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晓波:甘地式非暴力反抗的微缩中国版—有感于太石村村民的接力绝食抗议
(博讯2005年9月04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2005年的中国,政治严冬笼罩大地,一系列针对底层维权、民间信仰、异见人士、新闻媒体、自由知识界的打压,越来越变本加厉。然而,即便在如此冷酷的政治严寒之下,觉醒的民间仍然表现出维权的勇气和理性:在新闻领域,有2300多位新闻人签名声援身陷冤狱的俞华峰,有《中国青年报》资深报人李大同公开挑战总编辑的官本位办报方针;在教育领域,有围绕着“卢雪松事件”所展开的民间讨论,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反抗独裁教育体制的舆论潮;在宗教领域,蔡卓华仅仅因为传播《圣经》就被送上审判台,八位法律界的维权中坚人士挺身而出,担任蔡卓华案的辩护人,形成了可观的民间代理阵容;在底层维权领域,有民间社会和开明媒体对“陕北油田案”及其受害者的持续而广泛的关注;……这些发生在不同领域的民间反抗,凸现的正是民间民主力量的存在和行动。
    在这里,我要特别提到广州市番禺区太石村村民的非暴力反抗行为,并向坚韧不屈的村民们表达敬意。
    事件源于村民们发现村里的上千万土地出让费的去向不明,由此怀疑村官涉嫌腐败,他们便走上非暴力的依法维权之路。他们根据《村民组织法》16条的规定,动员出400多人签名要求罢免腐败村官,并开始静坐示威,等待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但番禺区民政局正式通知村民不接受罢免动议。
    与此同时,番禺区政府出动大量警察,大肆抓捕依法行使民主权利的村民,一些村民领袖被迫逃亡,但更多的村民则毫不畏惧地留下来坚持依法维权。他们喊出:“要民主!要公正!要法治!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们有权利自己支配自己的命运!”的口号。
    8月29日,近百名警察包围了村民的静坐现场,他们抢走横幅,抓走罢免活动组织者冯秋盛、梁树生;30分钟后再次抓走冯姓村民。现场村民仍然坚持非暴力的静坐示威,没有一人进行肢体的棍棒的反抗。
    8月31日,为了表示对政府的野蛮镇压的抗议和抗争到底的决心,村民们的维权行动由静坐转向绝食,百余村民来到了番禺区民政局门口,开始绝食抗议。宣布绝食的有80名村民,其余人静坐声援。他们坐在民政局门外右侧,拉起写有 “绝食抗议番禺区民政局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违法行为”的横幅。此次维权活动的带头人之一冯秋盛与四名村民一起,向民政局递交了村民的《绝食声明》,再一次提出交涉。其他村民向路人散发《绝食声明》。
    《绝食声明》表达的诉求主要有:
    1,我村村民递交的罢免动议,完全符合法定人数和法定程式。番禺区民政局在一个月期满后拒绝批准我们的罢免动议,是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行为。
    2,番禺区公安分局对我村村民实施滥捕滥打,是官员们对我们农民的民主权利的肆意践踏。
    3,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决定通过绝食行动,一是最强烈抗议番禺区民政局破坏和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恶劣行为;二是敦促番禺区民政局知错就改,对我们的罢免动议立即作出正式答复,让我们尽早举行罢免投票。
    4,向社会表达我们捍卫民主和法治的决心,呼吁全世界的兄弟姐妹们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们实现我们的权利。
    对于村民的非暴力绝食反抗,官方再次开动专政机器来回答,四、五十名警突然出现在绝食现场,包围了绝食的村民,抓走冯秋盛、梁树生等三人。尽管,头上是烈日,四周是警察,但余下的村民并没有用肢体反抗来回应警方的野蛮暴行,而只是仍然坚持坐在区民政局门口。
    之后,警察又强行夺走拉着的横幅,村民没有肢体反抗,但更没有退却,而是继续绝食抗议。直到晚七点,仍有40余名坚决绝食的反抗这,没有吃一点东西。他们露宿在现场,不但没有一个官员出来洽谈和协商,而且也没有一个官员出来关心过他们的身体,劝说他们结束绝食。
