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专家学者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
(博讯2005年9月20日)
    
    


提交者:温克坚 发布时间:2005-9-19 16:04:04
    
    
    
    


记录整理: 温克坚
    
    9月13日的中午, 从郭飞雄先生电话中得知, 番禺区政府动用上千警察从太石村抢走村民日夜守护的帐本资料, 酿成让人震惊的9.12事件. 当时我就提醒郭飞雄注意安全. 但是从那个下午开始, 就再也没有郭飞雄的任何消息了. 在这之后,我们拜读了番禺日报的廉价社论, 我们见证了太石村村民不受暴力威胁充分按照自己意愿投票的壮举,我们从网络上得知番禺警方抓放吕邦列的丑剧, 我们也了解到艾晓明教授跟太石村村民一起度过中秋的温馨消息.
    
    中秋明月已暗去,我们依旧没有郭飞雄先生的任何消息, 我们对番禺地方当局保持着的一点点善意和信任每天都在销蚀. 如果网络传言是真实的,是番禺警方拘押了郭飞雄先生, 我们觉得这是难以理解的. 郭飞雄先生作了什么? 是的,郭飞雄先生也许给予太石村罢免村官提供了一些法律意见, 是的, 郭飞雄先生也许把太石村事件的进展向关心这个事件的各界朋友进行了传播, 但是所有这些都是一个公民的合法行为. 事实上.正是郭飞雄先生等人的介入使太石村罢免行动维系在理性,非暴力,和法治的渠道上进行, 如果没有这些郭飞雄等人的理性劝说和法律支持, 那么在当局一味压制的情况下,很多不可预测的后果都可能发生. 从这个意义上说, 番禺当局应该给予郭飞雄先生这样的维权人士以嘉奖,而不是把他们刑事拘留.
    
    番禺区政府如果还意识不到在太石村事件中自己的行为有多么丢分, 那么番禺当局相关负责人完全可以从网络上感触下社会的呼喊. 从那成千上万的帖子和跟贴里难道读不出些许民意,难道读不出基本的是非?
    
    
    番禺区负责人如果傲慢到不愿意正面网络上的民意, 那么起码应该听听一些专家学者的看法, 德高望重的茅于轼先生, 知名的政治学者刘军宁先生, 一些大学的著名教授比如南京大学的顾肃教授, 都在我以前采写的文字里表达了对于太石事件的一些看法, 对于郭飞雄先生安全的关注,
    
    以下记录的文字是更多专家学者就太石村事件和郭飞雄失踪的评述:
    
    
    北京宪政学者张祖桦说他一直通过网络,国内媒体和国际媒体在关注太石村的进展,他注意到很多消息是郭飞雄先生提供的, 而在大约一周前,他知道郭飞雄先生失去了联系, 到现在为止, 还无法确切知道郭飞雄先生的下落. 如果网络上消息属实, 确认是番禺地方当局羁押了郭飞雄先生,那么他感到强烈的震惊. 从各个消息来看,郭飞雄是北京一家律师事物所的顾问,他无非给予太石村村民合法政治参与提供了一些法律意见, 确保了罢免事件在法治的渠道进行而已, 羁押郭飞雄先生是让人无法信服的. 他呼吁大家继续关注太石村事件, 特别是国际媒体为郭飞雄先生进行呼吁, 如果确实是番禺地方当局非法羁押,那么番禺地方当局应该立即释放郭飞雄先生,并向郭飞雄先生赔礼道歉. 张祖桦先生还特别提到了朱久虎即将获得自由的消息, 希望番禺区政府不要重复陕北地方政府的错误.
    
    
    北京大学的贺卫方教授说, 剥夺一个公民的自由必须严格依照刑法和其他法律的要求进行.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不通过法定的程序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件, 对于这个事件我们理所当然非常关注.
    通过太石村事件来看,展现了广东村民非常珍贵的民主素质,官方应该积极配合村民推进民主治理的愿望, 尊重这片土地上国家的主人的诉求.在广东省委广东省政府多次倡导要建设文明广东,现代化广东的背景下, 番禺区政府居然如此敌视基层民主诉求,并且通过暴力来抢夺村民合法财产的做法,让我们感到震惊. 我们强烈呼吁番禺地方政府改变对这个事件的基本态度, 通过真诚对话的方式解决民众的不满. 依靠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暴力只能制造更多的仇恨. 因此,有关权力机关尽快释放郭飞雄和其他维权村民.
    
