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张伟国痛悼紫阳》(修订稿)(图)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0月11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俞梅荪\文

俞梅荪等\摄影

蔡楚编辑报道
    
    
    
    修订语:春节前,司法界前辈曾老先生从《争鸣》杂志2005年第2期上看到本文,此事成了他在春节期间各种聚会上的热门话题。我与他久违10年,春节后,我因悼紫阳而被迫逃亡刚回家,曾老便辗转找到我。他说,还有司法界的一位原部长秘书四进灵堂呢。可见紫阳的法治精神是永生的,亟待法律人为之努力奋斗。5月,我在四川某县,与接待我的一位县官分手留名时,他惊喜地说,早在《争鸣》见到本文,并深情回忆“要吃粮,找紫阳”的往事。一些朋友认为,二进灵堂终于把紫阳与六四人士直接联在了一起,意义深远。不少读者要我转达对紫阳家人的问候。人们对紫阳的缅怀,每每使我激动不已。现把当时仓促成稿的本文再作补充,留下这一悲怆的历史瞬间。
    
    受重托再谒灵堂
    
    
    1月20日,我到紫阳灵堂祭拜之后。刘晓波来信:“如果你有机会再去紫阳家,请代我向紫阳致哀并慰问其家人,解释我为何不能前往,代我在签到薄上签名。近几天我连续写了几篇关于紫阳的文章,我愿为紫阳精神的长驻人间而奋笔疾书,请把它带给其家人。”我说,我陪你走一趟吧。他说,我已被警察看住,绝对出不来呀。
    
    2004年10月17日,紫阳85诞辰以来,晓波兄发表了研究紫阳功过是非的数篇文章。他的文章对紫阳有褒有贬,客观中肯,很有价值。回想1989年6月2日那天傍晚,我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处,看见他(时任北师大哲学教师)、周舵等四君子在为支持学生而绝食的帐篷里。如今,参与六四的主要人士都被警方严密看管在家中。我想,在因反对向学生开枪而下台的紫阳灵前,如果没有六四人士前来送行,紫阳的在天之灵会寂寞的。
    
    紫阳问题的政论专家张伟国来信委托我把紫阳在内地的老朋友(老干部)戴隆中的《悼念赵紫阳的关键所在》一文,转交紫阳家人并代为致哀。回想1989年4月15日耀邦去世,伟国兄在《世界经济导报》上,对老同志们怀念耀邦的座谈会作了专题报道,致使该报被查封而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京沪百万学生和市民游行抗议,紫阳为此而严厉批评查封事件。1989年6月1日深夜,我去景山前街大石作胡同35号《世界经济导报》驻京办事处,看望承受着巨大压力的伟国兄,由于当时局势严峻,我俩都忧心忡忡,相对无语。
    如今这两位学兄皆因六四事件而历经炼狱等种种磨难仍矢志不渝。他俩对紫阳的一片深情,使我深为感动。我当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的甘冒风险再去闯关。
    
    警方布控花市和富强胡同
    
    1月22日傍晚,我又来到大花市里的那个花摊选了花篮,又找到那位专为顾客书写挽联的个体户,要他再写一幅吊唁紫阳的挽联。没想到,竟把他吓得直哆嗦。他说:“这两天警察常来盘查,不许我为顾客代写悼紫阳的挽联,不然就会被查处。警察十分强硬和蛮横,还有一些便衣警察在花市里面全天巡视监控呢。”好在此时天已黑下来,快下市了,人已很少。在那个小房间里,那位卖花妹为我望风,我只好自己来写了。我唯恐警察从天而降,招致他们大祸临头,又使我无法完成此重任。慌乱之中我脑子一片空白,竟连“紫”字也不会写了。经他俩一再提示,我仍找不到感觉。我要他俩写在小纸上,他俩都不敢。只好由他俩比划着说一笔,我就写一笔。好不容易写了“紫阳先生千古”这几个字,落款处的“刘晓波”又怎么也写不上来了,在慌乱中我竟把张伟国的名字给拉下了。由于字写得太慢,整个过程把他俩吓得够呛。写完之后,卖花妹迅速在炉子上把墨迹烤干,卷成巴掌大的细细小卷藏好。在一旁战战兢兢的个体户喃喃自语:“这是什么世道啊!”我照付了书写费用给他压惊。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遥远的1976年,人民悼念周总理的那个“反革命事件”四五运动的严酷年代。
    
