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 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五)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10月18日)
    

五、律师感言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上篇报道了英国卫报驻中国记者本杰明和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吕邦列到广东番禺太石村采访,吕邦列被殴打以致昏迷,后来被送回枝江的消息。
    
    
    * 高智晟律师感言 *
    
     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高智晟先生就此发表谈话说:
    
     “吕邦列先生的遭遇再次向外界证明,同时再次向外界提醒,中国的公权力
    运作早已不是像外界想像的它仍然是带有公权力性质的。它本身就是一种野蛮的犯罪行为,而且是公开的,毫无遮掩的。”
    
     自从7月29日广东番禺太石村村民联名要求罢免现任村主任到现在,先后有几十人被拘捕,有些人至今没有获释,其中有些人已经转为正式逮捕。在这些人中,除了村民之外,还有一直关注太石村事件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郭飞雄先生。
     广州律师郭艳女士10月4日接到一个电话,告诉她郭飞雄先生已经于当天被批准逮捕。
    
     十天过去了,我问在北京的高智晟律师:“到现在有没有人见到郭飞雄先生被批准正式逮捕的文件?”
     高智晟律师说:“现在还不确切。但是他被批捕的消息是确切的。”
    
     问:“这个文件。。。据郭律师讲,有关方面是让人去拿,这个在法律程序上是不是对?”
     答:“他至少应该寄给郭飞雄的家人。”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目前代表他的家人与外界联络的,是他的姐姐杨茂平。她是湖北省的一位医生。我打电话给杨茂平女士:
    
     杨:“喂。。。您好!”
     问:“您好!请问是杨茂平医生吗?”
     答:“是的。”
     问:“请问您现在有没有收到有关您弟弟郭飞雄被批准逮捕的正式的文件?”
     答:“没有,没有。我这几天每天打电话给那个地方的熊警官,他们都说他出差了。”
     主持人:“现在的时间是10月13日,您作为家人还没有见到,那麽,郭飞雄的太太有没有见到这个文件?”
     答:“没有。”
    
     问:“公安部门要是寄这个批捕、有相关处理文件的话,他们是会寄给您,还是寄给他太太?”
     答:“他们不知道他太太在哪儿,他们不应该寄给他太太。我听郭律师说,应该寄给我,叫我注意收。但是我没收到。”
    
     我向受委托的郭飞雄的辩护律师高智晟先生询问有关郭飞雄案件现在的情况。
     高智晟先生说:“郭飞雄的案件。。。我们在10月3日左右,给当局寄了一份要求取保候审的申请。虽然关押是非正当的、非法的,但是我们现在只能以取保候审的名义让他出来,使他的身体从人道角度得到保证。因为郭飞雄现在持续的绝食,直到现在他仍然在绝食,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
    
     郭飞雄的姐姐非常担心,从9月13日被拘捕,一个月来长时间连续绝食的郭飞雄目前的身体状况。据她所知,有关方面有时候为郭飞雄静脉注射营养。
     杨茂平说:“你想想,一个月没有营养啊,那种静脉的营养又不够,我很担心的,他。。。要是这样拖下去,有生命危险怎麽办呢?”
    
     高智晟律师进一步说明要求允许郭飞雄保外就医的理由:“我们考虑到郭飞雄案件的性质,因为它不是一种强暴力犯罪;再一个,郭飞雄本身不构成犯罪。第二个,我们先不去讨论关押郭飞雄法律正当性的问题,我们更多从人道角度来考虑。郭飞雄现在绝食已经如此长的时间,对他本身生命是一种危险。现在对郭飞雄采取变更强制措施,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性,而恰恰对拯救郭飞雄本人的生命健康来讲是有重大的意义。当局应该答应这种选择,或者当局自己就应该有这种选择。
    
     郭飞雄先生是在关注太石村村民要求罢免村主任的过程中被拘押逮捕的。
    
     我问高智晟律师:“那您对目前太石村的村民要求罢免的事件从7月29日到现在,您怎麽看它发展的脉络,和未来这件事情的前景?”
     高智晟先生认为:“它发展的脉络实际上是中共当局野蛮行使权力的一种流程脉络,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在这个时代人们低估了这个权力当局对人们民主和法制诉求这种打击的野蛮性,以及他们这种反应的过激。这可能是很多善良的人们没有预料到的。
     他们再次的野蛮暴行选择,再次向世人证明了,他们的观念和价值上没有发生多少改变。至于说太石村下阶段的脉络演进,我们现在还不能判断,因为太石村现在已经完全被遮挡在一个黑幕的背后。
     在前期,去帮助太石村的人,他的下场就像郭飞雄一样的下场。那麽太石村事件发生以后,其他想帮助太石村的人,他的下场您也看到了,就像吕邦列先生一样的下场。所以下阶段如何演进,这要看境内外的这种批判的声音、规模和批判的深度。”
    
