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对比六四镇压和美国驱散示威老兵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10月11日)
    
    对比新闻节目通过正反对比,中外对比,今昔对比,帮助听众透过一面之词解析新闻,观察时政。今天我们要对比介绍最近李敖在神州文化之旅中谈到的美国政府1932年开枪驱散聚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退伍老兵的真相,并且对比中国政府1989年开枪镇压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抗议示威的学生做法的不同。
     (博讯 boxun.com)

    *李敖之论*
    
    李敖在北大演讲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谈到中国政府在北京开枪镇压八九民运,但是他列举了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开枪镇压过学生和民众示威游行活动,从而得出结论说:各国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
    
    著名作家李敖在北大演讲的时候谈到美国军队1932年开枪驱散民众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一个将军叫做麦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下面带了一个少校叫做艾森豪威尔。打枪。多少人死掉了。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广场里面盘据不屈,这是美国的形像吗? 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    李敖谈到的这个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美国政府1932年的做法和中国政府1989年的做法有哪些相同,那些不同?在开枪事件发生之后,两国民众、媒体和学术界的反应有什么不同呢?
    
    *学生要自由,老兵要补助*
    
    这两个事件的起因都是民众对政府的不满。
    
    首先让我们看看八九民运的起因。当时学生的口号是反官倒,反腐败,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示威活动,要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要求政府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六四天安门事件的起因中,学生理想和意识形态的成份较浓。
    
    而美国民众1932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示威活动,则没有太多的理想主义和意识形态的色彩,他们的诉求比较实际,就是要求政府提前发放答应给退伍军人的补助金。后来这批美国一战老兵就称自己是补助金军团。
    
    *一个有定论,一个仍悬疑*
    
    美国的退伍军人补贴金事件已经过去73年了,对这个事件的基本事实,伤亡情况,已经没有太大的争议。而中国六四天安门事件至今仍然扑朔迷离。对这个事件的研究和调查,依然是中国政府的禁区,很多关键的事实,例如到底是谁下令开枪,到底死伤多少人等等,仍然是众说纷纭。
    
    下面我们就根据权威的百科全书以及有线电视历史频道的资料,为大家简单地回顾美国政府开枪驱散请愿老兵的经过。
    
    *老兵索薪,露营首都*
    
    参加第一次大战的美国军人,每天除了可以得到一美元的军饷之外,美国政府还答应给他们额外25美分做为海外生活补助金。
    
    可是战后,美国政府囊中羞涩,无法向参战军人支付这笔巨额补贴金费用,因此美国国会决定先欠债,20年后,也就是1945年,连本带息,以现金的形式,一次付清。
    
    问题在于美国30年代发生经济大萧条,全国有三分之一的人失业,很多退伍老兵生活困难,因此老兵要求美国政府立即支付这笔补偿金,而不要等到1945年。
    
    1932年6月17日,来自美国各地约一万两千到两万名失业的退伍军人,在美国国会大厦前集会,向国会施加压力。老兵们的诉求也得到了一些国会议员的支持。
    
    德克萨斯州众议员约翰.莱特.帕特曼提出提前向老兵支付福利补助金的议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大大鼓舞了参加抗议示威活动的退伍军人的情绪。
    
    示威民众在与美国国会一河之隔的安那柯斯提区搭起帐篷,和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搭帐篷的学生类似,希望以这种做法对国会施加压力,让国会修改法律并立刻支付所欠的薪金。
    
    不过,众议院通过的法律被参议院否决,而参院同意支付请愿者回家的路费。有些老兵领取了回程的火车票,有的领取了汽油和其他物资,但是大部份老兵因为没有达到目的而继续坚持示威。
    
    *警民冲突,误杀两人*
    
    1932年7月28号,当华盛顿警方试图驱赶他们时,请愿群众和华盛顿警方发生了冲突,示威者用砖头砸伤警察,两名警察的脑袋被砸,受了重伤。
    
    一个没有经验的警察慌乱中开枪打死了两个退伍军人。官民对立情绪一下子高涨。愤怒的请愿者开始攻击警方,打伤了数名警察。
    
    *军队进城,争议至今*
    
    华盛顿警察当局没有和民众继续冲突,而是向后撤退,并且向当时的胡佛总统报告说,已经无法维持秩序,于是总统下令联邦军队进驻华府,驱散示威民众。
    
    值得指出的是,美国1878年通过的Posse Comitatus法规定,美国军队在任何情况下不能用于在美国国内执法。胡佛总统的做法,至今仍然是有争议的。
    
    在9/11以后,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曾经要求修改这条法律。在最近卡特琳娜飓风袭击新奥尔良的时候,美国政府迟迟不敢动用军队就灾,也是顾虑美国的这一条法律。
    
    美国是法制国家,而中国是党领导一切,因此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可以代表党中央和中国政府,在中央电视台的广播中宣布实行戒严,并且调动大批野战军进城镇压民众。
    