    
    我乘出租车来到富强胡同口,不再像前天那样,抬着花篮在灯市口西街走一段,以免被截。胡同口有10来个警察和便衣人员拦着,以示“戒严”。我昂首阔步,旁若无人地往里走。警察查问,我不耐烦地说:“找大军(紫阳的长子)。”直闯进去,竟没被阻拦,昏暗的小胡同里空无一人。我来到6号的紫阳家,经便衣人员盘问后进入。我把花篮放在院里的地上,把挽联匆匆展开,小心翼翼地挂上,抬到灵堂,放在紫阳像前。这时灵堂没有别的吊唁者,只有赵五军夫妇守候在此。这里响着低沉的哀乐,紫阳的英灵似乎在这里徜徉。我悲痛地代晓波和伟国向紫阳像深深鞠躬致哀。
    
    各界鲜花寄深情
    
    摆放在灵堂前的许多特大花圈或花篮的挽联有:“敬爱的紫阳千古”田纪云亲笔(原副总理);“中国人民最忠诚的伟大儿子赵紫阳同志永垂不朽”杜导正(原新闻出版署署长);“紫阳同志千古”李昭(胡耀邦夫人)率全家;“沉痛悼念赵紫阳同志”齐心率子女(原副委员长习仲勋的夫人率子女则包括现为浙江省委书记并人大主任习近平);“敬爱的紫阳叔叔……”陆定一(已故中央书记处书记、副总理)的全体子女;“紫阳弟弟亲人永垂不朽”赵秀(紫阳的姐姐)携子沈丙献。还有芮杏文(原中央书记处书记)、白美清(紫阳的秘书、后为国务院副秘书长)、杨绍明(杨尚昆的儿子)等等。在灵堂里未见到其它领导人的花篮。
    
    赵五军让我看地上的一个署名北京民工周克成送的花篮上的挽联:“阴阳都难隔,方去方来;死生总关天,不默不响。”五军百思不得其解,我也解不出来。一周后,由我的法律界朋友解释为:“紫阳终因辞世而解脱了,无论他在阴间还是阳间,都难以隔断其对世界的影响和人们对他的改革理念和爱民精神的企盼,他来去自如地继续启迪着人们;无论他辞世或在世,对国家和民族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尽管他自己却一直忍辱负重十分低调。”
    
    这时,赵二军也来了,他带我去会客室看墙上陶鲁茄的挽联:“深切怀念敬爱的紫阳同志,您为党所做的不可磨灭的贡献是谁也抹杀不了的。”陶鲁茄早年参加革命,曾任山西省委书记、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是紫阳总理兼任国家体改委主任时的副手,现已88岁,我与陶老已久违了。
    
    在灵堂门外昏暗的地上,我发现林凌送的花篮。二军说,林凌昨天专程从成都赶来。林凌原任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是紫阳当年主政四川时所倚重的学者,是德高望重且成果卓著的经济学家。记得在1988年12月8日阳光明媚的下午,紫阳总书记兼总理在怀仁堂北侧草坪神采奕奕地会见“十年改革研讨会”200位与会者并合影时,还与林凌聊起家常。上个世纪80至90年代,我常与林凌一起开会,与他是忘年交。如今,他年近80。二军说自己是当兵出身,对林凌并不熟悉。
    
    我要送交刘晓波和戴隆中的文章,赵五军郑重其事地走到院子里去找其大哥赵大军来接收,不巧大军刚出门去了。我就把文章交给五军夫妇并作了一番介绍。五军很感动,立即小心翼翼地将其收起来了,似乎怕被便衣人员发现。他要我转达对晓波和伟国的谢意。二军托我捎去给他俩的紫阳近照。后来,据说晓波的花篮在一小时以后就被便衣人员拿走了。
    
    紫阳的书桌与书架
    
    赵五军让我看紫阳的书桌、落地台灯。他说,父亲从1980年担任总理时起,一直用到辞世,他的许多重要公务都是在这张桌子和灯下处理的。1989年他们家搬出中南海清华堂住家时运来此地。
    
    书桌的后面是长长的一排书架。由于伟国兄托我观看紫阳的藏书,我格外留意。其中的一格里有:《论法的精神》(孟德斯鸠)、《法哲学原理》(黑格尔)、《和谐与自由的保证》(德,威廉魏特林)、《人性论》、《物性论》、《公有法典》等世界名著,还有《白宫岁月》(基辛格)、《历史在这里沉思》(华夏出版社)、于佑任的书等等。这些书均已被翻看旧了,可见紫阳十分关注现代文明的经典学说和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他在最后的16年里潜心书斋,沉思遐想,纵横捭阖┅┅,他依然在努力探索我们这个民族走向政治文明的出路。
    
