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黄赌毒王朝覆灭记:黑社会团伙的35顶保护伞
(博讯2005年10月18日)
    民主与法制时报
    
       2005年9月14日上午,福建省委、省政府在福州召开会议,通报福建省查处陈凯犯罪团伙情况:在中共福建省委统一领导下,由省纪委、省政府机关和福州市有关部门组织的“5.22”专案组,经过两年多的艰苦工作,彻底摧毁了以凯旋(中国)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凯旋集团)董事长陈凯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全案共查处凯旋集团骨干成员及涉案的党员干部113名,其中已被法院判决的以陈凯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21名、各级干部35名;涉案违法违纪金额近3亿元,通过办案挽回经济损失1亿多元。 (博讯 boxun.com)

    
    
    
    
    
    
    
    
      聚焦法院判决
    
      2005年1月22日,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凯旋集团和法人代表陈凯以及郑铨太等21名被告人进行一审判决:
    
      凯旋集团犯合同诈骗罪、偷税罪,决定合并执行罚金人民币1100万元。陈凯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故意伤害罪、合同诈骗罪、行贿罪、偷税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赌博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虚报注册资本罪,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判处郑铨太(凯旋集团保安部经理)、周铭(凯旋集团下属桑拿部经理)、方新生(凯旋集团下属桑拿部经理)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郑国英(黑社会杀手)、林禹(黑社会杀手)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处杨梅(凯旋集团副总经理兼财务部经理)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10万元;林力(徐力)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王素玲(凯旋集团财务部副经理)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310万元;刘光敏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黄笃建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还有刘平亻弟、翁铮萍、陈福明、陈鸣、黄华珍、林峰、陈潮天(陈凯的父亲)、黄淑珠、蒉懋冰、陈锦华分别被判以7年6个月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有的还分别并处20万元至2万元不等的罚金。
    
      判决书还强调要:“继续追缴被告单位凯旋集团、被告人陈凯、林力、刘平亻弟犯罪所得赃款,上缴国库。”
    
      在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陈凯黑社会性质团伙案宣判的前后,福州、泉州、厦门、莆田、南平五地市中级人民法院也相继对被陈凯“糖衣炮弹”轰下马的贪官进行判决;其中,厅级6人,处级17人,科级12人。
    
      原福州市中行行长陈秀竹,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原福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宋立诚,原福州市委秘书长、鼓楼区委书记、区长方长明,原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交警支队长吴玉霖,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方长明妻子王粲婵因转移赃物,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5000元。
    
      原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任燕榕,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20万元,没收个人财产30万,追缴全部犯罪所得。
    
      原省公安厅治安巡警总队政委周刚,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原省文化厅文化市场处副处长钱香进,判处有期徒刑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原三明市副市长刘用火召,判处有期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5万元;原鼓楼区副区长徐自才,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5万元;原福州市公安局行动大队长冯怀明,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原连江县公安局长陈伯炯,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原福州鼓楼区法院院长刘瑞广;原福州中院副院长王余汉;原福州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吕赣明;原省警察官学校政委葛坚;原福州台江公安分局副局长颜景秀;福州中院民庭庭长陈时堪;原福州纪委一室主任林尔铭;原福州鼓楼区地税局办公室主任陈旋;原福州市文化局市场稽查队队长梁晨光等人,均被判处10年以上13年以下徒刑。
    
      被判处10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还有:原福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于锋,原温泉派出所所长王建国,后任温泉派出所所长俞国平,原福州市城管执法局大队长邹义勇等人。
    
      收买贪官四招
    
      这些被查处的贪官污吏,其犯罪堕落情节虽然有所不同,但却都是被陈凯“收买贪官四招”拖下马的。
    
      陈凯对贪官的心理颇有研究,特别崇拜赖昌星红白黑三道畅通无阻的权术,并从中总结出用“金钱、美女、豪宅、玩乐”收买贪官的四招。陈凯认为:不管用哪一招攻关(官),如何送法都大有学问。一要根据托办事情的难易,来决定档次;二要投其所好,一次送上足以让其动心;三,对于“既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不要直接送,可先送凯旋企业(如北京饭庄)空股,然后再以股份分红名义送钱(宅)。所以,福州市公安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王振忠能用5000元买下凯旋花园两套价值百万的豪宅。
    