    *美军清场未开枪*
    
    再回到美国军队开进华盛顿的话题上来。在麦克阿瑟将军指挥下,巴顿率领佩有瓦斯面罩、刺刀及军刀的联邦军队沿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道前进,一路通过投掷催泪弹以及用推搡和步枪上的刺刀等冷兵器驱散阻挡士兵前进的请愿者。
    
    当晚稍后,巴顿及联邦军队开始清理安那柯斯提区内的帐篷,这里也是示威者的总部.有些帐篷或小屋在清除过程中被焚毁。到了第二天早上,大部份请愿者都离开了首都。整个清场过程中,美国军队没有向抗议示威民众开枪。
    
    *死者很少伤者多*
    
    在整个驱散举行示威的退伍军人的事件中各方伤亡情况是:
    
    退伍军人死亡两人,为华盛顿警方误杀,他们分别是威廉.赫西卡(William Hushka)和埃里克.卡尔森Eric Carlson。另外,有一名退伍军人的妻子流产,有一名11周的婴儿由于暴露在催泪瓦斯中窒息而死,一名11岁的男孩因催泪瓦斯伤害导致部份失明,一名旁观者肩部受伤,一名退伍军人的耳朵被骑兵军刀割伤,一名退伍军人的臀部被联邦军人的刺刀刺伤。
    
    在政府方面,有两个警察头部被砖块砸成骨裂,伤势严重;至少12名警察被退伍军人打伤。
    
    在民众方面,有超过一千名的男女,包括儿童、记者、华盛顿居民和救护车司机暴露于催泪瓦斯中,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也有警察。
    
    李敖先生在北大演讲的时候,提到美国联邦军队在驱散示威民众过程中的死亡人数时说,“多少人死掉了”。实际上,根据美国公开出版的百科全书、纪录片、历史书、回忆录等,真实情况是好多人受了伤,但是举行抗议示威的退伍军人只有两人死亡,而且他们不是死于美国军队,而是被华盛顿的警察误杀。
    
    *动武程度和后果之比较*
    
    对比中国政府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的做法。据报导,有些中国士兵不是用刺刀和催泪弹向前推进,而是直接瞄准人群开枪,驱散民众。
    
    美国军队在驱散民众的时候出动了骑兵,靠高头大马来对示威民众产生威慑作用,而中国军队使用坦克车,一些参加八九民运的北京民众甚至遭到坦克车的碾压。
    
    美国军队驱散示威退伍军人过程中没有开枪,没有人员死亡,只有警方误杀两人。而据报导,有些中国军人在沿着长安街向前推进的过程中,在路上并没有人阻挡他们前进,根本不需要开枪的情况下,仍然对路两旁的旁观者随意开枪。
    
    美国向民众开枪现在的定论是警察在慌乱中误伤了民众。而据说有些中国军人则是瞄准民众开枪,甚至瞄准长安街两旁的居民楼的窗户开枪。
    
    美国1932年驱散退伍军人事件中死亡人数已有定论。而中国六四惨案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的死亡数字,不同来源总结出的死难人数各有不同,从几百人到几千人的说法都有。
    
    接下来,我们再来对比美国和中国在发生镇压民众抗议示威活动之后的媒体和民众的不同态度。
    
    *美国媒体揭批政府驱散示威*
    
    首先,美国政府出动军队驱除在华盛顿举行示威的老兵遭到新闻媒体的无情鞭笞。纽约时报以头版头条的长篇通讯,介绍了老兵们的诉求,以及军队使用暴力驱散示威民众的经过。
    
    纽约时报报导的导语是这样写的:“今天午夜,火焰在荒凉的安纳克斯提亚广场的夜空中腾腾升起。一群群可伶的老兵如流水般,在两个月之前离开他们的家园汇集在这里,如今他们不知要流落何方。 ”
    
    李敖在北大演讲的时候公开向学生出示了这份刊登美国政府驱散抗议民众长篇通讯的纽约时报,从某种意义上说,等于用具体和形像的语言,向大学生们上了一堂关于什么样的媒体是独立于政府和党派之外的媒体,什么是新闻自由的新闻理论基础课。
    
    美国新闻媒体自诩是美国立法、司法和行政三大权力之外的第四权力,媒体的社会责任是代表民众对政府实施监督。
    
    *中国媒体不越六四禁区一步*
    
    对比美国纽约时报可以不看政府眼色,公开批评总统,中国媒体的新闻自由,正像有人所指出的那样,不是多少的问题,而是有没有的问题。
    
    中国媒体掌握在官方手中,称为党和政府的喉舌。媒体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六四镇压至今仍然是一个不可触碰的禁区。
    
    和纽约时报当日就敢于发表美国政府驱散民众事件的长篇通讯来比较,六四天安门事件已经16年了,至今仍然没有一家中国大陆的报纸,没有一家中国大陆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敢于客观报导天安门事件的真相。
    
