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图)
(博讯2005年9月19日)
    关于山东临沂兰山区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侵犯农民权益的情况反映
    
    转自《公民维权网》
    
    2004年春,陈伟到临沂市兰山区朱保镇任镇委书记,先后把各村的黑恶势力提仪推选为村领导职务,并不顾村民的反对,利用各种手段进行村委选举活动,如送礼、用金钱拉选票等,赢得了陈书记个人利益和维护其个人的目的。他为了达到发横财的目的,不顾百姓安危和利益,开始瞅准了农民手中的耕地,中央政府制定的三十年不变合同,也阻不了这群基层干部买卖土地的逐利行为。
    
    2005年3月份,朱保镇未经上级国土局批准,擅自规划了一条环镇路,损坏一级良田2000余亩,正直小麦拔节之时,丰收在望的小麦被挖出,庞大的挖掘机开进我们的良田将其破坏(照片为证),20米的路面两旁是40米的绿化带,我们2000余亩的土地就这样失去了,仅大芝房村土地损失就有200余亩(另外,小朱保村土地损失300余亩),至今这条公路仍处于停滞荒芜状态。当时所造成的巨大损失及在百姓心中造成的恶劣影响,实难用金钱和文字来衡量和表达,对朱保镇陈伟这种现任党委书记,我们百姓难以欢迎与拥护。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当初毁坏小麦和耕地挖建的环镇路)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现今荒芜的环镇路)
    
    2005年春,大芝房村2000余亩小麦未曾进行任何灌溉,村民当年粮食少收入60万斤,折合经济50余万元之多,是没有水吗?不是。是没有电吗?不是。是没有灌溉设备吗?依然不是。那究竟是为什么?大家的眼睛是亮的。其中,村民韦洪海种的玉米种子被治安队伍强行扒出。
    
    2005年4月,朱保镇大芝房与小朱保村委,置国家法规与人民利益而不顾,使用同一非法手段,雇佣痞霸强行分地、留地,通过这种方式强行把本已按国家法规政策和合同规定归属农民耕种的耕地变成他们可以随意处置的土地,欲使农民手中的“命根子”耕地变成他们个人手中的“摇钱树”,但由于两村村民的反抗程度不同,其结果也不同。
    
    位于朱保镇政府西邻、大芝房村东侧的小朱保村进行土地调整时,镇委书记陈伟和镇政府大小官员坐镇指挥,村中雇车雇人,统一大吃大喝,雇佣痞、霸强行分地、留地,影响恶劣,欲使农民手中的“命根子”耕地变成他们手中的“摇钱树”。全体村民看透他们的这一阴谋,为了保护自己的耕地,村民们勇敢的到朱保镇政府抗议分地之事,并去区市省上访抗议。最后临沂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刘杰一行人制止这一犯法行为,使这些口粮田又重新回到了我们农民的手中,小朱保村土地未被强行夺走。镇委和村委对这一阴谋没有得逞非常恼火。
    
    而同期,大芝房村委置中央颁发、区长亲签、农业局签发的30年不变的土地承包合同不顾,大肆进行土地调整,私自留出800亩一级良田出售。这种不惜毁绝耕田违法乱纪的法犯罪行为名曰是为了发展,实际上是为了剥夺农民的利益以变成自己的私利。为此,大芝房村委组织社会上痞霸及网上在逃犯共20余人,成立所谓的“治安队伍”,纹着身,光着膀,叉着腰,拿着辊,喝着矿泉水,配着专车,在地里强制着村民种今年新分的土地,谁种以前的老地就把种子扒出来洒掉,生产工具抢走。其作为简直就是土匪强盗(照片为证)! 这样的威胁看管和强行镇压的行为,怎能落在我们这些辛勤的农民身上的。我们要求按合同种地,不能让村委使土地变成摇钱树。但是,由于大芝房村大多数村民害怕强大的村委会一伙恶人,不敢去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去政府举行抗议,导致最后大芝房村最好的良田被村委会强行夺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大芝房村村委组成“治安队伍”)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耕地上的秧苗被治安队伍强行扒出)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在毁坏耕地上非法建的工厂)
    
    而早在2004年10月,大芝房村炸药厂发生爆炸,2亩多地的建筑物,即刻化为乌有,方圆2公里的玻璃等易碎物品损失无数,现场当时就炸出3米多深的大坑,这些现场都在不到36小时就被填平,事故造成3死2重伤,直接经济损失180万元。时至今日,也未曾见负责人及相关人员做任何的处理,村委的主要负责人支部书记兼主任高建亮现在还能在台上继续主持工作,并导致今年所发生的更加胆大妄为之举措。
    
