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八千失地农民为维护万亩良田的权益而奋起抗争
(博讯2005年9月14日)
    
    
     (博讯 boxun.com)



----广东佛山南海三山岛非法征地的法律探究(之一)
    
    


俞梅荪 周厚文 吴之翰
    
    
     佛山市南海区位于珠江三角洲,毗连广州,邻近港澳,是广东省的商贸黄金地段;三山岛地处南海区,那里土地肥沃,粮食高产,盛产香蕉和名贵花卉树木、水产品和用于出口的草皮等,连年大量创汇和交税,是美丽富饶的鱼米之乡,可谓寸土寸金之地。2005年5月以来,官方警方武力夺地与农民激烈冲突,愈演愈烈,如火如荼。
    
    
     十三年来遭侵权损失惨重
    
    
     1992 年3月,南海市国土局与三山岛8个村的村长背着8000村民而签订了《预征协议》,征地12余平方公里,其中良田1万余亩。从此,这里再也不得安宁,土地不断遭蚕食。南海市国土局为向上级部门骗取合法的土地使用证,先强行夺地填土施工,然后化整为零的分头上报审批,极尽欺上瞒下,胡作非为,弄虚作假之能事。13年来,当局的违法填土而造成抛荒至今的良田达3000多亩,致使广大村民的损失巨大却又求告无门。
    
     2004年,南海区国土局大规模地实施《预征协议》而要求村民全面交出土地,广大村民大为震惊而开始维权。2005年春,村民们冲破种种阻力,终于拿到1992年签定的《预征协议》,和1998年又进一步签定的《调整土地协议》,并将其公知于众而引起村民哗然。
    
     2005 年3月26日,官员们带着工程队来强行填土占地,村民要求其出示政府合法的征地批文而未果,几百村民阻止其施工而坚持抵抗数日。由村民们推举而新当选的一些村干部开始依法维权,村民代表们分别上访省市政府、人大、检察、公安、土地等部门,均无结果。佛山市紧锣密鼓地召开招商引资会,急需大量土地来吸引商人。5月份以来,桂城街道广大村民为制止强行夺地施工而奋起抗争,与警方冲突日趋激烈,如火如荼。
    
     6月15日,佛山市委常委兼南海区委书记刘海在“全区保持共产党员先进行性教育活动总结大会”指出:“要造成一个强势政府来抓紧时间完成任务。桂城街道党工委在公安、国土、法院、检察院等部门配合下,依法解决了“征地”和“钉子户”这两个老大难问题,显示出政府依法办事的权威,体现了政府的公信力。”随后,官方和警方集中力量,加大强制夺地的力度。桂城街道办事处党委第一副书记吴兆秋说:“征地就是一场战争。”党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官员是人民的勤务员是公仆,怎能对所辖手无寸铁的村民、选民、纳税人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土地争夺战呢!也不知这究竟是哪家的政府!
    
    
     四个月来村民浴血抗争
    
    
     5 月31日,南海区政府出动警车127辆和钩机、消防车、推土机等共200辆,及各种警务甚至涉黑人员4000多人,对农田强行填土作业,殴打、捆绑、拘捕反抗的村民。该村400多亩香蕉、名贵花木、鱼塘等被夷为平地,村民损失800多万元。警方还出动两辆电讯干扰车,使村民们与外界的电话联系全部中断。之后,每天有百余村民守卫在土地上。
    
     7月1日,村民再次阻止大规模的强行填土施工,4位村民被警方拘捕,在村民集体的压力下释放。
    
     7 月2日,由于镇政府限令两天之内如不迁走地面的作物将被填。村民们被迫冒着倾盆大雨搬家。另有不少村民手持“依法还我耕地”等标语抗议。来自美国耶鲁大学的青年学者戈曼深受感动而前去现场拍摄,结果被警方拘捕。两千村民闻讯聚集在三山派出所,要求放人,警方出动30多辆警车和600多警察,对村民大打出手。在派出所门口的农妇萧顺甜被警棍击中头部而带进派出所,被出具《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传唤证》【佛公南(治)行传(2005)第47023号】:“你因涉嫌扰乱工作秩序,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34条,限你于7月2日18时30分到派出所接受迅问。传唤持续时间24小时。”在广州美国领事馆的强烈干预下,晚上7 时,戈曼被释放。回想1936年31岁的美国记者斯诺冒着白色恐怖到延安采访毛泽东,尚未曾被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当局拘捕。当晚,香港多家电视台对三山村民维权的热线报道,刚露头就被当地切断屏蔽,海外10多家大报社作热点报道。当晚11时,萧顺甜被移送南海区公安分局关押。(图1,传唤证)
    
