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朵:浙江生温岭 民主恳谈蔚成风 广东出番禺 暴力治村开先河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9月26日)
    
         
     (博讯 boxun.com)



      ——就教番禺区太石村村官、广东省人大、


       “全国村务公开协调小组”办公室官员
    
                   
    
    


           上篇:温岭春风
    
    
      镜头一:1999年6月25日,浙江台州温岭市松门镇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会议,100多位群众与镇领导零距离沟通,村民们把自己平时关心的各种问题都提出了,大到投资环境、村镇建设,小到邻里纠纷、液化气价格等。镇领导当即认真答复、解释,有的当场予以解决,有的会后限期作答。
      这就是温岭市最早出现的民~主恳谈会,一种从泥土里诞生的中国乡村新型民~主政治——干部和群众面对面对话和交流,公开基层事务,商量重大事项,让群众直接参与讨论和决策过程。如今6年过去了,“松门镇模式”已在温岭全市普及。
      “民~主恳谈就是一所民~主学校!”镇、村干部和群众都这样说。初创时期,民~主恳谈会是“无主题变奏”,由于没有中心议题,结果很难收场。对此,各镇、村先后立下许多规矩,在这些规矩的积累和提炼上,市里明确规定:每次恳谈围绕一个主题。经过5年的摸索,2004年9月温岭市委出台了《关于“民~主恳谈”的若干规定》,对民~主恳谈会遵循的原则、议题范围、基本议程、参加人员、讨论事项的实施和监督,都作了详尽的规定。一位村民说:“以前自己只关心自家的一亩三分地,现在会议议题一确定,大家就相聚商议,有时连睡觉都在想主意,这样在会场上讲话也才有分量。”民~主恳谈对干部的触动更大,一些习惯于 “一捶定音”的干部不得不摆正位置。一位村支书说:“以前村里有什么事,我打开广播话筒喊一阵就算数了。现在不再是领导说了算,办事要开民~主恳谈会,话筒拿在村民手里了,村民议事会通过了才算。”
      镜头二:2002年9月6日下午,温岭市新河镇,每季度一期的民~主恳谈会如期举行。200多名村民将会议室挤得满满当当。这期民~主恳谈会的主题是镇东片区校网调整。镇领导一介绍完两套方案的设想和利弊,一只只黝黑的手举了起来,农民们抢着麦克风发言。一个中学生代表也站起来发表与父辈相反的看法。一个半小时后,镇领导当场商议,决定调整方案接受多数村民的意见。
      “民~主恳谈”具有多种类型:民~主沟通会、决策听证会、决策议事会、村民议事会、人大表决会、建议回复会、重要建议论证会、村民代表监督会等。尽管类型多样,但其核心只有一个:基层党委、政府和农村自治组织在公共事务做出决策前,先在干部和群众之间开展完全自~由、平等、公开、双向和深入的讨论,经过沟通交流、分析利弊、辩明事理,论证观点形成基本共识后,再通过一定程序,由基层党组织、政府、基层人大、或群众自己做出决定。
      在这块土地上诞生的民~主恳谈,堪称21世纪中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一道新景象,其独到之处在于以民~主管理作为乡镇民~主政治建设的起点,符合中国国情,符合解决大量农村问题的需要,符合老百姓的实际利益,所以极大地调动起了群众的参与热情。
      在温岭,如今象“村民议事会”这类崭新的基层民~主载体已遍布全市。在松门镇,大部分村平均每月召开两次议事会。松门镇的老百姓把民~主恳谈称为“松门镇的焦点访谈”,称做“不花钱就能办成大事、解决难事的好地方”。在温桥镇,村民们形象地把这样做出的决议称为“阳光下的决议”。
      现在,温岭的民~主恳谈已经从乡镇、村、企业三个层面,进一步延伸到城镇居民社区、基层事业单位、党政机关、群团组织。同时,温岭市委市府规定无论是镇还是村,重大事务必须经过民~主恳谈,把民~主恳谈作为政府重大决策的必经之路。
      我们看到这样一组令人惊讶的数据:《村组法》颁布仅两年时间,全省已有99.23%的村实行了村务公开,有10多万乡镇干部、26万名县级部门干部和25.4万村干部参加了民~主恳谈活动。
      让群众参与决策,让群众参与管理,让群众参与监督——世纪之初,温岭人开创的中国乡村基层政治民~主模式,正在成为了温岭人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部分内容引自慕毅飞主编〈民~主恳谈:温岭人的创造〉)
    