    2005年6月14日,大芝房村村民韦洪海自去山东省委人民来访接待处反映土地问题,回家后即被大芝房村委所谓的“治安队伍”进行24小时监控,未过几日,该上访人又被送进拘留所,拘留7天。乡亲们实在不知道他为何被捕,后来的拘留证上终于给了答案,原来是“扰乱大芝房村委秩序”。我们始终不解的是这个答案到底意味着什么?当时省委批示让上访人韦洪海拿着他们给的函件找兰山区农业局解决,要求他们在7天内给予答复,然而,区农业局局长李云荣(原朱保镇党委书记)和大芝房村书记高建亮是铁哥们,土地问题至今未果。现在,韦洪海要求挽回名誉,赔偿自6月份到现在到处讨要说法和七天拘留造成的损失。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大芝房村村民韦洪海)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韦洪海的身份证)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韦洪海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1998-2028))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韦洪海的土地承包合同(1998-2028))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2005年6月14日山东省委省政府人民来访接待室给韦洪海开具的来访事项转送单)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2005年6月19日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给韦洪海的公安行政处罚书)
    
    2005年7月,大芝房村和小朱保村两村委由于分地问题记恨在心,开始实施报复行动,其中大芝房村委这群恶人,气焰非常嚣张,扬言要将所有参与上访的人一一收拾。
    
    2005年7月1日晚8点左右,参与上访的大芝房村民高洪志家遭雨点般黑石头袭击,全家连门都不敢出,造成了其妻儿受到惊吓。
    
    2005年7月5日上午,另一大芝房村上访人韦洪岭被黑社会5人跟踪至本镇南邻的马厂湖镇大山前村处,砸坏该上访人的昌河面包车,该上访人被打成轻伤(有法医鉴定)。不过5天此黑社会团伙在其他地方作案时被兰山区枣沟头镇派出所抓获,该团伙坦白了于7月5日殴打参与上访的大芝房村民韦洪岭和砸车事实,并供出7月1日到参与上访的大芝房村民高洪志家扔黑石头的事实,均为大芝房村委所雇佣。据悉,大芝房村委书记高建亮和朱保镇党委书记陈伟正在暗箱操作,想不了了之。至今,此案亦是没有结果。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2005年7月15日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给韦洪岭作出的伤情鉴定)
    
    2005年7月14日晚23点50分,黑社会杀手闯入小朱保村上访代表人李洪友家,将两腿打断,左手打断,只是由于柜架的遮蔽和黑暗才逃过一命,其妻也头部被打,后李洪友法定轻伤。在2005年9月2日,该案部分杀手落网,供出是小朱保村村主任李秀见等所雇,李秀见被抓。至今此案还没有处理结果。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小朱保村上访代表李洪友)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被小朱保村村委雇凶殴打致伤的上访代表李洪友)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被小朱保村村委雇凶殴打致伤的上访代表李洪友的诊断报告书之一(2005年8月29日))
    
    另外,2005年7月22日,因建房问题,大芝房村村委成员10余人将该村刘传志之子打伤导致住院。
    
    我们要求上级领导关注这些事情,保护作为国家之本的耕地,维护和保障我们农民的权益,依法惩办这些欺民害民的贪官污吏。
    
    
    
    山东临沂市兰山区朱保镇大芝房村民
    
    韦洪海
    
    联系电话:13455922135 13954922700
    
    2005年9月19日
    
    
    附:2005年6月24日大芝房村村民反对村委会强行分地、留地并出卖800亩耕地的526人签名(此签名由于村委会的威胁而无法进行下去,有个别签名的村民还被迫退出签名)
    
