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 (之四)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10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四、太石行:太石暴力恐怖律师遭追击殴打 人大代表吕邦列被打昏幸脱险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提要版>)
    
    
    9月28日采访
    
     * 郭艳律师讲述遭暴力殴打经过 *
    
     在本报道(之三)中,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女士讲述了她和唐荆陵、郭艳二位执行公务的律师,以及一位记者,一行四人,9月26日前往太石村,结果被驱赶、殴打的经历。
    
     此行受伤最重的郭艳律师28日就这件事接受了我的采访。当时她是第一次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她说了这样一段开头话:
    
     郭艳律师:“我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先把我的一个态度表明。第一呢,我就希望我跟您讲的这些东西,能够客观、真实的报道。不要去取舍,不要去增加评论。自己报道出去,叫别人去评判。因为我好像没有听过你们这个广播,我不太注意听,这是第一。再一个呢,我不希望增加对我国政府或者我们共产党的一些指责啦、谴责啦,我不希望出现这样一些东西,因为我们毕竟来说,要尊重。很多东西我们都要互相尊重和理解,才能够把工作做好,为我的那些委托人和代理的那些人,正面的去争取维护他应有的那些法律的权利。这个是我工作的一个使命。我就先把我的态度亮明。好吗?”
     主持人:“好。”
    
     郭:“那你问吧!你要问的话,我也只能是客观的、能够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来回答你,你觉得行吗?”
     主持人:“当然好了。”
     郭:“那你开始吧,你问吧。”
    
     问:“能不能请您讲一讲26日那天,您到(太石)村里是做什么、一路发生的事情?”
     答:“26日那天,就是为了律师所受理的这个范围去进行工作。我们已经约好了几个当事人、委托人、以及证人,在他们家里要见面,到了下午四点多钟赶到村里的时候呢,我们约好的那些委托人,证人全部都无影无踪了。
     在进村的时候,就发现很多穿迷彩服、各种各样的人一直跟着我们,十人一组,十六人一行,监视我们这种行动。我们向那些村民想打听一下我们这些委托人的去向,没有任何人敢来回答我们的问话。
     后来,正在向冯伟南的家属打听冯伟南母亲去向的时候,突然就有五、六个彪形大汉,就向我们来进行骚扰和滋事。说我们‘是不是想偷东西了’等等,后来我就打了110报警。一面报警我就一面走到太石村的村委会一个‘报警点’,等待着接警的警官会出来受理。
    
     等待这个过程中,又有彪形大汉提着一些脏水,就向我们泼过来,口出秽言,威胁我们,还有很多巡逻的车呀、摩托车呀,穿着迷彩服的人啊,就在我们旁边围观。
     摩托车一辆辆地从我们身边开过去。同时呢,身边还停有一辆挂着警号的那种车牌的,就是‘OAA177’这样的一个车,停在我们身边。我们当时就特别希望这个车是不是能够帮助我们啊。有一个律师还去想敲这个车门。结果这辆车非常遗憾很快就消失了,开走掉。
    
     我们在等待的过程中也没有看到警官出来处理,等了半天等不及。很多人一步步地向我们逼近,我们就慢慢地移出了太石村的村口,在村口外面,想等车,返回广州。
     这个时候呢,因为没有车,情况比较危险,我就主动的跟我一同来工作的唐荆陵律师,还有陪同我们的艾晓明老师呢,她是负责纪录我们整个工作过程的。我就跟他们讲:‘你们在这里原地不动。我呢,就去找一辆出租车,然后呢,大家就一起赶快返回了。’那么,我就搭了一辆摩托车。途中呢,就发现有人开着摩托车来追击我啦。很快就有摩托车,两个人,后面一个人呢,在靠近我的时候呢,就突然抽出一根备好的那种专业的棍子,一米五左右长的,疯狂地向我打击。非常的凶残的那个手段,很快地就把我从车上打了摔倒在地下。然后呢,我就很本能的奔逃。这个摩托车一调转,又再回来,又再向我疯狂地击打,再次把我打倒在地。这个时候我看到有一辆公共汽车开过来,那个车门还没有关,我本能的就飞奔上了那个车。这个时候呢,车就关了门,开动了。我在车上再次报警,一路我都在报警,总共我连续打了四到五次的报警的电话。”
    