      对于性贿赂和玩乐,陈凯说的更露骨:“要让他们玩得开心、玩得放心、玩得尽心。我就是要为他们提供这种便利、条件、处所和环境——让他们都成我们(黄赌毒王国)的朋友、消费者和利益共同体。”因此,被陈凯拉下水的贪官,大多成了凯哥“黄赌毒王国”的“老(嫖)客”。
    
      为了使其黄赌毒勾当能畅通无阻,陈凯将攻关(官)目标首先对准当地派出所、公安分局领导。
    
      从1996年开始,陈凯先后送给福州水部派出所所长颜景秀人民币16万元及价值2万元的工商银行购物卡;1999年至2000年间,先后送给时任温泉派出所所长王建国人民币7万元;俞国平接任温泉派出所所长之后,陈凯又指使凯歌音乐广场副总经理陈福明给俞国平送上9万元……
    
      为了感谢福州鼓楼公安分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对其违法经营活动的关照,陈凯于1995年至1996年间,送给时任副局长的陈燎星人民币4万元;1997至1998年间送给接任的蔡学淇副局长12万元。为此,陈燎星、蔡学淇不仅利用职便为陈凯违法行为提供庇护;而且,当陈凯违法行为被查获时,还帮其逃避处罚,以“方新生顶替陈凯去劳教”而结案。
    
      不可否认,陈凯的“四招三法”攻关(官)术确实是屡发屡中,就像滚雪球一样,囊括了经营色情娱乐产业所需要方方面面关卡的头头脑脑们,黄赌毒生意也随之越做越大。
    
      靠赌博机起家
    
      陈凯,1962年7月7日出生在福建省闽候县南通镇陈厝村,以拉二胡特长考入福州芳华越剧团,得以跳出农门,当个搬道具的小演员,后下海摆地摊做服装生意,掘到第一桶金后又改行做电器生意。陈凯尝够了白手起家的艰辛和白眼,迫切希望找到靠山和保护伞。
    
      陈凯从一个小摊贩,10年内成为亿万富翁——号称“福州首富”,真正转机在1991年,是靠老虎(赌博)机发家的。
    
      1991年赌博机在福州再度盛行,包括“魔术帽机”、“跑马机”、“滚球机”在内的老虎机,每次下注至少要20元,最高可达3000元。虽然,老虎机看似公平而且赔付率很高,但是,老虎机的内部程序早已定好是“输多赢少”,能赢的人仅占1/30-1/40。因此,一台老虎机一个晚上能赚成千上万元,一个场子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赚个十来万元不成问题。
    
      可是,要经营这种“无本万利”的生意并不容易,一是公安等有关部门的审批难,二要应付隔三岔五的各种检查,当时民间传说的“行情”是:“批个场子要100万元人民币,只有红白黑三道吃的开的人,才能开这样场子。”
    
      陈凯之所以能成为横行于红白黑三道的“黄赌毒之王”全靠时任福州市公安局局长徐聪荣的儿子徐力,即后来成为凯旋集团副董事长的林力。据说,徐力在舞厅里看中了陈凯的女友宋某,陈凯知趣地拱手相让,从此两人成了好朋友情如手足,陈凯因此认徐聪荣为义父。徐力凭借其父亲的关系,替陈凯从银行办来一笔美元贷款,并取得由公安机关颁发的《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经营许可证》。在福州中心地段双福楼买地成立“南方娱乐城”,以“各半合股”的口头协议联手经营卡拉OK、桑拿和老虎机,这差不多就是陈凯后来“娱乐产业王国”的雏形。
    