     一夜过去了。9月1日清晨5点,坚持绝食的村民等来的政府行为,仍然不是洽谈和协商,甚至连劝说和关心也没有,而是更为凶狠的镇压。番禺区政府出动大批警察,抓走17名绝食村民,其余人被强制驱散,但村民中仍然没有任何人进行暴力性反抗。同时,一早就起来的大批村民想去绝食现场声援,但遭到官方预先布置的警力的强行拦截。
    村里的村民得知区政府的强制镇压后,顿时群情激愤,几百人聚集到村部商议对策,二十多名村民毅然挺身而出,前往区政府举行绝食抗议。
    9月2日上午,又有几十位女村民前往区政府声援,但被警察中途拦截。
    据郭飞熊先生介绍,由于前往区政府绝食屡屡在中途受阻,太石村村民准备在村里举行更大规模的绝食抗议。
    公民通过绝食等非暴力方式反抗官权和维护自身权益,我们在银幕上见识过圣雄甘地领导的非暴力运动的壮观场面,那些在军警的棍棒和枪口下前赴后继的民众,见证了一个伟大的宗教民族的良知力量!我们也曾在书本上见识过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非暴力民权运动,那篇《我有一个梦》的著名演讲,至今仍然被大陆知识界不断提起!我本人还曾在1989年亲身体验过天安们广场的群体接力大绝食,那是中国人前所未有的非暴力反抗运动,至今忆起,仍然热血奔涌和心痛不已!
    然而,六四以后的十六年来,在官权的镇压和收买之下,知识界大都提前进入了“中产”、甚至富翁的行列,大学生们也变得越来越“成熟”,以至于“成熟”得失去了青春的梦想、激情和责任感,其群体性绝食维权现象也随之绝迹。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倒是底层的群体维权呈现出此起彼伏之势,而且越来越坚韧、理性和成熟。现在,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太石村村民的群体性接力绝食所争取的和捍卫的权益,已经超越了狭隘的眼下的经济利益,而上升为对自身的法定政治权利的捍卫;更重要的是,他们要的不仅是民主权利且是法治秩序中的民主。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懂得,自己争取到的法定自由权利,远比官权恩赐的面包更重要。
    在反抗的坚韧性与非暴力性上,太石村的村民们,既展现了底层的权利觉醒和维权勇气,也展现了清明的理性自觉和法治意识,是甘地式非暴力抗争的微缩性中国版:1,只要公民的良知无法忍受某种非正义秩序,就一定要起而反抗,且必须始终如一地反抗到底,哪怕一次次失败,哪怕遭遇巨大个人风险。2,只要采取了非暴力反抗,就必须始终如一地坚持非暴力方式,哪怕屡遭暴力的镇压和恶法的迫害。3,民间维权将以自己忍受苦难的能力,来较量官权制造苦难的能力,用民间的精神力量来抵御官权的物质暴力,直到赢得民间的尊严和自由!
    与非暴力反抗所展示出村民们的灵魂高贵相比,官权的暴力镇压不仅野蛮,且显得那么低俗而猥琐!
    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员阿尔伯尔访华,她在与中共高官讨论如何改善中国人权之时,诸多异见人士却失去了人身自由;她前脚刚走,世界法律大会将于9月4日在京沪两地举行,全球54个国家的380多位司法界名人,包括37位首席大法官或院长、3位司法部长、1位总检察长和22位大法官或副院长齐聚中国。大会的宗旨是“一个新的法治社会: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
    中共政权承办这一大会,显然是为了向世界彰显其司法改革的决心,展示其建立与普世性法治原则接轨的法治国的姿态。那么,在大陆每天都在发生的官民冲突,基本是弱者得不到保护和强者不必面对公正。眼下,依法维权的弱者——太石村村民——能否得到司法保护?肆意践踏法律和野蛮镇压村民的强者——番禺区政府——能否面对司法公正?将是检验此次大会的成效和中共政权依法治国诚意的试金石之一!
    通过此文:
    表达我对广州市番禺区政府的野蛮镇压的强烈抗议!
    更表达我对太石村村民的谦卑敬意!
    敦促世界法律大会、北京政权关注太石村这一官民冲突的个案,运用法律手段来保护依法维权的村民,来约束践踏法律和人权的番禺区政府,让法律在中国逐渐地摆脱党权的操控而获得独立,从维护党权及其权贵利益的私具变成维护社会正义的真正公器!
    
    2005年9月3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05-09-03)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