     问:“您当时被那个长棍子从摩托车上打下来,那个时候,摩托车是在行驶的过程中吗?”
     答:“飞驶而来。一开始呢,他那个棍子呢,打的时候他是想制造一个交通事故的。但是呢,因为那个速度特别快嘛,他就干脆抡起棍子来打。打的那些手段呢,整个棍法都应该是经过训练过的。”
    
     问:“和您同行的艾教授也讲到这个情况。她说如果不是您过去受过警官的训练,受伤会更重。”
     答:“那,绝对是没命了,是绝对完蛋的。。。”
    
     郭艳律师告诉我,她曾经受过刑警训练,并且现在还担任(这方面)教师。
    
     郭艳:“那天确实是已经慌不择路了。”“他袭击我的地方呢,刚好是繁华的地段,有很多人上下班,还有很多的车辆穿行。我觉得他无非是制造一种非常恐怖的气氛。从他打击的情况、部位,选择的袭击的重点,我看呢,主要是想伤害我。”
    
     问:“对方是不是知道您受过刑警训练,并且作这方面教师?”
     答:“我觉得他可能不一定知道。而且袭击的打手非常的年轻。”
    
     问:“您后来飞奔到车上,您的伤势怎么样?”
     答:“基本上都是一些体外伤,我26日已经很晚了,回到家以后就发了一夜的高烧。没有办法入睡,浑身都是疼痛的,每一块肌肉都疼痛。一般到七、八个小时就显现出来了。主要的在腿部、腰部、头部,还有手臂部,有青紫,表皮剥脱、肌肉组织挫伤等等的状况。”
    
     ( 郭艳律师在本日接受采访,谈当日会见委托人冯秋盛的情况,见另一篇报道)
    
    
    9月29日
    
     * 村民要求罢免现任村主任动议失效 *
    
     有报道说,广东番禺太石村贴出(新)选举委员会的《公告》。由于七名民选的选举委员会委员在当选后一周内先后全都辞职,随后由落选的七名原官方提名的候选人替补组成(新)选举委员会。《公告》说,原经过当局核实的、有582名村民签名有效的罢免现任村主任动议,因后来多人陆续宣布退出,剩下的人数不足法定有效的三百人而告失效。
    
     那些曾经拿着身份证去证实自己参与提出罢免动议的村民,为什么有一半以上之多的人又宣布退出呢?人们当然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由于很多太石村村民与外界联络的电话和手机都存在通话障碍,我没有能够联络到太石村村民。
    
     我把越洋电话打到与太石村相邻的一个村子的村民家里。
    
     问:“现在太石村的村民接手机电话或者是你们互相通电话,方便不方便?”
     (女)答:“一下子听到,一下子听不到。”
    
     问:“请问现在在太石村,还有没有那些穿迷彩服的人在?”
     答 :“都是在公路上走来走去呀,在村里面走来走去呀,还是有的。”
    
    
     当我向受太石村几位村民委托的法律代理人、在广州的唐荆陵律师询问一些村民态度变化原因的时候,他说:
    
     “ 我只能看到我的委托人的反映,比如说像我们的委托人不敢跟我们见面,这个是很荒谬的。再一个,我们亲身经历到了暴力的威胁和直接的暴力殴打,我们自己经历的这个事情,也许能够反映村民他经受了一种什麽样的压力吧?”
    
    
    
    10月4日
    
     * 郭艳律师接到电话,说郭飞雄被批准逮捕 *
    
     自从7月29日,太石村村民联名要求罢免现任村主任到现在,先后有几十人被拘捕,其中除村民外,还有一直关注太石村事件的几位维权人士。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作家郭飞雄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10月4日,在广州的律师郭艳女士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郭飞雄先生已被正式逮捕。
    
     我就这个问题采访郭艳律师的时候,她正在旅途中。
     她说:(录音)“按理来说,他应该是邮寄送达呀,或者通过其它的方式,但他只是电话打一下。”
     由于当时电话信号不好,我又一次就这个问题采访了郭艳律师。她详细讲述了当时接电话的经过:
    
