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敖北大演讲实录(无遗漏版)
(博讯2005年9月24日)
    ----------
    
     鉴于现在网上流传的所谓演讲实录完整版的删掉的东西太多(估计这只可能是宣传部搞的鬼),本人在茶余饭后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对着凤凰台的演讲视频,边听边敲键盘,再对照现在网上流传的所谓完整版实录,组成的这个无遗漏的演讲实录。在这里可以看到李敖在演讲中讲的一些中共不愿让人听到的词句。 (博讯 boxun.com)

    
     其实在现场有很多人拿着数码相机在拍照在录音,一般用数码相机录像一个小时,只要五百多兆的容量就够了,估计现场有很多人把全过程都录了下来。
    
    --------------------------------
    

李敖演讲内容:

    
     各位终于看到我了,主任,校长,总裁,各位贵宾,各位老师,各位小朋友!来演讲紧张不紧张,紧张,站在大庭广众面前,很多人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军队,可是你让他讲几句话,他就菘了,不敢讲话,什么原因,胆小,美国人打赢南北战争的将军格兰特,指挥千军万马打赢仗,林肯总统请他上台给他勋章,让他几句话,他讲不出口,为什么?怕这玩意,一讲演就紧张。
    
     前天晚上我编了一个故事,北京大学一个女孩子进了一个小房间,突然看到一个男的在一个小房间里嘴巴里面念念有词,来回走动,这个女孩子就问他,你在干吗,他我在背讲演稿,他说你在哪儿讲演,他说我要在北京大学讲演,女孩子说,你紧张吗?他说我不紧张,女孩子说,如果你不紧张为什么你到女厕所来干什么。这个人就是连战。
    
     台湾有一位很有名的歌星,崔台新,崔是垂柳,台是台湾人,青是青年,台湾要靠混,靠吹牛,又是青年人混,连战就是这种人。他可以糊弄别人,糊弄不到我们可以糊弄你们。至少前一阵子糊弄你们,今天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你们觉得任何人觉得连战讲演好的人,我就要警告你们,今天你们可能很失望,为什么呢?因为我无法花一个是小时把这个观念转过来,因为你们上了连战的当以后我很难把这个观念转过来。
    
     我在这儿埋怨一个人,埋怨我的老板,凤凰电视台的刘长乐先生,为什么要埋怨他,他把我故求到北京来,对不起,我一看到你们就讲很多乡音,故求到北京来,可是我已经在中国大陆,在凤凰电视台上讲了有400多场,你们对我相当的熟悉,用一个雄性的眼光来看我,我今天把这个讲演讲成功,这是高难度的,你们对连战完全不了解,你们看到他吗。所以对我熟悉,对我是个困难,这个困难是刘长乐老板造成的,所以我今天有所抱怨。
    
     现在开始讲正题了,罗马教皇,我那个时候叫罗马教宗,现在叫罗马教皇,讲了一句话,他说你演讲的时候不能用稿子,为什么不能用稿子,用稿子表示你记不住,如果你自己都记不住,你怎么样让听众记得住呢,你这个演讲就失败了,所以大家看好啊,没稿子。(鼓掌)也没有小抄,可是我带了一些证据是有的,等会会显示证据。
    
     我必须和大家说,接下来这个演讲的时候是刘长乐老板告诉我,一五一十地规格地告诉我,最后我问他一句话,把他问得冷住了,我说有没有铺红地毯,我进门的时候,他说你没有克林顿有,连战有,你没有,我说为什么我没有?(这时会场有人呼喊),他们是赞美我还是抗议啊,哈哈。他说,北大尊敬你,把你当成学术演讲,所以不铺红地毯,校长是不是这个意思,我说好,我做学术演讲,讲得好就是学术演讲,讲不好,讲一半,铺红地毯还来得及呀,哈哈哈。(鼓掌)为什么我要这样说,不然人家说北京大学势力眼啊,怎么不给李敖铺红地毯,怎么给当官的,或者说是政治人物铺红地毯。
    
     我在这儿有很多人眼睛看着我,说李敖骂过国民党、骂过民进党,骂过老美国,骂过小日本,今天你在北京,你敢不敢骂共产党,很多人不怀好意,你看幸灾乐祸看着我。我告诉你,我先不骂共产党,我先赞美共产党和国民党曾经打倒的一个势力,那个就是北洋军阀。
    
