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5年10月16日)
    

维权网记者魏得力报道
     (博讯 boxun.com)

    
    
    日前,记者收到了严正学『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的诉状,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正式立案。北京时间今日(12日)下午二时,通过越洋电话记者接通严在台州的电话(小灵通),严正学显得紧张、语无论次,半响才有应答。
    
    ——————————————————————————————
    
    
    
    严(录音):“……就在半个钟头前,我险遭车祸…肝脑涂地……成了车下冤鬼…肇事车是椒江法院的警车……
    
    
    
    记者:出事的地点在哪里,能谈一下过程吗?
    
    
    
    严:在椒江法院门外司法大楼前。也就是我撤离台州前,椒江法院法警大队长谭阳聚众殴打我致伤的地方……今天是“院长接待日”……
    
    
    
    接待室就设在司法大楼西侧(原是门房之类的小屋)。接访的是法院老院长钱国强,还有口碑不错的立案庭女庭长孔桂珍、民庭庭长张爱军以及执行庭副庭长刘昊。我排队等到被接访时已10时多。开始我向执行庭刘昊副庭长询问有关执行问题,后向钱院长申述的还是“长达五年多椒江法院违法多收诉讼费问题”。我说:“迫于无奈,椒江法院杨东睿副院长巳将2000年至今的约十个行政诉讼案退费单让我签字退费。但有几个案签字后至今仍未退款,还有民庭的两个案尚末签办退回多收的其它诉讼费。钱院长说:“严正学,我看你是特殊材料做的,椒江46万老百姓就给你一人退费,这也不公平呀。” 老院长惦记着应该给椒江老百姓退费,凸显其人本意识还有那么半点幽默,“共产党员才是特殊材料做的还要保‘鲜’,老百姓都被江泽民‘三个代表’了,我拒绝代表,所以才给我退费。问题是法院至今仍违法多收不退,鱼肉椒江百姓。老百姓巳惯于任人宰割,不敢吭声就成了‘民不举、官不究’!”钱院长表示会督办退费,我就跟他们招手告别了。
    
    
    兴冲冲出了接待室,想不到一辆轿车朝我疾驰而来,我避险后退时还被拌了一下,原来我身后还有个“人”。在这个停满车辆的小道上(供行车、走人的路面仅二米多),肇事车是轿车式的警车,有法院两个大字。开车的司机(干警)没有穿警服,还挂一圈粗大的白金链条,嘴角叨烟,随烟吐向我的第一句话是:“卵泡(台州方言:指女性生殖器)儿,没长双眼!”我说:“这不是高速公路开得这么快,撞死我怎么办?”“撞死你大不了‘两年’,不吃法院的饭!”“这里是法院,你总得讲点理!……”没容我说完,司机(干警)下车就要对我动粗,身后的“人”也加盟跟着骂我。总算我还长了记性,想起东北的“宝马撞死人案”,更怕谭阳再率—帮法警来群殴,就急忙跑步避退入接待室,司机(干警)开车紧追,到接待室门口还对我骂骂咧咧……
    
    记者:没有撞倒你,真是大幸!院长是如何表态的?
    
    严:我找两个院长交涉,要求告知开车撞我的是否是法院干警以及他的名字?两个院长拒绝告知。钱国强院长算是吭了声:“这个地方不应该开车这么快!”
    缪信权院长却说了句“没有撞伤还说什么!”
    
    记者:如果发生车祸,你认为这是交通事故还是交通事件?
    
    严:不能孤立看这个问题,今年三月份起,因行政诉讼,我被椒江法院当庭抓打、铁笼解押、牢中虐囚、后又遭法警围殴致伤……;十三年前,状告北京公安局的我,在不断遭电话恐吓“要撞死我!”时,肩负全家经济重担的儿子严溯宇,在黑夜中被一辆末开车灯的汽车撞倒,暴死街头!当时《浙江日报》向中央发的“内参”称此为非常事件!儿子鲜血染红了我 “民告官行为艺术”的第一页!
    
    今天的一幕希望仅是个偶发事故。在血色恐怖中,我视死如归!假如再次遭遇不测,请记者呼吁国际社会为我共遣暴行。
    
    记者:我很感动!但更希望严先生提升防卫意识,由于一党专权,中共在硬件上堵死了维权之路,使官权黑社会化。
    
    最近,广东番禺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中,官、黑勾接抓捕人权律师郭飞雄,殴打帮助村民维权的中山大学女教授艾晓明和律师唐荆陵、郭艳,围殴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香港《南华早报》女记者刘欣、法国国际电台记者Abel segretin和1位凤凰周刊记者;当上了市人大代表和村主任的吕邦列被绑架死里逃生后向媒体表示:他不再采取法律行动维权,因为殴打他的人与政府有关。
    
    近日,嘲神骂鬼,出言无状的勇将东海一枭,率领近百名法学专家、教授、记者和律师组成的“法律援助团”和浙南地方官、匪斗法,败阵龙泉之后仰天长啸:决不再打官司!
    
    中共权力不受任何制衡,“专制和独裁”在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统治史中,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残暴程度。在这样政治生态中你孤身斗群魔,是否具有太多的理想主义色彩?
    
    
    严:维权是后极权时代的民主潮流,维权目标是重建公民社会,也就是米奇尼克的《通往公民社会》。十几年来,我近百次地和违法政府对簿公堂,其目的就是揭露中国法制的虚假。“法制”不等于“法治”,中华帝国在秦始皇时代就有“法制”,法律(刑鼎)是统治者用来控制社会,镇压老百姓的工具;中共的“依法治国”仍只是口号,“法治”并不存在中国。政府仍在刻意模糊“法制”和“法治”的概念。为了建立真正的“法治中国” ,我们责无旁贷。
    
    我是个艺术家,我以艺术家的艺术行为去斗法,所以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而是“行为艺术”的过程,官司的输赢对我并不重要,恰恰该赢的官司被判败诉才能引起社会和媒体的关注,共遣司法的黑暗和邪恶。所以我的心态很平和,尽管我被打、被抓、被笼困、遭虐囚、甚至是再遇“车祸”遭暗算,我都得“感谢”缪信权、葛佩玉、谭阳之流对我行为艺术的参与,从而鞭笞了政治的罪恶和司法的独裁专横。启动人们对“公民社会”责任的理性思索及救赎。
    
    ————————————————————————————————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 严正学
    
     2005年10月9日,接“受理通知书”,本案已由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案号为(2005)台确字第13号
    
    
    
    
    《申请确认状》
    
    
    确认申请人: 严正学,男,汉族, 61岁,职业画家 住所地:北京市回龙观天慧园小区 5 幢一单元 101 室 邮编:102209 
    北京电话:010 - 81735903 台州电话: 0576 ― 8657593
    
    被确认申请人: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
     院长:缪信权 住所地:椒江区中山东路
    
    
    确认申请请求:
    
    (1)确认审判长葛佩玉捏造事实,构陷“殴打法警一耳光”违法拘留申请人违法;
    
    (2)法警当庭殴打申请人致伤并禁止给(羁押狱中)受伤、尿血、发高烧的申请人人道的治伤医病等行径违法。
    
    (3)依法撤销(2005)台行复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2005)椒行初字第152号《拘留决定书》。
    
    
    
    事实经过:
    
    
    
    (1) 法庭上迫害的经过。
    
    
    