    
    紫阳儿女力排各种压力
    
    赵二军关切地问:“那天你出去时遇到麻烦了吧?”“没有啊。”我矢口否认。我不愿再给他增加烦恼。他大概是在20日中午听到我出大门口时因便衣人员非法阻拦我们合影,我的怒吼声。我见到一旁的那位“老便衣”,原来他是二军的朋友,搞过保卫工作,精明强干。他果真是志愿者,那天多亏他把我护送出胡同,而我却迁怒于他。我十分内疚地握着这位智勇长者的手。二军哥忿忿不平地说:“河南省滑县老家的乡亲们要来北京送行,却被当地阻拦;普通市民进来吊唁都由便衣人员全程紧跟而被吓着了。”我曾听说紫阳在位时从未特意关照过贫困的故乡滑县,可是乡亲们却对拥有紫阳而自豪,他们在滑县设立了悼念灵堂。
    
    在零下10余度的严冬,紫阳的儿女们轮流恭候在灵堂前,院子里的10来位志愿者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认真接待每一位吊唁者。他们还要顶着巨大压力与警方周旋,千方百计地保护前来吊唁的人们平安离去,心情沉痛的人们在这里感受到紫阳爱民风范的传承。
    
    在紫阳的儿女面前,虎视眈眈的警方人员比较收敛,不敢非难吊唁者们。但是,还是有不少吊唁者被警方非法挡在胡同口外。
    
    赵家兄弟把我当成自己人,向我诉说紫阳丧事进展的种种艰难曲折。他们并没有说起要求平反紫阳的六四问题,只是要求给紫阳以普通公民、普通党员的最普通待遇,呼唤给紫阳以基本人权。这一切使我震惊和痛心。未经赵家兄弟同意我无权透露,以免给他们带来麻烦。读者可以从如下已经成为新闻的信息中,感受当局是如何对待紫阳的:
    
    ――北京方面至今没有公布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遗体送别仪式。这可能是与官方和家属仍未敲定赵紫阳的生平记述有关。按规定,为一般官员送别遗体的同时宣布其生平记述。赵家与官方一直在讨论对其生平的叙述。官方日前表示,正与赵紫阳的亲属商量送别仪式,妥善处理丧事。(大纪元1月23日)
    ――政府发言人以及赵家1月20日表示,当局将为赵紫阳举行低调的葬礼,并允许他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纽约时报1月21日)
    ――目前,赵家与当局的主要分歧集中在有关赵紫阳1989年政治结论的表述。赵家仍未就《生平》内容与当局达成共识。(大纪元1月24日)
    ――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何时举行仍无定日,赵家与官方为此出现严重分歧,协商几近破裂。当局希望尽快火化了事,官方不发《生平简历》,但家属坚决不同意。(大纪元1月24日)
    ――据外电引述赵家透露,当局坚持全权筹办告别仪式,规模由当局决定,内容并未向家属交代。国务院新闻办特意重申,赵紫阳对党和国家有贡献,但对89年的政治风波已有结论。
    ――告别仪式何时举行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主要是当局与家属对赵的评价出现严重分歧,尤其是对赵“支持动乱”、“分裂党”等“犯了严重错误”的评价。赵二军说,他们之前还表示对生平内容可以商量,“但是到现在还不肯拿出生平草稿,竟然提出不发生平,想马上(把遗体)拖去烧掉,我们当然不能同意。现在即使死条小狗也得有个说明啊。”赵家说,当局本来提议昨天火化,但被家属拒绝。同时有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央善后专责小组的人,最初态度颇为积极,只是向赵家说明“六四事件”的结论不能变。赵家坚持,不管怎么样,当局应先拿出一个文稿来再说。而现在又传出,中央认为不必再为赵紫阳发《生平简历》,这是家人无法接受的。丧事的办理,似乎卡在这个难题上。(据明报报导)
    ――赵紫阳病逝已8天,赵长子赵大军前天首次承认,与官方商讨对赵紫阳的评价时出现严重分歧,故肯定不会在今日举殡,赵家希望丧礼尽快举行。(大纪元1月24日)
    ――赵大军前日表示,“我们不一定要达成一致共识,但如果与老人家(赵紫阳)生前的意愿有很大差距,我们一定不会同意。”(据联合报24日)
    ――赵紫阳病逝至今已七天,官方仍未按照惯例,在第七天为这位前国家领导人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大纪元1月24日)
    ――赵家23日表示,他们仍不知道何时举行丧礼,希望赶在第九日,即本周三举行。(法新社24日)
    
    抬望眼仰天长啸
    
    已经是晚上8时,我在此已逗留2个小时,一直未见到别的吊唁者。此时寒气袭人,院子里和各个房间灯火通明,赵家兄弟和七、八位志愿者仍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未见他们吃晚饭。我向二军哥告辞时说好,近日我也来当志愿者。
    
    出大门时,便衣人员要我摘下胸前的白花,被我拒绝。胡同口仍有10来个便衣人员把守。我在胡同口的饭馆靠窗处晚饭,只见胡同口一直不让行人过往,不让普通市民前往吊唁,这使日夜守候在灵堂的赵家兄弟和志愿者们倍感凄楚。
    
