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敖的奴性(图)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9月28日)
    
    


文/笔加锁
    
    李敖的北大演讲以其善于“打擦边球”和“打着红旗反红旗”而得到很多人的认同。但是,大家却忽略了李敖的精神底色里的另外一面-------奴性人格。
    
    一,甘愿做“处女的婊子”是李敖的精神底色
    
    北大的闻名,不是因为中共的功劳,中共仅仅赋予北大以蹂躏和羞辱。北大是以蔡元培的北大而闻名的。正适值蔡元培的北大的五四时期,是中国少有的自由开放、文化多元的局面,一时,风云际会,气象恢弘,造就了整整一代文化大师、学术大家。这个时期被研究者称为“中国的文艺复兴”。这当然与蔡元培先生的北大学风与校风等脱不了干系。
    
    蔡元培先生厉行改革,一反大学仰官僚鼻息、唯上是从、思想专制的旧貌。他坦言:“则校长不致为众矢之的,亦不致为野心家争夺之目标。”北大已然丧失了原来北大的精神,不仅是北大,就是全国的中小学,校长官僚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样的环境下,如何有独立自由的教育和学术?
    
    李敖本次的北大演讲,的确玩了一把,更风光了一把,名利全收。他所倡言的要政府给我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出版自由在这里变为了“打擦边球”,变成了“打着红旗反红旗”。自嘲为怕进“秦城”。他对“国情”了解的如此之深,也的确难为了李敖大师。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更显现出了他做人的圆滑和奴性人格。
    
    李敖大师在演讲里谈到自由主义的时候,做了一个比喻,提出了他的“处女的婊子”宏论。认为在目前的国情形势下,要做好“婊子”,但是内心和精神上要固执地认为自己还是“处女”。意思就是要反求诸己,宁愿无原则地放弃人格,承受外在的肉体的痛苦,而获得内心的平静和自由。这样的精神自由,不知道有谁需要?但是里敖大师在这个演讲里的矫情和奴性心理,一目了然。
    
    “处女的婊子”的宏论不能不让人回想起张志新和林昭的时代。张志新在共产党的牢房里肉体被强奸、轮奸,被随意侮辱。但是她还能保持内心的坚定信念而不屈服。是一个典型的丧失身体自由下的具有精神自由的典范。不知道里敖大师是否愿意成为另外一个张志新?林昭的刚烈不屈,坚持真理的精神更是义无返顾,这一点更是诸多男人难以比肩的。文革正是有诸如张志新、林昭的存在,才使得中华民族在世界之林中没有失去重量。正如同一位诗人所言的那样:把林昭的头颅放在天平的这一端,天平的另外一端的十亿头颅都已然失去了重量。(大意)如今,北大没有了自由可言,教育已经被“党化”失去了独立和自由;李敖的奴性人格却要鼓吹做好“处女的婊子”。在李敖做稳了“处女的婊子”之后,北大又何尝不是呢?情愿放弃自由而却要去追求形而上的精神自由,无疑是李敖给予处于彷徨和苦闷的人们的毒剂,而不是良方。
    
    在李敖的整个北大演讲的点睛之笔,就是他引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话作中介,引出胡适的思想: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因为,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是有起而行的争取自由民主的人造成的。
    
    中华民族总是把自己最优秀的子女作为这个民族进步与清醒的祭祀用品或牺牲。踏着革命者的鲜血前进。比如历史上著名的1898年戊戌变法中的“戊戌六君子”洒血菜市口,慈嬉“悉复旧制”,各项改革毁于一旦。但是在1900年庚子赔款之后,流亡西安的慈嬉又发布“变法”上谕,开始所谓的十年新政。其实就是延续了维新变法的衣钵,将维新时候提出而废止的各项措施重新恢复,甚至比维新变法走的更远。这就上演了历史上经常出现的场景:革命的刽子手成为革命遗嘱的执行人。尽管我们能清醒地认识到这样的民族悲剧,但是,这样的悲剧性轮回何时才能终结呢?怎样才能保护住我们民族的英雄诸如林昭等人的生命呢?只有这些人才是这个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财富。
    
    是的,在中国,的确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中国能否通过非暴力途径,成功转型为一个展现着公平与正义的、民主与自由的国家。但是仅仅靠精神的自由是远远不够的。靠做好“处女的婊子”更不行。在为争取宪政的道路上,需要更多的起而行的争取自由民主的人们。
    
    二,甘愿做“毛泽东招魂幡”的李敖
    
    李敖在北大、清华的表演秀处处充满了他的市侩和媚俗之举。他的人格特征与毛泽东并无二致。在实质行为特征和言论上已然成为毛泽东的阴魂的“招魂幡”而不自知。
    
    李敖做的“处女的婊子”,其实与文革时代的政治环境是一致的,都是在上有暴政,下有群氓的情形下所采取的犬儒主义心态。经历过文革的正直的知识分子得以存活者寥寥无几。幸存者也难保“做了诸多违心的事情和说了诸多违心的话”。也许有的人是踩踏着他人的头颅和冤魂才能躲过一劫。人格上绝对不是“处女”一样的贞洁。巴金先生晚年写了忏悔录,以减轻良心上的痛苦,以求达到灵魂上的重新贞洁。
    