    2005年 3 月 8 日上午8时20分,申请人接传票到椒江法院第二法庭接受宣判。审判长葛佩玉宣读(2005)椒行初字第 12 号和第 17 号(两案合审)判决书的部分内容后,要申请人立即签字;申请人要求看完全部内容后再在宣判笔录上签字。葛仅给一份12号判决书拒绝给 17 号判决书,竟强令申请人签收两份。申请人依法申辩,葛即命令两法警夺去申请人 12 号判决书和宣判笔录,并将申请人一手反剪后背,一手前拉,拖向法庭门口,在门和旁听席椅间窄道处申请人拌倒在地。法警泮江龙乘椅墙障目处猛踢申请人腰背部。申请人呼救才缓释后,挣扎着勉强站起,并表示椒江法院剥夺当事人核对笔录权非法,给一案判决书强令签收两案判决书违法,当事人未签字退庭即强行开庭审另一案非法,暴力拖打当事人出庭违法。同时走到审判桌边拿回12号判决书和宣判笔录继续看阅。但此时葛却说:“我不要你签字,你给我滚出去!”就连连敲击法槌令早巳在庭外等侯的约十名法警—轰而入,再次将申请人扭打倒地,拖出法庭。致外套破碎,遍体鳞伤。法警大队长谭阳,指令“将他装杀脚!”(台州方言:狠狠揍他!)。申请人被拖进禁闭室,拷上手铐后,塞入备候已久带小警笼的刑车,送看守所。
    
    
    
    8 时 20 分至8 时 30 分几分钟内,申请人仅说了“我必须看完内容后再签字,法庭应该允许我看完全部内容签字……” 、“审判长无权剥夺我合法的签字权利!” 、“我还没核对笔录未退庭不等于本庭已结束,就不该审理另一案;” 、“我是接到法庭传票,准时到庭来接12、17号两案判决书的,审判长不能仅给一份12号案判决书,而强迫签收两份;” 、“法警摘掉警号踢打我,证明你是故意伤害我,是有预谋的!(法警泮江龙踢打我时,早已摘去警号)”等寥寥几语。
    
    
    
    申请人被拘留后,申请人的妻子和哥哥找椒江法院杨东睿院长,问什么是“冲击、哄闹法庭、殴打值庭法警”的罪。杨东睿院长说:“是抄《民诉法》101条定罪的。”《民诉法》101条确有“冲击、哄闹法庭、殴打值庭法警”的罪。但抄了法条去套没有违法事实的当事人,先拘留,后罗织罪名来实施报复!
    
    
    
    (2) 法庭外虐待的经过 。
    
    
    
    申请人拖入 1204 室时,谭阳为掩外人耳目,用伤口帖封帖申请人流血的右手背,并用药棉酒精擦净腰部约长 9 公分伤口的流血,谎说:“送你去医院。”但直送茄止监狱(证据[1] 当日签收“拘留决定书”送达回证上已写明伤情)。
    
    
    
    入监前,看守所对申请人伤势作记录:肩部红肿两处受挫裂伤流血,左腰部受伤流血伤口长9公分,右手背受伤流血。入监后一直尿血(15天后,医生诊断为:肉眼血尿,有生命危险)。或许冤狱惊天,大雪骤降,申请人连续发烧 4~5 天,饮食不进,全身痛楚,神智眩晕。
    
    
    
    入监第三天,申请人曾让来监提审的椒江法院汤俊斌和邵丹等约四名法官及法警验伤,恳求给予治伤医病(见证据[2]“提审笔录”),入监第四天,申请人又让台州中级法院来监提审的虞林军、王平涛两法官及司机验伤(见证据[3] “提审笔录”),并交上同监囚犯对申请人遍体伤情和内伤尿血的见证(见证据[4]同监囚犯见证4页共8份),请求给予人道的救治仍遭拒。而向拘留所申请就医,拘留所黄小喜所长一再表示:“拘留所曾多次向椒江法院反映,法院不许,我们就无权送你去医院。”
    
    
    
    15天拘留期满,申请人已是病息奄奄,当天先后去台州市市立医院和台州市中心医院医治。诊治结果,在两医院出具的《医疗诊断证明书》和《入院证》上均写着“左肾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左肾外伤,左侧肩部外伤” “肾脏挫伤,上呼吸感染”。(证据[5]两医院《医疗诊断》、化验单、病历和《入院证》4页共10份)医生说肾挫伤尿血不止危及生命,你的伤势严重,应住院监护治疗。申请人即找中院办此案法官虞林军和椒江法院要求解决就医费用,被拒绝,因无力支付7000 多元住院首付费只得忍痛门诊就医。
    
    
    
    申请确认理由:
    
    
    
    [ 一 ] 椒江法院违法有三:
    
    
    
    [1] 违法审理,侵害申请人合法权益 。
    
    
    
    (1)该回避不回避
    
    申请人当庭提出对葛佩玉回避,理由有三(也是葛怀恨报复申请人的原因):
    
    其一,椒江法院长期(已达五年)多收、乱收诉讼费(其违法事实事实已多次被台州中级法院裁定,但葛将累计1500多元多收费扣压至今,拒绝退回。关于葛抗法,拒不执行上级法院的判决、裁定,申请人一直控告了五年。),索还时多次辱骂申请人。特别是2002年一次“院长接待日”,在朱道鸿院长(现司法局长)前,申请人要求退回台州中院已裁定返还的“多收诉讼费”,葛闻声赶来拍着桌子训斥:“中院裁定是错的,本庭长有权拒绝执行!”,并对申请人百般漫骂,甚至喊法警欲对申请人施暴。
    
    
    
    其二,葛多次对申请人案件违法枉判(申请人状告文化局涉黄一案的违法审理只是冤海一黍)。葛曾扬言:凡严告的状,告一个让他输一个。实际上申请人由葛审理的近 20个案件,案案败诉。
    
    
    
    其三,葛曾于 1998年 5月,审理由申请人代理浙椒308轮十一名船员诉广东边防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扣押货船、勒索现金 [(1998)椒法行初字第5-15号] 标的为60万元的大案中,葛佩玉接受原、被告双方宴请并枉判(申请人还有证据线索也一直在举报)。
    
    
    
    椒江法院违法背实驳回申请人回避的申请,为葛不法行径和报复申请人创造条件。
    
    
    
    (2)禁看阅、逼签字
    
    申请人有核对笔录签字的权利。法律上讲,签字包括看阅理解内容和认同签写名字两部分。没有看阅就无理解更无所谓认同,可见这种违背当事人意愿的名字记录不属法定意义上的签字。就在葛主持的宣判笔录里葛亦说:“当事人核对笔录签字后退庭!”,既然叫申请人核对笔录,那又为何禁止申请人看阅笔录就强迫申请人签字?可见葛该行为违法有明知故犯的蓄意。并且更为荒诞的是葛竟在宣判笔录上写着“严正学拒签”,也没说明拒签原因(申请人一直要求看完内容再签字,并从未放弃或拒绝签字),非法制造法律文书,可见葛恶意构陷的事实已渗透每一行为环节。
    
    
    
    (3)未结束审另案
    
    申请人在签收判决书前,法院有义务提供申请人合法的时、空间看阅。葛既未许可申请人某时某地看阅判决书,申请人又不知其内容,就强逼申请人签收两案的宣判笔录和两判决书(仅给—案判决书,强迫签收两案),申请人还没核对笔录签字退庭,就强行再审另一案。这一系列行为是以非法剥夺申请人合法签字权为代价,实现其非法的审判。
    