    想当年,我有幸在紫阳麾下致力于立法工作6年,亲历了我国法治建设从无到有的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目睹他殚精竭虑,奋力拉动党和国家走上改革开放与法治建设的振兴之路。如今,他被软禁16年后终于驾鹤西去。但是,他想见的人和想见他的人却大都被非法阻拦,其治丧活动被百般骚扰,连寻常百姓家的丧事都不如。思前想后,我潸然泪下。8时半,我又来到胡同口,向黑洞洞的小路最后看了一眼,满腔悲愤地怅然离去。
    
    编后语:紫阳之名仍被长期禁用
    
    2005年1月24日晚,我匆匆完成了本文初稿并发出之后1小时,我被警车追捕而逃脱,26天后回家。在6月4日敏感日期间,我又对此文作了修改。
    
    6月中旬,一位外地某报社的高级记者朋友来访。他为当地的风景名胜编撰了一本介绍人文历史图文并茂的旅游书,其中介绍党的历届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李先念、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等等在那里的逸事,中央和地方的一些出版社都拒绝出版此书。近日,总算有一家出版社同意出书,但要把其中涉及紫阳的图文统统删去,其中有紫阳在上世纪80年代初在那里参观萌芽状态的私人小旅馆,给以鼓励等内容;涉及耀邦的内容倒是可以保留,但要把耀邦的名字统统改为党的领导人这一代称,还要把耀邦的图片删去。当局对耀邦、紫阳在台上领导全党全国之时的内容竟然忌讳颇深,这位朋友只好忍痛割爱。我和他都认为,耀邦和紫阳都是合法公民和中共党员,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并未被剥夺政治权利,出版社这样做是严重违反党纪国法的,也是对历史的阉割。
    
    2004年8月21日,因紫阳家属反映经常断电而不能保证重病中的紫阳使用制氧机,中央办公厅的一位副主任来访,这是16年来官方人士唯一的一次来访。紫阳对他说:“对一个有不同意见的人,或者说是‘犯了错误’的人限制自由,监视居住是不应该的。终身监禁更是共产党的历史上不光彩的一页。”(傅清:赵紫阳“自由了”的前前后后,新世纪网20050405)
    
    如今,紫阳离去了,我们却还要长期禁锢这个伟大名字,这是怎样的荒唐与可悲啊!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说:“所有的历史,当其外壳被剥离后,都是属灵的历史。”作为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民族,如此对待自己的先贤,只能让我们的属灵趋向野蛮,只能让我们的历史文化继续蒙羞!
    
    人民总理爱人民,人民总理人民爱。人民与紫阳同在,他的在天之灵保佑着中华儿女继续向宪政民主法治的现代文明社会的康庄大道上奋勇前进!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已拼忧患寻常事,留得豪情作楚囚。
    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巾。
    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生亦荣,死亦哀。
    伟大的紫阳先总理、先总书记安息吧!
    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修订于20050810
    
    附:刘晓波托我转交赵家的文章目录:悲剧英雄赵紫阳,2300字;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45000字;记住紫阳,3800字;民间紫阳,4000字;与其等待天亮不如冲破黑暗--沉痛哀悼紫阳先生,1300字;紫阳精神仍然年轻,1200字。共6万字。
    
    
    附图:(注:为顺利发出,已把每张图上的“紫阳”这一敏感词删去,请予恢复。谢谢!)
    
    二进紫阳灵堂
    0-1-中,刘晓波的花篮。右侧,田纪云(前副总理)的花圈。左上,齐心率子女(习仲勋副委员长的夫人率子女则包括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习近平)的花圈。中上,伯琪(紫阳的夫人)的花圈。(俞梅荪摄于20050124晚上)
    
    二进紫阳灵堂


    0-2-俞梅荪代刘晓波在悼紫阳的签到本上签名
    
    二进紫阳灵堂


    0-3-签到本上刘晓波的名字,由俞梅荪代签
    
    二进紫阳灵堂


    0-4-赵五军夫妇让俞梅荪拍摄紫阳的书桌
    
    二进紫阳灵堂


    0-5-赵五军对俞梅荪说:“父亲的许多重要公务都是在这个从1980年起使用的书桌上完成的。”左下角处,椅子下面的地板年久失修已破损。
    
    二进紫阳灵堂


    2-1-紫阳的书架前是儿女的挽联
    
    二进紫阳灵堂


    2-2-书架上的时钟为7时01分紫阳辞世的时间
    
    二进紫阳灵堂


    2-3-紫阳的书架
    
    二进紫阳灵堂


    2-4-紫阳书架的一格里:论法的精神(孟德斯鸠)、法哲学原理(黑格尔)、白宫岁月(基辛格)、和谐与自由的保证(德,威廉魏特林)、人性论、物性论、公有法典等世界名著。书已被经常阅读翻看得较旧了。还有,历史在这里沉思(华夏出版社)等等。
    