     郭艳律师:“ 10月4日的下午,大致是十三点零七分吧,番禺沙湾公安基地预审科熊警官他打来一个电话。他说,电话正式通知你了,你是不是郭飞雄的律师啊,他就问,我说我们原来是接受了他的委托,但是会见完了以后,他已经正式的提出来是由高智晟律师来作辩护律师了。他说,那我就通知你,麻烦你转告,一个是他(郭飞雄)的家人,一个是郭律师,10月4日就是正式执行批准逮捕。他是要求把法律文件自己取回来。那麽当时我们都在外地,同时我又发了短信息,发给郭飞雄的姐姐,就给他讲了这个事情。”
    
     问:“郭飞雄被正式逮捕的理由在通知您的时候有没有讲?”
     答:“没有,详细再想多问他,他很快(把)那个电话就挂掉了。”
    
     正式受委托的郭飞雄的代理律师、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智晟先生说:
    
     高智晟:“(关于)郭飞雄的逮捕通知,还没有正式通知我们,我们也是听到广东的律师给我们打电话讲的。”
    
    
    10月7日
    
     * 访郭飞雄(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 *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我采访了现在住在湖北省的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她是一位医生,杨茂平告诉我,她给中央政府写了信:
    
     杨茂平:“我的信可能都传不到中央政府去,请朋友给我发出去了。我是个很普通的、很敬业的一个人,如果对我弟弟这样处理了,我不知道我怎麽生存。”
    
     问:“您在信中主要说了些什麽话?”
     答:“我主要就是说‘我觉得番禺当局欺上瞒下,把这件事,一件很小的事,为了维护他们自身的利益,而跟中央‘建立和谐政治’的那种文件是相背的,故意把一个小事情闹大,为了掩盖他们贪污、欺负老百姓的那种罪行。我一向是不问政治的,但是今天到了我弟弟被迫害的时候,我不得不来体会到,我自身是怎麽生活的。”
    
     问:”您能简单介绍一下郭飞雄的家人的情况吗?”
     答:“他有孩子,有妻子,因为我们怕黑社会啊,所以我一直没有把他们的住处暴露出来。他女儿十岁。”
    
    
    10 月6日
    
    * 腾彪律师说,维权事件转移了焦点 *
    
     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腾彪先生说:“目前太石村的民主实践遭遇到很大的挫折。一些维权的事件最后都转移了焦点,转移到维权人士本身的安全上 。”
    
    
    
    * 再次采访郭艳律师询问伤情 *
    
    
     10月7日,我再次采访郭艳律师的时候,问她:“您伤势现在情况怎样?”
    
     郭艳:“当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严重,可能当时特别牵挂,有几个人在村口还没有走。后来回来以后连续有两天,都是发高烧。我自己也服用了一些自己备用的药品。排了三天的血尿,第三天的下午,还是坚持去上班了。我觉得恢复得还是可以的,应该是可以工作,但是也会有一些后遗症吧。”
    
    
    10月8日采访
    
    
    * 本杰明、吕邦列太石遇袭 *
    
    
     10月8日夜里,在广州的受几位太石村村民委托的郭艳律师陆续接到几则短信息。我采访了郭艳女士。
    
     郭艳律师:“短信息主要是讲吕邦列和有个外国的记者进村,被暴力袭打这麽一个事件,谈到了吕邦列伤得比较重。现在我也正在问,他的情况怎麽样了。一直没联系上有关的人。在二十三点三十八分还发过来,讲哪些人打了外国人,哪些人打了吕邦列。后来大致过了有一阵,有一个村民悄悄的发来,说是,好像那个外国人已经走了,没什么事,说吕邦列还在医院,反正他们(讲的)这个情况也是零零碎碎的。”
    
     问:“这些消息是从九点到几点陆续有人向您报告?”
     答:“从昨天就开始了。昨天七点来钟就有人谈到有记者(指《南华早报》记者刘欣和法广记者等人)被打出来。”
    
     问:“ 就这件事情,您个人有什麽要评论的吗?”
     答:“我不想评论什麽,因为整个这个情况。。。唉呀!都是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的这种局面。”
    
     在北京时间9日凌晨一点多钟(美东时间下午一点多),我又采访了英国卫报驻北京记者乔纳森。沃茨先生,向他询问本杰明先生的情况。
    
     乔纳森。沃茨先生说:“我不知道详细确切的情况,但是我听说他现在是安全的,他的身体没有受伤,这是我们一小时前通电话得到的消息。当时本杰明想进太石村,但是进不去,被一群人围住车子,他想给外边的人打电话,电话被切断。”
    
