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百姓》记者目睹河南公路执法人员殴打司机反被诬(图)
(博讯2005年9月05日)
    <a href=http://www.bai-xing.net/bx/index.asp><font color=#000000>《百姓》</font></a>记者目睹河南公路执法人员殴打司机反被诬
    
    据大陆《百姓》杂志官方网站报道,2005年8月17日下午1时30分,该刊记者陆家木一行行至河南省汝州东关收费站时,忽然听到激烈的争吵漫骂声,接着就看见有两个司机模样的人正和一个公路值勤人员高声争论着什么,周围站着6、7位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有人很不耐烦地骂骂咧咧。一辆车牌号为豫D23327的大货车停在缴费口,后面的过往车辆塞满了公路,喇叭声叫喊声乱成一片。此时天上的雨水越下越大,站台上站满了围观的行人。这时,不该发生的场面出现了,站台上几名工作人员冲上前拉着货车司机的衣领,抡起了拳头,打架招来了更多的围观者,收费站内的女收费员也跑了出来。当该刊采访车上的摄影记者挤入人群时,被打货司机已满脸是血(图片1/2)。
    
    <a href=http://www.bai-xing.net/bx/index.asp><font color=#000000>《百姓》</font></a>记者目睹河南公路执法人员殴打司机反被诬


    <a href=http://www.bai-xing.net/bx/index.asp><font color=#000000>《百姓》</font></a>记者目睹河南公路执法人员殴打司机反被诬


    
    看见记者,打架的几名工作人员慌忙离开现场。面对记者的采访,挨打的豫D23327货车司机擦着嘴角的血,哭诉了事情经过:收费站的人扣住了我的车,说超载了,让交罚款,自己急着赶路就交了120元,但收费站在收了所谓的罚款后还扣下了我的行车证,我为了要证就和他们理论,结果挨了打,证还没要回。 被打的司机张建平说:“我的车根本就没有超载,走了一千多公里,过了多个超限站人家都没有说我超载,唯独汝州收费站说我超载了。”
    
    围观的司机告诉记者:“这收费站太不象话了,乱收费乱罚款对他们来说是常有的事,什么违章超载,只要你一交钱就可通行,本地的司机好些,经常请他们吃饭喝酒,再买包烟,有时就免了,要是外地的就惨了,收费站站岗的人大眼一看,说你超载就超载,拦住车不让走,罚你多少没商量。”
    
    针对此事,记者来到汝州交通局进行采访,交通局抓纪检的张中林书记对记者反映事进行了解释。张书记无奈地告诉记者,现在的收费站归公路局管,站里的人事安排,办公经费等也垂直管理了,交通局对收费站的事只能协调办理。对东关收费站有关人员打人的事,张书记及时通过电话与汝州公路局的领导进行了联系。
    
    交通局办公室的同志告诉记者,公路局的杨局长很快会过来见记者,过问此事。但直到记者在当晚9点离开汝州市,杨局长一直就没有露面。收费站的匡站长和当天两位在现场值班的班长面见了记者。马班长告诉记者,收费站的人根本就没有欧打那个司机,当时场面很混乱,相互拉扯的事在所难免,是那个司机自己摔倒在路面上碰伤的,当时自己就在现场,但人太多拉不住。对记者的质疑,自称当时自己就在现场值勤的班长陈红森很不满意地告诉记者:“这些司机根本没一点素质,为了多拉点货多弄点钱,哪还讲什么国家政策,现在收费站的工作很不好干,我们很多时候也是忍气吞声,我是当兵出身,大不了脱了这身衣裳不干了,你们记者就知道弄这些事!怎么不多报道报道、关心关心我们辛苦工作时的情景?我们这些人工资不高、受屈不少,上面公路局定的任务那么高,没办法,谁想天天站在那里,干着实在没劲。”这位自称在北京当了十几年兵的陈姓班长最后还向记者说了这样一件事:“有一次我在地摊上吃早点,旁边一个人议论说收费站的人咋不好咋不好,我拿起小板凳就把他咂了一顿,当时我穿的是工装,他明明知道我是收费站的人还说不好听的话,不是有人拉着我,我非把他弄死不可。”
    
    众多司机对汝州市东关收费站一些执法人员的说法做法却极为不满,他们请求当地有关部门应严惩那些执法犯法的人。经了解被打伤的司机自己到医院做了检查,鼻梁骨折。
    
    然而没过多久,百姓杂志却接到一自称中央媒体的记者打来的投诉电话,称该刊记者陆家木敲诈河南省汝州市公路管理局收费站未遂而正杜撰胡编公路执法人员殴打司机事件。经核实,事情是:当<百姓>杂志记者陆家木抓拍到该收费站粗暴收费并打伤司机的事件后,就及时赶到该市交通局,一位负责纪检的领导听取了记者的汇报,其间陆家木接到一位自称为河南电视台的余姓同志的几次电话,称都是新闻同行,想见一面交个朋友。离开交通局后,该刊刊记者陆家木又多次接到余姓同志的电话,强烈要求见个面。陆家木同志到约定地点后,发现有汝州收费站工作人员在场,当即就要离开,经余姓人员的一再挽留,并声称他同收费站的人是亲戚,此事最好不要声张。这位自称河南电视台的余姓同志说:“他们公路局一个领导说人家中纪委以及北京其他单位都有熟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