    二进紫阳灵堂


    3-1-刘晓波的花篮
    
    二进紫阳灵堂


    3-2-北京民工周克成的花篮。挽联:阴阳都难隔,方去方来;死生总关天,不默不响。
    
    二进紫阳灵堂


    3-3-紫阳的夫人伯琪的花圈
    
    二进紫阳灵堂


    3-4-右上,齐心率子女(原副委员长习仲勋的夫人率子女则包括现为浙江省委书记并人大主任习近平);左上,李昭率全家(耀邦家);下中,陆定一的全体子女,等等送的花篮。
    
    二进紫阳灵堂


    3-5-田纪云(原副总理)亲笔写的挽联:“敬爱的紫阳”。
    
    二进紫阳灵堂


    3-6-李昭(胡耀邦夫人)率全家送的花圈
    
    
    
    ===========================================

此文修订于20050806:
    
    

清明感怀:社会运行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才能真正和谐
    

俞梅荪
    
    2005年4月5日清明节中午,我徘徊在北京大学三角地和一旁的百年纪念讲堂广场,过往的师生熙熙攘攘,校内执勤的保安人员正在密切关注着这里的一切。晚上,我沿着京密引水渠旁的蓝靛厂路骑车,沿途不少人在河边烧纸,祭奠亲人的亡灵。从这几天的网上看到不少人到紫阳家祭拜等图文:富强胡同、天安门广场、八宝山等敏感地带戒备森严,时有吊唁者被抓,一些敏感人士被困在家中……。在警方的控制之下,清明这一敏感日总算又在“和谐”中度过了。
    
    回想1月17日紫阳逝世,我两次前往灵堂吊唁之后,在被警方追踪的逃亡路上发表了数篇文章,引起各方的关注与牵挂。现续述亲历和对法治的反思。
    
    从悼赵而逃亡看法治的缺失
    
    1月17日上午10时,我在网上惊悉紫阳在3小时之前逝世。我含着热泪找出2004年11月为紫阳85诞辰而作的《赵紫阳,我国宪政民主法治建设的开创者》一文,当晚发给张伟国(紫阳问题政论专家),刊载在他主办的网站上。20日,我和几位朋友去紫阳家吊唁。22日,我再进灵堂代刘晓波、张伟国去吊唁。
    
    之后,我在家撰文,处理两卷照片。23日,警方来电话询问我近日在干什么,这使我茫然,继而警觉。24日下午,我接到两个打错的电话,莫非试探我是否在家。晚上7时,我连续干了48小时匆匆完成了《祭拜赵紫阳灵堂纪实》和《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痛悼紫阳》两文,并整理出30多张相片。在电话被监听,邮箱被网管而难以操作的情况下,我十分吃力地发给了张伟国和刘晓波。由于发给刘晓波的邮件被退回,我准备饭后把此稿和紫阳家人托带的紫阳相片送去他家。
    
    随后,我照常骑车到首师大的学生食堂吃晚饭,不料饭后竟被警察盘查,我又发现被警车及4个警察悄然跟踪。我骑车离去却被穷追不舍。我凭借对地形的熟悉和夜色的掩护,飞车夺路,与之奋力周旋2000余米,终于冲出校园仓惶出逃。我来到隔着两条街的刘晓波家楼下,只见3个便衣人员在那里站岗,我慌忙掉头逃窜。在车水马龙的西三环路上,我一路逆行并闯红灯,拼命蹬着老旧的自行车,不断与迎面驶来的机动车辆飚车。我横下心来,如我不撞车就让后面的警车去撞车吧。接着我又驶入京密引水渠边黑暗的羊肠小道,飞奔3公里方脱险。随后,警方在我家门口日夜蹲守并四处查访追踪。
    
    1月28日,我的一位朋友从赵五军那里领取了次日去八宝山送别紫阳遗体的入场票,他事先想好了应对警方的化名,但在进门的瞬间,由于他遇见前来询问的小伙子很年轻而不觉把真名脱口而出。没想到,他回到家中,警察已上门制止其前往八宝山。富强胡同隔壁的胡同住户告诉我,他们要去紫阳家吊唁,却被东华门派出所的民警劝回。
    
