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 张敏:专访在太石村遇袭人大代表吕邦列(文字版)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10月11日)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10月10日报道)在广东番禺太石村遭不明身份人士围攻殴打的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吕邦列先生已经被送回枝江市。北京时间10月10日下午四、五点钟到姐姐家短暂落脚后,当晚在友人家中接受了我的采访。
    
     吕邦列先生讲述10月8日他与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和助手陈先生一起去太石村的经历: (博讯 boxun.com)

    
     他说,当时需要到村里调查实际情况,看村里到底是什麽现状。晚上大约七、八点,或八、九点钟,已经进入村子了,车开到离太石村村委会三、四百米远,在一个转弯处,被几辆摩托车拦住了,不让他们去。
     他说:“我们准备去村委会那里看一下,马上就有很多人,把我们车团团围住,不让我们走,我们说倒回去,也不让我们走。他们在外面看了一会儿,对我指指点点,好像认识我。”
    
     问:“你们车上一共几个人?”
     答:“连司机一共是四个人。车是我们叫的出租车,没有问司机的名字。”
    
     吕邦列说,车上还有本杰明和陈先生。
    
     他说:“车外面的人问坐在我后面的两名记者,前面的人就把车门打开了。我坐前面,他们把我拉出车外,用拳头捶我的头,用脚到处踢我,把我打到地下,把我打昏。后来用水把我泼了惊醒了一下,只知道有人泼了我水,后来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问:“您醒来时是在什麽地方?”
     答:“我醒来时车已经快到长沙了。(旁边人)说他们是番禺区人大常委会的,大概有五、六个人。”
    
     问:“当时您伤势怎么样?”
     答:“当时头非常疼,非常昏,就在车上睡到枝江,在车上吐了几次,把清水都吐出来了,很难受。他们要给我东西吃,我说,吃不了,吃了肯定会吐出来,我说下车后再吃一点儿。但下车后他们就没管我了。9月9日晚六、七点钟,他们把我送到枝江市枝江宾馆,跟我们枝江人大常委会接触了之后,就把我甩在一边就没管我了。后来安排两个百里洲官员把我接到百里洲的医院,一整天也没给我东西吃。”
    
     问:“医院里对您的病情是怎么诊断的?能讲讲医院的说法和您本人的感觉吗?”
     答:“医院检查之后说我肌肉损伤很多,有两块出血点、胳膊擦伤,再就是肩膀。。。主要的诊断就是‘肌肉损伤’,还有‘脑外伤’,这是在百里洲医院。但是在枝江检查说我基本上没有什麽问题。但是我自己感觉还是头昏头胀比较厉害,被打之后浑身疼,但是外面又看不出来什麽印子,所以我觉得他们打人还是很有水平的。” “我现在吃饭不能吃多,只能少吃一点,慢慢吃。行动、思维还是能控制的;身上疼,意志还是能把它控制住。 ”
    
     问:“在您被打昏迷之前,您印象中当时是什麽样的场景,有多少人打您?”
     答:“抓我头发的时候是围了五六个人打我,后来到底有多少人搞,我就不清楚。”
    
     问:“据您所知,你们一行,除了您受伤之外,还有没有人受伤?”
     答:“他们首先对我动手,后面的我什麽都不知道了。”
    
     问:“打您的人他们穿什麽衣服?您觉得他们是什麽身份的人?”
     答:“当时我也不清楚,好像都是穿便衣之类的。后来听他们人大常委会的人说‘那是农民’,还问我说,‘你看那里的农民比较粗暴吧?比较野蛮吧?’我当时还迷迷糊糊,回答他们‘那不是农民野蛮,是你们政府野蛮。’当时他们笑了一下。
    
     问:“经历过这件事情,您怎麽想?”
     答:“我觉得像他们那边,政府这样完全以高压的方式对待老百姓、对付老百姓依法维权的作法,太令人寒心了!真的!如果我们中国的农民这样被他们镇压和欺负的话,走合法的道路不能实现的话,最后我们国家是比较可悲的。因为,到时候那些被欺压的老百姓到无路可走的话,可能会采用暴力。对我来说,如果我走合法的道路走不通的话,我今后也可能会走到暴力的上面去,那是非常可悲的。”
    
     问:“您这个想法也愿意公开吗?”
    打算?您还有什麽想做的事情?太石村您是不是还继续关注?用什麽方式关注?”
     答:“我还是继续关注太石村,我还是按照在法律的范围里,能给他们一些帮助、支持、或者关注嘛!”“我希望太石村的事情能引起中央高度重视,对老百姓合法的、依法办事的维权的态度和决心给一定的支持,对政府方面野蛮的行为给与一定的制止。希望能得到中央这方面的支持和帮助。”
    
     吕邦列先生对关心他的人表示感谢。还就我提出的其它一些问题作了说明: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回到自己家中,因为不想惊动母亲,担心八十多岁的母亲受不了。在小姐姐家中落了一下脚,也没说真实的情况,害怕他们伤心。现在到友人家里,想把自己调整得好一些,再回家去看一下。
     吕邦列告诉我,他于2004年4月20日竞选担任了宝月寺村主任。今年3、4月份,因要到外地寻找发展家乡的路子,暂时辞去了村主任职务,到外面去作探索,后来在广州接触到太石村村民。因为吕邦列曾经搞过罢免的事情,对太石村村民提供了一些法律方面的咨询。
     另外,现在中文媒体书写吕邦列名字中“列”“烈”不一。就此请问吕邦列先生,他说,他的名字是“吕邦列”。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记者张敏专访遇袭人大代表吕邦列
  • 高智晟:吕邦列还活着吗?
  • 中国青年报:吕邦列怪圈
  • 据报维权人士吕邦列已回到湖北家乡(图)
  • 吕邦列亲友说未受重伤
  • 太石村特急讯:强烈呼吁关注吕邦列生死状况
  • 吕邦列被抓经过自述
  • 吕邦列已经被释放!
  • 高智晟:释放冯秋盛、郭飞雄、吕邦列等同胞,惩办犯罪的官吏--我们对中央政府的要求
  • 吕邦列已被拘留,请紧急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