     为什么赞美北洋军阀,大家知道吗?北京大学怎么出来的,北洋军阀,什么人叫蔡元培校长做北京大学校长,那时候蔡元培他是国民党人的身份,是北洋军阀,北洋军阀有这个肚量把全国最好的大学交给和他敌对的一个政治势力的宿敌,那个就是黎元洪干的事情。我们现在骂北洋军阀,我们有什么资格骂北洋军阀呢?北洋军阀的肚量比我们宽大得不得了。今天,把我李敖放这儿,来做北大校长,对不起,好象是抢副校长的位置,哈哈,否则,我们就不要骂北洋军阀,我们要做历史性的反省。
    
     今天我在这儿和大家谈一些事情,我出发以前,各方友好都劝着我,拉着我,说这话别提,那话别说,我说我来北大有两类,一类是金刚怒目,一类是菩萨低眉,你们待我还不错,今天开始菩萨一点。
    
     我看这里有的人不笑,为什么不笑,放不开,为什么放不开,心里有顾忌。克林顿站在这里,很大胆地讲了一句话,他说以前的北大教授胡适,讲了一段话,他说,你要为国家牺牲你的自由,可是胡适说,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克林顿引用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引用完,那身边的顾问有了问题,下面还有一句话,还没引用到,就是说,胡适说,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所以克林顿的演讲引证有错误。
    
     后来又来了一个人,就是连战,他在讲演场里面提到了四个字,有点犯忌讳的,可是事实上他提到了,叫做“自由主义”。各位,连战对自由主义的解释完全错误,他清描淡写地的说胡适把自由主义带到台湾,所以台湾有一股自由主义的学风,在学校里面流传下来了,我告诉各位,没这个事,没有人敢这样做,包括连战,他们都不敢这样做,所以自由主义这四个字虽然在连战的演讲里面,在北大的讲台上面出现了,我告诉你,没有这个东西,很多人说我李敖是自由主义者,说你自由主义者,你在大陆,你在共产党统治的地区,我们要看你讲什么话,你要不要宣传自由主义,我告诉大家,我要宣传,可是内容和你们所了解的有出入。
    
     什么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我们看到学理上来讲,你出一本书,他出一书,学理上非常的高深,对我而言,没有复杂,自由主义只是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己的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宪法的部分)。什么叫做反求诸己。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台湾在过去清朝统治之前是给郑成功来统治,这是了不起的中国民族英雄,郑成功的爸爸投降了,郑成功不肯投降,郑成功妈妈在福建被清朝的兵轮奸了,郑成功很痛苦,发现母亲被轮奸了,怎么办,我来告诉你他怎么办,他把他母亲身体切开,注意啊,用水冲洗他母亲的尸体,他认为他母亲被轮奸以后,脏,他母亲脏了,我们说奸污啊,奸是一个动作,污是一个结果,什么办法呢,用水冲可以解开郑成功自己心头的压力和痛苦。
    
     各位想象看,在五四时代,有一个问题只有胡适先生解决了,别人解决不了,就是有一个北大学生提出来,说他的一个朋友的姐姐被土匪抢走了,绑票了,当然,也发生了刚才我说的那种不幸的结果,问北大的这些思想家们,你们怎么样解释这个现象,大家解释不出来,胡适先生做出解释,他说,如果有男人要讨这个被害的女孩子做太太,我们要尊敬这个男的,这是胡先生的话,胡先生说,一个女生被强暴了,其实在生理上变化很小,手被割了一下,被撞了一下,心理上难过,所以如果有这个男的能够破除这种情节,这个男的很了不起,我们应该尊敬他。
    
     从郑成功的例子到胡适的例子,大家想想看,如果大家被困扰的时候,如何解开。
    
     俄国一个作家叫库布宁,他写过一本书叫亚玛,亚玛是个什么事故呢,在妓院里面,大家都有在接客,忽然来了一个女孩子,如花似玉,当然很多人愿意跟她上床,也赚了不少钱,红得不得了,一代名妓,有一天她跟其它妓女聊天,她说,我还是处女啊。其它姐妹们笑着说,你还是什么处女啊,我们整天卖的是什么啊,这个女孩说,你们知道我是什么啊,我是共产党,我们党需要钱,俄国要革命,我是在做一个伟大的卖身,可是在精神上,我还是处女。你们不了解我。
    
     大家注意啊,有人说是唯物主义,可你现在谈的全是唯心的,唯心主义,当我觉得我不是妓女,我就是处女,这是高度唯心的。有人问我,这是不是与马克思不同啊,我告诉大家,马克思就是典型的唯心论者,你们说为他唯物吗,我认为他很唯心,尤其他在抄别人的东西的时候,更唯心。
    