    1月29日,八宝山送别紫阳遗体的那天,凌晨4时起警方在八宝山蹲守抓我,我因日前被朋友们极力劝阻而未去。之后,警方在我家附近日夜蹲守,此时我已逃亡去了外地。29日那天,曾和我一起在20日头一次去紫阳家吊唁的那位朋友,和20-30位当年的89学生一起,到八宝山为紫阳送别。他们带着三条8米长的横幅,分别是:“送紫阳:您终于自由了!”“送紫阳:大义凛然,沧桑不渝!”“记忆不灭,理想不死!”落款均为89一代人敬挽。他们到了八宝山,没走几步就被警察扣住,横幅被没收,有两条横幅还未及展示。其中两位险些被捕。虽然这一行动未成,却展示了这一代人的意志。他说:“由于不少敏感人士都被软禁在家中,我们这一代人必须有所表示,还有更年轻的人在看着我们。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当一位朋友准备被捕时,他把家里的钥匙托付给我的瞬间,我突然感到我们这一代89学生,应对社会负起更多的责任。好在那天警察并未真要抓人。”这是在风声鹤唳,万马齐喑之中,问鼎天下的壮举。据说那几天,在一些大学,保安人员禁止学生外出去送别紫阳;便衣警察在花市禁止出售吊唁紫阳的花圈┅┅。
    
    逃亡途中,我受到89一代的中国政法大学学生许剑秋律师的热情款待,她对我拍摄的北京民工周克成悼紫阳的挽联“阴阳都难隔,方去方来;死生总关天,不默不响”所作的解释是:“紫阳终因辞世而解脱了,无论他在阴间还是在阳间,都难以隔断其对世界的影响和人们对他的改革理念和爱民精神的企盼,他来去自如地继续启迪着人们;无论他辞世或在世,对国家和民族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尽管他自己却一直忍辱负重十分低调。”
    
    一位律师从网上看到我悼紫阳的文章,又从朋友那里得知我正在逃亡而设法找到我,向我谈起他当年在北京大学法律系上学时,1989年6月3日晚上,他腿部中弹(开花弹)死里逃生的恐怖往事。他热情地带我去买到十分紧张的春运火车票,使我在两小时后离京了。
    
    在颠沛流离中,我撰写了两篇逃亡纪实文发给伟国兄,但却怎么也发不出去。我试着把“赵紫阳”等敏感词删去,才得以发出。从1至3月,我的雅虎和126邮箱里的新邮件大都在我开箱之前就已被打开过,3月底我学会了修改邮箱的密码才正常。7月底,我的126邮箱密码又被破,我又换了新的密码;一周以后又被破译而又换密码,如果再被破译,我不打算再换密码了,我实在无任何秘密可言。但是,这种侵害公民通信自由的行为,是严重违反宪法的,刑法第二百五十二条规定:“隐匿、毁弃或者非法开拆他人信件,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第二百五十三条:“邮政工作人员私自开拆或者隐匿、毁弃邮件、电报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3月份,我的msn受到攻击,致使整个电脑系统瘫痪,文件严重损毁。
    
    当时,我一路潜逃,所到之处各方朋友为我买来大衣,以改换装束作掩护;买来绒裤、棉鞋袜,以御寒。还请吃、送钱、留宿、购火车票、驱车接送等等,俨然成了贵宾。几位外地朋友分别邀我去住,使我可以安然无恙地一直流亡下去……。人们对我的厚爱,实际上是对紫阳精神和法治的向往,使我深感责任千斤,义无反顾。
    
    2月10日(年初三)我潜回北京,15日凌晨潜入家中。保安员悄悄告知,在我1月24日潜逃之前,已被警方盯梢多日,这位保安员在1月29日凌晨曾被警方叫去一同到八宝山蹲守,帮其辨认我。现在警方已不在我家蹲守,只是留条要我回家后立即与他们联系,我当不予理会。看来继续流窜已无必要,2月18日我结束了26天的逃亡后回到家中。
    
    2月27日,两位警察上门造访并解释说,那天只是跟踪而并非要抓我,请我谅解。我抗议道:“人家办丧事,你们却跟踪、搅局、闹丧。只有在电影里才能见到某个黑帮老大死了,其他黑恶势力乘机去闹丧与火并,黑吃黑。我的老领导紫阳至少还是合法公民,我亦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你们是人民公安警察,怎能如此下三滥。我拼命逃窜是在奔向自由,即使出车祸而伤亡亦在所不惜。”他们要我理解其执行公务。我反驳道,你们执行公务怎能以牺牲我的私务或天职为代价呢?由于他们态度友好,希望能够与我沟通,一再表示并无为难之意;况且他们又是晚辈法律人,我转而向他们热情介绍当年我在紫阳麾下亲历他对开创法治建设的巨大贡献,还送上《赵紫阳,我国宪政民主法治建设的开创者》一文,要他们饮水思源,了解当代法治建设是如何在紫阳领导下步履艰难地走过来的。
    
