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智晟 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七)
请看博讯热点:陕北石油事件

(博讯2005年10月07日)


十七、"只要你不承认自己是黑社会,我们就不会善罢甘休。"
    
     刘建宁,四十五岁,定边县城人,原为国有电业公司的职工,90年下岗,后开始经营饭馆,倒卖羊绒,五年时间攒了十万元。95年后买车拉油,到2000年止,挣了180万。 (博讯 boxun.com)

     "2000年时,我的宁夏战友张长雄来找我,说人家都打井,咱们也开始打井吧。第一口井我们找了八个股东,每个股东后面一群小股东,定边的打井成本比其他地方高,第一口井把我们赔惨了,这口井是767井,八个股东投资了三百四十万,当时的所有资料显示这口井前景很好,有六套油层。请了很多专家都预言说这口井很好。六套油层全开完,一滴油都没有出
    来。这口井失败了。"
     "2001年我们原班人马又开始打第二口井,这口井号是1507。等于前一年折腾了一年,赔了三百多万,这次的钱也都是借来的,朋友同情我们,就在朋友已经打出油的井边上50米开始打这口井,这口井又投资120万。定边的井很深,米进尺又很贵,还是没打出油。这时我们这群人不但原有的积蓄都花完了,还欠了很多外债。"
    "2001年下半年,我和宁夏的几个战友又开始合计着打井。我们已经亏的很厉害,也只有打井才可能有出路。这次我们是八个人,投资260万,打了2481井,年底出油,但非常不顺利,地层吐沙,产量急剧下降,一天只能出两吨左右。后来就找了许多专家,但终于因为地质本身的原因,专家也没有办法。一直到回收前,一直在修。我们几乎找遍了国内最好的专家,虽然花了不少钱,但是在政府回收油井之前,总算彻底修好了。日产量一下提升到5吨,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结果没想到突然被政府强制收走,5吨的产量给我们以两吨多补偿,补了96万,这口井又亏了一百多万。2481井的全部投资和其他井一样,都是借来的。我实际上是已经倒了,这次凡是能借钱的地方我都借了,2481井我一个人就借了六十万左右,姐姐妹妹所有的亲戚都出来帮着借,我自己的两套房子,我哥哥的房子,都抵押出去借了钱。强制回收时摊在我头上我能拿20万左右的补偿,这口井我自己又多背了40万的债。"
    "2002年年初,我和另外的两个人合伙出资60万,买下了998井,产量始终维持在一吨左右,为了提高产量我们又花钱请专家进行酸化,修井折腾了近一年,今天请这个专家,明天请那个专家,费用大得吓人,这口井实际上也是一点收益也没有,因为每出上一两吨油就要出问题,修上一段时间后又能出几天,折腾得够呛。修了一年时间,刚正常没几天,这口井被政府突然抢走了,他们只给补了23万元。这口井我投入的是十几万元,补偿摊到我头上的才四万多元。这口井上又栽进去十万元,现在想起来心跳得不得了。"
    "打了三年井,把原来辛苦挣来的一百八十万积蓄全砸上了不说,两套房子,连我哥哥的房子,都抵押给人家了,到政府强行回收以后,我还倒欠下大几十万高利贷款,打井本身是高投入高风险的事,高投入高风险的阶段不见你政府的面,我们支撑了高风险高投入是为了高回报,最主要的是你政府答应的事要准数,你收了我的费让我打井,我能不相信你政府吗,再说我和你政府都是有合同的,最低也签了五年合同,连和政府签的合同都不算数,还能让我们去相信谁。2481号井如果晚收一年,我们260万元肯定能收回,这该是个算帐的事,投资收回后我们就能开始挣钱,刚开始出油你政府就来开始抢井,你这连强盗都比不上,我们投资的是260多万,你最起码该把我们的投资款给补齐吧,我们使出几辈人打出的井,你政府叫抢也罢,叫回收也罢,总该讲个道理。"
    "最气人的是他们收井的过程。6月7日那天,我的井上来了一辆警车,是县公安局的刘君祥带队,他是刑警队长,带了五六个人,是半夜一点多到的,上来就把我们照井的老汉从房子里面拖出去,深更半夜把老汉撂在半山腰的路口上。这个照井老汉是外县人,人生地不熟,在外边冻了一晚上。实际上我们在井上由三个照井的,由于其他两个比较年轻,山上的警报器响成一片,那几天警报声不断,山上沟里到处是警报声(警笛),警察也到处抓人,照井的那几天吓得不敢睡死,一听见警车到了我们的井口,两个年轻一点的就翻墙逃跑了。第二天所有被抢的投资人都很气愤,那可是要我们的命啊,几千投资人都涌到山上,准备强行要回自己的油井,结果政府早有准备,满山遍野都是警察,我们雇的车到山上全部被扣,我们连回来的时候都没有车坐。县长艾保权在山上亲自指挥警察抢井,驱赶我们。那天晚上被抓
    的照井工有十几个,一直到我们去北京上访,这些照井工还被不明不白的关着。其实他们只是我们雇来照井的,你抓这些人有什么道理?"
    "定边的油井刚被抢的那段时间,所有出定边的公路都24小时有公安把守,那阵势你们肯定没有见过。每个警察手里都提着二三十副手铐,警车旁边铐着许多让他们拦下来的人。定边人到省上告状,都要从银川走。那段时间银川的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都要有定边的公安把守,许多上了车的人都被抓下来,买了飞机票的人也被堵回去,机票就浪费了。"
    "当时每天都有公安上的人往投资人家里跑,吓唬我们家里面的,几乎我们每个人家里都被他们吓唬过,每家都收到过拘传票。我家里就收到过公安发来的两次传票,命令我们必须停止告状,必须赶紧投案自首,并说投案自首的可以宽大处理,但没有人敢投案自首,都知道投案之后他们往死里整你。定边有四百多投资者逃往外面,有逃到内蒙的,有逃到银川的,
    我在外面也逃了几个月。"
    "抢走油井后过了几个月,开始出了一个公告,说要给补偿了,公安说凡是主动投案来领取补偿的人,公安可以不再追究,说不抓人了。如果过期不投案签字的,不但不再给补偿,还要继续追捕抓人。当时对大户,政府是采取欺骗的方法占领了他们的油井,实际上这次回收也存在很多的问题,我们县的杨彦村的十几口油井,到现在也没有收回。有个叫白伟的人,先后赔了一千多万,有很多人几辈子都完了,我们不服气,你政府这样做,只要你不承认自己是黑社会,我们就不会善罢甘休。官司不管打到哪里,哪怕打上几辈人,我们也不会放弃。抓人?抓人算个啥,抓了人你抢走的财产也必须有个说法,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许多人完全已经没有出路了,我就是这样。没有生活出路,我还怕你抓人?"
    
