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六、一个看门老人的离奇死亡(图)
请看博讯热点:陕北石油事件

(博讯2005年10月06日)


十六、一个看门老人的离奇死亡
    
    张国田,陕西省定边县油房庄乡韩渠村前支书,离任后在定边县钻采公司韩渠采油队看大门。2005年7月4日凌晨,工友在采油队锅炉房里发现他的尸体,即将尸体送往医院,确认张已死亡,时年63岁。后经定边县公安局侦查,结论是张国田系自缢身亡。张国田的家属对这个结论极为愤慨,多次上访未果。听说我们到了陕北,找到我们向我们陈述了案情。
    据张国田家属说,张国田生性乐观豁达,为人正直。因为他原为村支书,了解许多韩渠村土地非法征用的事实。他离职后,有关领导为照顾他,将他安排在采油队看门。张国田与采油队队长张立波不睦,说他胡作非为,多次遭到张立波的训斥辱骂;而张国田死前几天,采油队风传张国田准备举报张立波的消息,而7月4日凌晨4时许,张立波与张国田还发生了争执。 05年7月4日凌晨,钻采公司职工姬海军到锅炉房去,发现张国田倒在地上,就喊工友白生有“快来,老张出事了”;白生有与另一名工人随即赶到锅炉房,发现张国田仰面躺在锅炉房门口地上。白生有立即抱起张国田放到车上,送到医院,白生有的衣袖上与汽车后座垫上均沾染血迹。当日晨7时许,采油队通知张国田家属,说张国田生病在县医院。家属到达医院时死者已被送往太平间。随后家属被安排到定边县圣世宾馆,准备协商处理善后事宜;在宾馆,家属询问张国田死因,白生有叙述了上述过程。其后张立波称,在当夜4时许巡夜回来后,由于叫不开门,狠狠训斥了张立波。当日中午,死者家属到太平间后,发现张国田头顶有一钝器伤,脖子上有勒痕,遂怀疑张国田另有死因,提出要看现场。晚7时许,张国田兄弟张国华、张国富由采油队副队长申明带领到现场,在锅炉房内,他们未发现任何可勒死人的绳索之类的东西,没有血迹。锅炉房内有一用于洗脸的凳子,张国华检查了凳面,未发现鞋印。以上事实均有定边刑警队笔录、张国华、张国富的材料及照片为证。家人认为张国田的死另有隐情,于当日下午4时许向钻采公司石油派出所和刑警队报案。下午6时许定边县公安局长任杰到圣世宾馆听取了汇报。
    当日晚,定边钻采公司领导韦世忠到韩渠采油队开现场会,要求钻井队工人上下一致,统一口径,宣扬张国田系自杀,并威胁职工,谁要是提供反面线索,就是想坐牢。
    7月5日上午,也就是案发一天后,定边刑警队才到锅炉房勘查现场。此时,两锅炉之间的暖气管上出现了一根已断开的塑料包装带,洗脸用的凳子已经移位到下面,且凳子上出现了鞋印,门口出现了碳块。下午,榆林市法医艾绍安到定边县,由钻采公司领导与定边公安陪同在圣世宾馆吃饭,并在医院太平间对张国田进行尸检。
    7月6日,艾绍安、定边市刑警队人员、钻采公司领导联合在圣世宾馆101房间向家属交待,说张国田系自杀。因为艾绍安无法解释张身上其他外伤的形成原因,刑警队决定进行二次尸检。家属对法医提出质疑,要求更换法医,刑警队罔顾家属要求,强行进行了二次尸检。第二次尸检时,据在场看管张国田尸体的魏志才说,打开死者颅骨有淤血,在耳下有两处骨折。
    7月14日定边刑警队口头向死者家属宣布,死者系上吊自杀。死者家属提出了若干疑问: “我父生性乐观豁达,家庭生活舒适无忧,更无任何心理压力,就在7月3日晚九时左右,还在隔壁许延义小卖部唱秦腔两段,眉户一段,有说有笑,嘻逗小孩,毫无自杀迹象。” “暖气管的高度远远大于我父身高与板凳高度之和,我父无论如何也系不上绳子的。”
    