    民意呼唤宪政民主法治
    
    我结束逃亡回家以来,不断有朋友前来。一位全国政协常委请我吃饭。曾长期担任某省副省长的他感慨道:“如今改革的步履艰难,事倍功半,前景渺茫,主要是由于党的历届领导人未能切实引入并实施宪政民主法治这些人类共同理念,从而每每在改革的关键时刻却坐失良机,使人扼腕叹息。”
    
    司法界前辈曾老先生在春节前从儿子自香港带回的《争鸣》杂志2005年第2期,看到我的《二进灵堂》一文。此事成了他在春节期间各种聚会上的热门话题。我与他久违10年,春节后我结束逃亡刚回到家,他就辗转找到我。他说,还有司法界的一位原部长秘书四进灵堂呢。可见紫阳的法治精神是永生的,亟待法律人为之努力奋斗。
    
    柔剑先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曾因右派而劳改23年。他痛定思痛悼紫阳,送我的诗曰:亿民有泪送帝囚,万媒无言总是秋;民主长眠五十载,谁敢高声论自由。他的一位曾因莫须有的反革命罪而劳改17年的难友石泉先生和其诗曰:万民含泪送紫阳,愚昧高压几时休;勿忘民心不可违,水可载舟也履舟。他们在海外的一位朋友高忠先生和诗曰:紫阳西去留余辉,史记直笔今仗谁;盛世中华倘回首,千载过后马王堆。他们用“今仗谁”来鼓励我,使我诚惶诚恐。
    ……
    
    2、3月份,一些朋友时常来电话问安。有时我外出,家里的电话无人接听,他们就会为我担心,使我很过意不去。
    
    要吃粮,找紫阳
    
    5月底,我在四川某县,与热情接待我一整天的一位县官分手留名时,他惊喜地说,早在《争鸣》第2期见到我悼紫阳的文章,并深情回忆“要吃粮,找紫阳”的往事。
    
    广大四川人民最热爱的是2261年前的蜀郡守李冰,在战国时期的秦国,他领导人民历尽30年艰难险阻,建起都江堰水利系统工程,使成都平原从缺水的蛮夷之地,一举成为沃野千里的鱼米之乡,堪称天府之国,进而使秦国的国力大增,为统一中国打下坚实的基础,并一直造福于今日。每年农历6月24和26日分别是李冰父子的生日,千百年来,当地人民都要大庆一番。接待者刘艳阳深情地向我娓娓道来。
    
    其次,四川人民热爱的就是四川省委书记紫阳。在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历史转折之前整整一年多的1976至1977年,紫阳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努力改变长期以来实行的一大二公的极左的农业政策,扩大农民的自留地,免去农业税,使广大农民得以休养生息并大大提高发展生产的积极性,一举解决了人民的吃饭问题。紫阳当年主政四川时所倚重的经济学家林凌向我侃侃而谈。
    
    李冰和紫阳这两位当地的最高长官在身后都被世人广泛传颂,他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达到了为官的最高境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会忘记他们的千秋功业,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和谐的法治社会先要有政府的宽容
    
    我的一位读者孙方感慨道:“2004年里,你为农民维权与警方6次角逐,日前又为悼紫阳与警方较量,虽数次逃逸,一次被拘,事缓之后均未再被警方为难。如在过去,你早就被捕了。这说明我国的法治建设已经进步多了。从本质上看,与你角逐的并非是警方,而是由于法治的缺失导致以宪治国的科学发展观与传统人治习惯势力之间的较量。”
    
    由于上次我与警方已有某种沟通,3月底我在外地,想到警方可能在清明敏感期要来找我,如我不在家则可能使他们紧张,我于4月2日赶回家中等待并去电话询问。他们说:“这次不去你家看住你了,希望保持联系。”这使我在清明敏感期里行动自由,心态平和。6月初,我又从四川赶回家中主动与警方联系。他们说,需要掌握我的动向而不排除近日要上门来看管我。结果6月4日的那几天他们并未上门来,使我能够潜心修改当时仓促成稿的《二进灵堂》一文。
    
    4月5日,我与上世纪80年代初北京大学法律系的一位同窗在母校漫步。他对当前敏感期监控的分析是:“如果现在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有100名学生聚众上街去天安门悼念紫阳,就会招来1000名‘六四’死难者家属响应上街,招来一万名上访者,招来10万名失地农民和下岗工人,进而招来百万市民上街围观。在官方看来,这就是政局失控,天下大乱,无法收拾。所以,必然要监控敏感期,严防死守,把苗头遏制在萌芽状态。保持‘和谐社会’才能继续推进改革。”
    