     你们说马克思,我们北大还有马克思学院,抄什么东西,大家核对核对,英国首相格莱斯顿演讲,马克思资本论里面捏造了格莱斯顿的话,马克思说亚当斯密的话,亚当斯密没说过这话。马克思说,工人无祖国,这句话不是马克思说的,这句话是法国大革命时候英雄马拉讲的话。为什么我们都被马克思骗了呢,最主要的是1895年,马克思的好朋友恩格斯,写封信给斯密特,说,马克思亲口告诉他,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自己都不信马克思主义,我们那么急干嘛。
    
     这句话说了大家都在笑,我告诉你,我感到难过的一点,演讲最怕的事情,是,演讲的时候没有人来听,第二,来听的人去小便,第三,去小便以后不回来,第四个,不鼓掌,(大家鼓掌)。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罗帝,里面有个大胖子,他跟我同岁,中间还有一个小胖子,一上来就是这个姿势,请你们鼓掌,为什么鼓掌,因为我讲话太传神了,你们都忘了鼓掌了。鼓一次掌吧,啊,(鼓掌),你们不习惯我这种讲话的方式,可是我必须说,我在讲这种方式。
    
     今天我站在这里,大家说,你要不要骂共产党,刚刚我说过,我先替北洋军阀讲了好话,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说,说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作了好事的时候,或者说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谁说共产党不许别人讲话,我抓一本书给你们看,谁说共产党不许人讲话,《毛泽东文集》,当然你们会笑我你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其实不是,我给你们看一段蛮有趣的,这一段可能你们都不看,念给你们听:我们有相反的意见,批评不得,这是很不对的,(鼓掌)有了错,一定要有自我批评,一定要让人家讲话。不让人批评,不负责任,怕负责任,不许人讲话,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十个就有十个要失败,人总是要讲的,你老虎屁股摸不得吗,偏要摸。今天我在这儿摸老虎屁股,但大家要记住,是老虎要我们摸它屁股的。
    
     这话你怎么讲啊,你们说我在这讲自由主义啊,我今天给大家做一个重大的宣誓,我李敖放弃自由主义,为什么,我告诉大家,从18世纪19世纪以来,人类所梦想的自由主义这种追思方法都是这个自由那个自由。可是大家忘了,自由主义最重要的第一个层面是你心灵能不能解放,如果你心灵是郑成功式的,那你就困死了,把你那个死了的妈也整死,所以我认为心灵开放是重要的,这一部分自由主义叫做反求诸己,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没有一个改革开放的自己,永远困扰自己。所以我说,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没有人想做,因为太痛苦了,因为太难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义者,所以自由主义这一段叫做反求诸己,成功了,我自己就知道,我不是郑成功。我可能是亚马里的卖东西的窑子,我是一个处女,这是自由主义的部分,
    
     另外一个部分就是政府有联系,我们人民和政府的联系有几种方式,你们说的北京话还好吗,有我好吗,大家说乡音未改,我没改,可是你们改了,为什么,北京变大了,很多三合院,地方的声音混到里面来了。你们讲的没有我讲的纯,我告诉你,人们和政府的关系第一个关系就是,政府这么坏,我不要活了,我梗了。什么人梗了,屈原就是,政府不好,我梗了,辛亥革命以前的杨度生在英国跳海,就是我梗了,我不要活了。最有名的英国故事,英国有个议员,叫阿斯特,A S T E L,是个女的,她跟另外一个议员很有名的,就是丘吉尔吵架,阿斯特说,你太可恶,如果我是你太太,我就弄杯毒药给你。丘吉尔说,如果我是你丈夫,这个毒药我就喝。这就是,我不要活了,有你这种太太,我不要活了,政府与人民的这种关系,第一个关系,就是说,你政府太坏了,我不要活了,我梗了,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就是梗了。
    
     第二个感觉我颠了,什么是颠了,就是跑了,就是撒丫子就跑,为什么颠了,我玩不过你,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我去做美国人了,我不要和你们在一起,在座的,我的女儿,海蒂李,就是这种类型。
    