    1
    
    黄振华 崔士玉 黄恩平 杨永兰 韦华灯 韦廷宗 田增英 刘俊发 张纪荣 刘荣福
    
    周寺香 刘相田 赵展英1 祝洪宾 刘学兰 刘荣江 周长芹 刘宗亮 王新芹* 王士伦
    
    孙启华 王龙海 王龙赠 刘加如 田增英 郭风明 李玉香 27
    
    
    2
    
    高登芹 黄 丽 韦洪锋 韦树秒 韦洪生 韦洪宝 韦洪亮 王茂兴 张如丽 韦洪高
    
    王士进 韦树华 韦洪福 谭子蕊 邱子花 韦春华 刘荣军 高廷灯 高廷海 贾如英
    
    高廷笔* 高廷君 高建仁 刘学秋 王士永 25
    
    
    3
    
    郑法勤 刘桂联 李长芝 刘士翠 刘实龙 王晓丽 刘贵江 黄跃彩 刘实保 刘实来
    
    藏云飞 董凤彩 刘贵海 邱凤芝 刘贵堂 朱秀芝 孙守义 刘见香 刘宏宝 黄义年
    
    黄张氏 刘兴堂 刘高氏 黄跃法 张为花 韦国登 赵宝爱 韦廷玲 韦廷艳 高文海
    
    史庆秀 高春华 刘荣福 张敬秀 李 艳 高宗如 高 乾 王士芹 黄德年 全广云
    
    周聚垒 孙桂新 钱永芝 孙士宝 孙桂志 杨学艳 46
    
    
    4
    
    韦树奇 韦洪江 孔祥秀 孙北花1 韦洪全 韦洪华 魏云花 张朝秀 符连堂 韦洪青
    
    符连法 周西玲 韦树生 韦 达 韦洪建 高建红 李中青 陈学爱 张才瑞 高 宝
    
    韦洪金 高 雨 李红霞 李印发 韦洪坤 王得志 陈桂莲 李国胜 韦洪令 李宗芝
    
    段文娜 刘京花 李华堂 高廷俊 李 娟 35
    
    
    5
    
    周连珍 刘春年 高瑞朋 李尊荣 全传秀 李印夫 高瑞合 全传荣 邱士芳 魏丙云
    
    高登永 韦树亮 高瑞才 张富贵 高登吉 张成云 祝加菊 高孝连 邓宝芹 刘中友
    
    高 雷 刘善云 王作证 李贵秀 王 伟 王新秀 韦洪余 王少秀 梁洪英 韦洪岭
    
    何士花 31
    
    
    6
    
    董克兰 高守仁 周化春 高占飞 高文田 高春伟 徐恩玲 高文法 韦廷荣 刘加理
    
    李传英 刘 高 刘义成 刘加夫 李长兰 吕玉英 刘金来 刘宝军 刘富华 孔令艾
    
    鹏洪莲 刘荣花 王士兴 王士玲 韦学登 韦廷才 * * 刘彦夫 刘志群
    
    刘兴杰 高灯欣 刘兴才 李兰玉 刘艳章 姜自秀 刘士芬 刘 娜 黄跃利 韦永莲 40
    
    
    7
    
    孙守忠 黄跃田 孙桂金 李 婷 靳 丽 刘家居 黄跃才 何士燕 刘书财 刘兴仪
    
    高登香 安桂莲 刘宗丽 刘艳海 凌恩友 高加玉 韦士玺 田永平 何秀芝 刘本富
    
    孙宗霞 刘艳明 刘兴廷 刘金柱 姜开兰 贾如莲 刘艳殿 黄友年 周宝霞 黄跃堂
    
    黄跃夫 杜家爱 肖云梅 33
    
    
    8
    
    刘金磊 刘富余 苑春燕 孙贵磊 刘洪万 李 荣 刘赵花 刘宗英 刘金传 王士军
    
    刘俊发 耿玉英 张纪荣 刘守田 刘金军 王召金 戈红秀 刘艳军 刘荣兆 崔桂廷
    
    刘君英 刘香来 刘夫刚 刘 力 李金秋 * 刘夫磊 * 代夫英 孙守传
    
    郭建忠 刘文海 刘开凤 33
    
    
    9
    
    刘士合 李继英 刘中如 周小利 刘士超 王如蜜 刘中江 高中举 王丙横 张广荣
    
    李传香 高廷河 罗纪秀 刘西香 瞿素美 高 明 高广东 孙守志 孙桂杰 杜庆美
    
    韦洪香 刘庆夫 王宗爱 韦修东 崔于艳 王艳为 黄秀章 刘士立 张长瑞 周孝兰
    
    韦洪勋 韦树超 高瑞坡 张其美 韦刘氏 黄玉龙 贾艳月 广 东 高廷春 刘安芝
    
    韦洪勇 邸连荣 韦春龙 高瑞运 高登峰 高登朋 孙宗春 侯庆芳 陈永芹 49
    
    
    10
    