    文革时期的李敖尽管“偏安”于大陆之外的台湾,但是颇喜读书,尤其喜欢毛著。深受毛泽东做人方式和思维方式的影响。做人的霸道与肆意妄为,还有文采熠熠、文字霸权等与毛泽东并无二致。都属于流氓加才子型的;而且都不乏崇拜者和拥护者;都迷惑了很多不明就里的人群。
    
    在北大演讲有一些张扬之后,李敖在清华的词锋就钝了很多,犹如怨妇一般。在清华演讲中途,还不忘记向“主子”汇报:“报告刘老板,讲到目前为止还安全吗?”全然一个听从命令的奴性人格的奴才形象。什么是“安全的”?什么又是“不安全的”?这位号称是言论自由的“斗士”,如今又在为言论的尺度担忧了。那么,在李敖的眼中,这个言论的尺度到底是什么呢?这个很值得深思。
    
    李敖在北大自称自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到了清华又说要放弃自由主义。到了复旦可能又会说什么呢?总是一个出尔反尔、投机名利、取巧于官僚、献媚于中共的小人。于当年毛泽东献媚于斯大林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敖的精神底色的确难以放到桌面上,晚年还为了名利、仰官僚鼻息,惟上是从,愿意为强奸人民身体和精神的专制找到美丽的籍口,成为恶政的帮凶。李敖的人格缺陷是对中共的“坦克”、“大炮”、“秦城”这些词语等现实情况有密切的关系的。耍文人小聪明的李敖,在本次大陆之行多了一个不光彩的形象,甚至又晚节不保,确实充当了中共与民间愤怒的润合剂的角色而不自知。可悲!可叹!
    
    每个人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都是上帝的羔羊。所以,做人要谦卑。我们普通百姓不想很多成名成家的事情,仅仅知道“头顶三尺有神明”。在自己的言行上做人做事上要有自己的尺寸。李敖大师的狂颠自负与他的奴性人格交织在一起,让更多的人对其感到疑虑。任何鲜活的有生命力的文字和久远的艺术,都与作者和艺术家的个体品行无不有正相关。自由力越是自由洋溢,艺术的原创力也就越精彩飞扬。在身体历受了专制牢狱之灾、精神遭受专制魔头思维思想强奸之害的李敖,何况已经垂垂老也的李敖,在未来迅速发展的世界以及在为迎接日新月异的民主社会的大潮流的中国,是否还会有其“处女婊子”宏论的地位,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于2005/9/27
    
    
    
李敖

    李敖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敖复旦讲演实录:希望老弟胡锦涛风流一点(全文)
  • 李敖复旦戏说“尼姑思凡”(图)
  • 廖亦武:泼皮李敖─访《李敖回忆录》读者李老皮
  • 李敖复旦演讲及北大清华演讲
  • 李敖复旦大学演讲可能变“座谈”
  • 李敖离京抵沪 戏称“脱离虎口”(图)
  • 余杰与李敖的区别
  • 中共对李敖北大清华演讲冷热处理
  • 殷明辉:网诗一首戏赠李敖
  • 任不寐:李敖安得开心颜
  • 李敖:中国要谢共产党
  • BBC:李敖清华演讲赞共产党开中华“盛世”(图)
  • 东海一枭:不软不硬,差强人意-----略评李敖演讲
  • 曾铮:李敖可别“一语成谶”
  • 李敖清华演讲收敛过头 学生当场打瞌睡
  • 余杰:驳李敖“共产党让中国人不挨饿、不挨打”之说
  • 李敖北大演讲实录(无遗漏版)
  • 李敖清华大学演讲文字实录(凤凰版)
  • 中共涉台官员:李敖演讲,不如连战
  • 杨天水:李敖的自由主义
  • 曹长青:打着红旗“挺”红旗的李敖
  • 李敖访大陆 等诗两首/ 林泉
  • 李敖演说: 只是一只顽皮的老鹦鹉/陶杰
  • 李敖已死/白丁黑客
  • 王晓渔:对李敖大陆之行不必期待过高
  • 百志:你所不知道的李敖
  • 凌锋:李敖还是被中共阉割了
  • 李敖北大发飙,某报主任李楠被央视冒充学子当打手/安替
  • 李敖还是被中共阉割了/凌锋
  • 别让这家伙(李敖)的名字脏了读者的眼睛.
  • 陶杰:李敖大闹北大
  • 凌锋:李敖还是被中共阉割了
  • 我看不起李敖 /苏林
  • 李敖大闹北大/ 陶杰
  • 我系椰子:李敖,处男,舞男
  • 晨寒:李敖这个人
  • 胡适:美国退还庚子赔款记(李敖为什么说谎)
  • 李敖乃蚩尤之后/唐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