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太石村:黑恶势力的先进性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9月30日)
    
    


张耀杰
    
    广州市番禺区鱼窝头镇的太石村毗邻港澳、背靠广州,现有2075口人,拥有3000多亩可耕地。这3000多亩可耕地,是2075口村民世代相传且赖以生存的故土家园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借用中国全国人大正在审议之中的《物权法》的概念,这3000多亩可耕地,是该村村民天然正义的合法物权。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中,这3000多亩可耕地中的2000多亩,在没有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被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陈进生为首的少数人,通过见不得阳光的暗箱操作偷偷出租或出卖。据《南方都市报》记者何达志报导,2005年7月31日和8月14日,村民冯秋盛等人两次发起普法宣传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组织法》和《广东省村务公开条例》等法律法规,提出罢免要求。冯秋盛的发言集中了村民所反映的17个重大问题,其中包括“利盈首饰厂土地使用证面积为29277平方米,但向村民公开的合同中,征地面积却是14960平方米,多余面积涉及300多万元;太石工业区1993年征地100多亩至今抛荒,为何不分给农民种庄稼;太石变电站征地款以及太石中学征地款去向不明;我村这么多工厂,卖出这么多土地,却还负债千万元;猪场后面的厂房7000多平方米,是否已卖或租地。另外,逢年过节从不去给特困户送温暖;农田遭受涝灾,村委会不帮助排涝,也不帮助申请救灾款……”
    
    随着太石村村民依法罢免村委会主任陈进生的民主进程的步步推进,陈进生也逐步暴露出了他作为黑恶势力的首要代表的先进性。
    
    8月16日,村民冯伟男被身份不明的几个人抓获,从而酿成大规模的警民冲突,80岁的冯珍阿婆被警察摔成骨折。在接下来的要求罢免的静坐示威中,村民维权领头人冯秋盛、梁树生和另一位村民冯惠标被警方逮捕。
    
    9月11日下午,太石村村部贴出鱼窝头镇政府公告,确认村民的罢免签名“符合提出罢免的法定人数”,并且宣布“我镇政府将会同区民政局依法指导你村按照罢免的有关程序做好下一阶段的具体工作”。
    
    9月12日,《南方都市报》头版登出《太石罢官调查》的大字标题,在“第二重点”版面刊登的《村民依法“罢”村官》中,还配发了身残骨折的冯珍老人在两位女性搀扶下接受采访的照片。
    
    然而,就在9月12日当天,60多辆警车及政府部门的公务用车开进太石村,上千警力包围村部,防暴警察用高压水龙头驱散村民,然后冲入财务室抢劫了该村的财务记录。当地的政府当局事后还公然宣布,太石村村民的维权斗争,是由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不明真相的村民所进行的非法活动。
    
    9月16日,太石小学停课半天,由镇政府和太石村党支部组成的工作组、调查组在这里举行了“太石村罢免第三届村委会主任选举委员会投票选举大会”。经过将近10小时的选举、验票,共产生一百多候选人,当晚七点前结果公布,由太石村党支部推荐的7名候选人全部落选,直接组织领导这次投票选举大会的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陈进生,仅得17票。而得票最高的退伍军人吴志雄,此时已经在拘留所里被关押了7天8夜。
    
    这次公开进行的选举,并不意味着陈进生及其所代表的太石村黑恶势力的彻底失败,反而为其充分展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先进性提供了最佳的机遇和条件。正如由数十名律师、学者联名签署的《太石村事件呼唤我们的良知和责任——就太石村维权事件的公民呼吁书》介绍:“自太石村维权事件发生至今,我们天天观察到的却是:太石村村民在合法、理性、公开、非暴力地进行依法维权,当地政府却动用暴力对付提出罢免动议的村民,先后无理拘押五十余名村民代表,暴力抢夺村务账本,非法拘押人大代表吕邦列,秘密关押法律顾问郭飞雄!即便按照当地政府的违法安排进行了太石村村民选举委员会委员的选举,可是太石村村民民选出来的七个代表,却受到了软硬兼施的恐吓和高压,先后七人都被迫退出了村民选举委员会,……”
    
    9月26日下午,广东华之杰律师事务所的两位律师唐荆陵、郭艳接受郭飞雄委托,在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艾晓明及一名记者陪同下前往探视郭飞熊,离开看守所后遭到不明身份的一伙黑恶分子的疯狂袭击。据郭艳律师现场介绍:“我们在太石村执业的时候遭到了围攻和骚扰,被泼了脏水在身上。我们报了三次警,就站在派出所的门口一直到现在,没有任何警察出来处理。而且还有巡逻队和警车就停在我们身边,没有任何人过问这件事情,只有电话来反复的核实,问我们还在吗,还在吗?”
    
