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近期逆转事件
(博讯2005年9月17日)
    
    
     (博讯 boxun.com)

    
    
    


温克坚
    
    
    太石村事件一路演变下来,让我们目睹并见证了在中国,一些最简单的权利诉求如罢免村官,查核帐目可以以多么不可思议的方式展开,从以下抄录的官方话语中我们还可以感受到地方官员那些扭曲的嘴脸.
     
    
    
    9月15日番禺日报发表了"依法办事 从我做起"的社论,说最近,发生在太石村非法集结、围堵村委会的事情给我们的启发是,对“依法办事”的落实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只有人人自觉遵守法律法规,用法律法规约束自己的行为,才能促进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又说"这本来是一起普通的村民上访事件,但由于一些不法分子的介入,使得事件变得复杂起来."
    在官方的太石村近期情况通报会上说"    
       "过去一个多月以来,鱼窝头镇太石村个别村民因征地纠纷问题,多次越级上访,并煽动部分村民不按法律程序,连续到村办公大楼静坐示威,拉横幅标语非法集会,要求罢免村主任,造成村部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9月12日,番禺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清场行动。在清场行动中,执法人员依法依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村民的过激行为导致了几名民警受伤."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通告中说道
    "...广大村民要相信党和政府,不要受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挑拨蒙蔽和利用..."
    "...公安机关严厉警告:所有涉嫌组织、操控、聚众闹事妨碍公务、扰乱社会和公共秩序的违法人员必须立即停止二切犯罪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坦白交代违法实事,争取从宽处理。凡拒不案自首或继续作案的,公安机关将坚决缉捕归案,依法从重惩处...."
    
    
      
    
    好在今天的中国,并不只有象番禺日报这些喉舌会发出声音,公安分局色厉内荏的威吓只能暴露他们有多心虚. 一些有良知的专家学者和成千上万的网友一样也都在关注着太石村,并愿意发出独立的声音.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的公开信让我们感受到道义担当的力量,我们期待着温总理作出适当的回应.以下记录的是另外一些知名学者对于这个事件的一些评论,我们希望番禺当地官员不要继续闭目塞听,别让番禺日报的言论把你们自己都给蒙了. 
      
    
    茅于轼老先生说他知道这个事件,但是由于视力问题,他无法长时间网络阅读,因此对于细节不很了解.但是他知道村民要求罢免村官,当地民政部门核实签名等.关于9.12暴力事件,也有朋友曾经告诉过他,他说现在地方政府动不动就出动警察抓人,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类似的现象在全国其他地方也都有,并且还不少, 他就听说过不少.发生这种现象的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把政府和老百姓的位置给颠倒了,政府官员们总把自己定位为比较高, 是领导者,是来管理和领导人民的.但是事实上, 政府是干什么的? 一个现代国家,政府是老百姓,准确的说是纳税人出钱养起来,为公众服务的.政府的权力是老百姓授予的,而不是政府给予老百姓权利.这个根本的概念要搞清楚,很多官员,包括高级官员都没有搞清楚这个概念. 央文件从来不提纳税人这个概念,故意模糊纳税人的权利.经常说执政为民,但是首先要搞清楚你执政的权力是哪里来的.在任何民主国家,这都是基本常识,而在中国这样的转型国家,我们的政府官员要逐步认识这个道理,这样才能化解冲突,那样才能真正为民服务.一些地方官员动不动抓人的作法会激化矛盾,必须予以制止.
    
    著名政治学者刘军宁先生也一直在关注着这个事件的进展. 他说,从太石村事件来看, 村民的核心诉求其实相当有限,那就是依法罢免村官, 然后进行帐务审计, 并不触动政治制度的根本,那么为什么一个小小的诉求都这么困难,经历这么多变故?症结在哪里?症结其实还在政治制度,在这样一个政治制度下,政治秩序是由上至下建立的,权力是单向度的,只能由上至下行使。来自最底层的,从下而上的权利诉求,不管多么卑微,都会遭受上层权力的压制. 
    我特意提到, 从番禺日报和当地公安分局的通告来看, 当地权势阶层似乎满脑子阶级斗争思维, 正应对了那句话, 老百姓总是不明真相的,少数人总是别有用心的?
    刘军宁先生的评论是, 阶级斗争思维符合现行宪法。宪法规定中国的国体是人民民主专政。这意味着中国是一个专政的政权.
    刘军宁先生提到,  联系到不久前发生的浙江东阳画水事件, 河北定州事件, 一个共同的特征是公权力在应对公民权利诉求的时候, 表现出了令人震惊的麻木, 专横和傲慢, 以至一些本来可以通过正常法律渠道解决的事件都演变为群体性冲突,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应?简单的回答就是这种反应是制度性的反应。除非在制度层面发生变革,否则反应的方式不会发生变革。太石村事件再次印证了这种反应的制度性特征.
    
    
    浙江大学章剑生教授因为最近忙于学校开学,对太石村事了解有限.对于9.12事件不方便作确切评价.但是他强调,我们国家的事实是,行政权力一权独大,而随着法治化进程,任何权力尤其是行政权力必须受到严格约束.地方政府在大规模动用警力的时候,需受到严格的程序约束,需要特别的审慎.在太石村事件中,政府使用暴力清场的必要条件是当地出现了大的骚乱,基本的社会秩序受到威胁,否则政府大规模使用警力就是值得质疑的.即便真的出现骚乱,在现代法治国家,行政机关也并非天然有权宣布的.这个权力往往属于代议机关.政府也必须就使用暴力的政治后果对代议机关负责. 
    章教授本人对前一段时间的发生在浙江的东阳画水冲突,新昌制药厂污染冲突等事件记忆犹新,他说在他看来, 这些群体性事件发生的根子是政府部门的政绩冲动和民众的利益诉求的冲突. 这么多年以来,各个层次官员都讲经济发展,讲GDP增长,而这个跟他们个人政治前途是息息相关的,但是经济发展的外部性,比如环境污染等成本却由一些普通的民众来民承担.这是不公平的.当然深究下去,其实跟整个政治体制有关,比如政府的定位问题, 政府到底是干吗的?是提供公共服务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高层显然已经注意到这种冲突,科学发展观的提出也许是对政府不当定位的调整吧.
    章教授也对现在某些地方官员的思维定势提出批评,他说不要片面强调稳定,更不要以为只有听话才是好公民,不听话就是闹事,就是危害稳定.公共权力和公民权利产生冲突,可以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解决.动不动就提到政治高度,使用暴力压制来达到"稳定".是地方官员不懂政治,违背高层领导提出建立和谐社会的执政路径.  
      
    南京大学的顾肃教授通过网络了解太石村事件大概,但是因为刚好在外地出差,一时无法评论这个事件的最新进展,但是他说会抽时间尽快发表意见. 
    
    
    (待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