     问:“从7月29日到现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实际上官方的媒体,比方说在人民日报的某个版面,或者在地方官方传媒,也曾经出现过一些评论和文章,有些呢,是署名文章,并不是媒体本身的观点,其中对太石村村民要求罢免村主任的事情,也有过正面的肯定和报道。那麽,现在太石村又是这样的状况。请问您怎麽看太石村成为目前这个样子,与中国中央政府的态度和地方有关当局的态度是什麽关系?究竟。。。”
     答:“这里面需要强调几个特别的东西。第一个是,中央政府过高的估计了它自己掌控局面的能力。
     第二个问题,中央政府过低的估计了地方反动官吏对中央政府权威的遵从度。
     第三个问题是中央政府和整个中国的人必须清晰认识地认识到的一点是,太石村事件当中,地方官员的这种残暴表现和这种反动的表现,并不单单是为了反对民主的价值,因为它所要掩盖的是地方官吏的犯罪证据。您知道抢劫太石村证据
    ―――财务帐目的本身,基本上跟民主是没有直接的联系。从技术层面上看,只是地方官员为了掩盖他的罪证,才实施的这样的行为。那麽,后面地方官员用阴暗的权力打击业以进行完的这种选举,以及破坏这种选举结果,更多的仍然是为了掩盖他的罪恶,掩盖他们过去和那些村领导勾结犯罪的这种证据。因为,只有权力继续掌握在他们的人手里,他们的罪证才不会被昭然天下。第二才是他们的反民主。”
    
     问:“这是您的分析和看法。您身为一个律师,在目前中国的这种现状下,面对太石村和郭飞雄这个您受委托代理的案件,您觉得法律工作者在现在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
     答:“法律工作者更多面临的是不能做的事,而不是能做的事。”
    
     问:“那您讲一讲好吗?”
     答:“比方说,我们现在就不能到太石村进行实地调查,因为他们已经以明确的信号向全世界人证明了,任何敢迈进太石村半步的人,都将会被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甚至要夺你的性命。吕邦列的下场就证明了这个价值。也就是说,太石村现在整个成了一个腐败和反动官吏的特区。包括国家的法律,不得越雷池半步。”
    
     问:“还有什麽法律允许做、但是您现在不能做的事情?”
     答:“首先我们要行使辩护职能的话,我们要进行调查,这是我们现在不能做的。”
    
     问:“那也就是说郭飞雄的案件现在不能按正常的时间程序进行,是这个意思吗?”
     答:“这是您已经看到的。另外,我们要去证明郭飞雄被关押的法律正当性问题,我们显然要调查郭飞雄行为,在太石村到底实施了哪些行为?是不是像官方所说的那样、这些非法官吏所说的那样,是什麽‘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那么,这些东西。。。你现在把人作为你的人质来关押,那麽我们无论从社会正当性角度还是从法律正当性角度,我们都应当去获取我们的证据。但是呢,前阶段,广东的郭律师他们试图到广东太石村进行调查的每一次的努力,都失败。每一次的努力都差点不能脱身。他现在实际上不是说暴力去野蛮对待律师的问题,他实际上是暴力阻止中国法律价值的实施。实际上等于暴力对抗国家法律。应该说凡是法律允许我们做的现在都不能做。我们当然是很痛心了!
     在一个有政府的社会里,竟然有如此荒蛮的存在,但是你还没有任何办法!”
    
     问:“您的这种感觉是从什麽时候开始有的?”
     答:“倒不是始于太石村事件。而是从我作律师开始。”
    
     问:“那您现在所能作出的反应是什麽呢?”
     答:“我只能作出的反应就是要通过您这种方式发发牢骚。我总不能操起刀枪吧。”
    
    
    * 郭艳律师感言*
    
     高智晟律师在前面提到的广东的郭律师,就是受几位太石村村民委托的法律代理人郭艳律师。她在9月26日到太石村会见委托人途中被殴打,当时和她同行的还有唐荆陵律师、艾晓明教授和一位记者。在本周节目第一次播出前,当我向郭艳律师询问太石村村民近况的时候,她说:
    