     第三个是得(音)了,什么是得了,有一位台湾人,叫凌云,他住在北京很久,他住在雍和宫附近,讲了一口京片子,他到北京大学来作客,北京大学副校长还招待过他,他在答录机里面,通电话,他说,我是凌云,我不在家,待会儿电话“得”的一响,你就可以留言,这就是说,得了,得了就是说,你找不到我,我猫起来了,在中国的标准里面,就是做隐士,藏起来了,诸葛亮不就是“得”起来了吗,可是刘备找到他了,就不“得”了,就这样。(鼓掌)
    
     第四种菘了,小时候我们在北京斗蟋蟀,斗来斗去,一个蟋蟀打不过另一个蟋蟀,你怎么逗它,它都不打,这就是菘了,菘了就是蔫了,我怕了,我不和你玩了,就是人民和政府,我怕你,不和你玩了。
    
     第五种就是翻了,就是火了,我和你干上了,我生气了,什么时候会反了,人民忍无可忍的时候,再在找到一个节骨眼的题目,就会反。在1932年美国就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来了,没打死,要政府赔钱,政府说,你们现在年轻力壮,现在不给,到1945年,你们老了,再给你们钱,大家一听,也好。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出事了,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大家集合,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所谓爱好人权尊重人权的美国,他们干什么,开出坦克车,一个将军叫做麦克亚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下面带了一个少校叫做艾森豪威尔,干什么,开枪,放毒气,多少人死掉了,为什么,政府不能忍耐,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广场里面盘居不屈,这是美国的情形吗,不然,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这不是小抄,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你们看不清楚,没有关系,证据在这儿,一会主任和校长在这儿可以证明,这是真的,真玩意,看这儿,1932年美国群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68年捷克群众盘踞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1970年在美国肯特大学,KENT,开枪,你们看到有名的照片,学生躺在地上,流血,一个小女孩在旁边哭,得过普林斯顿新闻奖。全世界各国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
    
     开枪对不对,当然不对,可是人民来讲,逼他开枪,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么笨呢,看看有没有什么聪明的方法,我刚才对大家讲了,人民跟政府的办法,那五个样子,那五种情况,都是焦急的方法,你不能够把政府摆平,你自己跟着受害,说我们争取言论自由,我告诉大家,没有人比我李敖,古往今来,争取言论自由最多的,我写过100多本书,有96本被查禁。(鼓掌)全世界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有没有这么个契而不舍,写了这么多禁书,而有这么个王八蛋政府盯着他不放,我把我被查禁的书,书名、出版年月,被查禁的号码,被查禁的罪状,一一列个表,你们看这个表有多长,你们看,(鼓掌)。中国人讲着作等身,我着的书和我身高一样,当然,武大朗比较容易达到这个标准。这个表超过我的身高了,能证明什么,我坐牢就坐牢,你们说,你有抱怨,你抱什么怨,有种写文章,干,你对共产党不满,写文章跟它干,大不了坐牢,你们不愿意,为什么,聪明了,觉得你李敖傻,那么多年牢做的干什么,为什么?我们现在知道有一种觉悟。
    
     我告诉大家,虽然这么多禁书不能卖,写了以后就被抢走了,怎么办呢?在二渠道,三渠道,一百渠道,在地摊上和黄色书刊一起卖,鱼目混珠,所以我出的书都是露屁股,都是这样的,看起来很凉快的,都是这种(鼓掌)。我的读者根本不是我的读者,他是买黄色书刊,买错了就变成我的读者。(鼓掌), 所以,我的读者里面有些人是色情狂,你们有没有,我不知道。在我来的那地方,有这种人,
    
     我告诉大家,言论自由争取以后是这个下场,那么我们革命了,项羽可以这样喊,你不能这样喊,李自成也可以这样喊,你不能这样喊,项羽拥有武器,李自成拥有武器,和统治者差不多,你有一把刀,我有一把刀,你一把扎枪,我一把扎枪,差不多。现在全世界任何政府的统治者,用机关枪,哒哒哒,坦克车,咔咔咔,怎么样,一点招都没有,输了,所以我说,人民要聪明,争取自由要靠智慧,大家看我这本小说写《北京法源寺》,今天下午我要去法源寺去看看,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地方,为什么没有去过能把这个小说写得神龙活现,这就是文学家嘛,就干这个的。
    
     我讲我的心里话给你们听,我一回头看,除了我们的刘长乐老板以外,主任及校长都不太笑,我一回头看,就很紧张。他们不算本领,我在内地最佩服的一个人,丁大官人,叫做丁关根,你和他讨论问题绝对不笑,脸绷着一路绷到底,我真的佩服。哈哈哈哈。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人和丁关根一样了不起的,叫包公,包公特色,就是不笑,所以宋朝人当时有一举言语叫做包工笑,黄河清,包公要是笑了,黄河就清了,不可能的事情。
    
