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方草:张林二审结果下达---维持原判
(博讯2005年10月15日)
周五:张林二审结果下达---维持原判

据张林的妻子方草称,14日上午十点,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陈颉打电话通知她过去取张林的二审判决书。

以下是方草描述的经过:

我乘上计程车直奔市中级法院而去,接过判决书就迫不及待地先看判决书末尾处的宣判结论,竟然是如下十六个大字: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系终审裁定。
    
    我的心情再一次沉重起来,原来还抱有一点幻想,以为省高院可能会给张林一个相对公正的裁决,没想到他们的判决结果竟然和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一摸一样,其判决理由也是同样地荒谬无理甚至可笑。
    
    说实在话,其实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原本就不指望省高院的老虎们会突然在脖子上挂起念珠,只是本能地心存一线幻想而已,现在这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心里反倒变得塌实了起来。我也早就从前辈和朋友、律师那里知道,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审判机构,在政治案件中所有的法官都是只有审的权利而没有判的权利,他们只是“上面”的提线木偶和传声筒而已,更像是一群一边让主子牵着脖子走一边向主子摇尾乞怜讨好的某类嗅觉特别灵敏的犬科动物,我甚至有点儿可怜他们,不知道他们何时才能学会用两条腿直立行走。
    
    下午我抱着女儿ANNY来到蚌埠市第一看守所,想探望张林,因为他们以前曾跟我说过,只要判决书下来,我就可以来探望张林了。但是看守所的人告诉我,他们刚刚接到通知,还没有来得及“调号”(就是“换监狱房间”的意思,即把已被判决的犯人和尚未判决的嫌疑犯分开关押),过几天等所里安排好后再通知我,到时候我会有见到张林的机会。既然得到这样的答复,我也只好抱着女儿怅然而归。
    
    中国有一句民间俗语说“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是指那些暗中作奸犯科干了坏事的人表面上总是免不了要做些表演来遮掩一下丑行,但这也只是过去的老派说法了,在眼下这个“繁荣娼盛”的时代,当婊子似乎已不是什么羞耻之事,已用不着立牌坊来遮掩了,她们既然选择当了婊子那就干脆当得像梁山好汉一般理直气壮。比如这一次在张林案件的终审宣判之前,“有关方面”连提前公告的程序也把它给“省略”掉了,就像在青楼欢场里那些全身赤裸只在腰下挂一块兜裆布的艳舞女郎,在酒酣耳热、尽兴狂舞的最后,往往把那最后一小块遮羞布也顺手扯下,抛向那爪洼国去也。

赤兔马转发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5/10/1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停止绝食了-----方草(12)
  • 张林已于9月28日停止绝食
  • 记者无国界呼吁温家宝过问张林案
  • 杨天水:中秋节张林绝食继续
  • 张林绝食第13天 生命危急
  • 张林母亲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紧急拯救张林生命!!!
  • 公民维权网有关张林狱中绝食的紧急声明(图)
  • 中国异议作家张林绝食抗议文字狱迫害
  • 杨天水:据说张林绝食抗争被送到医院抢救
  • 赵达功、杨天水等:张林无罪—一群异议人士的呐喊
  • 美国之音对张林被判刑的报道
  • 张林判决书(图)
  • 杨天水:张林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图)
  • 张林案件“公开审理”纪实/方草
  • 张林否认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
  • 为张林发起的再一次呼吁
  • 张林一案改为公开开庭审理
  • 关于张林案件的最新报道和分析
  • 张林案:21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审理
  • 张林:拯救生命!停止屠殺!
  • 方草:今天是张林绝食的第四十天了
  • 今天是张林绝食的第三十九天了/方草
  • 武士的情歌/张林
  • 劫后遗珠 熠熠生辉——介绍新发现的张林的三本诗集(代序)
  • 自由的曙光/张林
  • 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张林
  • 张林案:七夕节的祈祷(修订版)/方草
  • 张林案:方草女士致胡锦涛主席的一封信(修订版)
  • 曾宁:政治改革从释放张林等开始
  • 曾宁:政治改革从释放张林等开始
  • 王一梁:献给正在绝食的作家张林
  • 为张林先生呼吁/川歌
  • 赵达功: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 中国的悲怆与张林的呐喊/凌锋
  • 从张林入狱看《九评》的威力/任诠
  • 莫须有的“罪证”何以夯实五年刑期?--评张林案一审判决书/刘路
  • 刘俊君 : 要求释放张林
  • 致张林、许万平及未来的民运斗士们/廖双元
  • 思想火炬:张林精彩言论选(三十)失忆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