     “一点儿都不清楚了,我们是完全隔离的。对村民来讲,他们现在已经是处于。。。唉呀,怎麽说呢?那种状况,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该怎麽办,我们确实也是无能为力,而且很多渠道已经很不畅通。”
    
     关于太石村村民目前到底有多少人还被关押,郭艳律师得到的消息截至到10月7日:
    
     “我在十八点多一点儿的时候,有一个短信息,他(她)没有留姓名。他发给我,他说是目前太石村被关押的村民有两女四男,包括冯秋盛、梁树声、冯会标、冯伟南四个男的,这四个男的都是刑事拘留,当时都是刑事拘留。那麽,冯伟南在10月4日那天也是批准逮捕执行了。那麽冯秋盛和梁树声批准逮捕的决定我们还不知道。冯会标是早在7月12日的时候就已经批准逮捕了。那麽两个女的现在姓名不是特别的详细。”
    
     在10月7日,郭艳律师告诉我:“今天呢,我也得到一个信息,就是冯伟南的父亲刚刚被释放回来了。”
    
     问:“您自己在执行律师公务的过程中被殴打,对这件事情,您还会作出什麽反应?”
     答:“我做了一个法医鉴定,他只能鉴定一个外表的损伤状况,他不能对内部进行鉴定,还有精神上的鉴定他也没办法做。体外的这个鉴定呢,他就出了一个这样的鉴定结论,说是:‘轻微伤。’这是29日下午他给我的这个结论。
     当天发生这个事情的时候呢,我呢,报了案。在10月5日的下午,十五点二十二分的时候,由沙湾派出所正式的电话通知了我,他说是你被殴打这个事件啊,在刑警队呢,正式的把材料都移交过我们沙湾派出所了,就是番禺管辖这个沙湾大桥收费站的这个派出所。他说,一个呢,问我要不要做法医鉴定,我跟他说,做了。他说,国庆长假后,10月8日就会有人上班了。
     我想,有一些问题还是要搞清楚。倒并不是说要追究谁的责任,不,也不是为这个。关键是下步我们还要进行工作,能不能有一个正常的工作秩序,这个是非常关键。我想,如果这个事情没有一个结论,不了了之,可能会给下一步的工作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
    
    
    * 唐荆陵律师感言 *
    
     与郭艳律师、艾晓明教授等一起在太石村经历过驱赶、泼污水和暴力围攻的广州律师唐荆陵先生也是太石村村民委托的法律代理人。
    
     问:“太石村现在还有多少村民没有被释放?”
     唐荆陵律师:“详细的消息我们一直到目前也不了解,现在我这边就没有新的消息了。关于其它的情况,我们就没有消息来源嘛。我们自己的委托人目前新的状况可能没有。已经放的就放出来了,目前还在押的就还在里边。”
    
     问:“那您近期还有没有可能到村里去会见您的委托人?”
     答:“近期都不会。”
    
     问:“作为律师,现在和委托人见面受阻,从法律上来讲,怎么样来看待目前您自己的这种处境?”
     答:“这个对我们的工作造成了一些困难,所以,有些情况我们需要征求委托人的意见,需要把我们的进展报告给他们,但是现在跟他们联系方面出现问题了,
    阻碍了我们跟他们的交流。”
    
     问:“请问有没有相关的法律条文保证你们的权利或者工作条件?”
     答:“在中国的《律师法》里面都是有一些保障,但是就是说至于出现干扰律师职业的行为的话,它没有一个特别的处罚。像他们这些暴力的滋扰啊,以及言语的滋扰,它都只能适用中国的治安处罚管理条例,以及中国的刑法来管辖。它并没有特别的其它法律来管辖。”
    
     在郭飞雄先生被拘押后十几天,唐荆陵律师是第一个收到郭飞雄先生在监狱中写的法律求助信的。我顺便向他请教郭飞雄(熊)的“雄(熊)”是哪一个字(中文媒体有两种写法)。唐荆陵律师说:“两个字都有。一个是英雄的‘雄’;一个是熊猫的‘熊’,两个都可以写,因为是笔名嘛!”
    