    
    
    [2] 非法拘留,限制申请人自由权利
    
    
    
    (1) 将申请人作为“旁听人”,是构陷申请人的阴谋陷阱。
    
    “作为旁听人员的申请人未接受法庭审判人员和法庭值班法警的劝阻”(证据[6] 出自(2005)台行复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在本案中,申请人的合法身份应该是接受开庭的当事人,其具体行为是接受判决书并在签字过程中遭到不法侵权。另外,“劝阻”的说法错误。葛在违法审判前提下,强迫申请人放弃合法权益,法警在葛违法的命令下拖打申请人。故不存在合法的“劝阻”。
    
    
    但葛精心炮制冤狱手段之狠毒可谓登峰造极。
    
    在 2005年3月8日上午的法院公告中明确公示:“3月8日上午8时10分在椒江法院第二法庭审理王文伟诉被告台州市椒江区司法局的诉讼”[公告见王文伟案卷],而给申请人的传票是 “3月8日上午8时20分到椒江法院第二法庭接判决书”(附证据[7]《传票》《公告》葛有意按排迟10分,在同一小法庭) )。可见申请人一脚踏进第二法庭时申请人即为葛设计的囚笼里的“旁听人”,葛故意将申请人两案件放在王文伟一案中审理,申请人事实的身份是案中案的当事人及案外案的旁听人,故以下所谓的哄闹、袭击、损毁这精心炮制的罪名,不辩自明。
    
    
    (2) 将申请人定罪,是构陷申请人的罪行实施
    
    “实施了哄闹法庭、损毁宣判笔录、袭击值勤法警的行为” 作为法律行为它必须同时具备行为的动机、条件、实施及结果。
    
    
    
    申请人一人持传票准时到庭接判决书,无“哄闹法庭”“ 袭击法警”的动机。申请人在椒江法院已打过近 20 多起行政官司,均败诉。即使面对如《中国青年报》 2000年12月12日整版登载的《严正学输官司得民心》一案,由葛主判的那件“败诉案”也处之泰然。作为申请人已经习惯了葛主持的椒江法院行政庭的判案作风,申请人不会为之愚蠢的失去理智,去“殴打法警一耳光” 泄愤(葛在卷中构陷申请人的罪名)。
    
    
    
    从客观条件上看,仅一个已 62岁耳聋体弱的老艺人,根本无法哄闹法庭、袭击法警,损毁宣判笔录。所谓‘哄闹’ 根据 商务版 1996 年修订的《现代汉语词典》524页, “哄闹”指许多人同时的喧闹。所谓“袭击”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1348页,“袭击” 指出其不意或秘密突然打击。不知一个左耳失聪的老人用一张口而如何哄闹法庭?不知一个风雨残躯的老人手无寸铁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其不意或秘密打击从无怨仇而武装有素的十多名法警?既然是在审理王文伟状告司法局一案,申请人为何能损毁“宣判笔录”?是谁的“宣判笔录”?如果是申请人的“宣判笔录”,那为何又放在王文伟与司法局的开庭中?
    
    
    
    从行为实施上看,椒江法院对所谓“哄闹”“损毁”“袭击”,没有也无法做出具体说明。违法行为都是有具体的事实行为而非抽象的罪行。正如申请人说葛诬陷申请人是指其以合法的外衣给申请人套上“哄闹”“损毁”“袭击”罪行以实施非法拘留申请人达到报复目的。而葛却因为其捏造的本质而无法明确说明其哄闹损毁袭击的行为方式及程度。何异秦桧无法解释岳飞的罪状时,只得用“莫须有”之名?
    
    
    
    从结果看:所谓“哄闹”,根本没有申请人没发出半点嘈杂非法之声,而葛策动10多名法警却有拳脚相加、混乱拖打实际结果。
    
    
    
    所谓“损毁”宣判笔录没有半点字迹模糊或破碎,如果有点皱能够罪,那么也是法警抢夺所致,是谁之罪?
    
    
    
    所谓“袭击”,被袭击者无任何皮毛之损。而“袭击者”倒是遍体鳞伤、内伤尿血又如何解释?所谓“袭击”,其实众多法警争向殴打申请人时,挤掉了帽子,那可以算得上遭袭击,那么法警殴打申请人时打痛了自己的拳脚,谭阳还打得手背流血,那也是申请人的罪了?
    
    
    
    (3)编造伪证,是构陷申请人的罪恶手段
    
    椒江法院附卷的有两份伪证,第一份是司法局人员的,第二份是法院法警的。
    
    
    
    先看第一份伪证(证据[8]司法局袁卓群、吴国兵证词):在来源上看,司法局和法院同处一院,业务姻亲相连,其局长朱道鸿就是前椒江法院副院长,缺少证明力。再且,出证者袁卓群,是臭名昭著千夫所指的报纸亦屡屡披露的“见死不救、漠视生命的人格残缺的劣吏”,在证据的道德力度上无法上桌,正如卖国贼汪精卫能给东条英机作证没有战争罪那是旷古绝闻。
    
    
    
    在文书格式上,这份证明不属司法局组织证据,因为没盖有公章。那应属于个人证据,而个人证据不应是两人同时在一份精心商量策划下草拟出的证词上签字,这最多只是违法的串证,如果要认定这证据合法首先出证者必须证明自己不存在串证。
    
    
    
    在形成的条件上,本案发生时间是3月8日,出证时间是3月9日,明显在椒江法院作出具体拘留行为后为应付申请人复议而事后擅自非法补证,于法律时效上非法。
    
    
    
    在真实性上,伪证中多处有无中生有捏造的事实,有恶意的推测判断评论的攻击,有模糊掩饰刀笔杀人的阴谋,有自相矛盾的劣迹。
    
    
    
    首先,捏造的言行很多。申请人从没说过“你拿出手铐来带我走”但伪证上有这么一句。申请人从未打人,伪证上说申请人打人,说申请人将笔录揉成一团,不知伪证者如此血口喷人是否会怕夜里冤鬼叫门?
    
    
    
    其次,伪证充满恶意的攻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规定”第四十六条 证人应当陈述其亲历的具体事实。证人根据其经历所作的判断、推测或者评论,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但伪证者随处以主观意志作为证词。“当审判长宣判结束后”本案争议的是申请人未核对笔录签字退庭,能否作为结束另待定论,非伪证者饶舌。“就开始无理取闹”伪证者应清楚何谓“无理取闹”何谓依法申辩,尚有公论,非伪证者口臭。“大吵大闹”“挑衅地说”“耍起无赖说”,出证者义务和权利也只能是明确讲明具体言行以供阅案者参考,如何吵闹没说,如何挑衅没提,如何无赖不知,当伪证者出此恶语淫词其卑劣之人格已须发尽现,其违法之本质已昭然若揭。“准备将其带离”伪证者怎样知道法警还没行动就准备将其带离?是谁告诉伪证者?“由于严正学的无理取闹,使我们的庭审活动中断约20分钟左右”是葛违法审判,还是申请人无理取闹,还在辩论中,这伪证者竟口出狂言法霸到底!
    