    


           下篇: 太石惊魇
    
    
      2005年7月29日,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鱼窝头镇太石村村民将一份有400人签名的《罢免动议》递交番禺区民政局,要求罢免村委会主任陈进生的职务。
      太石村位于番禺区鱼窝头镇北部,有13个村民组,人口2075人。据当地村民介绍,罢官风波发生之前,该村虽然不算富裕,但多年祥顺,民风和谐。谁能想到,杀猪场后要建厂房,让“罢官”这个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情进入了村民视野。
      今年7月,太石村村民冯健诚无意中发现,在自家村民组的土地上,突然冒出了5块空地,看样子是要建厂房。冯健诚找到了村民组组长,令人意外的是,组长对此也全然不知。
      杀猪场后突然冒出厂房的事情很快在村里传开了,眼看耕地被侵占,不少人开始反思:太石村3000多亩土地,目前已租出去了2000多亩,这些土地中有没有违规现象?村领导在操作中是否中饱私囊、办事不力?……过去的种种问题此时都集中在村民的脑海,渐渐成为罢免风波的导火索。
      7月31日,天降豪雨。太石村200多位村民冒雨站在村口的荒地上。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戴着斗笠在雨中张望,他们期待着什么呢?10时正,当一个 30岁左右,身着橙色衣服的青年人出现时,群众中爆出掌声。他叫冯秋盛,太石村村民。当天,他要给村民上一堂普法课,同时组织一场演讲。演讲的主题便是为何要罢免现任太石村村委会主任陈进生,以及如何合法罢免。
      依据《村组法》和《广东省村务公开条例》,他们罗列了27条罢免理由:“我村利盈首饰厂土地使用证面积为29277平方米,但向村民公开的合同中,征地面积却是14960平方米,多余面积涉及300多万元;太石工业区1993年征地100多亩至今抛荒,为何不分给农民种庄稼;太石变电站征地款以及太石中学征地款去向不明;我村这么多工厂,卖出这么多土地,却还负债千万元;猪场后面的厂房7000多平方米,是否已卖或租地。另外,逢年过节从不去给特困户送温暖;农田遭受涝灾,村委会不帮助排涝,也不帮助申请救灾款……”
      然而,地方相关部门却一直不与村民积极协调,遵守法律规定接纳民众诉求,先是令镇政府部门多次强行冲击太石村财会室,8月16日出动600余名防暴警察和武装警察,打伤50余名村民,重伤2人(包括一名80多岁的阿婆和一名16岁的少年),并抓走7名依法推动罢免活动的村民领头人,在此过程中,村民一直没有还手。
      8月29日,在必须对太石村民罢免动议作出答复的法定日期,番禺区民政局拒绝批准太石村民的罢免动议。考虑到行政复议或司法诉讼旷日持久,其成本为日夜看守村财会室的村民所无法承担,太石村民被迫选择激烈行为。8月31日,80余名村民在区政府门前绝食抗议,警方抓走3位村民,并于次日晨强行拉走和驱散其余绝食村民;9月2日,又有40多名村民赶到区政府门前绝食。
      9月5日据路透社报道,Z*G政府总理温家宝在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的一个记者会上说:“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能管好一个镇。这个制度将循序渐进。”……
     村民《罢免动议》提交后第38天的9月5日下午,太石村才召开有关会议,协商罢免村官事宜。9月7、8两日,区民政局相关人员来太石村对签名进行核实,最终确定有584人签名,超过太石村合法选民的1/5,达到了罢免所需要的法定人数。而村民按自己拥有的签名原件统计,人数超过800人。
      9月11日,太石村部贴出鱼窝头镇政府公告,确认太石签名“符合提出罢免的法定人数”。公告说:“为此,我镇政府将会同区民政局依法指导你村按照罢免的有关程序做好下一阶段的具体工作。”
      9月12日上午9时左右,番禺区政府出动63辆警车、近千名防暴警察与治安队员,以闪电速度插入太石村村部,封住了所有通往村部的道路,而后使用消防高压水柱对守护财会室的数十名高龄女村民不断喷射。当场有数十人被水龙头击倒在地,有二至三人晕死过去。警察立即上前,将她们抬到事先准备好的救护车上,然后继续向前强力推进。一位坚决守护合法集体财产的女村民遭暴烈殴打,她和其余在场坚决不退却的几十位村民全部被警察抓走;事后村民初步统计,被抓或失踪的村民有48人。在强力排除一切障碍后,警方用大钳剪断村民上好的铁锁,冲入村部,随后一些没有出示任何身份的人士与可以辨认的镇政府干部跟进而入。村民看到他们将村财会室的保险柜抬出,搬到车上;有一批人在村部就地翻阅帐目。在强大武力的支持下,番禺区政府已夺得对太石村财务帐的彻底控制权。深夜两点, 24人被放回。