     7月3日,海外媒体的报道给当局造成很大压力,他们对村民严加监控,加紧了填土施工,七八十辆工程车日夜作业,试图造成既成事实。施工后的土地遭彻底毁坏而不能复耕。便衣警察驾车围追北京来的两位学者,他们躲在猪圈,经长时间周旋而脱身。
    
     这天,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对关押的萧顺甜发出《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佛公南(治)决字(2005)第22724号】:“现查明萧顺甜于7月2日下午 18时许聚众到三山派出所闹事,严重扰乱了三山派出所的工作秩序。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19条,决定给予萧顺甜行政拘留15日处罚。注:被处罚人是文盲不会签名只按指纹。”(图2,行政处罚决定书)
    
     7月5日晚上6时,三山岛村民两三千人再次聚众抗议,具有同样命运的其他各村的民众从四面八方赶来声援,数千人在施工现场静坐抗议而使施工中断,黑帮人员前来围攻和恐吓,黑恶势力竟然出面为政府摆平民愤。这天,被拘留农妇萧顺甜的丈夫和13和14岁的两个儿女跪在派出所门口,要求释放其母而无人理睬,他们长时间跪在烈日下而昏倒在地,由村民送去医院抢救,其母仍无任何消息。
    
     7月6日,村民们再次向南海区国土局递交上访信函,要求解释征地问题。依照新的信访条例,有关部门有义务在15天内答复,他们翘首以待。
    
     后来的几天,经常有直升飞机在将要被夺地施工的土地上长时间低空盘旋,使村民惊恐不已。有8个警察悄然来到北京,搜索上访村民和帮助其维权的北京学者。
    
     7 月23日中午,佛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约20个警察,在广州市天河龙洞酒店扣留帮助农民维权的北京学者侯文卓达5小时。警方没有出示搜查证、拘传证等,也说不出侯文卓有何违法行为,就对侯文卓搜身、拍照、录像、录音、笔录等。警方搜走有关农民维权的材料且不给任何收据,还把其电脑U盘里的全部资料拷贝以后,又把U盘格式化而销毁其全部资料;其手写笔记纸本被全部复印;其手机的号码被全部抄录,从中查找与其联系的村民代表。国保支队范贵三队长对侯文卓说,如果三山发生大规模的农民维权行动就是侯文卓一手搞起来的。他警告侯文卓不得参与农民维权,不然将面临多年的牢狱危险。
    
     7月25日,区政府行政执法局李局长等10多个执法人员及行政执法车和多辆施工车,前来强行施工,不少村民冒着38度以上高温,躺在地上阻挡,400余男女老幼与之对峙一整天。晚上,聚集了千余村民,开来400余警察上前驱赶,双方互相猛投石块,有的互殴对打起来,一些村民被打成重伤。这是村民的首次对警方还手。维权带头人陈汉强等被拘捕,上万村民追至平洲派出所抗议,直至晚上11时,陈汉强被释放。之后,非法施工终于暂时停了下来。
    
     7月26日早晨,由于警方日前搜查侯文卓时得到另一位帮助村民维权的青年学者郭飞雄的手机号码,警方在监听中得知郭飞雄要去广州火车东站而事先埋伏,结果被机智勇敢的郭飞雄走脱。脱险后的郭飞雄在网上发贴表示:“如果我为维权抗争的农民在网络上报道而被抓,是光荣的。”他提醒佛山警方:“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把报道农民抗争的渠道告诉你们,农民的电话号码,我一个都没有,即使有,我也随时删除,以免被你们查获。无论你们如何威胁利诱,我都不会放弃报道农民抗争。警方必须放下屠刀才是唯一出路。如果你们滥用专政手段镇压人民群众,必将酿成巨大祸端,国人不会饶恕你们,中央政府不会饶恕你们,到时候就不仅仅是追究你们镇压的责任了,请你们悬崖绝壁。我已做好落入佛山警方黑手的准备。我相信,愿意帮助南海农民维权的学者、作家或社会人士并非我一人。我希望致力推动宪政民主与人权法治进程的朋友们勇敢地站出来,南下广东,参与底层民众合法维权的浩荡事业中去。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能够象文天祥《正气歌》中提及的齐国的太史们那样,秉笔直书,一个倒下了,另一个接着上,永远不要被黑暗势力所吓倒。于7月26日下午”
    