    *胡佛承担责任,失去连任机会*
    
    下面我们再来对比一下美中两国政治家在镇压民众示威的事件发生后的境遇。
    
    在胡佛下令军队驱散民众之后,胡佛向美国人民承认自己的责任,说美国军队是按照他的命令,同时他们也没有过份使用暴力。
    
    不过他的解释在美国人民的心目中是那样苍白无力。美国民众很难接受美国军队用马队和刺刀驱散退伍老兵的形像。这些退伍军人仅仅在几年前还在战场上保卫这个国家。
    
    如果说,胡佛在此之前还有一丝希望可以重新竞选,连任美国总统的话,那么他的梦想在7月的这一天便彻底破灭了。
    
    出兵驱散在华盛顿举行示威游行的老兵,对总统的声望和形像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据媒体报导,1932年和胡佛竞选总统的另一位总统候选人是罗斯福。据说他在获悉胡佛下令驱散美国参加一战退伍军人的消息之后,对当时的一位助手说,我们今年已经不需要进行竞选活动了。
    
    后来的选举结果证实了罗斯福的判断。在1932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胡佛被选民淘汰,美国人民选举罗斯福作为新的美国总统,用选票表达了民众的意愿。
    
    *谁为开枪负责?谁来承担后果?*
    
    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他们下令军队可以开枪镇压在天安门广场上和广场周围举行抗议示威的民众之后,命运比胡佛要幸运的多。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负责任地对中国民众说:“是我下令军队开枪”。
    
    中国人民也不像美国人民那样,可以通过选票来撤换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中国的国家最高领导人是内定的,没有另外一个竞选人和他竞争。
    
    有人说,中国民众现在几乎唯一的希望就是指望一个明君的出现,指望胡温新政,指望一个开明的中国领导人可以拨乱反正,承认和改正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在六四时期所犯的错误和罪行。
    
    不过,很多中国问题观察家认为,中国民众善良的愿望越来越渺茫,胡锦涛的新政府在六四问题上,在政治体制改革问题上,越来越僵化和强硬。中国人民的良好愿望还要再旷日持久地等待下去。
    
    *善后和历史教训*
    
    最后,我们来对比两国政府在事件之后的处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罗斯福总统在1944年6月22号签署生效的美国军人权益法案,是美国历史上影响最大的,对退伍美国军人提供补贴最优厚的一项法案。
    
    根据这项法案,军人在退役后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从而促使几百万退伍军人成为中产阶级,使美国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人数大增加,在经济上,政治上和社会上,改变了美国的社会结构,导致美国社会更加稳定。
    
    胡佛政府出动军队驱散示威的美国退伍军人的教训也成为后来美国总统的前车之鉴。
    
    1971年,一些参加越南战争的老兵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宾夕法尼亚大道举行反战示威游行,反对尼克松政府的越战政策。总统特别助理米歇尔问尼克松总统,应该如何处理。尼克松回答说:“让他们在那里好了。我可不想出现补偿金军团那一类事情。你知道,我说的是可怜的老胡佛和麦克阿瑟。”
    
    *北京对六四不提不赔不反省*
    
    对比之下,至今中国政府也没有对六四事件有一个自我反省的说法,更没有在人大中通过类似对六四死难家属安慰,赔偿之类的法案。中国立法机构人民代表大会每四年一次开会的时候,似乎没有一个人民代表提出过如何接受镇压民众的教训,避免将来犯类似错误的提案。
    
    中国政府至今仍然没有承认当年向民众开枪射击是错误的,更不用说顺应民意,由立法机构制定出一个保护受害者赔偿的法案了。
    
    
    
    VOA 记者: 东方
    华盛顿
    2005年10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德江不回避六四 温家宝南巡有要求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图)
  • 港民主派议员与张德江就六四交锋
  • 逝世引发六四运动 中央高规格纪念胡耀邦惹关注
  • 廖亦武:六四画家武文建
  • 大陆倾向王 忌马挺六四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和侯文豹等被监控
  • 陈用林六四集会演讲全文(图)
  • 老少两代知识分子天安门纪念六四
  • 孙文广:六四我和“不锈钢老鼠”逛天安门
  • “六四”学子遭报复 中国之大何处容身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图)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
  • 六四纪念会:镇压重创社会道德(图)
  • 六四敏感期民运人士被监控
  • 从历史角度评六四并对比光州事件
  •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中国人难忘六四(图)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给关心政治哲学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郑旭光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上)/廖亦武
  • 回首“六四”,呜呼哀哉
  • 因六四出版化为泡影的《西派丹道典藉汇编》
  • 赵昕:被遗忘的“‘六四’暴徒”群体
  • 朱学渊:评马英九说“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 为师涛无罪辩护,为六四受难者伸张
  • 赵昕:“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
  • 傅清:胡锦涛政权继续六四的罪恶
  • 郭罗基: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 張三一言:从和解的角度看六四
  • 曾慧燕:寻访六四受难者见证人血馒头
  • 朱健国:央视用《满江红》向“六四”致哀
  • “六四”真相—乱臣贼子邓小平犯上作乱
  • 李卫平:赵紫阳在“六四”的日日夜夜
  • 朱健国:央视用《满江红》向“六四”致哀
  • 徐沛: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