      同日,一直在番禺为村民提供法律帮助的北京学者郭飞雄先生失踪。
      9月14日《人民日报·华南新闻》发表“贺林平”的署名文章《论太石村民“罢”村官》。文章称:“有一点是值得欣慰的,那就是普通农民懂得通过合法手段罢免不合民意的村官的现象,表明了在广东的某些农村地区,建立在理性基础上,受合法程序控制的民~主生态已经初现端倪。”文章把防暴警戒严的太石村部前的碎石堆称作“公共领域”,在这里发表的罢免意见是“公共言论”,并肯定这一切“有力推动了民~主程序的启动”。作者可能不知道他提到的冯珍阿婆,早已在 8月16日阻拦警察抓人时给摔成骨折躺在医院;给村民进行普法演讲的冯秋盛和梁树生在行政拘留即将到期的9月15日又被转为刑事拘留。
      9月15日凌晨,一直热切关注并多次到现场调查了解太石村民罢免风波始末的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女士,在极度的忧愤和沉痛中给在广东考察的国家总理公开上书疾呼《温家宝总理,请救救太石村的村民!》。她在公开信中说:
       “有关番禺太石村要求罢免的经过,9月12日的《南方都市报》已有报导,当时您正在广东考察,您在报纸上一定看到了这位80岁老人的照片,但她目前完全不是这副模样,8月16日警察和村民发生冲突时,这位老人被警察摔成重伤,因骨折瘫倒病床;在番禺区人民医院骨科病房,她整个前胸像穿了一件防弹背心一样贴着黑膏药。一位年仅17岁的少年冯锡元,不仅头部被警棍重击,而且腹部被踩了一个大脚印,二十多天了脚印依然历历可见。孩子的母亲是哑巴,姐姐没文化,父亲每日在医院陪床,深陷贫困、焦虑和恐惧。
      您从《南方都市报》对太石村的报导上可以了解,由于番禺区鱼窝头镇政府已经同意了村民有关罢免的动议,村民在9月12日看到这篇报导,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拿着报纸“感谢政府”。可是,村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天早上,无数防暴警察\警察和治安队员冲进村里,迅速封锁了村部前路段,并开启高压水龙头向村部冲灌。
      村部所在的村务室小楼,其中有财务室。村民在这里守护财务室的帐目,希望能够维护证据,以待查证落实有关本村财务不清的问题。假如村民不守法,他们/ 她们何必在这里守护一个多月,苦苦等待政府对罢免动议的认可?有关村民的权利问题,相信您熟知相关法律,兹不赘述。这里要说的是,9月12日,警方当场抓走了48位村民。太石村民为了防止暴力,一直是让那些没有能力反抗的妇女和老人守护村部;却正是这些妇女和老人,在9月12日的暴力查账过程中遭遇最大的伤害。
      这位阿婆是一位七十多岁的孤寡老人,她说高压水龙头把她们冲得倒下,全身湿透,从地上爬起来,水龙头再对着她们冲。两个警察扭她的胳膊把她扭上车,上车后,她穿着全身湿透的衣服不停呕吐。
     这位老人说警察抓人时勒她们的脖子,老人妇女被扭送到车上哭声一片,她们说,这不是共-产-党,共-产-党不是这个样子!
      在拘留处,除中午吃过饭外;从下午大约1点到深夜,约13个小时,她们没有吃过晚餐,连水也没有给她们。深夜大约两点,她和其他老人被放回。
      这位70岁的“犯罪嫌疑人”,因病取保候审。但他说,他看到两位情形更严重的村民,其中一位女性躺在那种急救病床上,身上吊着瓶子;还有一位女性,一直抽筋不止。到今天下午3点钟,距她们被抓已有50多小时,家人完全不知她们现在在哪里。村民找了镇上、区上三家医院,找不到她们的下落,至今死活不知,令家人焦急万分。
      这位81岁的“犯罪嫌疑人”,警察将他的肩关节严重扭伤。守卫村部的,就是这样一群老人和妇女,她们原本应该安享天伦之乐;
      如今不仅横遭镇压,而且,至今还有24位被拘留,在此之前,已有十多位村民被抓,其中三位依然在拘留所。9月13日被抓至今未放者中,五十岁以上的有 10位,年龄最大者69岁。今天村民拿着报纸说:温总理,您到了广州市,为什么不来太石村?太石村民,投告无门、求助无路,他们/她们请求中央派调查组来解决太石村的问题。还有三天,就是中国人传统的中秋节,太石村有二十多户亲人在押,冯珍老人依然在病床上承受骨折之痛,冯秋盛家中母子均被关押;少年人冯锡元腹痛不止,其奶奶在此期间因惊吓病情加重已经过世。太石村民举首问天: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村民的人权在哪里?”
      …………
    