    刘书法 孙志霞 高灯令 刘宝玉 高灯忠 韦 洁 高登鹏 韦传良 陈永芹 孙明云
    
    韦树恒 张 兰 孟凡云 韦树君 韦洪利 符月勤 刘中亮 韦树兵 刘增俊 高瑞岩
    
    蒋学英 高登伦 刘士新 刘文芳 高登金 赵爱玲 韦洪安 27
    
    
    11
    
    韦树夫 高洪志 刘义兰 高洪全 李印祥 王茂侠 韦洪莲 刘开莲 李国成 刘兆海
    
    宋士勤 韦树科 刘洪发 刘士梅 钱秀英 韦修传 高灯文 李传均 王爱荣 高洪洪
    
    韦树恩 李继俊 闫子堂 张秀芬 闫孟氏 全建花 高瑞才 高登山 28
    
    
    12
    
    韦洪军 王守霞 韦春晖 韦树普 田 静 刘宗道 韦树友 陈桂芝 韦洪国 刘中臣
    
    贾西兰 代宝芹 高登贵 刘宝玉 孙士花 李玉秀 高洪芹 刘志强 高京敏 韦树杰
    
    史荣卿 韦艳艳 刘兆喜 韦廷艳 韦洪志 王秀梅 刘现花 刘中才 高登乾 周长霞 30
    
    
    13
    
    刘宗厚 韦树见 王金锋 李尊芝 韦洪辉 刘书信 韦树和 刘杏氏 张连昌 韦洪晴
    
    李印俊 张桂秀 陈西莲 韦洪庆 韦树年 燕太会 田俊连 韦洪吉 刘韦氏 韦洪伟
    
    季广兰 韦萍萍 韦树群 韦树早 刘加芝 汤见花 韦洪陆 韦洪兵 韦修一 韦洪丽
    
    王廷芝 韦洪涛 32
    
    
    14
    
    韦洪海 韦树来 孔令花 于学珍 韦洪昌 韦洪仓 邸连荣 韦洪全 韦春田 魏云花
    
    韦洪元 韦树山 胡宪芬 李树芬 王茂军 高灯青 魏启芹 杨相云 王兆庆 韦洪龙
    
    刘宗传 李公芬 高瑞兰 韦树坤 韦树宗 王公云 韦树兴 高建明 韦洪亮 季文欣
    
    韦洪利 31
    
    
    15
    
    韦洪年 王丽珍 刘宗元 韦士莲 刘兆堂 刘兆举 韦洪法 马小丽 韦树贵 王兆军
    
    韦树中 孙正英 霍廷兰 高登娟 高建友 马堂珍 邱子彩 韦修世 吴传兰 董凤苓
    
    李凤年 魏相英 李海棠 刘宗坤 梅秀芬 高廷玺 刘宗军 27
    
    
    16
    
    孙桂梓 孙明明 王艳英 赵桂霞 单守丽 孙守厚 李国庆 王西珍 刘 娟 郭凤全
    
    郑德玲 郭凤文 刘书合 郑建连 张茂美 郭庆瑞 刘宗行 孙秀英 陈 芬 黄京年
    
    王士余 杨兆兰 王 永 刘宗磊 王 木 王晓芝 刘宗显 李印中 刘宗达 李印才
    
    刘宗艳 李印军 32
    
    
    注:*号为字迹模糊,暂时无法辨认。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临沂市朱保镇非法强行占用和出卖耕地

_(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8年大陆耕地减少1亿亩
  • 中国耕地面积降至警戒线
  • 中国人均耕地面积减少到1.41亩
  • 广东大埔党员干部占耕地建坟事件 (图)
  • 山西太原逾半数耕地遭重金属污染
  • 山西太原逾半数耕地遭重金属污染
  • “河北铁本”大钢厂毁了“红旗村”800亩耕地
  • CCTV《焦点访谈》:安徽亳州乱占农民耕地调查
  • 中国耕地面积7年减少1亿亩 专家提四大措施遏止
  • 中国大陆七年减少耕地一亿亩
  • 中国去年骤失3800万亩耕地
  • 二00三年中国耕地净减少近四千万亩
  • 南昌村民土地案纪实:最后一块耕地是怎样消失的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浙江龙泉市森林公安分局回避林章枉等人涉嫌的非法占用耕地罪侦查工作的申请书
  • 用9%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的说法有误
  • 云衡:变卖农民耕地,曲尽贼路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