    
    
    再次,伪证者为掩饰葛违法审判的本质,故意不提葛法庭暴逆之言,迫不得已时仅用“制止”两字。绝对的舍去她在理屈词穷时发威“现在我不要你签字,你给我滚出去”那如同法律出其掌下不可一世的河东狮吼!伪证者掩饰法警打人的事实,仅说“劝阻”“再三劝说”“带离”等温文尔雅之词,绝对不提双手紧抓严正学,拖倒在地,拳脚相加这血腥一幕。为封住申请人口,伪证者用“无理取闹”“大吵打闹”“不听劝阻”“突然倒地”使原本是依法申辩的申请人一下子变成肇事者,一个被拖打在地的人一下子变成“耍无赖”,伪证这杀人不见血的魔刀!
    
    
    
    另外,伪证内矛盾重重:
    
    “耍无赖说干警打了他(其实干警根本未动手)”用脚猛踢申请人腰部不是打人?而在法警潘江龙的证词里也承认说“我走到严正学跟前抓住严正学的右手”。而偏偏这两位司法局的伪证专家却说没有,那么医院的诊断证明和关押拘留所里的证明是如何解释?瞎子不能做目击证据,然而有眼无珠者能做合法的证据吗?
    
    
    
    “反而是严正学打了一法警”伪证者不敢详编细节,因为怕与葛和法警的诬词不一致。其实,当时申请人被拖倒在旁听席椅和墙间,出口处围有近十名身高马大的法警,而伪证者坐在自己被告席上,如果是正常的人是看不到被拖打在下的申请人的,疯狗咬人影,信然。
    
    
    
    既然是“拿着笔录不放”,那为何有“冲到审判席抢宣判笔录”伪证者有目的剪去中间不可见人的内容,还是疯言乱语?
    
    
    
    再看法警伪证
    
    
    
    (1)、在来源上看,出自椒江法院授意下的法警伪证,本来就没有证明力。而且在本案中,潘江龙是案中暴力殴打申请人、踢申请人腰肾挫裂伤者,潘江龙踢打前即摘去警号,证明踢打是故意为之,而且已涉及违法犯罪的嫌疑,根本不具备合法的证人资格。(证据[9] 当场踢申请人致腰肾挫裂伤者)
    
    
    
    (2)、在文书格式上,作为个人证据,不应是两人同时在一份精心商量策划下草拟出的证词上签字,这最多只是违法的串证,如果要认定这证据合法首先出证者必须证明自己不存在串证。
    
    
    
    (3)、在形成的条件上,申请人在3月8日 9点被拘留,在此前法院并没当着现场取证,而是在申请人被关进监狱后,才取证。证据上时间尽管是3月8日,在本案中应以举证倒置,法院必须证明该证据确实是在拘留行为作出前取得。
    
    
    
    (4)、在真实性上,有事实的捏造,有真相的歪曲,有罪行的掩饰,有逻辑的矛盾。
    
    
    
    首先,事实的捏造:“严正学用右手由下向上往我脸上打来,打到我的额头,并将我的警帽打下”。60多岁老人被拖打倒地,双手被几个法警紧抓着,挣脱不开,还有第三只手去打人?而在葛佩玉却高坐审判椅上,说申请人“打了法警一耳光”(语见案卷里的拘留审批报告),到底是潘没听清葛的命令把耳光说成额头,还是葛疏忽没告诉潘打到哪一部位,使潘把葛定下的打耳光罪说成打额头罪?可见先定罪后伪证狐尾丑露。
    
    
    
    其次,事实的歪曲:
    
    “在法庭上无理取闹致第二个案件无法继续审理”
    
    “但严正学手里拿着宣判笔录却没有签字的迹象”“严正学非但不听,反而对审判长大声宣吵”“不听制止,继续哄闹、冲击法庭”这些都是作为证人不该用的判断猜测或评论甚至是抄袭了拘留决定书上的原话,想不到在椒江法院教唆下法警会出此歪曲事实的低劣的伪证!
    
    
    
    再次,罪行的掩饰
    
    申请人被法警拖倒在地后,遭潘江龙猛踢腰部,当时就呼救不已,怕申请人记住特意事先已摘去警号牌(后查为:331905)的潘江龙,在其叙述中只字不提打人这事实。而由申请人提供的10份医疗诊断、入院证可通过法医作司法鉴定,以及8份同牢囚禁人员的证词,也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罪行。
    
    
    
    另外,逻辑的矛盾,该伪证与司法局人员的伪证及葛的诬陷有许多矛盾,已见上述。根据《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 第十九条 故意违反法律规定,采取强制措施的。采取强制措施有过失行为,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申请人依法请求对施暴者和报复诬陷者追究责任。
    
    
    
    [3] 殴打虐待,残害申请人身心健康
    
    
    
    申请人除了耳朵有病(耳聋),平日身体健康。经法庭一阵毒打,踢成内伤(尿血)入监后又遭禁医之残,身体极差。申请人遭椒江法院殴打残害,既有看守所记录,亦有同监证明,更有医院确诊。且不说拘留申请人 15天,合法不合法,执法的法院殴打申请人致伤,这是否违法?也不说拘留该不该,但被法警打伤投入监狱15天里,严禁就医,导致申请人伤势恶化,如此非法剥夺法律赋予的申请人的生命健康权!沧桑老人身心受折磨、遭残害,又该如何向法院讨回公道?
    
    
    
    [二]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作出(2005)台行复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时,复议程序违法,认定事实错误,采纳证据违法,复议决定错误:
    
    
    
    [1] 复议程序违法 :
    
    
    
    (1)原则错误:不合法、不公正、不公开、不及时、不便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第四条 行政复议机关履行行政复议职责,应当遵循合法、公正、公开、及时、便民的原则,坚持有错必纠,保障法律、法规的正确实施。
    
    
    
    申请人入狱时向法警和拘留所人员要求治伤医病和依法提起“复议”和“上诉”时,在椒江法院唆使下,警号是( 070271 )的警察凶狠地撕破申请人病历,折断园珠笔,不仅拒绝给申请人治伤医病,同时剥夺申请人三日内依法“复议”的法定权利。此后申请人写了“复议书”也不给申请人交法院或邮寄法院。
    
    
    
    后来申请人妻多次依法向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复议申请时,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虞林军法官(本案复议法官)拒不受理,误导申请人妻送椒江法院,结果两级法院相互推委,拒绝立案,申请人妻只得将复议书以特快专递邮寄到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才得立案。另外台州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虞林军拒绝申请人查阅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并在立案第一天上午来拘留所提审申请人时,申请人要求台州中级人民法院调查当时在场的所有目击者,并脱衣让虞林军和王平涛两法官验了伤,交上了狱中囚犯给做的“伤情见证”,虞法官下午就回到拘留所作出了“驳回申请,维持原决定”。 其以偏袒的暗箱操作及违法的欺民行为代替复议行为已是铁案如山。
    
    
    
    (2)过程错误:没有依法调查、缺少科学分析
    
    首先,没依法调查。2005年3月11日,台州中院受理《复议》后,由虞林军等两法官提审申请人,申请人表示因无法知悉另一案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却王文伟案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身份,且身陷囹圄,也无法去要求当时目击者以尽公正作证义务。只得多次恳请虞,依法申请法院向现场目击证人全面调查取证,但虞林军法官根本没有调查。就错误地确认葛的“当众殴打法警一耳光”诬陷之词为拘留申请人的法律事实根据,不到半天(当天下午)即送达台州中院《复议决定书》[(2005)台行复字第1号],导致错误复议裁定。《 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第八条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影响案件主要事实认定的证据,请求人民法院调查收集,有关审判人员故意不予收集,导致裁判错误的。可见,这种行为是属于法官违法的追究范围,显然,这也不符合行政复议的如实调查的法定程序。
    