      9月16日,镇政府和太石村党支部组成的工作组、调查组举行了“太石村罢免第三届村委会主任选举委员会投票选举大会”,太石村党支部推荐了7位候选人,村民以户为单位,每户1票;经过将近10小时的选举、验票,共产生了100多个候选人,当晚7时前结果公布:党支部推荐的候选人全部落选,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陈进生仅得17票。7位当选者都是普通村民,票数最高者为复员军人吴志雄。正式罢免会议的日期定在10月7日。
      有村民说,8月16日到9月中旬,太石村抓抓放放,前后有上百人了。中秋之夜,12日被抓羁押的24人中有6人获释,包括一位69岁的老人。10月7 日,谁来代替提出罢免意见的代表冯秋盛、梁树生、冯伟男到会说明并回答有关询问?如何让羁押中的20多位村民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鱼窝头镇、番禺区人民政府,如何以实际行动来落实村民自治、发展基层民~主,既给予指导、支持和帮助,同时不干预依法属于村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离10月7日还有17天,艰难启动的罢免程序还能走多远?(部分内容引自艾晓明文)
    
    
               备忘:罢免背景
    
    
      1998年11月4日,由国家主席签发第9号主席令,正式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其中,将“罢免”村官的问题被正式写进了法律,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从理论上讲,村(选)民对村委会成员的罢免从此有了法律依据。
      《村组法》颁布以来,村务公开、民~主管理迅速成为中国农村大多数地区推行的新型管理模式。值得一提的是:以村务公开为例,在全国第一个率先颁布“实施办法”的广东省,即1998年11月27日广东省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通过的《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
      截止1999年上半年仅半年多时间,全国民~主管理比较规范的村约占60%。在1999年11月全国农村财务公开经验交流会上,有资料称全国已有 80%的村程度不同地实行了村务公开。典型的如:安徽和县通过探索率先推行“一事一议”筹资筹劳活动,仅2002年已有270个村累计议事585件,议定筹集资金694万元,兴办集体生产公益事业317项;北京通州区潞城镇常屯村建立了全国第一个“村民议事厅”,全村选出30位村民代表常在这里商议村庄事务,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村民在议事厅召开过30多次会议,2000多人参加,共讨论议定村庄大事8件,由一个两年告倒4任村官的“告状村”转变为村民喜欢的“满意村”;湖北省 春县漕河镇在村务公开上大胆创新,利用现代化的先进设备进行村务公开的新形式。各村先后购买摄、录、播、放等电教器材,利用电化教育向村民公开上级文件、公开村内财务、公开各类评比活动等,有别于过去传统的教育方法,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江苏省滨海县在全县各村实行村务公开双向互动,要求所有的村务公开栏开辟两块园地,一是提问栏,由村民随时提问,二是回音壁,由干部及时作答。这种一问一答式的村务公开形式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受到村民喜爱……
      2003年6月,经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何勇提议,有关部门协商,中纪委主要领导同志同意,成立了由民政部牵头、中纪委(监察部)、中组部、中农部等部门共同参加和组成的“全国村务公开协调小组”。组长由民政部部长李学举担任,副组长由中组部部委员欧阳淞、农业部副部长刘坚和民政部副部长陈杰昌担任。协调小组下设办公室,负责村务公开的日常工作。
      ……