    
     官方重申征地合法与限期交地
    
    
     8月初,桂城街道拆迁办公室在街上贴出《追收土地通知》如下:
    
    各租户:
     因三山物流园区建设需要,急需收回土地。请各耕户于8月18日以前自行搬迁全部的地上附着物和农作物。逾期不搬迁者,作自行放弃处理。有关搬迁补偿的详细情况,请与桂城拆迁办公室(电话:86795808)联系咨询。特此通知。
     桂城街道拆迁办公室
     2005年8月3日
    (注:各租户是指村民,由于土地在13年以前已被“征用”,如今村民则成了“租户”)
    
     桂城电视台每晚播出佛山市国土局南海分局关于《南海三山岛的征地合法有效》的公告如下:
    
     1、征地手续完备、程序合法。1992年由原南海市人民政府预征的三山岛土地,并已支付全部征地补偿款后,1992至1997年经广东省国土厅批准南海市人民政府,将预征的土地正式征用并收为国有。由于土地是1999年1月以前征的,完全符合当时的土地管理的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不需要按照1999年以后的法律、法规来办理征地手续。现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以征地不符合1999年起实施的新的土地管理法规为由,否定当时征地的合法性是无理取闹。(注:当时是南海市政府,现为佛山市南海区)。
    
     2、村民不搬迁将承担法律责任。三山岛的土地征为国有后,南海区土地储备中心代表区政府依法对征地进行储备,是该土地的合法管理者。在对土地进行开发建设之前,土地储备中心将土地租赁给村民耕种,土地租赁合同约定,因开发建设的需要,只需提前一个月通知,就可以随时收回土地,不需要对村民进行补偿,村民应该无条件地按时把土地交回土地储备中心。现在,土地储备中心早已向广大村民发出收回土地的通知,但是村民却没有按照通知要求,及时搬迁并交出土地是违约和违法行为,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村民在佛山市国土局南海分局的这个公告上写着“放狗屁”。(图3,公告)
    
     这两个《告示》要求村民在8月18日以前搬迁而交出土地,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而受到惩处。官方的强硬态度激起了民愤。
    
     8 月7日以来,村民们每天都到所属的东区和中区两个居委会,其领导人协助村民阻止桂城街道拆迁办公室支持填土行为。但是,东区居委会书记邵永钊、主任陈永超总是互相推托而未果。8月9日,村民们再次来居委会强烈要求,这两位领导要村民们明天再来讨论问题。次日上午,村民们又来了,但这两位领导却不见踪影。东区居委会副书记梁智彬很蛮横,对此不作解释,村民们很气愤,与他辩论起来。他说:“中国是没有人权的国家,你们要人权就到美国去告状,你们注定要被剥削的。”村民们愤怒了,有的要打他,而被其他村民拉开,不少妇女追着骂他。他躲进保安室,村民要他写检讨才能出来。中午12时,村民给他吃午饭。下午2时,他对村民们说:“如果我写检讨就会丢饭碗,请大家原谅。”他向村民们赔礼道歉。村民见他承认错误,也就没有坚持要其写检讨而原谅他,村民们就离去了。
    
     8 月11日,村民们到东区居委会交涉,领导们都不敢露面。村民们又到中区居委会,其主任陈佩贤要驾摩托车溜走而被村民拉住。陈佩贤说:“不要打我。”村民说:“不是要打你,是要你们好好处理土地问题。”之后,居委会主任陈佩贤等负责人和几十位村民开会讨论。陈佩贤说:“关于土地问题,我们领导很关心,也和上级部门谈过,但上级认为征地是合法有效的,无论如何一定要收回土地。”村民们要求其向上级部门提出质询:“1、1992年上级部门依照国家土地管理法的哪一条规定,预征土地的?请出示批文!即使有合法批文但却因多年未开发,也应依法归还土地。2.南海国土局的土地储备中心是根据土地管理法的哪一条规定而成立的?3.储备中心要把土地储备到何年何月何时?4.1992年预征土地的协议没有经过司法机关公证是否生效?假如生效,《协议》中承诺分配给各村每人每月14公斤大米为什么没有履行?预征土地协议的补偿费是按1992年的标准为基数而每推后一年收土地则递增10%计算补偿费的,怎么没有履行?5.在双方土地纠纷未解决之前,为什么动用庞大的警力以权代法,暴力镇压广大村民?等等。”村民们强烈要求区国土局负责人向全体村民解释清楚。在陈佩贤等答应当天下午就向上级汇报之后,会议结束。后来就没有消息了。(图4,村民编写张贴的宣传材料)
    