    
    * 杨在新律师感言*
    
    
     现在在广西的中驰律师事务所杨在新律师说,他自己也多次在执行律师公务过程中受到各种形式的干扰和威胁。他讲述了最近一个多月里的两次经历。
    
     几天前的10月9日,也就是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和湖北枝江市人大代表吕邦列在太石村遭到暴力堵截围攻的第二天,他从北京动身去山东临沂。他受当事人委托,为有关强制执行计划生育案,前往山东准备出庭。
    
     杨在新律师:“我们是9日那天晚上七点钟,我就带四个助手,一共五个人从北京搭大客车到山东。到了临沂是第二天五点钟左右了。坐了出租车就到了临沂市沂南县,我们就办了出庭的委托手续。因为10日那天就有个案子要开庭。那个案子是那个农民告地方政府强制进行计划生育绝育手术的。到11日,又有两个案子,它的性质也是强制进行计划生育。我去的时候我是计划担任两个案子的代理人。
     那天我们八点钟按时赶到沂南县法院,我们五个代理人和五个村民,十个人就到那里。法院就通知我们,被告那边,就是政府部门,双堠镇人民政府所请的代理律师,突然间就出毛病了,就是什麽‘阑尾炎’。有另外一个法官说是‘肠胃炎’。他说没办法开庭了。
     我们说‘第二天两个案子怎麽样呢?’他也说‘也没办法开庭了。’那什麽时候开庭呢?他说‘也没办法确定。到时候再通知吧。’
     后来我们就调查卷宗的材料,把卷宗的材料都拿了一份出来。我们就回到宾馆,再商量了一下就带那村民去检查。村民也发现有地方政府官员的车已经在我们楼下监视我们了。我们就感觉可能有点危险。开庭时间也没有确定,我们就决定先回北京。我的助手四个人就先回济南,然后再换火车回北京。我呢,湖北这边有点事。我们就分开了。
    
     一分开,我在沂南县那个汽车站坐中巴车往临沂的方向。出来不远就发现,有一台黑色的小轿车就跟着尾巴。那个小轿车的车号是‘鲁Q 85716 ’,它就一直跟着。有一次,车停下来的时候,我也停下来,在那里打电话。我就发现他们也下车,在那儿看着我。后来那个(中巴)车开来,我就在车里。走不远时候又发现车上有一个烂仔就故意撞我一下,明明是他撞我的,说我撞他,就有两个人想动手打我的样子,推搡一下,很明显一种恐吓。后来我严厉警告他,我表明我的律师身份,他们没敢怎麽样了。后来他们那个车一直跟着,差不多到临沂市,他们才消失。”
    
     最近一两个月我都在广东南海那里做维权的工作。广东南海和太石村两个地方都是搞得热热火火的。我一直在帮助候文卓那个‘仁之泉工作室’做维权工作。主要协助她做法律层面的工作。
    
     9月9日晚,我从广西北海这个方向,到广东佛山那里火车站一下车,就遭到地方公安部门把我强行带走。然后就交给广州市公安局,他们就把我带到附近有一个旅游度假区那里那个水库啊,那个宾馆那里,对我审查了十多个小时。从早上五点钟左右就一直控制到下午四、五点钟。后来我看着他们的意思呢,我就同意先回北京,后来他们就忙着帮助我办理回北京的飞机票。我身上钱不够,他们还借了我三百块钱。
     我在广州飞机场等了好久,飞机就误点,一直都不起飞,后来我认为这样跑这一趟就白跑了,后来我就又转出来,转回来,打出租车,又转到那个农民的家里去。他那条村也是因为政府部门呢,强行买卖他们的土地。我在那里呢,就住了两、三天,我就帮助他们准备起诉书、审查材料。。。
    
     到13日,地方政府就发现我在那儿住了,就派了几十个公安,包围那条村,包围我们住的那栋楼,全面封锁。后来那个村村民几百人就帮助我逃跑。从早上八、九点钟一直包围到晚上十一点钟左右,后来村民帮助我,村民几百人把那路灯都关了,带着我逃跑哇。”
    
     其中一位村民接受我的采访,讲述了当时的情况,他说现在不方便透露自己的姓名。
    
     村民:“他到了我这里,早上开始就知道有人跟踪、监视。我开个小车,大概(走了)两公里左右,就被三辆汽车包围,就把我压在了路边,连我的车尾上都检查过,知道他找那个杨在新哪。我们担心保护不了他,我们就叫他走了,先走离开。这里的村民保护他,从我的家转移到另外的村民家里,在我们的村里还住了三天以后才走的。因为当时前前后后,都有不明来历的人,我们当时打电话去公安局了,我说,你是不是来抓这个律师,如果你要抓他的话,你给个合法的手续给我。打电话去公安局以后呢,他们撤离一、二百米的地方。我们的村民防范他重来,我们的村民都相当好,把路灯关掉,整个村子黑洞洞的,把他(杨在新)转移到另外一个村民的家里。为了保证他能够走得了。”
    