    上海大学朱学勤教授在前两天接受电话访问的时候,对于太石村事件还不是很了解, 这两天他详细了浏览了网络上关于太石村事件的材料. 他说, 太石村事件是让人喜悦的大事件, 代表着巨大的社会进步. 表现在三个特点: 一是这是一起民罢官事件,而不是官罢官事件. 二是通过合法程序, 三是村民在遭遇初期挫折后,坚持通过非暴力,理性的抗争姿态.
    他说, 经过这么多年的经济改革,改革已经断粮, 现在必须到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时候, 而政治体制改革就是宪政改革.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有宪法而没有宪政, 现在是落实宪政改革的时候了. 只有通过宪政改革,才能 使公民权利从纸面权利演变为实实在在的权利, 才能有效约束政府公权力. 而太石村事件,因为具备了上面提到的几个特点, 是宪政改革的突破性事件.
    通过太石村事件, 我们还看到说中国民众素质底, 不适合民主的理论是多么苍白, 事实上,不是中国民众素质低,是捏造中国民众素质底的那些知识分子不理解民主的真正含义,对民主有偏见. 从5.4以来, 中国的几代知识分子都倾向于贬低中国农民的素质, 认为中国农民往往都是阿Q式的病态心理, 在知识分子中流行国民性决定论,文化决定论, 认为只有改造国民性,提高文化素质,才能在中国实践民主. 其实这些理论往往都是漠视民众造成的一种知识分子的偏见. 从太石村事件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 民主诉求并不以观念启蒙为必要条件, 村民们最清楚什么是他们的利益所在,而民主是最公平的利益配置机制. 践踏村民的民主权利,就是剥夺村民的利益.
    朱学勤教授说, 30多年以前,是安徽小岗村的村民为了捍卫自己的生存权利, 通过自发行动突破了令人窒息的人民公社体制, 带来了30多年的经济改革. 今天, 又是太石村为了维护政治权利, 通过法律渠道,合法的罢免了村官, 为即将到来的宪政改革开辟了突破口.
    在电话里, 朱教授说,他听说过郭飞雄先生, 但是不太了解, 也不明白番禺当局为什么要羁押他. 信息不明朗,因此不能作直接评论,但是他希望番禺地方当局无论如何要有一个基本的立场, 那就是法治至上的态度, 政府的一切行为必须要严格按照法律来进行. 太石村的村民在罢免行动中都能坚持这种态度, 那么番禺区政府难道都会做不到嘛?!
    
    
    中国政法大学何兵教授说, 他也在密切关注太石村事件进展, 他也知道郭飞雄先生失踪已经多日,现在因为有相关信息不明确,所以不好轻易下结论. 但是从番禺日报的消息来看, 番禺地方政府显然认为有别有用心的人在煽动村民闹事. 其实你别轻易上纲上线, 先看看太石村村民的诉求是否合法, 再看象郭飞雄这样给予村民提供法律服务的人士的行为是否合法. 从目前来看, 太石村民的基本诉求是按照法律程序罢免村官, 查核帐目, 那么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那么象郭飞雄这样给予他们法律知识方面的援助,有什么不可以? 事实上, 运用法律来处理纠纷是法治的基本要求, 连给予杀人犯法律援助都是合法的,为什么给予村民合法罢免村委会主任一些法律援助,会是有问题的?
    现在一些地方政府和他们所掌握的媒体,动不动就说某某鼓动村民闹事, 对这种说法需要予以分析, 如果鼓动村民打砸抢,那当然是不对的, 可是在太石村事件中, 鼓动村民合法实现自己的民主权利, 那有什么不好? 走向民主是中国执政党的既定目标, 最高领导人不是在各种场合都说中国终究是要走向民主的吗? 民政部不是在大力推动基层民主选举吗? 如果说有谁鼓动基层民主的话,民政部是最大的鼓动者.
    从目前太石村事件所反映的情况来看,要警惕某些地方政府用政治争斗来掩盖利益纠葛, 借用政治大棒来打击那些可能威胁到他们实际利益的人士. 太石村事件说到底是个法律问题, 而不是政治问题, 任何试图把这个问题往政治上靠的倾向都值得警惕.
    最后,何兵教授特意重申了他对郭飞雄先生的敬意,并希望他尽快恢复自由.
    
    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谈到他对太石村事件只有模糊的了解, 因此对于具体事件暂时不予评价, 不过他对郭飞雄可能被刑事拘留显得相当惊讶. 他说, 他认识郭飞雄先生, 从他个人的了解,他认为郭飞雄先生无论人品和道德都是让人信赖的, 同时郭飞雄先生是个非常有思想的人,对于中国未来国家命运有很多思考,非常关心社会的进步,总体上说是个非常温和,理性和热心的知识分子, 很难想象郭飞雄会作出违法的事情 . 番禺当局对这样的知识分子采取羁押措施, 非常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 非常不利于中国民主法治的推进. 他呼吁有关机关善待郭飞雄先生. 胡教授还提到, 通过法律武器, 维护公民权利,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 有关机关也应该通过法律的渠道进行回应,而不是动则使用暴力来压制不同意见.
    
    
    社科院的徐友渔研究员在接受访问的时候, 说他也一直在关注这个事件, 在这个时刻,他只想说, 希望各方都能采取让事态趋向良性发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北京电影学院的崔卫平教授也通过网络了解到郭飞雄可能被拘留的事, 她沉思良久,说现在只说一句话, 那就是" 郭飞雄从人们的视野中突然消失,令人感到不安. "
    
    
    是的, 象崔卫平教授那样感到不安的显然还有许多许多朋友, 我们甚至认为, 那些下令羁押郭飞雄和其他维权代表的官员也未必就很坦然. 我们期待着有人以理性的态度来解除大家共同的不安。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失踪的前后
  • 高智晟:释放冯秋盛、郭飞雄、吕邦列等同胞,惩办犯罪的官吏--我们对中央政府的要求
  • 郭飞雄不接电话,发信息也不回,可能处境危险,请关注
  • 南海发生警民大冲突,大批村民被打,郭飞雄遭遇诱捕之险
  • 郭飞雄: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
  • 郭飞雄:与国保朋友谈及六+四问题
  • 郭飞雄自述:因申请抗日游行被捕入狱之经过(上)
  • 郭飞雄自述:因申请抗日游行被捕入狱之经过(下)
  • 郭飞雄:关于五月四日举行反日入常游行的申请
  • 杨天水:今夜月亮为谁圆—为郭飞雄、小陶等呼吁
  • 车宏年:为勇者郭飞雄、杨在新呐喊
  • 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郭飞雄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戈尔巴乔父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共产党罪魁祸首——暴君邓小平的复杂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