    
     村民钉棺材誓死抗争
    
    
     8月13日,村民们从佛山市国土局南海分局弄出“国际物流园规划图”,2062户村民从中得知将全部拆迁而群情激愤,村民们质问区国土局,其官员却说此图是假的,极力否认有此图此事。(图5,国际物流园规划图)
    
     8 月16日,村民们为应战由区政府和警方以及大老板们将于8月19至28日用武力大规模强行拆迁夺地和填土施工的联合行动,他们钉了两口红色的特大棺材,侧面各写着“寿”和“福”,正面分别写着“用血用生命保护土地”、“严禁非法填土”。他们把棺材放置在被强行施工的土地路口,挡住了前来施工的大卡车队,周围大片的农作物和土地已被毁坏。村民们誓死保卫土地的悲壮之举惊动官员和警方立即前来察看,8月19日的大规模武力行动尚未实施。(图6,棺材挡住施工车队)
    
    
     区人大对上访者踢皮球
    
    
     8 月26日,村民代表邵耀祥、崔永发、罗基伦到南海区人大上访,交了上访材料后,当场得到南海区人大办公室信访处理函(南人信2005,163号):“根据《信访条例》关于‘分级负责,归口办理’的信访工作原则,你的来信(访)已转区国土局办理,请直接与该单位联系。” (图7,信访处理函)
    
     此公函只需是在事先准备好的标准文本上填写照转单位“国土局”而成。人大信访处当场就把球踢到国土局,实际上是踢回村民,这使满怀希望的上访者(选民)大失所望。看来,南海区人民代表大会这一当地最高权力机关的信访处,只不过是收发室与传声筒而已。
    
    
     公安局以文明执勤为由驳回挨打者控告
    
    
     在警方武力夺地中被打伤的村民陈远根,向南海公安分局控告被受理:
    
     公安机关受理信访事项告知单(图8)
    陈远根:
     你于2005年6月15日反映的在三山征地过程中,部分民警野蛮执法的问题,我们已经受理,将于60日内向你反馈结果,请耐心等待。
     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信访专用章20050621
    
     陈远根眼巴巴地“耐心等待”了50天,终于收到了《答复意见书》如下:
    
     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图9)
    陈远根:
     你于2005年6月21日反映的三山征地公安民警野蛮执法的问题。经调查,现答复如下:参加执勤的民警是严格依法文明执勤,并没有野蛮执法的行为。
     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信访专用章
     20050809
    
     明明是武力夺地而把人打伤了,而且公安局还受理了,但却在50天后,以“严格依法文明执勤”而驳回,呜乎哀哉!
    
    
     法制宣传组借法恐吓
    
    
     6 月以来,为了配合警方武力夺地的大规模行动,南海区三山法制宣传工作小组编写了所谓《法制知识问答》的宣传材料,到处张贴和散发。这个宣传材料罗列了《信访条例》、《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的各种“不得有的哪些犯罪行为”,与村民的维权抗争行为混为一谈。村民在这个材料上写着“恐吓”两字。明明是维护人民利益的法律,却被颠倒使用而成其为打压农民维权的法律依据。如此这般,则可对维权村民随意上纲上线而拘捕,劳教劳改。以法说案如下:
    
     1999年5月,400多名村民因征地问题而对村委会产生意见与镇政府交涉,为首的周景样等4人分别被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而判刑7年半等,至今尚未刑满。
    
     2000年3月,大沥村的不少村民认为村干部存在经济问题,他们集体上访大沥街道办事处。为首的黄卓联等被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而判刑5年。
    
     1993年2月,大沥凤西村200多村民因村长有经济问题而上访省政府。为首的曹注佳等4人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分别判刑4年、3年、2年。(图10,法制知识问答)
    
     官方以案例来杀鸡敬猴,震慑广大村民。但如今,求生存的村民在挨打时开始敢于向警方还手,并已发展成数千村民奋不顾身地浴血抗争,其规模和影响要比这3个案例大得10至几十倍,可谓波澜壮阔,如此“依法”将有不少村民被判重刑,将成为民族的悲哀。
    