    “我父左右颌角勒痕轻重长短不一,并非上吊。”
    “白生有所述发现死者所躺的锅炉房门口,上方没有任何地方可拴住绳子。”
    “我父死相安详,不吐舌头,眼球不突出,实不符上吊迹象。”
    “我父头顶部由钝器所致伤痕,深及头骨,形如月牙,另有两处明显击伤,三处伤连起来是个圆形,沾满鲜血,为什么现场没有一点血迹,而衣服有血,白生有身上有血,拉人小车车点上有血,由此断定,锅炉房并非第一现场。” “我父背部、肩部、上肢部有明显擦痕、揉搓痕迹,此痕迹从何而来?”
    “定边县县医院太平间张二娃说,根据他看多年尸体的经验,我父明显是被人打昏后用绳子勒死的。” “定边县县医院医师李伟说,当时他医治时,人已经死了好长时间了,据他所观察,可能是被人打死的。” “7月5日,钻采公司韩渠采油队门口小卖部许延义的妻子给店房洼村民郭金福,马奋鹏,侯宪金,许志良说,她在7月4日凌晨听到我父与张立波吵架,而吵得相当厉害。” “两锅炉之间暖气管上事发时根本没有绳子,这根绳子是谁于何时系上?” “锅炉房内凳子上的脚印从何而来,在刑警队勘察所谓现场之前,我九爸曾看过此凳,并未发现鞋印,由此断定,所谓案发现场纯属伪造。”
    “刑警队在锅炉房门口看到的碳块,是谁在何时放置的?”
    “白生有和姬海军为什么所说的尸体躺的位置不同(白说尸体躺在锅炉房门口,姬说尸体躺在二锅炉之间),两人所说相差三米多,中间隔一锅炉。”
    “钻采公司韩渠采油队大门对面200米处有98号井,而拉我父的车去医院时去过98号井,为什么?”
    “韩渠采油队通向98号井之路旁有管线沟两处,离采油队约100米,在7月5日下午采油队将其埋没5米之多,而此地的几十千米管线钩全由当地村民埋没,采油队在此之前(后)从没埋过一米,为什么采油队在事发后第二日在此管线沟不影响任何工作下要埋呢?一定另有原因,我怀疑是谋杀我父的第一现场。” “‘自缢身亡’推断纯属牵强与捏造。其推断是先自缢,然后绳子断了,撞在暖气管阀栏上,致使头顶有一血口子(阀栏上未曾发现血迹),这一推断明显有误,首先,我父不会自杀,其次,如果说自缢身亡绳子不会断,如果绳子断了,人就不会死;第三,即使(绳子)断了也只可能撞到头的四周,决不会撞到头的顶部,并且由伤痕深度可见致伤力度与绳子断了人掉下来的力度严重不符。” 家属说,张国田有一封“遗书”,事后就被警方收走,家属找警方索要,警方说不是遗书,是一本“学习笔记”,亦未归还家属。在家属多次上访后,省公安厅在9月的一天通知家属,说周四要开个听证会。“礼拜三又给我们打电话,说这事捅到天上了,省公安厅准备向全省媒体公开这个事情。结果礼拜四没开,说拿到下礼拜二。我们打听在哪开,他说你们家属就不用来了。到最后我也没听到消息。”
    家属给我们送来了张国田的尸体照片。我们看到,张国田的头部有明显的伤口,已经结痂,背部呈暗红色,从照片上无法辨认是尸斑还是伤痕。
    
    高智晟 楚望台 10月6日于陕西榆林
    
    附尸体照片(翻拍)
    附尸体照片(翻拍)
    
    
    
    
    附尸体照片(翻拍)
    附尸体照片(翻拍)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呼吁尽快释放病中的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陕北石油案10月5日情况通报
  •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三-十五)
  • 陕北石油走向规模化经营是件好事,利国利民,但是陕西省政府在回收油井
  •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 陕北石油案9月30日通报—又释放了2名代表
  • 陕北石油事件最新通报
  • 不锈钢老鼠:自由中国遭黑客攻击,黑客要求站方删除有关陕北石油的帖子
  • 曲建平:让事实说话—陕北石油事件最新情况通报
  • 陕北石油事件最新情况
  • 陕北石油案博弈演进及可能走向—兼贺朱久虎律师凯旋回京
  • 高智晟 楚望台: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八、九)
  • 高智晟 楚望台: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七)
  • 宁夏籍陕北石油投资者进京上书中央要求释放朱久虎律师
  • 陕北石油案:官员要挟支持朱久虎的社会人士
  • 陕北石油纠纷:冯秉先批注榆林市《汇报提纲》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朱久虎律师被捕的罪名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全国政协委员保育钧向相关部门致书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法律面对面的激烈博弈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古今:真假试金石
  • 冯秉先-陕北石油案维权代表的领袖人物/曲建平
  • 陕北石油案博弈演进及可能走向—兼贺朱久虎律师即将出狱
  • 杨鹏:经济问题政治化的危险——陕北石油案新动态的分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