    
    
    其次,没科学分析。本案的关键是申请人因耳聋听不清(证据[10] 北京同仁医院耳聋诊断证明)而要求看完判决书和宣判笔录后签字是否合法,也即葛佩玉强迫申请人不看内容就签字并在签字未结束前强行开庭审理另一案是否违法?这是本案发生的起因,对申请人是否依法行事及葛佩玉是否依法审判的正确认定有着重大意义,作为本案的复议机关中级人民法院有义务和职责 查清这争议焦点的来龙去脉。但是台州中级人民法院在复议时避开这关键线索,仅凭主观臆断,套用椒江法院给申请人捏造的罪名,违背事实作出决议。不符合行政复议科学分析的法定程序。
    
    
    
    (3)内容缺失:舍割复议申请的主题
    
    作为本案中的复议机构,台州中级法院应当从椒江法院拘留行为的作出及执行两方面调查取证,明辩真伪,依法作出复议决定。本案中申请人明确提出椒江法院的行政行为其违法有四:违法审判,违法作出拘留,违法打人致伤,违法不给被法警殴打致伤(肾挫伤、尿血)有生命安危的申请人治伤看病。中级法院仅对椒江法院违法拘留行为作出掩饰护短的复议决定,而对其行为的前提即违法审判、行为的执行即违法打人致伤和行为的后续违法不给被法警殴打致伤(肾挫伤、尿血)有生命安危的申请人治伤看病的罪行却顾左右而言他,严重违背依法复议的精神。
    
    
    
    [2] 事实认定错误
    
    
    
    台州市中级法院在《复议决定书》上认定申请人“ 实施了哄闹法庭、损毁宣判笔录、袭击值勤法警的行为 ”及 “ 作为旁听人员的申请人未接受法庭审判人员和法庭值班法警的劝阻 ”为事实,这是错误的。
    
    
    
    [3] 采纳证据违法
    
    
    
    申请人多次要求查看椒江法院提供的证据,均被中级法院法官违法拒绝(到6 月10 日才看到部分内容),只告诉有司法局 2 证人及 2 个法警证词。根据《行政复议法》第 23 条 作为本案复议机关的中级法院故意隐秘证据是违法之举。各诉讼法亦明确规定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当作有效的证据。可见,在本案中被中级法院采纳认定的证据无论在诉讼程序还是在复议程序上都是违法的。至于具体违法认证细节,上有所述。
    
    
    
    综上所述,确认申请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民法院国家赔偿确认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一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提起国家赔偿请求的,除本规定第五条规定的情形外,应当依法先行申请确认。故特向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确认申请及附带赔偿等申请。请依法作出确认,并支持申请人要求。
    
    
    
    此致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确认申请人:严正学2005年6月27日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 严正学
    
    《申请确认状》
    
    
    确认申请人 : 严正学,男,汉族, 61 岁,职业画家 住所地:北京市回龙观天慧园小区 5 幢一单元 101 室 邮编:102209 
    北京电话:010 - 81735903 台州电话: 0576 ― 8657593
    
    被确认申请人: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
     院长:缪信权 住所地:椒江区中山东路
    
    
    确认申请请求:
    
    
    
    确认审判长葛佩玉捏造事实,构陷“殴打法警一耳光”违法拘留申请人;法警当庭殴打申请人致伤并禁止给(羁押狱中)受伤、尿血、发高烧的申请人人道的治伤医病等行径为违法。
    
    依法撤销(2005)台行复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2005)椒行初字第152号《拘留决定书》。
    
    
    
    事实经过:
    
    
    
    (1) 法庭上迫害的经过。
    
    
    
    2005年 3 月 8 日上午8:20,申请人接传票到椒江法院第二法庭接受宣判。审判长葛佩玉宣读(2005)椒行初字第 12 号、第 17 号(两案合审)的判决书部分内容后,要申请人立即签收该两份判决书。申请人要求看完全部内容后再在宣判笔录上签字。但葛拒绝提供 17 号判决书,并强令申请人签字。申请人依法申辩,葛即命令两法警夺去申请人 12 号判决书和宣判笔录,并将申请人一手反剪后背,一手前拉,拖向法庭门口,在门和旁听席椅间窄道处申请人拌倒在地。法警泮江龙乘椅墙障目处猛踢申请人腰背部。申请人呼救才缓释后,挣扎着勉强站起,并表示椒江法院剥夺当事人核对笔录权非法,当事人未签字退庭即强行开庭审另一案非法,暴力拖打当事人出庭非法。同时走到审判桌边拿回12号判决书和宣判笔录,并继续看阅。但此时葛却说:“我不要你签字,你给我滚出去!”就连敲法槌令早巳在庭外等侯的约十名法警—轰而入,再次将申请人扭打倒地,拖出法庭。致外套破碎,遍体鳞伤。法警大队长谭阳,指令“将他装杀脚!”(台州方言:狠狠揍他!)。申请人被拖进禁闭室,拷上手铐后,塞入备候已久带小警笼的刑车,送看守所。
    
    
    
    8 时 20 分至8 时 30 分几分钟内,申请人仅说了“我必须看完内容后再签字,你也必须让我看全部内容” 、“你无权剥夺我这合法的签字权利” 、“我还没核对笔录未退庭不等于本庭已结束” 、“我这案子没结束,就不该审理另一案” 、“我是接到法庭传票,来接12、17号两案判决书的,审判长不能仅给一份12案判决书,而强迫签收两份” 、“法警摘掉警号踢打我,证明你是故意伤害我,是有预谋的!(法警泮江龙踢打我时,早已摘去警号)”等寥寥几语。
    
    
    
    申请人被拘留后,申请人的妻子和哥哥找椒江法院杨东睿院长,问什么是“冲击、哄闹法庭、殴打值庭法警”的罪。杨东睿院长说:“是抄《民诉法》101条定罪的。”《民诉法》101条确有“冲击、哄闹法庭、殴打值庭法警”的罪。但抄了法条去套没有违法事实的当事人,先拘留,后罗织罪名来实施报复!
    
    
    
    (2) 法庭外虐待的经过 。
    
    
    
    申请人拖入 1204 室时,谭阳为掩外人耳目,用伤口帖封帖申请人流血的右手背,并用药棉酒精擦净腰部约长 9 公分的流血伤口,谎说:“送你去医院。”但直送茄止监狱(证据[1] 当日签收“拘留决定书”送达回证上已写明伤情)。
    
    
    
    入监前,看守所对申请人伤势作记录:肩部红肿两处受挫裂伤流血,左腰部受伤流血伤口长9公分,右手背受伤流血。入监后一直尿血(15天后,医生诊断为:肉眼血尿,有生命危险)。或许冤狱惊天,大雪骤降,申请人连续发烧 4~5 天,饮食不进,全身痛楚,神智眩晕。
    
    
    
    入监第三天,申请人曾让来监提审的椒江法院汤俊斌和邵丹等约四名法官及法警验伤,恳求给予治伤医病(见证据[2]“提审笔录”),入监第四天,申请人又让台州中级法院来监提审的虞林军、王平涛两法官及司机验伤(见证据[3] “提审笔录”),并交上同监囚犯对申请人遍体伤情和内伤尿血的见证(见证据[4]同监囚犯见证4页共8份),请求给予人道的救治仍遭拒。而向拘留所申请就医,拘留所黄小喜所长表示:“拘留所曾多次向椒江法院反映,法院不许,我们就无权送你去医院。”。
    