     我今天谈言论自由,他们怕这玩意,其实有什么好怕的,我举例给大家看,什么东西开放言论自由会更安全,我今天在这儿最想讲的一句话就是这句话。
    
     北欧、瑞典,丹麦他们是全世界性开放最早的地方,那时有A片,你们偷着看A片,小电影啊,丹麦开放A片的那一年全国的强奸犯罪率减少了16%,不强奸了,看A片就好了(大笑),头一年全国偷看女人洗澡,当然女生也可以看男的啦,减少了80%,觉得不可思议。按照我们的标准,一定有伤风化,破坏民心士气,我所佩服的一个将军,他梗了,叫做许世友,以前南京军区的司令,南京军区不能看《红楼梦》。他说红楼梦那个书是吊膀子的书,不能看,为什么说我们不看红楼梦,思想就干净了呢。现在告诉大家,瑞典的统一数字告诉我们,强奸犯减少16%,偷窥狂减少了80%,当您开放小电影的时候,大家整天看,稀松平常了,反倒没事了,言论自由本身就是这么个玩意。
    
     我在台湾搞了这么多年的言论自由,结果怎么,整天查禁我的书,说李敖闯货,影响民心士气,现在的书不禁了,可是也没事了。我拿张照片给大家看,我指着一个老头子,这老头子前一阵子来到北京,他是国民党的上将,叫做许立荣,当年做总政治部的主任,干嘛,专门查禁我的书,老相好,后来变成老朋友,我这手指着他,好象老贫农在清算地主一样,我这手指着他们,在骂他,后来他向我道歉,公开场合向我道歉,他说我们发现不查禁你这么多书,也不会亡党亡国。所以今天大家聪明的知道,有些言论开放了以后,是火山一样的喷火口,让它喷出去,言论自由像看小电影一样,让他讲了,让他骂了,让他说了,老虎屁股让他摸了,没什么了不起。
    
     我认为这是今天我们国家领导人最愿意知道的一点,可是今天他们知道不知道,还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克林顿讲演现场全体全国播出,为什么连战的演讲现场全体播出,我李敖在这儿为什么要想想看再播出?哈哈哈哈(鼓掌)
    
     看看毛主席的词,你们说又在打着红旗反红旗,“俏也不挣风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浪漫时,她在丛中笑。可是我告诉你毛主席的真相,他的第一次原稿不是这样的,不是说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等到春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他的原稿是,俏也不挣春,只把春来报,等到春花烂漫时,他在旁边笑。他是个旁观者变成在中间,大家知道什么境界呢,看王国维写的诗“人间词化”,“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
    
     现在女孩子穿的是裤袜,一下子套上去了,以前女孩子穿的是玻璃丝袜,玻璃丝袜在大腿中间吊着,你把这个袜子送给美国人,美国很高兴,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玻璃丝袜,你把这个袜子送给法国女人,她会说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她把袜子穿上去以后,她和袜子的利害结果在一起,所以她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袜子没有穿上以前,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丝袜。你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腿,就是他在旁边笑,丝袜套上大腿,不是毛主席的大腿啊,(大笑),套上大腿,就是他在丛中笑。
    
     今天我来到这儿,香港一句俗话就是“不是猛龙不过江”,我过江来了,我敢来,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我敢骂国民党、敢骂亲民党,敢骂小日本和老美,今天我来,不单骂人,我也捧人,我捧了北洋军阀给您看。
    
     那个时候北大怎么样对待政府,教育部公文来了,退回,不看,拒绝,北大多狠,教育部的公文拒绝,教育部钱来了,钱收下来了。(大笑)现在的北大,太孬了,在我看来,太孬了,(鼓掌),哈哈哈,什么原因,怎么样可以不孬,我们的书记站起来,我们的校长站起来,登高一述,像我们以前的老校长马寅初,不就是这样吗。北大马寅初干了九年的校长,在国民党时代被软禁,后来在北大做校长的时候,本来一看是哥俩好,和毛泽东感情好得很,为了人口两个人的看法变了,马寅初说中国人这样生下去我们不得了,我们的财政都被吃掉了。毛主席说,人多没有关系,人多好办事情,结果毛主席赢了,大家斗马寅初,从校长室,大家贴大字报,贴海报,一路斗斗斗斗斗,斗到马寅初床前面的墙,都贴了大字报,可是马寅初说我不在乎,我要干到死,我要孤军奋战,我要干到死,结果他没有死,他活到100岁,别人都死了,他还活着。(鼓掌)这就是北大精神,北大的教育,所以我说今天从北大开始,虽然毛主席说,北京大学水浅王八多,是不是,说北京大学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不过,多几个王八也不是坏事。(鼓掌)
    