      在徐聪荣不遗余力的帮助下,陈凯以参股或控股形式迅速拿下福州海山宾馆、东街口百货大楼等24家开设老虎机的娱乐场所。特别是1995年福州开始大力叫禁老虎机之后,徐聪荣给陈凯的场子独家开绿灯,福州许多地下赌场为了继续经营,不得不转让给陈凯或与其合股,陈凯得以黑白通吃地在福州最繁华路段——六一路、八一七路构成的四方形区域内构建凯哥“黄赌毒王国”——密集分布的两三百家桑拿店、夜总会和迪吧,几乎或明或暗地打上凯氏烙印,成为福州的“百老汇”。以陈凯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先后直接经营了4家桑拿、24家游戏机厅、5家迪吧、再加上号称亚洲最大的“集黄赌毒为一体”的凯歌音乐广场。
    
      陈凯常说:“没有义父(徐聪荣)就没有我凯哥的今天。”为了感谢徐聪荣促成其与省厅、市局有关部门合作经营南方娱乐城,并介绍认识福州市地方党政领导宋立诚、方长明、刘用火召、吴玉霖等人和帮助提拔陈伯炯、将吴英调回公安机关等事项,陈凯将1992年以40.1451万美元购进的一处房产,登记为林力(徐聪荣之子)与陈凯共有。还将赚到的第一笔钱中的一半219万人民币付给林力,以感谢徐家父子的鼎力相助和有求必应的帮忙。
    
      陈凯落网之后
    
      2003年5月16日,陈凯在凯歌广场被自称是“安全厅人员”推上警车疾驶而去,拘捕陈凯的警车刚离开凯歌广场,就有人立即将“陈总被传唤”的消息和来人的车号报告给陈凯的干爹——早已从福州市公安局局长位上退休的徐聪荣。
    
      徐聪荣一看车号,发现是中纪委调查组在福州所用的车辆号码,就知道大势已去,立即乘大巴去上海坐飞机,于17日下午飞抵香港,用1994年就搞好的美国护照订次日飞美国洛杉矶的飞机票。直到飞机临起飞之际,才给宝贝儿子徐力(又名林力)挂电话。
    
      5月16日当晚,徐力获悉陈凯出事后,不是考虑先走人,而是考虑销毁罪证。直到接到徐聪荣电话,徐力才知道形势不妙仓皇出逃,在上海登机时被上海警方逮获。
    
      虽然徐力等人先后销毁了凯旋集团及11个子公司的所有内账。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打开和消除陈凯电脑中“核心机密”的密码。因为凯旋集团和其中6个子公司毕竟是股份公司,有些收支和赢利(包括非法所得)还得向股东有个交待;因而,在陈凯电脑磁盘中留下了部分行贿名单和数额以及偷漏税记录——仅凯旋集团、凯歌音乐广场、全嘉福、方艺实业、新全嘉福、北京饭庄等6个单位偷逃营业税、企业所得税、城市维护建设税等共计人民币12091641.21元,有的偷税数额与应纳税额的比例竟为100%。
    
      残存的“核心机密”虽然仅是局部犯罪记录,已够惊心动魄并足以窥斑见豹的。特别是行贿名单和数额,成为“5·22”专案组顺藤摸瓜、追查贪官、绳之以法的依据。
    
      人们在对警匪勾结感到震惊之余,呼吁:打黑必须清腐!
    
      陈凯经营黄、赌、毒场所,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危害之烈,在全国都是罕见的。更为恶毒的是,陈凯竟敢用“黑枪”对抗新闻监督,动用保安公开打砸抢、雇佣杀手行凶报复……
    
      不可否认,如果没有那些被拉下水贪官的庇护,陈凯绝不能成此气候,也不可能造成如此恶劣的后果。如果没有陈秀竹等人的有求必应,陈凯能获得那么多“不用还”的银行贷款吗?能成为亿万富翁吗?陈凯就是用这些“花起来不心痛”的巨款,构筑官商勾结的关系网和警匪一家的保护网,不仅使凯哥“黄赌毒王国”成为有恃无恐的黑社会组织,成为福州的“明星企业”,陈凯也成为头戴“政协委员”等光环的“著名企业家”。
    
      至发稿时为止,福建省高院对凯旋集团案的二审判决尚未下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