     杨在新律师说:“我也写有谴责书,强烈谴责广东省公安厅这种违法行为。我们律师呢,办案也是依照法律程序,去起诉立案,起诉调查,是律师的权利。
     律师本人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护,我们就不可能去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你作为一个国家机器,你是带一个不好的头啊!
     农民如果这样想啊,政府你都用黑社会手段哪,那我们农民也可以这样做啊!如果农民这样想就糟糕得很呢。所以呢,我们感觉,现在维权这一块很糟糕,你现在通过正常途径已经跟他们不能进行下去了。
    
     我们都是用法律手段,你看太石村那些,都是用和平的手段,都没有采用暴力吧,他们有什麽权利动员几十个公安、还有黑社会的人员来包围那条村哪?明显是一种非法行为嘛!所以这两天我们感觉很悲哀,也很无奈!
    
     我们感觉维权这一块做得也很辛苦,我们收入也很低,我们也不是很图钱,我们收农民的费用很少,但是我们承担的风险也很大。我们感觉也很恐怖、很无奈,也很悲哀。
    
     太石村那一片呢,比较糟糕,目前国内维权人士都集中精力对付他们。不可能让地方政府这样胡来。现在很多人,特别是律师、法学家,还有退休的老干部,都动员起来,向国内外要求社会各界都给捐助,支援我们。”
    
     杨在新律师谈到的是,近些时候在中国大陆,由一些法律工作者和学者及各界人士,组成法律援助团,专为太石村事件提供相关法律服务,并且由维权人士赵昕和刘荻出面,向全社会募款。
    
    
    * 腾彪律师感言*
    
     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腾彪先生说:“我们都是自愿加入这个团。太石村这个事情对于公民的权利,以及公民对于国家前途的这种关注,我觉得现在处在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时期。我希望类似黑社会方式的情况应该避免。”
    
    
    
     在北京的赵昕先生说:“已经成立了一个现在有六十多个人参与的那麽一个庞大的法律顾问团,我们是专门为太石村这个维权事件开了一个工商银行的帐户。”
    
     网名为不锈钢老鼠的刘荻女士在北京说:“法律援助团现在就是需要筹集一些资金,也就只能是靠大家的募捐。帐是赵昕管,我只是出纳,定期公布帐目和资金的使用情况。让大家来进行监督。到10月13日,捐款是有6,574元。
    
     杨在新律师说:“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也是符合中国政府的根本利益的。”
    
    
    
    
    
    以上节目可以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上收听:WWW.RFA.ORG
    
    普通话:“心灵之旅”节目“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系列,第三集:太石村纪事,第五篇。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页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 (之四)
  • 为太石村刑拘村民筹集法律援助款项半月通告
  • 太石村法律服务顾问团迄今收到捐款及用款公布
  • 官方说法: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记者问
  • 4太石村民因协助记者采访被捕
  • 广州太石村是“黑帮治村”?
  • 美关切广东太石村民主人士遭殴打案
  • 太石村事件-中国基层民主试金石
  • 太石村事件维权人士吕邦列遭殴打后在家养伤(图)
  • RFA 张敏:专访在太石村遇袭人大代表吕邦列(文字版)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六:面对疯狂的默语
  • 太石村特急讯:强烈呼吁关注吕邦列生死状况
  • RFA 张敏:英国记者本杰明、人大代表吕邦烈太石村采访遭暴力殴打
  • 太石村重大特急讯:太石村民称英国卫报记者快被打死了
  • 太石村特急讯: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等被暴徒殴打
  • 采访因太石村被关闭网站的负责人(图)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一至三
  •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 草根:又想到太石村
  • 赵达功: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 太石村恶霸欺压百姓,省委却为其撑腰并诬陷学者教授为“黑手”(图)
  • 尽力:河南有过“太石村”
  • 太石村事件说明农村民主选举就是婊子牌坊/ 林泉
  • 刘晓波: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 李天笑:太石村与弹簧效应
  • 刘晓竹:太石村逼胡锦涛还政于民
  • 张三一言:解读太石村民主运动
  • 律师学者作家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
  • 从太石村悖论看中国社会的刚性特征/冼岩
  • 赵达功: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北京,面对太石村你要袖手旁观到几时?
  • 宪政实践——太石村民罢村官举步维艰
  • 小国寡民:太石村——中国大社会的博弈
  • 赵达功: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 美国布什政府操纵中国太石村村干部选举选举!(奇文)
  • 广州市番禺区为什么出动大量警力攻占太石村财会室?/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