    这是我们第二次到榆林的第八篇调查报告。经过总共十七天的调查走访,我们掌握了榆林地区包括靖、定两县油井回收前后的大量政策、事实与证据,历经了朱久虎与十名投资人的释放过程,最使我们欣慰的是,我们看到了当地的投资者对我们从怀疑到信任的过程。我们将为陕北六万农民投资者的权益继续努力。
    十月八日我们将返回北京,在北京完成此阶段调查的最后一篇。在下一篇报告中,我们将对此前的调查作出总结,从法律的角度对这次事件再进行一次深入思考,以促进整个事件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解决。
    
    高智晟 楚望台
    十月六日于陕西榆林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六、一个看门老人的离奇死亡(图)
  • 呼吁尽快释放病中的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陕北石油案10月5日情况通报
  •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三-十五)
  • 陕北石油走向规模化经营是件好事,利国利民,但是陕西省政府在回收油井
  •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 陕北石油案9月30日通报—又释放了2名代表
  • 陕北石油事件最新通报
  • 不锈钢老鼠:自由中国遭黑客攻击,黑客要求站方删除有关陕北石油的帖子
  • 曲建平:让事实说话—陕北石油事件最新情况通报
  • 陕北石油事件最新情况
  • 陕北石油案博弈演进及可能走向—兼贺朱久虎律师凯旋回京
  • 高智晟 楚望台: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八、九)
  • 高智晟 楚望台: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七)
  • 宁夏籍陕北石油投资者进京上书中央要求释放朱久虎律师
  • 陕北石油案:官员要挟支持朱久虎的社会人士
  • 陕北石油纠纷:冯秉先批注榆林市《汇报提纲》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朱久虎律师被捕的罪名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全国政协委员保育钧向相关部门致书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法律面对面的激烈博弈
  • 冯秉先-陕北石油案维权代表的领袖人物/曲建平
  • 陕北石油案博弈演进及可能走向—兼贺朱久虎律师即将出狱
  • 杨鹏:经济问题政治化的危险——陕北石油案新动态的分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