     我的讲演其实讲不完的,可是今天的重点,大体上就说到这儿了,这些书你们懒得看,我告诉你,我看得精得不得了,熟不得了,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你们见识见识: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都可以存在,毛泽东的思想,当然要讲,别的思想我们也允许它的存在。所以今天为我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口口声声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它过分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所以我和大家说,共产党有它自由的成分,过去被打压是一个错误,所以我们总觉得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是错的,我们必须说,整个的原因出在原来的马克思那里,可是现在我们知道都有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我请大家问问,社会主义不够吗?为什么前面要加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不够,不灵了,可是不灵了说不出口,加了一个帽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不是吗?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象龙云,象梁漱溟,我们要把它养起来,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这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比较有利。毛泽东思想里面有一部分是真的懂这个道理的,结果我们把它两个凡是化了,把这一部分毛泽东给忽略掉了。
    
     还有一个毛泽东你们知道它是谁吗?我念给你们听,共产党是在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在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不许鼓掌,不许鼓掌(但仍有少量鼓掌声),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吗,我看很舒服,共产党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促使他们消灭得早一点(鼓掌)。
    
     什么时候消灭,国民党的一个大员,叫戴传贤,他说周朝人统治八百年,我们国民党要统治至少一千年,结果国民党梗了,共产党到今天还存在,我愿意它,大家注意啊,我李敖说的,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和我们是什么关系,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他们抱着,我们也抱着它,共产党不是讲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啊,让它为我们服务,辛马达奇航妖岛,就是天方夜谭里的故事,辛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到他背上去,掐着他的脖子,干什么,让他背着我,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你要照顾他,我们希望共产党活一千年,我们在它背上活一千年,抱着它,贴着它,哄着它,耐着它,奴役它,让它为我们服务,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服气,要打,我讲过,玩言论自由你们玩不过我,你们要革命你们玩不过坦克车,不要再走这条路,说我们不搞这些,那搞什么,我们去梗了,去颠了,去得了,去菘了,去反了,用这种无谓的情绪,不健康的情绪在家里生闷气,拍桌子摔板凳是错误的。
    
     我们要和共产党合作,只是他们人太多了一点,现在共产党是6900万,比台湾人口多3倍,太多了一点,可是没有关系,你们要放弃自由,可是我们还有老百姓。13亿人口和6900万比起来是19比1,19个人里面有一个是共产党,我们广大的中国人民要干什么,我们放弃过去那种念头,就是我们要打天下,我们要和你作对,为什么落伍了,因为没有可行性。 人民会吃亏,共产党说,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我李敖的小老弟啊,真的很聪明,可是我们也很聪明,这个时代对我们也很有利,大家都忘了,我们的宋廉,走一里路才借到书,我们的王方在书店里看书,死背,为什么要死背呢,因为没有钱买书。宋朝的王安石和他的好朋友说,我儿子是神童,看书一遍就看会,他的好朋友说哪家儿子看两遍,都是一遍看会,因为有高度智慧的人才能看书,今天我们就是这种人,你们北京大学就是这种人。
    
     各位想想看,等一下我把我爸爸在北大的文凭给你们看,我要送给校长,送给主任,那个时候毕业,1926年北大毕业,365个人,今天上万,三万,对不对,六万,你们说这么多人,你想想看,我小时候,一个中学生,后面跟着四千个文盲,我爸爸是北京大学的,你看多红,多吃得开,可是我们想想看,今天你们的责任是什么,就是背后有这么多的人,他们在精英上精英不过你,本来你们从出生就是胜利者,父母母亲受胎的时候是2亿三亿的精子往前跑,后来是一个精子,除了双胞胎,一个精子中标,才出了你们。所以你们到了北京大学,不要以为做自了汉就得了,不要以为了到美国得了博士就完了,大家可以看到李文就是典型的例子,到了美国得了博士,得了什么,会失落的,所以我和大家说,我们要拥抱共产党。 共产党不喜欢笑,共产党太严肃,共产党会把毛思想做狭窄的解释,我们把它放宽一点,就是我今天的主要目的。
    