    3月14日,温总理在全国人大闭幕时答记者问:“今年是改革年,要消除经济中的不健康、不稳定因素;解决经济生活中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调整结构;实现社会公平与正义,构建和谐社会等等,都要靠改革。改革是长久的任务。但是,有些问题早改比晚改好,否则积重难返。”
    
    
    理性与现实的博弈
    
    
    我国政府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给人们带来的灾难是“国家罪错”,这是依靠其掌握的组织资源与军事资源实施的国家强制的非正义行为。故对其责任的追究不能只归结到少数领导人身上,也不能以犯下这些罪错的领导人离退或去世而告终。尽管现政权多次承诺不再让这等国家罪错发生,但这并不能在法律上为过去“结案”。如果“国家罪错”能进入公众意识,人们就有理由追问:现政权是过去政权的延续,应该为过去犯下的罪错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与道德责任;现领导人是过去的领导人一手挑选的,其合法性来源于体制内的权力授受,他们作为既得利益者仍然认同并维护其既定原则。因此,他们在体制上和个人责任上都对这些国家罪错负有政治赔偿和道歉的责任。(摘自《当代中国研究》杂志2005年第1期,程映虹,国家罪错、政府责任和公民意识。)
    
    米兰•昆德拉说:“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被预先原谅了,一切都被可笑的允许了。人们只能凭藉回想的依稀微光来辨析一切。”16世纪英国宗教诗人约翰堂恩的布道辞:“没有人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份。如果海浪冲掉一块岩石,欧洲就少了一角。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伤,因为我存在于人类之中。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在上世纪后半叶,德国总理勃兰特和科尔分别向波兰的二战死难者纪念碑下跪,德国人民却因此而站起来了。
    
    随着胡温推行以宪治国,依法行政;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构建和谐社会。如何加快法治进程,恢复党和政府的形象和法治的公正,顺应民意解决历史悬案,化解社会矛盾已势在必行,同时又要保持“和谐社会”的稳定,标本兼治,避免社会问题积重难返。这是对最高当局提高执政能力和政治博弈与权谋勇气的巨大挑战。构建“和谐社会”首先要有政府的宽容,和“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勇气和决心。尽管紫阳因此而下台,但他却为我们留下了这一振聋发聩而永恒的主旋律。紫阳在最后的岁月里曾中肯地向党中央指出:“六四问题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在形势稳定时解决比出现某种麻烦时解决好”。
    
    民主和法治,事关国家的长治久安,人民的安居乐业,社会主义事业的兴衰成败。我们的多灾多难的社会,只有运行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才能真正和谐。
    
    
    (本文初稿1700字,原载《动向》杂志2005年4月号。修改后补充为4500字,现又修订为5300字,于2005081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受审 证人证言否认警方指控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秘密手稿披露赵紫阳曾呼吁走民主之路
  • 宗凤鸣希能尽快出版有关赵紫阳的一部书
  • 赵紫阳生前亲信宗凤鸣说谈话手稿很安全
  • 中国逮捕程翔似与赵紫阳文件有关
  • 温家宝田纪云与赵紫阳(图)
  • 朱熔基称学生爱国 李鹏欲陷赵紫阳自由化罪名不果——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六)
  • 友人祭奠赵紫阳 遭当局软禁
  • 田纪云清明前夕亲赴赵宅悼赵紫阳
  • 赵紫阳故居清明接纳悼念者
  • 赵紫阳子女接纳公众至北京家中拜祭父亲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三)赵紫阳江泽民早期有互动
  • 赵紫阳子女对中共中央提出的四点意见(影印件)(图)
  • 赵紫阳逝世中国为何紧张?
  • 赵紫阳儿媳传涉伪造文件遭解雇
  • 关于赵紫阳在内蒙工作的一些情况
  • 赵紫阳为什么没有遗嘱?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赵紫阳的最后陈述
  • 安琪: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 从谁为李大钊送葬想到谁在纪念赵紫阳
  • 《诚恳征集悼念赵紫阳诗词、挽联》启事
  • 李卫平:赵紫阳在“六四”的日日夜夜
  • 陆文:赵紫阳没吃烂狗屎
  • 就1989年5月13日邓小平和赵紫阳、杨尚昆的谈话和张良商榷/任诠
  •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
  •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图)
  • 杜光:难忘的一九八七年—纪念赵紫阳
  • 五柳先生:从赵紫阳去世和“保先”看中共
  • 陈彦:赵紫阳的历史位置
  • 寒山:从史景迁纪念赵紫阳谈起
  • 赵紫阳,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中国革命者
  • 傅清:赵紫阳“自由了”的前前后后
  • 泰晤士报社论:赵紫阳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 任诠: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清明节祭赵紫阳
  • 戈尔巴乔夫谈赵紫阳
  • 黎智英:赵紫阳——良知的闪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