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涛声依旧 我所了解的郭飞雄(图)
(博讯2005年9月23日)
    
郭飞雄先生

    
    


范亚峰
    
    
    
     我接触郭飞雄时,他还是个刚读高一的学生。那时他仪表清秀、举止斯文、有点内向。无论何时何处,总是捧着书手不释卷,吃饭时也盯着摊在面前的书,目不斜视,这样手里的筷子就老是偏离菜肴“无功而返”,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的食欲,或许他就是这么一个重精神满足、轻物质享受的人吧。
     与之交谈,才发现他对哲学、政治、历史等知识的涉猎和理解,都远远超出了他这个年龄所能达到的认知水平。在这样一个谈起黑格尔、康德、马克思、丘吉尔、毛泽东竟神采焕发、滔滔不绝的青年面前,老实说,我这个中文教师(我并非他的老师,我在另一学校任教)惊奇之外难免产生几许自卑。有时,我故意把话题引到李白、李商隐、苏轼、鲁迅、徐志摩们身上,试图在我谙熟的领域捞回一点自尊,但又发现,他对这些人作品的解读,时有令我自愧弗如的识见。在与我这个年长者的交往中,他很有教养地执以弟子之礼;但交谈中发生岐见,他却执拗地坚持自己独立思考后的结论,决不肯俯仰随和、人云亦云。
     他看的书很杂,功课却相当好,这样高中毕业他就考上了上海一所著名大学,并选择了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而他自己恐怕心仪已久的哲学系。这种选择,对于他的精神之旅,一定是愉快的、幸福的;但对于他后来充满孤独、艰辛、荆棘、坎坷的人生之路,不知是不是一个不幸的起点。哲学在给人一个爱思考、爱探索的大脑的同时,是否也注定要让他承受因思考求索而带来的痛苦?
     他大学毕业后先是在武汉一所大学任教,不久辞职去了广州,以写作、出版谋生。等他再一次进入我的视野,那已是前年在燕南学术网他的个人专页上。我在那里读到了他一系列关涉国际政局、国内时事的大气包举、析理透辟、见识卓绝的政论。再后来关于他的消息就叫人心悬起来,什么保钓协会、阻日入常游行、直到这次番禺太石村事件……说实话,他的这一系列行为,从他的思想发展逻辑寻绎,我并不感到突兀,但衡之于现实社会的生活逻辑,就似乎有点不可理喻:有几个人象他那样不顾包括他的亲人在内的许多人的阻止反对,执著地将知性思考付诸推动社会改革进步的实践,并且大有义无反顾、九死未悔的悲壮况味呢?难道他不清楚,他的作为在常人看来,完全是“傻”,是“吃饱了撑的”,甚至是“政治上作秀”“别有用心”等等,而这同时也使他的亲人承受了多大的精神压力!
     今年五月,他被无罪释放后,他的姐姐近乎哀告地叮嘱他“千万接受教训”,“万不可再惹事”,他对姐姐的回答是一条短信:“中国的事情总得有人一点点去做吧?”我想,面对有着养育之恩、供他读完大学并为他提心吊胆、寝食难安的亲姐,他没必要矫情地故作神圣崇高吧?我相信,它完全出自一个坚守信仰并奉行知行合一的立身准则的知识分子内心深处的真诚!一种立志尽忠国家、报效社会的赤子般的真诚!
     我不太了解这次太石村事件的真相,故不敢以个人情感倾向去代替是非判断。写这篇文章,不只能否多少消除一点事件冲突的另一方对郭飞雄君的误解与偏见,以及按照惯常思路对他的行为动机所作的有失公允的揣测;我但愿他的“失踪”是一场因审视问题角度不同、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差异以及信息不对称等原因而造成的误会,我相信,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政府能善待所有出于推进中国的法治、民主、进步、和谐的真诚愿望而躬行实践的探索者 。我祈祷郭飞雄能平安归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
  • 太石村进展:仁之泉对郭飞雄失踪表示强烈关注
  • 郭飞雄的姐姐:寻人启事
  • 专家学者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
  • 郭飞雄失踪的前后
  • 高智晟:释放冯秋盛、郭飞雄、吕邦列等同胞,惩办犯罪的官吏--我们对中央政府的要求
  • 郭飞雄不接电话,发信息也不回,可能处境危险,请关注
  • 南海发生警民大冲突,大批村民被打,郭飞雄遭遇诱捕之险
  • 郭飞雄: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
  • 郭飞雄:与国保朋友谈及六+四问题
  • 郭飞雄自述:因申请抗日游行被捕入狱之经过(上)
  • 郭飞雄自述:因申请抗日游行被捕入狱之经过(下)
  • 郭飞雄:关于五月四日举行反日入常游行的申请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杨天水:今夜月亮为谁圆—为郭飞雄、小陶等呼吁
  • 车宏年:为勇者郭飞雄、杨在新呐喊
  • 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郭飞雄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戈尔巴乔父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共产党罪魁祸首——暴君邓小平的复杂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