政府又去核实所谓罢免意向呢?是不是过几天他又可以再去核实一次?这种作法是没有法律基础的。
     第三点就是,他们讲的那个区委区政府专门组成工作组对该村委会的财务状况进行认真核查。我在想,他这个专门工作组凭什麽有这个权力?它经过村民同意吗?它经过必要的法律程序设立吗?并且它在很短的时间内,这麽多的帐目,它需要专门的、有公信力的审计机构。这个工作组的组成人员我们不清楚。它凭什麽短短几天之内就可以宣称‘财务收支比较规范,核查问题比较明朗,没有发现任何个人损害集体牟取私利的情况和证据。’这种说法在任何对太石村关注的人眼里就是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法。
     还有最后一点,这个新闻发言人的稿件里边动不动就说‘依法保障’村民的这个那个权利。。。然后他们往往强调自己所有的行政行为是合法的。居然不经过任何第三方的仲裁,或者通过法院的裁决,就自己把合法、守法的标签贴在自己的脸上。那也显得太幽默了一点吧!
    
     当然,我也注意到一点,比如说吕邦列先生本人,他也对这个新闻发言人的这些说法表示强烈不满,他也准备采取法律行动。在这点上我也非常非常支持。
    希望吕邦列先生通过法律的程序,要求当地殴打他的那些犯罪分子得到必要的惩罚。
    
     这份发言稿不值一驳,因为其实我们都明白,这个状态下,没有任何新闻自由的情况下那怎麽可能有新闻真实呢?所以,我实在没有太多兴趣去逐字逐句批驳他。”
    
     温克坚先生说他注意到现在在中国大陆很多网站,看不到关于太石村的消息:
    
     温克坚:“‘太石村’本身这几个字就是敏感词,凡是含有这些敏感词的,不管是反对意见也好,官方声音也好,我想他们都会禁止上贴,这是一个可能的解释。另外一个可能的解释就是,当局也是心虚啊,他并不愿意对这个事件在网络上、不允许这种公共讨论,这也是一个可能的解释。我所了解的这些,我经常去访问的这些网站,基本上太石村的事件都一概屏蔽了。”
    
    
    
    
    以上节目可以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上收听:WWW.RFA.ORG
    
    普通话:“心灵之旅”节目“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系列,第三集:太石村纪事,第六篇。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银河:从太石村事件看人权保护
  • 太石村综讯:派出所称破案难办,吕邦列准备起诉番禺政府
  • RFA 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五)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 (之四)
  • 为太石村刑拘村民筹集法律援助款项半月通告
  • 太石村法律服务顾问团迄今收到捐款及用款公布
  • 官方说法: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记者问
  • 4太石村民因协助记者采访被捕
  • 广州太石村是“黑帮治村”?
  • 美关切广东太石村民主人士遭殴打案
  • 太石村事件-中国基层民主试金石
  • 太石村事件维权人士吕邦列遭殴打后在家养伤(图)
  • RFA 张敏:专访在太石村遇袭人大代表吕邦列(文字版)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六:面对疯狂的默语
  • 太石村特急讯:强烈呼吁关注吕邦列生死状况
  • RFA 张敏:英国记者本杰明、人大代表吕邦烈太石村采访遭暴力殴打
  • 太石村重大特急讯:太石村民称英国卫报记者快被打死了
  • 太石村特急讯: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等被暴徒殴打
  • 采访因太石村被关闭网站的负责人(图)
  • 草根:又想到太石村
  • 赵达功: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 太石村恶霸欺压百姓,省委却为其撑腰并诬陷学者教授为“黑手”(图)
  • 尽力:河南有过“太石村”
  • 太石村事件说明农村民主选举就是婊子牌坊/ 林泉
  • 刘晓波: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 李天笑:太石村与弹簧效应
  • 刘晓竹:太石村逼胡锦涛还政于民
  • 张三一言:解读太石村民主运动
  • 律师学者作家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
  • 从太石村悖论看中国社会的刚性特征/冼岩
  • 赵达功: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北京,面对太石村你要袖手旁观到几时?
  • 宪政实践——太石村民罢村官举步维艰
  • 小国寡民:太石村——中国大社会的博弈
  • 赵达功: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 美国布什政府操纵中国太石村村干部选举选举!(奇文)
  • 广州市番禺区为什么出动大量警力攻占太石村财会室?/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