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斌余案:精英论调当止,枪下留人为要
(博讯2005年9月14日)
    
    


提交者:在路上 发布时间:2005-9-13 23:20:53
    
    
    
    当王斌余案在网上和平面媒体讨论得热火朝天之时,我对此还是一无所知;直到有朋友提醒说,这已经成为一个公共事件,而且人命关天的时候,我才对此略有耳闻。但是当我看到《新京报》9月12日署名为修仰峰《暴力不该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一文时,我深为不少类似论调所愤怒。
    该文认为,“王斌余一案有三个层面的东西应得到明确的回答:一,王斌余是否有罪;二,王斌余应接受何种处罚;三,以王斌余一案为鉴,社会需作出怎样的反思与补缺补漏,以防止类似悲剧的上演。这三个层面环环相扣,逐一递进,换句话说,只有建立在承认一、二层面事实基础上的探讨才有意义,才可能催生建设性意见。”
    在我看来,即使在一个法治昌明的社会,这样的论调也称不上富有理性和建设性;至于在当下中国,类似论调更是高估了社会法治发展的水平,对现实问题的解决颇富迷惑性,是缺少在场感的隔靴搔痒,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个人是否有罪以及应当接受何种处罚,首先是司法机关的事情;在最终生效判决做出之前,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对该犯罪嫌疑人做出有罪判决。而通观全文可以发现,作者想说而没有明说的是,之所以要让社会反思,首先就承认了第一和第二层面的事实,即该犯罪嫌疑人是罪犯,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有罪推定。实际结果是什么呢?很有可能是将王斌余往死刑场上推,在其死后再进行所谓“社会反思”。
    退一步说,即便犯罪嫌疑人真的是罪犯,那么,对类似社会反思的论调也要保持足够的警惕。社会是什么?社会是由每个个体通过一定的方式有机联系的整体,是个体的有机集合。社会反思的前提是是社会责任的明确化。不能明确社会责任之于个体成员的意义,社会就永远是推卸责任的挡箭牌,真正的社会反思将无法展开,类似的悲剧也将无法避免。
    因此,我们必须追问:你我这样的一般公民在类似社会现象中应该承担什么社会责任?文章表达者在发表涉及该案的议论时,其社会责任又是什么?“肉食者”又应该为此承担什么社会责任?只有这样才能生发每一个理性公民的反思,尤其重要的是决策者的反思。
    历史上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人为的劫难,从而导致死人如麻;不少良知知识分子也纷纷呼吁要进行反思和忏悔。但问题是,如果决策者的反思和忏悔只是敷衍民意,如果每一个公民的反思和忏悔缺少当下语态的在场感,缺少真正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我们赖以防止悲剧重演的制度建设就缺少与当下生活交接的必要的柔性基础,从而使得我们的法治建设和社会发展与“现代化”设想“形似而神非”,导致“播下龙种,收获跳蚤”的尴尬。
    历史上数不清的冤假错案发生后,不是说要进行反思吗?近些年来的佘祥林案、滕兴善案、胥敬祥案等一系列有影响的案件发生后,不是说要进行反思吗?但是所谓“社会反思”的结果如何呢?明眼人心知肚明!症结何在?是因为没有真正厘清“极权社会的个体责任”,从而进行了走过场式的假反思!
    所以在这种论调的背后,我看到有一双手,似乎正在把王斌余往死路上推,似乎只有将王斌余置于死地,才能维护所谓法治的尊严和权威;似乎只有将王斌余置于死地,才能进行所谓的社会反思——我们已经死过了N多的人,再多一次又有何妨?——对这样的论调,理性公民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
    真正的社会反思是必要的,但在我看来,这样的社会反思首先未必是以人命为代价。否则,以人命为代价的社会反思也太残忍、太反人道,而且历史已经反复证明未必见效。在法治的权威性与人命的衡量中,我认为,如果王斌余罪不至死固然是好,如果判决王斌余死刑,我们是否也可以在现有法律框架内给他一条生路——毕竟,我国刑法中有特赦的规定;毕竟,王斌余也是整个社会的受害者——正如学者萧瀚所言:王斌余过着非人的生活,连自己劳动应得的一点小钱也无法在我们这个社会中得到保障,居然需要以杀人的方式去维护自己最最底线的权利,这个社会到底已经病成什么样子了?毕竟,我们每个人对王斌余以及类似现象都负有道义上的社会责任。经过法定特赦程序给王斌余一条生路,既能保持法治权威性,又能尽量减少社会代价,也是我们为自己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更能输导群情激愤的民意——为什么不能试一试呢?
    所以,即使杀了王斌余,也并不必然使法治的权威性更加牢固,也并不必然引导一场社会的集体反思和忏悔,也不必然有利于社会问题的解决,也不必然就是符合公平和正义。但必然的是,人命又少了一条;而人命的少掉,从很大意义上说,我们是有责任的——我们都是刽子手。
    既然如此,结论就很清楚了:精英论调当止,枪下留人为要。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