    
    10月10日采访
    
     北京时间10月8日晚上,英国卫报驻中国记者本杰明先生、他的助手陈先生和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吕邦列先生等人,去太石村采访,遭暴力堵截围攻,吕邦列受伤昏迷。现在,已经醒来的吕邦列先生已经被送回枝江市。北京时间10月10日下午四、五点钟到姐姐家短暂落脚后,当天晚上在他的朋友家中接受了我的采访。
    
    
     我请他讲讲他被围攻殴打前后的经过:
    
     吕邦列:“当时他们需要到村里调查实际情况,看村里到底是什麽现状。晚上大约七、八点,八、九点钟,已经进入村子了,车开到离太石村村委会三、四百米远,在一个转弯处,被几辆摩托车拦住了,不让我们去。”
    
     “我们准备去村委会那里看一下,马上就有很多人,把我们车团团围住,不让我们走,我们说要倒回去,也不让我们走。他们在外面看了一会儿,对我指指点点,好像认识我。”
    
     问:“你们车上一共几个人?”
     答:“连司机一共是四个人。我们叫的出租车,没有问司机的名字。”
    
     吕邦列说,车上还有本杰明和陈先生。
    
     他说:“他们把我看准了。车外面的人问坐在我后面的两名记者,前面的人就把车门打开了。我坐前面,他们把我拉出车外,用拳头捶我的头,用脚到处踢我,把我打到地下,把我打昏。后来用水把我泼了惊醒了一下,只知道有人泼了我水,后来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问:“您醒来时是在什麽地方?”
     答:“我醒来时车已经快到长沙了。(旁边人)说他们是番禺区人大常委会的,大概有五、六个人。”
    
     问:“当时您伤势怎么样?”
     答:“当时头非常疼,非常昏,就在车上睡到枝江,在车上吐了几次,把清水都吐出来了,很难受。他们要给我东西吃,我说,吃不了,吃了肯定会吐出来,我说下车后再吃一点儿,但下车后他们就没管我了。9月9日晚六、七点钟,他们把我送到枝江市枝江宾馆,跟我们枝江人大常委会接触了之后,就把我甩在一边就没管我了。后来安排两个百里洲官员把我接到百里洲的医院,一整天也都没给我东西吃。”
    
     问:“请问您到达枝江是什麽时间?”
     答:“大概是昨天晚上六、七点钟吧。”
     问:“就是10月9日晚上六、七点钟。进医院的时间呢?”
     答:“进医院的时间大概是九、十点钟吧。”
    
    
     问:“医院里对您的病情是怎么诊断的?能讲讲医院的说法和您本人的感觉吗?”
     答:“医院检查之后说我肌肉损伤很多,有两块出血点、胳膊擦伤,再就是肩膀。。。主要的诊断就是‘肌肉损伤’,还有‘脑外伤’,这是在百里洲医院。但是在枝江检查说我基本上没有什麽问题。但是我自己感觉还是头昏头胀比较厉害,被打之后浑身疼,但是外面又看不出来什麽印子,所以我觉得他们打人还是很有水平的。” “我现在吃饭不能吃多,只能少吃一点,慢慢吃。行动、思维还是能控制的;身上疼,意志还是能把它控制住。 ”
    
     问:“打您的人他们穿什麽衣服?您觉得他们是什麽身份的人?”
     答:“当时我也不清楚,好像都是穿便衣之类的。后来听他们人大常委会的人说‘那是农民’,还问我说,‘你看那里的农民比较粗暴吧?比较野蛮吧?’我当时还迷迷糊糊,回答他们‘那不是农民野蛮,是你们政府野蛮。’当时他们笑了一下。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吕邦列先生也谈到他为什麽从湖北省去了广东太石村:
    
     吕:“去年4月20日我竞选、补选上百里洲我们宝月寺村主任。今年3、4月份,因为我要到外地寻找发展家乡的路子,暂时辞去了村主任职务,到外面去作探索,后来在广州接触到太石村村民。因为吕邦列曾经搞过罢免的事情,对他们提供了一些法律方面的咨询。”
    
     吕邦列先生告诉我,他到现在还没有回到家中见他的母亲。
     吕:“因为不想惊动母亲,担心八十多岁的母亲受不了。在小姐姐家中落了一下(脚),也没说真实的情况,害怕他们伤心。(在友人家里)想把自己调整得好一些,再回家去看一下。”
    