      但是,历史并不只朝着一个方向行走,这是常识,更是必然。不容质疑的事实是:自《村组法》颁布以来,因为有法可依,全国大小乡镇村委会成员、尤其是村委会主任被罢免的事例不断增多。据不完全统计,仅1999年,就有100多个村官被他们的村民通过投票拉下马。到2000年,此现象有增无减,年年翻新。可以说,进入新世纪以来,在中国广阔的乡村,罢免村官现象已成为中国农民介入法治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由此引发村民与村官之间一场关于强权与抗议、龌龊与良知的精彩搏弈。
      《村组法》第16条规定:“本村五分之一以上有选举权的村民联名,可以要求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罢免要求应当提出罢免理由。被提出罢免的村民委员会成员有权提出申辩意见。村民委员会应当及时召开村民会议,投票表决罢免要求。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须有选举权的村民过半数通过。”
      尽管只有百余字的规定,但它对罢免提请人数比例、一切罢免的理由、被罢免者申辩权、主持罢免的机构、罢免的程序和原则等问题,都作了具体规定。
      随便翻开《中国村官》、《乡镇论坛》等刊物,上面提供的多起相关案例,一个显著的特点引起我的注意——这些村官被提请罢免的理由几近一致:损公肥私、独断专行;越权卖地、攫取利益;贪污公款、挥霍腐败;以权谋私、财务混乱……
      让我们重新观看几例罢免村官的镜头回放——
      1、首例村委会主任罢免案
      哈尔滨市道外区松北镇集乐村,因为村委会非法动用土地补偿费,1996年曾有村民联名状告村干部,不久原村委会主任引咎辞职。被寄予厚望的新村委会主任董寿永上任后却令村民失望,理由是董损公肥私,不关心公事,独断专行,不公开村财等。如董家3.8亩承包地分得25万元征地补偿费,平均每亩6.6万元,而邻居村民每亩却只分得1.8万元。董偏袒亲友,丈量土地时依关系好坏定数量……因为董三年任期未满,所以很难罢免他。《村组法》颁布后,村民决定依法行使罢免权。1999年1月,有746名村民联名要求罢免他,1999年3月6日,集乐村村民大会以超过半数的赞成票通过了对董寿永村委会主任的罢免。
      2、首例村委会主持的罢免案
      1998年9月18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梧蜒镇寮东村村民494人联名提出罢免村委会主任潘洪聪,理由是潘自1996年任职以来,在土地问题上侵占村民合法权益,财务管理失控,村财不公开。在村民的强烈要求下,上级派出驻村调查组,审查发现该村财务中的“白条子”入帐率竟然高达85%。三年中村委会成员仅吃喝玩乐支出高达66.42万元,占全村收入的24.5%。1999年5月24日,在省、市、区、镇人大和民政部门组成的指导小组指导下,寮东村村委会主持召开了村民大会,依照《村组法》规定,对潘洪聪实行罢免投票表决,村民一致通过罢免潘村委会主任。
      3、“百万村”罢免怒潮
      甘肃省西宁市城东区大众街道办事处先进村有500多户村民,2600多人,改革开放之处人均占有耕地1亩多,办起十几家村办企业,从而使该村很快成为远近闻名的“百万”富村。但近几年,该村80%的土地被征用和出租,人均占有耕地不足0.1亩,村资财流失严重。而历年村办企业和出租土地收入从未公开过,从不召开村民会议,一个“百万村”成了“困难村”和“问题村”。针对这些问题,先进村数百名村民于2001年2月8日聚集村委会大院,贴标语、喊口号,对6位村委会成员提出33条罢免理由,村民以举手表决的方式“罢免”了村委会成员。省民政厅派出工作组赶到先进村,对“罢免”的有关程序作了解释。区街道办事处迅速召集村民代表推选产生了由11人组成的罢免委员会。因为现任6名村委会成员均在要求罢免之列,所以不再召开村委会会议,而由罢免委员会推选出会议的主持人、唱票人、计票人、监票人。2月12日下午,罢免会议正式开始,被要求罢免的村委会成员放弃了申辩权,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会议议程,6名村委会成员的罢免票数全部过半,罢免有效。当省工作组当场宣布先进村罢免村委会成员程序合法有效时,全场爆发出经久不息地雷鸣般的欢呼声……(部分内容引自赵秀玲《村民自治通论》)
    