     司法人员“依法”打压村民而破坏法治,广大村民却依法上访和誓死保卫家园而勇敢捍卫法治,双方的角色倒置,成了一场荒诞而没完没了且恶性循环的法治悲剧。
    
     9月5日,胡锦涛在世界法律大会指出:“要推进依法行政,落实司法为民的要求,充分发挥法治在促进和保障社会和谐方面的重要作用。”
    
    
     民政局的低保和社会救助
    
    
     6月以来,为配合夺地行动,佛山市南海区民政局广泛张贴和散发《关心群众冷暖疾苦-落实社会救助措施》的宣传材料,以示政府对村民如何及时给予物质帮助,摘要如下:
    
     “本地在经济发展中出现失地农民生活困难,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而实施最低生活保障救助,形成比较完善的社会救助体系如下:1.实施城乡同步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对低于年人均3420元的困难对象发放低保救济金,已发放164人;2.落实五保户供养制度,对每人每月供给400元,已发放7人,等等共6项措施。2003年以来,惠及中区、东区两个村209人次,资助达53.2万元。这些事实说明,人民政府与人民群众是息息相连的。”
    
     根据这些数字分析,两年多里已有两村209人次共得到53.2万元,平均每人(次)2600元;其中一年为1300元,平均每月每人(次)100元。如按每村100人计,8个村则有800人受惠,只占全部村民8000人的百分之十。而征地人均一亩,每亩市价为60万元,低保和救助相当其九牛一毛。只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了。
    
     对没有达到最低生活保障的村民,由政府每月每人补助100元,只维持其最低生活水平而不至于饿死,这是在当乞丐打发。据说,要得到政府的这一点点施舍,其条件很苛刻,只有很少一些人符合条件,且其施舍随时可能中断。
    
     既便如此,村民们在这个《告示》上写着“说谎话”3个字。这无非是指上述209人(次)并未达到此说,或者是指还有更多的贫困村民并未获得如此低保待遇。其实,实行低保和社会救助是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与征地无关。(图11,告示)
    
    
     仁之泉工作室被搜查
    
    
     8月29日早晨,帮助南海农民维权的学者侯文卓发现有不少警察和便衣人员守在其住地周围。上午10至12时,警察闯入其仁之泉工作室,在没有出示任何搜查证件的情况下,把所有的工作人员赶到另外的房间,不让他们看警察如何搜查。两个小时结束后,侯文卓认为,警察可能拷贝了她的电脑文件,并在电脑上做了手脚。
    
     侯文卓说:“此事比较离奇,只有一个警察出示了证件,其他人都没有出示证件,还自称是物业公司的。但物业公司为什么要查我的电脑呢,警察又凭什么来查我的电脑呢?这都是非法的。” 她说,取“人之权”的谐音而命名的“仁之泉工作室”是依法帮助农民、劳工、流动人口和上访人员等底层人维权的。
    
     9月4日晚上,笔者劳作月余的本文终于基本完成,发给提供这些珍贵资料的仁之泉工作室,请侯文卓审阅,不料她却已暂时失去自由而无法上网收取了。
    
     9 月9日晚上,曾为三山村民作法律服务的杨在新律师(仁之泉工作室法律顾问)应佛山市顺德区庄头村村民之邀,前去商谈该村土地权属纠纷的法律服务。杨在新律师刚抵佛山火车站就被当地警察带走,又被交给广东省公安厅的七八个警察。杨在新被其带到广州市花都区九龙潭旅游开发区招待所内,警察对其全身搜查,边录像边审讯达10多个小时,又被强制离开广东。警察始终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在问话笔录上也不填询问人的名字和询问地点。杨在新撰文指出:“律师连自己的合法权益都得不到保障,又如何去维护保护当事人的权益?随意剥夺律师行业的执业权力,就是把弱势群体置于无人敢帮、敢代言的悲惨境地,这是对维权公民的粗暴侮辱和野蛮践踏。连律师都不能或不敢帮助弱势群体,还有谁能帮助他们维权呢?这是律师的悲哀和无奈,更是千千万万需要法律援助的弱势群体的悲哀和无奈。”
    
    
     结语
    
    
     自8月16日,村民们用棺材挡住前来施工的大卡车队以来,官方原定8月19至28日的武力夺地行动至9月中旬本文完稿之际未付诸实施。“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看来,村民的誓死抗争和知识分子的呼吁是有点成效的。据悉,目前官民之间正在酝酿新一轮的殊死角逐。
    
