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黄伟龙:9月16日太石村选举亲历记
(博讯2005年9月17日)
    


黄伟龙:9月16日太石村选举亲历记
     (博讯 boxun.com)

    9月16日早上,从网上得知番禺区鱼锅头镇太石村当日有选举活动,匆匆从广州启程,约11点30分左右到达太石村,在通往选举地太石小学的路口集结着大批穿着制服的警员(城管人员),谨慎起见,我决定先参观一下太石村。
     原来,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村庄。在村子的外围,遍布着充满现代气息的工厂商店酒楼饭馆,而进入到村子里面,又是另一番景象:白色的楼房,树木掩映,蕉林、菜地-------一派田园风光,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一个现代的工商业世界和一个传统的农业世界,不怎么协调地结合在一起。
     转到太石村委会办公大楼,只见大门紧锁,空无一人,门内堆放着一箱箱矿泉水,门口有些凌乱,歪歪斜斜地张贴着几张镇政府的选举公告和公安局的告示。
     11 点45分左右到达选举地太石小学,没人拦阻,只见操场上聚集着四五百村民和大约同样数量的镇政府工作人员、警员、城管人员、治安队员。一条红色横幅标着 “太石村罢免第三届村委会主任选举委员会投票选举大会”,原来是有关选举委员会成员的选举,不是村委会主任的选举。据说,本次选举由区民政局主持,采用一户一票的投票方式,选民可以从已公布名单的7位候选人中选择,也可以另选他人。这时投票已接近尾声,选举场面较为平静,还算正常吧。
     刚好碰到正在现场拍摄的中山大学中文系艾晓明教授,得知著名学者吕邦列被警方抓走。有村民告知,吕先生是在10点多钟在现场观看选举时被抓的,警方的抓捕行动,当场引起村民的抗议和冲突,事件中吕先生被扭伤了手,也有一村民被打伤。据说,吕先生出示了人大代表证,警方好像不予理会。
     12点左右,主持人公布投票情况:总票数581张,实际回收464张,有117张无人填写的票,当场被作废。原定上午结束的选举看来要延长到下午,果然,主持人公布完投票情况后即宣布中午休会,到下午1点半再继续。
     13点30分准时开始,在学生们的朗朗书声中,在灿烂的阳光下选举继续,不过,会场已从操场转到芒果树下,主持人首先宣布:“本次选举13个票箱,共收回选票464张,超过本村法定总票数的2/3,符合法律规定,本次选举有效。”
    跟着是验票程序。经过监票员和计票员确认,并经主持人宣布:最终有效票462张,无效票2张(其中1张弃权)。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点票环节。每个候选人的得票情况经工作人员宣读后写在墙壁的纸板上。我大致数了一下,竟然有100多个候选人。点票工作开始不久,吴志雄、冯健城、冼勇光、冯桂根、冯建明、冯志权和陈银萍7位候选人的得票数就明显占优,并一路领跑。
    这7 位得票数遥遥领先的候选人是些什么人呢?经向现场的村民确认,都是普通村民,没有一个是村干部。据村民介绍,吴志雄是个30出头的年轻人,退伍军人,“一个好战士”;陈银萍,也是30来岁,一个教师的妻子,一个孩子的母亲,“文化很高”;冯桂根40岁左右,是个卖甘蔗和水果的小生意人,其他几位也都是30 至40岁的平民百姓,有的在家耕田(务农)有的入厂打工或摩托车搭客。村民们说,他们都是信得过的人。
    吴志雄们的领先会不会是因为事前拉票和串通?对我的疑问,村民明确表示不可能,因为选举来得太突然了,9月15日下午4点多才接到通知,第二天早上9点就开始投票,根本没有时间拉票,有一些还在外地的村民甚至无法赶回来投票。
    直到傍晚18点45分才完成选票的统计工作,主持人公布票数最多的前7位候选人的得票情况,如下:
    一、 吴志雄270票
    二、 冯志权267票
    三、 陈银萍265票
    四、 冯建明262票
    五、 冼勇光256票
    六、 冯健城254票
    七、 冯桂根251票
    18点48分,主持人正式宣布上述七位候选人当选。对此选举结果,现场的村民普遍喜形于色,政府的工作人员亦大都表现平静。18点50分,持续了8个半小时的选举终于结束。
    引人注目的是,在选举前已经公告名单并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官方“钦定”的7位候选人,全部落选,他们大多是村干部和党员,其中票数最高的一位黄姓候选人获得129票,排在第八位;而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陈进生仅获得17票。
    尽管多位参与罢免活动的积极份子被抓,选举又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开始,选举结果却以村民的大获全胜告终。选举结果多少有些令人意外。不过,如果在现场听听村民们对村干部的议论,什么“贪官污吏”、“腐败”、“欺骗群众”,什么“黑社会”“衰过日本仔”和“希望选个包青天”等等,就不会对结果太过意外了。
    从太石看中国,一个失去民心的政权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我想起故乡——粤西一个山村,哪些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榕树,如果根部腐烂或被蛀空,便会在某天轰然倒塌。或者是我这个杞人乱忧天了。
    9月16日太石村的选举,对当地村民而言,看来是一场轻松愉快的胜利,对中国民主的发展来说,究竟是宣告黎明到来的第一缕曙光,还是一场艰难博弈的开始?老实说,我不知道答案。而中国社科院的范亚峰博士则相信,太石就是咱们的“小岗”!
    
    
    广州市民 黄伟龙
    
    记于9月17日凌晨/改于清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