     问:“经历过这件事情,您怎麽想?”
     答:“我觉得像他们那边,政府这样完全以高压的方式对待老百姓、对付老百姓依法维权的作法,太令人寒心了!真的!如果我们中国的农民这样被他们镇压和欺负的话,走合法的道路不能实现的话,最后我们国家是比较可悲的。因为,到时候那些被欺压的老百姓到无路可走的话,可能会采用暴力。对我来说,如果我走合法的道路走不通的话,我今后也可能会走到暴力的上面去,那是非常可悲的。”
    
     问:“您这个想法也愿意公开吗?”
     答:“可以公开呀!”
     问:“那您下一步还有什麽打算?您还有什麽想做的事情?太石村您是不是还继 续关注?用什麽方式关注?”
     答:“我还是继续关注太石村,我还是按照在法律的范围里,能给他们一些帮
    助、支持、或者关注嘛!”“我希望太石村的事情能引起中央高度重视,对老百姓合法的、依法办事的维权的态度和决心给一定的支持,对政府方面野蛮的行为给与一定的制止。希望能得到中央这方面的支持和帮助。”“感谢所有关心我和关注我的媒体和人士!谢谢他们的关心!”
    
    *****************************
    
    
    艾晓明教授感言 :
    
     在广州的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女士说:“我觉得非常痛心,就是怎麽可以把村庄交给这样的施暴的人手里?这是真正的威胁我们现在政府最重视的稳定。”
    
     “ 现在传说就是我们三个坏蛋干的这件事,说是为太石村。。。第一个坏蛋是郭飞雄,第二个坏蛋是吕邦列,第三个坏蛋就是我本人。他们有些人说我是很激进的。我说你们说我激进什麽?我反对打人骂人、强奸妇女、虐待老人,到现在就是反对杀人了,你说这都是什麽激进吗?这还要激进的人才去想吗?这都是道德人伦的底线,再越过这一步,就是兽性、兽行了,是吧?我这样的人算什麽激进的人啊!”
    
    
    
    以上节目可以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上收听:WWW.RFA.ORG
    
    普通话:“心灵之旅”节目“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系列,第三集:太石村纪事,第四篇。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太石村刑拘村民筹集法律援助款项半月通告
  • 太石村法律服务顾问团迄今收到捐款及用款公布
  • 官方说法:番禺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就太石村事件答记者问
  • 4太石村民因协助记者采访被捕
  • 广州太石村是“黑帮治村”?
  • 美关切广东太石村民主人士遭殴打案
  • 太石村事件-中国基层民主试金石
  • 太石村事件维权人士吕邦列遭殴打后在家养伤(图)
  • RFA 张敏:专访在太石村遇袭人大代表吕邦列(文字版)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六:面对疯狂的默语
  • 太石村特急讯:强烈呼吁关注吕邦列生死状况
  • RFA 张敏:英国记者本杰明、人大代表吕邦烈太石村采访遭暴力殴打
  • 太石村重大特急讯:太石村民称英国卫报记者快被打死了
  • 太石村特急讯: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等被暴徒殴打
  • 采访因太石村被关闭网站的负责人(图)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一至三
  •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 广东太石村农民维权活动家狱中绝食20天(图)
  • 草根:又想到太石村
  • 赵达功: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 太石村恶霸欺压百姓,省委却为其撑腰并诬陷学者教授为“黑手”(图)
  • 尽力:河南有过“太石村”
  • 太石村事件说明农村民主选举就是婊子牌坊/ 林泉
  • 刘晓波: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 李天笑:太石村与弹簧效应
  • 刘晓竹:太石村逼胡锦涛还政于民
  • 张三一言:解读太石村民主运动
  • 律师学者作家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
  • 从太石村悖论看中国社会的刚性特征/冼岩
  • 赵达功: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北京,面对太石村你要袖手旁观到几时?
  • 宪政实践——太石村民罢村官举步维艰
  • 小国寡民:太石村——中国大社会的博弈
  • 赵达功: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 美国布什政府操纵中国太石村村干部选举选举!(奇文)
  • 广州市番禺区为什么出动大量警力攻占太石村财会室?/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