     我讲这一点很多人提心吊胆,包括我在内,人家说,你到大陆来要不要看长城,我说我可能没上长城,先进了秦城。哈哈哈哈(鼓掌)
    
     我告诉各位,我刚到台湾的时候,台湾人排着队,干嘛,纳税,我说我们都要逃税,你们还排队,当了兵,放鞭炮,庆祝当兵。现在大陆人,不是我心目中以前的大陆人了,为什么说我不伤感,我不能伤感,我看到的北京是什么北京,我到店里的时候,他看我知道我买不起这杯东西,他会倒杯茶给我,那样彬彬有礼的北京已经没有了,现在是处处设防的北京,当你对人处处设防的时候,人没有信心了,人变坏了。今天我做个样板给大家看,我捐了三十五万人民币做胡适铜像,现在大家知道,胡适的思想是最温和的,可是当年胡适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送了一千块钱给我,今天我相当于1500倍的人情来还的,给他做个铜像。你们是这种人吗,你们可能有点钱,可是舍不花,可能觉得这铜像不花,也好。我花了,十天以前我离开看到高金素梅去联合国去宣布日本人可恶的时候,我还送了他100万台币,不要以为我李敖有钱,我李敖是台湾的所谓立法委员,大家知道我在坐计程车吗……威武不能曲,富贵不能淫,贫富不能贱,时髦不能动,我敢讲真的话,谢谢各位!
    
     问:可以提问了吗?李敖先生您好,
    
     李敖:你好 就是你
    
     问:我来自政府管理学院,我的问题和文化有关,我看过您的传记知道您年轻的时候曾经写过万字以上的长文,主张中国的文化要全盘的西化,我不知道过了几十年之后,您是否仍然持有这种观点,而且,你的忘年交之一,也是我们的前辈,学者钱穆先生,他是非常推崇中国传统文化的。我的问题是,您认为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什么样的?是我们要继续的全盘西化还是保留原有文化,或者说还有其他的道路?
    
     李敖:您刚刚谈到钱穆先生,我认识他,我在中学的时候写信给他纠正他的错误,他就是当年燕京大学的教授,你们都受了他的影响,为什么呢?因为燕京大学有一个硝,叫未名湖,“未名”两个字就是钱穆起的,当时我谈到所谓全盘西化,这也算是一个在政治里面的一个罪名,就是不可以搞全盘西化,可是我必须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在全盘西化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马克思,马克思就是全盘西化,因为他全是洋玩意,这就是我们无法完全避免,国防部你去问曹刚川部长,他现在不会搞刀枪之类的,一定会搞现代化武器,这些都是西方的玩意。说关公和岳飞来了,都打不过英国人,为什么呢?英国人打我们,他炮打过来,我们被打到了,我们打他,打不到他,甚至看不见他,这种武器的悬殊,就是关公岳飞来,关岳都是武圣,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全盘西化的原因,过去说是政治的原因特别强调并且挖苦和打击全盘西化,我必须说,现在可以缓和一点了。
    
     问:李敖先生 您好,我是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学生,我想问您,您是具有独立精神和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与大众传媒的合作,是否影响到了您思考的独立性?谢谢
    
     李敖:谁影响谁,不错,我和人家合作,人家会对我有所照顾,或者在双方合作的时候会考虑对方的立场,但是必须说刘长乐先生是个怪人,他有招和一个本领,就是我打球一样打擦边球,就是很多话,我们认为不能说的,他很技巧的让它说过去,而不出事,这是了不起的。我告诉大家,争取言论自由就是要用这种方法,就是你要说,说别人能够听得进去,中国有句老话,情欲信,而词于巧,情拿出来是真的,可是词于巧,表达这些感情和事实的时候要讲求事实,不是硬梆梆的,不是说,打倒共产党,不是这样。
    
     问:李敖先生您好,非常有幸这次有机会给您提问,在今年的早些时候,敏瑞芳书记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大概意思是说对于有反共言论的老师,应该清除出课堂,大概是这么个意思,我想您对这样的观点有什么评价?
    
     李敖:我觉得作为大学一个特色,什么言论都敢接受,怎么可以叫反动言论呢,怎么可以有言论课堂呢,医学院里不也教癌症吗,癌症这课我们也要上,所以我们认为把它当成癌症来看,想出招来解决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认为,在大学里面,没有什么说是可以害怕的,不能讲的,是不正确的。
    
     问:我相信您已经看到北大师生的热情了,我非常关心一个问题,您下一次什么时候来北大?您希望以什么形式与北大学生交流?
    
