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克坚:我不为郭飞熊担心(,旧文, 写于2005年5月初)
(博讯2005年9月18日)
    
    我的朋友郭飞熊失踪了. 刚开始的那两天, 我也没有在意, 因为在这片邪恶势力统治的土地上, 象郭飞熊那样追求个人尊严,关心公共事务的朋友, 是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失踪的, 在那股邪恶势力得到驯化之前, 人们对此保持心理上的一种准备甚至是必须的. 5.1长假期间,给郭飞熊打了几通电话, 但是他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 不过我内心还是保持一种善意的期待, 也许郭飞熊已经恢复自由了,只不过因为技术性原因, 联系不上而已. 但是今天已经是5月9日, 长假已经结束, 询问了几个朋友, 大家依旧没有郭飞熊先生的音讯. 某些邪恶势力一再挑战人们的善意和忍耐力, 这让人愤怒, 不过我不为郭飞熊先生担心.
     (博讯 boxun.com)

    
    我不为郭飞熊先生担心是基于我对他的了解. 我跟郭飞熊交往并不算多, 只是机缘凑巧, 我们在2003年的某个夏日, 在南方的一坐城市, 曾经畅谈过一翻. 在那次短暂的面谈中, 郭飞熊的温和理性让人印象特别深刻. 他说话声音不高, 但是言辞之间却有分外的从容和自信, 他关注的视野非常广泛, 从公民个案维权对于国家之间的战略互动, 他都能用严谨的逻辑语言来清晰的表述, 他对于中国未来民主化的思考也有很多独到的角度, 让我受益非浅. 跟很多朋友的激动不一样, 这些宏大话题通过郭飞熊叙述出来, 就成了非常平常的, 非常技术性的东西, 破除专制建立民主也就不是那么神秘而是变得可以具体操作的社会进程; 虽然不是他说的所有东西都能说服我, 他理念当中的一些国家主义倾向与我自己的信念是有距离的, 但是他的那份从容不迫和自信却是相当有感染力的, 他的阐述让人感到一种知识的威力. . 这也许正显示了他后来文字中说的: 学习并享受“重压之下的优雅". 有对中国社会演进的多年思考形成的知识优势, 有这么一份成熟的心态下激发的道义力量, 我相信, 那股表面强大的邪恶势力在郭飞熊面前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丑, 一群小丑能把郭飞熊先生怎么样?!
    
    
    我不为郭飞熊先生担心是因为我知道他实在没有做什么触犯法律的事情. 在这个国度, 法律是专政的工具, 法律经常被权力强奸, 但是毕竟时代不同了, 一个曾经赤裸裸践踏公民权利的极权体制已经知道如何巧妙的用法律来遮羞. 只要当局还有拿法律遮羞的意愿, 我就相信郭飞熊先生可以骄傲的站在法律面前蔑视那些限制他自由的群丑. 郭飞熊都干了些什么呢? 是的, 他写了很多文章, 是的,他在北京组织了一次网友参加的学术讨论会---其实只是半次, 因为受到有关方面的关照了; 是的,他发起了一个呼吁信, 强调维护保钓组织的权利. 是的, 他递交了一份游行申请, 他希望在5月4日"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发扬五四爱国民主传统,表达中国人的力量,反日入常,并敦促日本认真反省与忏悔战争罪行,推动世界和平"; 也许这些都不为当局所喜欢, 甚至遭到某些部门的记恨, 但是亲爱的某些部门, 你们哪个敢站出来说这些行为是违法法律的? 是哪一条法律?
    一个按照法律规定递交游行申请实践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的公民怎么就忽然失踪了呢? ! 我想肯定是有些人员或者机构肆意践踏法律, 无端剥夺公民的自由和宪法权利. 在此敦促那些相关人员尽快向司法检察机关早日投案自首, 以争取宽大处理.
    
    我不为郭飞熊担心还基于一个更重要的信念, 那就是我相信不但郭飞熊比他的对手强, 郭飞熊代表的力量比他的对手所代表的力量更强. 郭飞熊追求的" 推动中国和平转型,走向宪政民主" 是越来越多追求自由追求民主的人们的共识, 是一股坦荡荡的潮流,它的分量每天都在增加. 而他的对手所代表的却是一个跟人性过不去, 跟人心为敌的体制, 它的逻辑是控制一切, 但是它却发现对手每天都在增加, 它每天都在失血,末世心态会导致它行止无措, 愚不可及. 最近对民族主义的煽动利用, 既而暴力遏制, 对象郭飞熊, 范亚峰这样行使正当权利的公民个体的粗暴对待都是它的愚蠢的再次大暴露. 在民主到来的前夜, 郭飞熊先生暂时失去了自由,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获得的是荣誉和正气, 人们将在郭飞熊先生恢复自由的时候, 向他祝贺! 在极权体制崩溃的前夜, 有关部门再次快意于"恐怖稳定"下的血腥滋味, 他们失去的是人们最后的认同, 他们用自己的愚蠢埋葬了明天政治生态中他们可能的位置. 在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没世心态笼罩下, 他们还将作出多少愚蠢的举动? 我真的为他们担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