     人们对自身灾难的抵御是有极限的,其极限的域值是生与死的间隙,社会对不公正现象的维持也是有极限的,那是革命或改良的周期。但是,人们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对民主法治的追求却是永恒的,是现代人和未来人所必须依赖的,是我们民族和人类文明乃以生存的基础,丧失了它们,就丧失了人类的未来。
    
     俗话说:“野蛮人的武器是拳头,文明人的武器是法律”。我们这些没什么文化的弱势农民群体,每每学着文明而依法维权,但却屡屡惨败在当局的拳头底下。这是勤劳勇敢,不愿任人宰割,向往民主与法治文明的广大维权农民的悲哀,更是中央和省三令五申的叫停圈地、强调依法行政和维护农民利益的一系列新举措,无法贯彻实施的悲哀。农民依法维权莫非是走上了更被侵权的死路?当然,不维权或许更糟糕。
    
     心中常念农桑苦,耳里如闻冻饥声。――温总理引用的古诗,受到人们广泛好评。
     国宰不知驭吏策,噎吁唏嘘罔谈经。――有位年轻诗人续了这后一句。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完稿于20050905,修订于0913
    
    注:本文原载《议报》第215期20050913,本文初稿和其他几篇关于南海农民维权的文章都曾向北京、广州的报社投稿,但未被理睬。
    
    本文之二:非法征地和武力夺地的法理----广东佛山南海三山岛非法征地的法律探究。试图依法论说征地行为的来龙去脉与是非曲折。(7000字,附件8000字)
    
    
    附图:
    
    1-20050702,南海公安分局三山派出所给被警察打伤而抓来的农妇萧顺甜的《传唤证》
    
    2-20050703,南海公安分局给移送而关押在此的萧顺甜《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3-200508,南海国土分局张贴并散发《关于征地合法有效的公告》,桂城电视台每晚播出。村民在上面写着“放狗屁”。
    
    4-200508,村民编写张贴并散发的《三山农民土地维权近况》宣传材料。见附文。
    
    5-200508,国际物流园规划图,被村民从南海国土局弄曝光,其官员却说此图是假的而极力否认。
    
    6-20050816,用棺材誓死挡住施工车队的5图。
    
    7-20050826,南海区人大办公室接待邵耀祥等3人上访的《信访处理函》
    
    8-20050621,南海公安分局受理被挨打上访的陈远根的《受理信访事项告知单》
    
    9-20050809,南海公安分局给陈远根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
    
    10-200506,南海区三山法制宣传工作小组编写张贴的《法制知识问答》。村民在上面写着“恐吓”。见附文。
    
    11-200506,南海区民政局编写张贴并散发的《关心群众冷暖疾苦》宣传材料。村民在上面写着“说谎话”。见附文。
    
    12-200506,未用-南海区社会保障局编写-多管齐下保障农民生活-村民上面写着“把农民推向贫困线”。(文中未引用)
    
    13-200507,村民撰写张贴并散发的《正义的呼唤》宣传材料(文中未引用)见附文。
    
    14-200507,村民张贴的《誓死保卫家园》标语(文中未引用)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侯文卓,我帮助南海农民维权而受到佛山警方非法盘查,致南海区政府的公开信,20050724
    
    郭飞雄,南海发生警民大冲突,大批村民被打,帮助抗争农民转发报道的学者郭飞雄遭遇诱捕之险,20050725
    
    张祖桦,违法行政与强取豪夺—评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政府违法征地案,改造与建设,20050728,www.guancha.org
    
    杨在新,广东佛山南海土地预征案的法律辩驳书,燕南社区,20050816,www.yannan.cn
    
    王德邦,“羊吃人”的文明与“权吃人”的野蛮――从南海征地事件看中国今日的圈地运动,议报,20050814
    
    俞梅荪,三山港村民为保卫家园与警方再次流血冲突,观察,20050727,www.guancha.org
    
    俞梅荪、吴之翰,社会矛盾激化的8月8日――民怨沸腾的广东佛山南海三山岛一日四起人祸,观察,20050814,www.guancha.org
    
    俞梅荪、周厚文、吴之翰,一张规划图的曝光再次激起民愤――南海的农民钉两口棺材誓死保卫土地,观察,20050824,www.guancha.org
    
    侯文卓谈警察搜查其办公室,博讯,20050830,boxun.com
    
    杨在新,强列谴责广东省公安厅非法绑架律师的黑社会行为,博讯,20050912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