     李敖:你叫我来干嘛,
    
     问:您希望以什么形式与北大交流,
    
     李敖:我们现在不是在交流吗?当胡锦涛请我做北大校长的时候我就来了。
    
     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我想一个两岸关系的问题,因为前不久国民党举行了党主席的直选,您在选举的前夜在王金平的大会上公开表示您不支持马英九作为国民党党主席,我问您,在马英九已经当选国民党党主席之,您认为他的政策会对两岸关系有什么影响,您对两岸关系的稳定和平发展有没有信心?谢谢
    
     李敖:我来北京就是怕谈台湾问题,果然这个问题就追上来了,我和你讲,这就是政治人物和思想人物的不同,马英九长了一个脸蛋,人也是一个好人,可是一辈子他不做事的,我们叫他不粘锅,什么好事也不做,什么坏事也不做,什么责任也不负,就是笑嘻嘻的拉选票,很多票就这样给他的,所以我们认为能够做事的人是很重要的,摆个小脸蛋到处跑是不好的,所以我认为马英九干出了行了,他应该去演个电影或者做歌星都比较好,至少变个大色狼也比较好。
    
     问:李敖先生我非常尊重您,我对您刚刚那样说马英九先生好像不太公平,我想问一个文化的问题,您是怎样看待中国的屈原的文化?屈原的文化与北大的精神有什么关联呢?
    
     李敖:这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刚刚讲过了,屈原属于我对政府不满,可是我的表达方法就是第一类的。我梗了,所以我认为那是个弱者的表达,现在的人类要有不是弱者的表达,要用清醒的,理性的并且快乐一点的表达。
    
     我最后讲一个例子给大家听,我们都知道王安石,王安石是在中国的宁波做过官,他的小女儿很可怜,死在了那里,后来他调开了,临走的划了一个小船,在对面的小船上和他的小女儿上坟,说再见。“今夜扁舟来做别,此生从此各东西”。从此再也见不到面了,为什么,回家乡是好难的事情,大家看到唐朝人写诗,几乎有一半都是“天上明月光,疑时地上霜”,都是思故乡的,因为故乡对他们太遥远了,太难得了,为什么我现在说李敖我不还乡呢。我这次回来不是怀乡,没有乡愁,不是近乡没有情怯,不是还乡没有衣襟,没有眼泪,为什么我要这样,因为时代不该有乡愁,这是个错误的情绪,屈原有一个错误的情绪,他对政府是个错误的态度,我希望我们有一个健康快乐的心态来开创我们的未来,谢谢各位!
    
    http/www4.bbsland.com/forums/politics/messages/1348854.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敖清华大学演讲文字实录(凤凰版)
  • 中共涉台官员:李敖演讲,不如连战
  • 李敖劝告知识份子和共产党合作
  • 北京高层决定不封杀李敖清大演说
  • 让学生瞠目结舌, 中共高层下令对李敖演说冷处理
  • 李敖在北京大学谈言论自由妙语连珠(图)
  • 学者、作家评李敖
  • 中国官方媒体不报导李敖演讲内容
  • 李敖北大演讲实录
  • 李敖首场演讲 北大拿出看家宝(图)
  • 北京接待李敖:排场媲美政党
  • 李敖北大演讲 学生设擂台
  • 《陈水扁的真面目》——李敖新书“剥光”陈水扁
  • 潘小涛:李敖老矣!尚能骂否
  • 刘晓竹:李敖请阎王爷挪地方
  • 史正平:一个惨遭疯狂轮奸了两夜的李敖!
  • 余杰: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
  • 李怡:李敖有新骂乎?
  • 徐水良: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在哪里?
  • 陈维健/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 赵昕:李敖成精,北大开讲自由无须进秦城
  • 李敖的胆识值得尊敬
  • 走上大陆的李敖, 嘴巴还大吗?
  • 看北大别有用心,听李敖胡言乱语/唐夫
  • 楚一杵:李敖为何要否定鲁迅?
  • 陈宽:李敖错别字问题非常严重
  • 苦口婆心规劝李敖
  • 王子墨:李敖才是伪君子
  • 真实的李敖到底是个什么样?
  • 李敖何以在大陆出名?/北冰洋
  • 李敖与萧孟能“快意恩仇”(图)
  • 风,吹落一地的鸡-巴毛—读李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