    
    
    15天拘留期满,申请人已是病息奄奄,当天先后去台州市市立医院和台州市中心医院医治。诊治结果,在两医院出具的《医疗诊断证明书》和《入院证》上均写着“左肾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左肾外伤,左侧肩部外伤” “肾脏挫伤,上呼吸感染”。(证据[5]两医院《医疗诊断》、化验单、病历和《入院证》4页共10份)医生说肾挫伤尿血不止危及生命,你的伤势严重,应住院监护治疗。申请人即找中院办此案法官虞林军和椒江法院要求解决就医费用,被拒绝,因无力支付7000 多元住院首付费只得忍痛门诊就医。
    
    
    
    申请确认理由:
    
    
    
    [ 一 ] 椒江法院违法有三:
    
    
    
    [1] 违法审理,侵害申请人合法权益 。
    
    
    
    (1)该回避不回避
    
    申请人当庭提出对葛佩玉回避,理由有三(也是葛怀恨报复申请人的原因):
    
    其一,椒江法院屡次多收、乱收诉讼费(其违法事实事实已多次被台州中级法院裁定,但葛将累计1500多元多收费扣压至今,拒绝退回。关于葛抗法,拒不执行上级法院的判决、裁定,申请人一直控告了五年。),索还时多次辱骂申请人。特别是2002年一次“院长接待日”,在朱道鸿院长前,申请人要求将台州中院已裁定返还的“多收诉讼费”,葛闻声赶来拍着桌子训斥:“中院裁定是错的,本庭长有权拒绝执行!”,并对申请人百般漫骂,甚至喊法警欲对申请人施暴。
    
    
    
    其二,葛多次对申请人案件违法枉判(申请人状告文化局一案的违法审理只是冤海一黍)。葛曾扬言:凡严告的状,告一个让他输一个。实际上申请人由葛审理的近 20个案件,案案败诉。
    
    
    
    其三,葛曾于 1998年 5月,审理由申请人代理浙椒308轮十一名船员诉广东边防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扣押货船、勒索现金 [(1998)椒法行初字第5-15号] 标的为60万元的大案中,葛佩玉接受原、被告双方宴请并枉判(申请人还有证据线索也一直在举报)。
    
    
    
    椒江法院违法背实驳回申请人回避的申请,为葛不法行径和报复申请人创造条件。
    
    
    
    (2)禁看阅、逼签字
    
    申请人有核对笔录签字的权利。法律上讲,签字包括看阅理解内容和认同签写名字两部分。没有看阅就无理解更无所谓认同,可见这种违背当事人意愿的名字记录不属法定意义上的签字。就在葛主持的宣判笔录里葛亦说:“当事人核对笔录签字后退庭!”,既然叫申请人核对笔录,那又为何禁止申请人看阅笔录就强迫申请人签字?可见葛该行为违法有明知故犯的蓄意。并且更为荒诞的是葛竟在宣判笔录上写着“严正学拒签”,也没说明拒签原因(申请人一直要求看完内容再签字,并从未放弃或拒绝签字),非法制造法律文书,可见葛恶意构陷的事实已渗透每一行为环节。
    
    
    
    (3)未结束审另案
    
    申请人在签收判决书前,法院有义务提供申请人合法的时、空间看阅。葛既未许可申请人某时某地看阅判决书,申请人又不知其内容,就强逼申请人签收两案的宣判笔录和两判决书(仅给—案判决书,强迫签收两案),申请人还没核对笔录签字退庭,就强行再审另一案。这一系列行为是以非法剥夺申请人合法签字权为代价,实现其非法的审判。
    
    
    
    [2] 非法拘留,限制申请人自由权利
    
    
    
    (1)将申请人作为“旁听人”,是构陷申请人的阴谋陷阱。“作为旁听人员的申请人未接受法庭审判人员和法庭值班法警的劝阻”(证据[6] 出自(2005)台行复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在本案中,申请人的合法身份应该是接受开庭的当事人,其具体行为是接受判决书并在签字过程中遭到不法侵权。另外,“劝阻”的说法错误。葛在违法审判前提下,强迫申请人放弃合法权益,法警在葛违法的命令下拖打申请人。故不存在合法的“劝阻”。
    
    
    但葛精心炮制冤狱手段之狠毒可谓登峰造极。
    
    在 2005年3月8日上午的法院公告中明确公示:“3月8日上午8时10分在椒江法院第二法庭审理王文伟诉被告台州市椒江区司法局的诉讼”[公告见王文伟案卷],而给申请人的传票是 “3月8日上午8时20分到椒江法院第二法庭接判决书”(附证据[7]《传票》《公告》葛有意按排迟10分,在同一小法庭) )。可见申请人一脚踏进第二法庭时申请人即为葛设计的囚笼里的“旁听人”,葛故意将申请人两案件放在王文伟一案中审理,申请人事实的身份是案中案的当事人及案外案的旁听人,故以下所谓的哄闹、袭击、损毁这精心炮制的罪名,不辩自明。
    
    
    (2) 将申请人定罪,是构陷申请人的罪行实施
    
    “实施了哄闹法庭、损毁宣判笔录、袭击值勤法警的行为” 作为法律行为它必须同时具备行为的动机、条件、实施及结果。
    
    
    
    申请人一人持传票准时到庭接判决书,无“哄闹法庭”“ 袭击法警”的动机。申请人在椒江法院已打过 近 20 多起行政官司,均败诉。即使面对如《中国青年报》 2000年12月12日整版登载的《严正学输官司得民心》一案,由葛主判的那件“败诉案”也处之泰然。作为申请人已经习惯了葛主持的椒江法院行政庭的判案作风,申请人不会为之愚蠢的失去理智,去“殴打法警一耳光” 泄愤(葛在卷中构陷申请人的罪名)。
    
    
    
    从客观条件上看,仅一个已 62岁耳聋体弱的老艺人,根本无法哄闹法庭、袭击法警,损毁宣判笔录。所谓‘哄闹’ 根据 商务版 1996 年修订的《现代汉语词典》524页, “哄闹”指许多人同时的喧闹。所谓“袭击”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1348页,“袭击” 指出其不意或秘密突然打击。不知一个左耳失聪的老人用一张口而如何哄闹法庭?不知一个风雨残躯的老人手无寸铁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其不意或秘密打击从无怨仇而武装有素的十多名法警?既然是在审理王文伟状告司法局一案,申请人为何能损毁“宣判笔录”?是谁的“宣判笔录”?如果是申请人的“宣判笔录”,那为何又放在王文伟与司法局的开庭中?
    
    
    
    从行为实施上看,椒江法院对所谓“哄闹”“损毁”“袭击”,没有也无法做出具体说明。违法行为都是有具体的事实行为而非抽象的罪行。正如申请人说葛诬陷申请人是指其以合法的外衣给申请人套上“哄闹”“损毁”“袭击”罪行以实施非法拘留申请人达到报复目的。而葛却因为其捏造的本质而无法明确说明其哄闹损毁袭击的行为方式及程度。何异秦桧无法解释岳飞的罪状时,只得用“莫须有”之名?
    