    
             
    2005.9.24日写毕13:20于重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太石村紧急消息:郭飞雄面临生命危险!呼请各界紧急关注!
  • 太石村罢官事件惊动中央
  • 燕南社区开始禁止“太石村事件、王斌余案讨论”
  • 太石村进展:仁之泉对郭飞雄失踪表示强烈关注
  • 番禺日报: 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 从“豆粒子”到“碎石堆” —也论太石村村民“罢”村官
  • 我叫飞宇,为了太石村,我正被他们疯狂追捕。
  • 太石村事件戳穿了中共基层民主试验的谎言
  • 太石村村民受到威胁,被抓的村民今日放回5人
  • 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关键中国农村稳定的一役硬仗
  • 太石村短讯:定于10月7日召开村委会罢免会议:
  • 太石村选举的综合报道
  • 黄伟龙:9月16日太石村选举亲历记
  • 王延效:太石村罢免官员事件昭示的已不仅仅是村民自治的意义
  • 太石村民谈选举获胜 政府说村民被海外操纵
  •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近期逆转事件
  • 范亚峰:太石村事件备忘录(第一版)(上)(下)
  • 吁请全世界的好心人参与救援郭飞熊和太石村村民
  • 太石村的选举揭晓,七人都是村民自己提出的候选人。
  • 赵达功: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北京,面对太石村你要袖手旁观到几时?
  • 宪政实践——太石村民罢村官举步维艰
  • 小国寡民:太石村——中国大社会的博弈
  • 赵达功: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 美国布什政府操纵中国太石村村干部选举选举!(奇文)
  • 广州市番禺区为什么出动大量警力攻占太石村财会室?/冼岩
  • 刘晓波: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 赵达功: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 人民日报: 碎石堆上的民主---评太石村罢免村官
  • 草根:太石村——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
  • 杨天水:如何对待太石村帐目
  • 槟郎:太石村在落泪
  •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近期逆转事件/温克坚
  • 贺林平:有感于太石村村民依法罢村官 (图)
  • 胡平: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高智晟:如此对待纳税人禽兽不如——关于太石村事件的严正声明
  • 艾晓明:温家宝总理,请救救太石村的村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