    艾晓明教授在《请求帮助请求救援——艾晓明答记者校友的一封信》中描述说:“从9月26日下午4点多我和律师记者在太石村遭到袭击,到下午约6点在番禺沙湾大桥遭暴徒围攻,事发后已经超过36小时了,我没有听到当地公安的任何说辞,也没有任何本地或外地媒体采访此事。虽然回来后我主动给记者朋友打过电话,没有任何媒体愿意予以报导。这种集体默许、权力机关认可的对暴力保持沉默,让我感到我作为广州公民生活了11年的土地顿时变成异乡。……当暴徒打碎玻璃窗,当整块已经破碎、尚未裂开的窗玻璃掉到郭艳律师手臂上,她的手臂冒出血珠时,当暴徒的钢锁挥舞而出租车无法启动时,我生平第一次经历了身陷地狱的恐惧。”
    
    几个月来,发生在太石村的一系列恐怖事件充分证明了一个事实:不仅太石村的党支部和村委会被以陈进生为首的黑恶势力所控制,就连当地正在开展所谓“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的党政当局,连同大肆宣扬“先进性教育”的公共媒体,也已经被以陈进生为首的黑恶势力收买同化,作为国家机器中最强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武装警察,更是明目张胆地充当着黑恶势力的马前卒和保护伞。
    
    广州市区有著名的中山大学、暨南大学,而且有一所历史悠久的华南农业大学,这些学校的大学生、研究生们,与其在“十一”黄金周里去参观被人为改写的红色景点,倒不如就近去太石村见证一下正在发生的黑恶奇观。当然,这种见证不能以所谓“非法聚会”或“非法游行”的形式进行,而应该以合法旅行或调研采风的形式展开。假如没有办法像福建省连江县的前任县委书记黄金高那样,弄到一件合身的防弹衣,最好还是不去为妙。这其中的道理简单明白:太石村的黑恶势力太恐怖了,它所表现出的资源配置和人力动员方面的先进性,简直达到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神圣境界。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太石村最新:郭飞雄绝食绝水十五天,体重剧降二十斤
  • 姚立法就太石村事件,致番禺区民政局的公开信
  • 太石村快讯
  • 范亚峰等就太石村维权事件的公民呼吁书(最新签名)
  • 范亚峰等就太石村维权事件的公民呼吁书
  • 唐荆陵、郭艳到太石村取证被围攻
  •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因帮助太石村民正在遭到追杀/崔卫平
  • 太石村9月25日被放回五人的名单
  • 太石村紧急消息:郭飞雄面临生命危险!呼请各界紧急关注!
  • 太石村罢官事件惊动中央
  • 燕南社区开始禁止“太石村事件、王斌余案讨论”
  • 太石村进展:仁之泉对郭飞雄失踪表示强烈关注
  • 番禺日报: 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 从“豆粒子”到“碎石堆” —也论太石村村民“罢”村官
  • 我叫飞宇,为了太石村,我正被他们疯狂追捕。
  • 太石村事件戳穿了中共基层民主试验的谎言
  • 太石村村民受到威胁,被抓的村民今日放回5人
  • 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关键中国农村稳定的一役硬仗
  • 太石村短讯:定于10月7日召开村委会罢免会议:
  • 张三一言:解读太石村民主运动
  • 律师学者作家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
  • 从太石村悖论看中国社会的刚性特征/冼岩
  • 赵达功: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北京,面对太石村你要袖手旁观到几时?
  • 宪政实践——太石村民罢村官举步维艰
  • 小国寡民:太石村——中国大社会的博弈
  • 赵达功: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 美国布什政府操纵中国太石村村干部选举选举!(奇文)
  • 广州市番禺区为什么出动大量警力攻占太石村财会室?/冼岩
  • 刘晓波: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 赵达功: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 人民日报: 碎石堆上的民主---评太石村罢免村官
  • 草根:太石村——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
  • 杨天水:如何对待太石村帐目
  • 槟郎:太石村在落泪
  •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近期逆转事件/温克坚
  • 贺林平:有感于太石村村民依法罢村官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