    
    
    从结果看:所谓“哄闹”,根本没有申请人没发出半点嘈杂非法之声,而葛策动10多名法警却有拳脚相加、混乱拖打实际结果。
    
    
    
    所谓“损毁”宣判笔录没有半点字迹模糊或破碎,如果有点皱能够罪,那么也是法警抢夺所致,是谁之罪?
    
    
    
    所谓“袭击”,被袭击者无任何皮毛之损。而“袭击者”倒是遍体鳞伤、内伤尿血又如何解释?所谓“袭击”,其实众多法警争向殴打申请人时,挤掉了帽子,那可以算得上遭袭击,那么法警殴打申请人时打痛了自己的拳脚,谭阳还打得手背流血,那也是申请人的罪了?
    
    
    
    (3)编造伪证,是构陷申请人的罪恶手段
    
    椒江法院附卷的有两份伪证,第一份是司法局人员的,第二份是法院法警的。
    
    
    
    先看第一份伪证(证据[8]司法局袁卓群、吴国兵证词):在来源上看,司法局和法院同处一院,业务姻亲相连,其局长朱道鸿就是前椒江法院副院长,缺少证明力。再且,出证者袁卓群,是臭名昭著千夫所指的报纸亦屡屡披露的“见死不救、漠视生命的人格残缺的劣吏”,在证据的道德力度上无法上桌,正如卖国贼汪精卫能给东条英机作证没有战争罪那是旷古绝闻。
    
    
    
    在文书格式上,这份证明不属司法局组织证据,因为没盖有公章。那应属于个人证据,而个人证据不应是两人同时在一份精心商量策划下草拟出的证词上签字,这最多只是违法的串证,如果要认定这证据合法首先出证者必须证明自己不存在串证。
    
    
    
    在形成的条件上,本案发生时间是3月8日,出证时间是3月9日,明显在椒江法院作出具体拘留行为后为应付申请人复议而事后擅自非法补证,于法律时效上非法。
    
    
    
    在真实性上,伪证中多处有无中生有捏造的事实,有恶意的推测判断评论的攻击,有模糊掩饰刀笔杀人的阴谋,有自相矛盾的劣迹。
    
    
    
    首先,捏造的言行很多。申请人从没说过“你拿出手铐来带我走”但伪证上有这么一句。申请人从未打人,伪证上说申请人打人,说申请人将笔录揉成一团,不知伪证者如此血口喷人是否会怕夜里冤鬼叫门?
    
    
    
    其次,伪证充满恶意的攻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规定”第四十六条 证人应当陈述其亲历的具体事实。证人根据其经历所作的判断、推测或者评论,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但伪证者随处以主观意志作为证词。“当审判长宣判结束后”本案争议的是申请人未核对笔录签字退庭,能否作为结束另待定论,非伪证者饶舌。“就开始无理取闹”伪证者应清楚何谓“无理取闹”何谓依法申辩,尚有公论,非伪证者口臭。“大吵大闹”“挑衅地说”“耍起无赖说”,出证者义务和权利也只能是明确讲明具体言行以供阅案者参考,如何吵闹没说,如何挑衅没提,如何无赖不知,当伪证者出此恶语淫词其卑劣之人格已须发尽现,其违法之本质已昭然若揭。“准备将其带离”伪证者怎样知道法警还没行动就准备将其带离?是谁告诉伪证者?“由于严正学的无理取闹,使我们的庭审活动中断约20分钟左右”是葛违法审判,还是申请人无理取闹,还在辩论中,这伪证者竟口出狂言法霸到底!
    
    
    
    再次,伪证者为掩饰葛违法审判的本质,故意不提葛法庭暴逆之言,迫不得已时仅用“制止”两字。绝对的舍去她在理屈词穷时发威“现在我不要你签字,你给我滚出去”那如同法律出其掌下不可一世的河东狮吼!伪证者掩饰法警打人的事实,仅说“劝阻”“再三劝说”“带离”等温文尔雅之词,绝对不提双手紧抓严正学,拖倒在地,拳脚相加这血腥一幕。为封住申请人口,伪证者用“无理取闹”“大吵打闹”“不听劝阻”“突然倒地”使原本是依法申辩的申请人一下子变成肇事者,一个被拖打在地的人一下子变成“耍无赖”,伪证这杀人不见血的魔刀!
    
    
    
    另外,伪证内矛盾重重:
    
    “耍无赖说干警打了他(其实干警根本未动手)”用脚猛踢申请人腰部不是打人?而在法警潘江龙的证词里也承认说“我走到严正学跟前抓住严正学的右手”。而偏偏这两位司法局的伪证专家却说没有,那么医院的诊断证明和关押拘留所里的证明是如何解释?瞎子不能做目击证据,然而有眼无珠者能做合法的证据吗?
    
    
    
    “反而是严正学打了一法警”伪证者不敢详编细节,因为怕与葛和法警的诬词不一致。其实,当时申请人被拖倒在旁听席椅和墙间,出口处围有近十名身高马大的法警,而伪证者坐在自己被告席上,如果是正常的人是看不到被拖打在下的申请人的,疯狗咬人影,信然。
    
    
    
    既然是“拿着笔录不放”,那为何有“冲到审判席抢宣判笔录”伪证者有目的剪去中间不可见人的内容,还是疯言乱语?
    
    
    
    再看法警伪证
    
    
    
    (1)、在来源上看,出自椒江法院授意下的法警伪证,本来就没有证明力。而且在本案中,潘江龙是案中暴力殴打申请人、踢申请人腰肾挫裂伤者,潘江龙踢打前即摘去警号,证明踢打是故意为之,而且已涉及违法犯罪的嫌疑,根本不具备合法的证人资格。(证据[9] 当场踢申请人致腰肾挫裂伤者)
    
    
    
    (2)、在文书格式上,作为个人证据,不应是两人同时在一份精心商量策划下草拟出的证词上签字,这最多只是违法的串证,如果要认定这证据合法首先出证者必须证明自己不存在串证。
    
    
    
    (3)、在形成的条件上,申请人在3月8日 9点被拘留,在此前法院并没当着现场取证,而是在申请人被关进监狱后,才取证。证据上时间尽管是3月8日,在本案中应以举证倒置,法院必须证明该证据确实是在拘留行为作出前取得。
    
    
    
    (4)、在真实性上,有事实的捏造,有真相的歪曲,有罪行的掩饰,有逻辑的矛盾。
    
    
    
    首先,事实的捏造:“严正学用右手由下向上往我脸上打来,打到我的额头,并将我的警帽打下”。60多岁老人被拖打倒地,双手被几个法警紧抓着,挣脱不开,还有第三只手去打人?而在葛佩玉却高坐审判椅上,说申请人“打了法警一耳光”(语见案卷里的拘留审批报告),到底是潘没听清葛的命令把耳光说成额头,还是葛疏忽没告诉潘打到哪一部位,使潘把葛定下的打耳光罪说成打额头罪?可见先定罪后伪证狐尾丑露。
    
    
    
    其次,事实的歪曲:
    
    “在法庭上无理取闹致第二个案件无法继续审理”
    
    “但严正学手里拿着宣判笔录却没有签字的迹象”“严正学非但不听,反而对审判长大声宣吵”“不听制止,继续哄闹、冲击法庭”这些都是作为证人不该用的判断猜测或评论甚至是抄袭了拘留决定书上的原话,想不到在椒江法院教唆下法警会出此歪曲事实的低劣的伪证!
    
    
    
    再次,罪行的掩饰
    
    申请人被法警拖倒在地后,遭潘江龙猛踢腰部,当时就呼救不已,怕申请人记住特意事先已摘去警号牌(后查为:331905)的潘江龙,在其叙述中只字不提打人这事实。而由申请人提供的10份医疗诊断、入院证可通过法医作司法鉴定,以及8份同牢囚禁人员的证词,也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罪行。
    
    
    
    另外,逻辑的矛盾,该伪证与司法局人员的伪证及葛的诬陷有许多矛盾,已见上述。根据《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 第十九条 故意违反法律规定,采取强制措施的。采取强制措施有过失行为,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申请人依法请求对施暴者和报复诬陷者追究责任。
    
    
    
    [3] 殴打虐待,残害申请人身心健康
    
    
    
    申请人除了耳朵有病(耳聋),平日身体健康。经法庭一阵毒打,踢成内伤(尿血)入监后又遭禁医之残,身体极差。申请人遭椒江法院殴打残害,既有看守所记录,亦有同监证明,更有医院确诊。且不说拘留申请人 15天,合法不合法,执法的法院殴打申请人致伤,这是否违法?也不说拘留该不该,但被法警打伤投入监狱15天里,严禁就医,导致申请人伤势恶化,如此非法剥夺法律赋予的申请人的生命健康权!沧桑老人身心受折磨、遭残害,又该如何向法院讨回公道?
    
    
    
    [二]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作出(2005)台行复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时,复议程序违法,认定事实错误,采纳证据违法,复议决定错误:
    
    
    
    [1] 复议程序违法 :
    
    
    
    (1)原则错误:不合法、不公正、不公开、不及时、不便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第四条 行政复议机关履行行政复议职责,应当遵循合法、公正、公开、及时、便民的原则,坚持有错必纠,保障法律、法规的正确实施。
    
    
    
    申请人入狱时向法警和拘留所人员要求治伤医病和依法提起“复议”和“上诉”时,在椒江法院唆使下,警号是( 070271 )的警察凶狠地撕破申请人病历,折断园珠笔,不仅拒绝给申请人治伤医病,同时剥夺申请人三日内依法“复议”的法定权利。此后申请人写了“复议书”也不给申请人交法院或邮寄法院。
    
    
    
    后来申请人妻多次依法向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复议申请时,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虞林军法官(本案复议法官)拒不受理,误导申请人妻送椒江法院,结果两级法院相互推委,拒绝立案,申请人妻只得将复议书以特快专递邮寄到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才得立案。另外台州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虞林军拒绝申请人查阅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并在立案第一天上午来拘留所提审申请人时,申请人要求台州中级人民法院调查当时在场的所有目击者,并脱衣让虞林军和王平涛两法官验了伤,交上了狱中囚犯给做的“伤情见证”,虞法官下午就回到拘留所作出了“驳回申请,维持原决定”。 其以偏袒的暗箱操作及违法的欺民行为代替复议行为已是铁案如山。
    
    
    
    (2)过程错误:没有依法调查、缺少科学分析
    
    首先,没依法调查。2005年3月11日,台州中院受理《复议》后,由虞林军等两法官提审申请人,申请人表示因无法知悉另一案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却王文伟案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身份,且身陷囹圄,也无法去要求当时目击者以尽公正作证义务。只得多次恳请虞,依法申请法院向现场目击证人全面调查取证,但虞林军法官根本没有调查。就错误地确认葛的“当众殴打法警一耳光”诬陷之词为拘留申请人的法律事实根据,不到半天(当天下午)即送达台州中院《复议决定书》[(2005)台行复字第1号],导致错误复议裁定。《 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第八条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影响案件主要事实认定的证据,请求人民法院调查收集,有关审判人员故意不予收集,导致裁判错误的。可见,这种行为是属于法官违法的追究范围,显然,这也不符合行政复议的如实调查的法定程序。
    
    
    
    其次,没科学分析。本案的关键是申请人因耳聋听不清(证据[10] 北京同仁医院耳聋诊断证明)而要求看完判决书和宣判笔录后签字是否合法,也即葛佩玉强迫申请人不看内容就签字并在签字未结束前强行开庭审理另一案是否违法?这是本案发生的起因,对申请人是否依法行事及葛佩玉是否依法审判的正确认定有着重大意义,作为本案的复议机关中级人民法院有义务和职责 查清这争议焦点的来龙去脉。但是台州中级人民法院在复议时避开这关键线索,仅凭主观臆断,套用椒江法院给申请人捏造的罪名,违背事实作出决议。不符合行政复议科学分析的法定程序。
    
    
    
    (3)内容缺失:舍割复议申请的主题
    
    作为本案中的复议机构,台州中级法院应当从椒江法院拘留行为的作出及执行两方面调查取证,明辩真伪,依法作出复议决定。本案中申请人明确提出椒江法院的行政行为其违法有四:违法审判,违法作出拘留,违法打人致伤,违法不给被法警殴打致伤(肾挫伤、尿血)有生命安危的申请人治伤看病。中级法院仅对椒江法院违法拘留行为作出掩饰护短的复议决定,而对其行为的前提即违法审判、行为的执行即违法打人致伤和行为的后续违法不给被法警殴打致伤(肾挫伤、尿血)有生命安危的申请人治伤看病的罪行却顾左右而言他,严重违背依法复议的精神。
    
    
    
    [2] 事实认定错误
    
    
    
    台州市中级法院在《复议决定书》上认定申请人“ 实施了哄闹法庭、损毁宣判笔录、袭击值勤法警的行为 ”及 “ 作为旁听人员的申请人未接受法庭审判人员和法庭值班法警的劝阻 ”为事实,这是错误的。
    
    
    
    [3] 采纳证据违法
    
    
    
    申请人多次要求查看椒江法院提供的证据,均被中级法院法官违法拒绝(到6 月10 日才看到部分内容),只告诉有司法局 2 证人及 2 个法警证词。根据《行政复议法》第 23 条 作为本案复议机关的中级法院故意隐秘证据是违法之举。各诉讼法亦明确规定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当作有效的证据。可见,在本案中被中级法院采纳认定的证据无论在诉讼程序还是在复议程序上都是违法的。至于具体违法认证细节,上有所述。
    
    
    
    综上所述,确认申请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民法院国家赔偿确认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一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提起国家赔偿请求的,除本规定第五条规定的情形外,应当依法先行申请确认。故特向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确认申请及附带赔偿等申请。请依法作出确认,并支持申请人要求。
    
    
    
    此致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确认申请人:严正学2005年6月27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 严正学:【行为艺术】“狼与小羊”现代版(1)
  • 起诉610办公室主任驳回 著名画家严正学喋血台州
  • 严正学:【行为艺术】“可爱的中国”
  • 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 严正学一案的最新消息
  • 严正学夫人的呼吁书
  • 关于强烈要求恢复严正学人身自由的紧急呼吁/朱春柳
  • 开放式征集签名: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图)
  • 著名画家严正学先生急需救援
  • 行为艺术挑战司法黑暗——严正学状告公安,领教黑道政治
  • 高风爽:『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 浙江公安部门作伪证被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
  • 严正学凶多吉少?/ 裘湧泉
  • 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 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 杨天水:严正学和杨银波近况
  • 杨天水:大家都来关注严正学先生
  • 严正学:【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之四)
  • “可爱的中国” (之二) 严正学
  • 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沈良庆
  • 郑贻春:强烈抗议中共秘密逮捕画家严正学
  • 严正学: 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