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赵燕美国作证全部结束, 辩方指赵燕做戏
(博讯2005年9月03日)
    美国东部时间8月31日上午10时,中国公民赵燕被殴案再度开审。在赵燕“最后一次”的庭审中,控辩双方的交锋激烈,法官今日驳回了被告律师把有人举报赵燕涉嫌偷渡等问题呈堂的请求,并先后三次要求陪审团退场,场面一度相当火爆。据赵燕案中国部主管孙澜涛表示,这是赵燕本人在美的最后一次庭审,赵燕当天的证词也给法庭留下印象。

      ■上午2小时 辩方再度指赵燕做戏

       据《侨报》记者9月2日报道,31日上午2个小时的辩论围绕彩虹桥的事发经过耗去了全部时间。上午10时,庭审开始后,辩方律师科恩继续接着前一天的线索对赵燕进行提问,其间指赵燕已经过检方“训练”。 (博讯 boxun.com)

      科恩首先请赵燕“确认(confirm)”洛德斯当时是否有戴眼镜。

      赵燕随后表示,我可以肯定他当时没戴眼镜,但不能肯定他有没有戴帽子。在被问到能否肯定只有洛德斯一个人打她时,赵燕回答说,自己可以肯定从开始到第二次头碰地,一直都是洛德斯一个人。

      科恩紧跟着反问,赵燕既然前面说过自己的眼睛当时被胡椒粉辣得睁不开,又怎么能确定只有洛德斯一个人?赵燕解释称,胡椒粉当时喷在眼里并没有马上起作用,开始时只感觉到一点凉,之后才觉得辣,所以当时能够看到打她的人。

      随后,科恩让赵燕观看了当时彩虹桥边检站内藏毒的黑人丹尼斯被捕的监控录像,要赵燕指出哪个是洛德斯以及她当时站在什么位置。赵燕称自己从录像里看不出谁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当时站在什么位置,因为录像拍下的只是边检站内的情形,而她当时在外面。

      科恩立刻指赵燕: 前面那么复杂的一张线条示意图都能看明白,这段录像反而看不明白,是不是因为检方没有就这些图像对你进行过“训练(practice)?” 法官首次要求陪审团退场,并示意证人可以先去休息,以准备下午的出庭。

      ■中午休庭 法官控方双双力挺赵燕

      让陪审团退场后,法官又与控辩双方就辩方提出的几项新动议进行了讨论。

      科恩此次将矛头指向一份里根律师楼为赵燕准备的针对国土安全部的“行政索赔知会”文件,里面除了索赔1000万个人伤害赔偿之外,还罗列了多位被指肇事的警官的名字--而不是单单洛德斯一个人。科恩欲就此“问题”再度向赵燕进行提问,但这一提意遭到了来自法官和检方的激烈反对。

      法官Arcara表示,这些都是由法律界专家为赵燕准备的文件,针对的又是美国政府,赵燕做为一个普通的外国公民不可能会理解其中含义。Arcara说:“我们这些天天同法律打交道的人有时都不一定弄得清楚,更何况她呢?老实说,有时我自己都搞不明白。”

      但是科恩也寸步不让,称“Your Honor,no rule prevents me from questioning her! (法官大人,没有法律禁止我提问她)”!并称自己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指出赵的证词同该文件中的一些声明的矛盾之处,而且赵燕本人在这份文件上签了字。

      此时检察官马丁争辩说赵燕签字只是知道她要索赔1000万而已,对于文件的其它内容根本搞不清楚。而这也很正常,因为她一切都听律师的。

      最后,在科恩的争辩下,法官同意辩方就该索赔文件向赵燕进行提问。

      ■下午庭审赵燕20分钟便退场

      当天下午的庭审在1时半钟开始,赵燕再次回到法庭。科恩立即指出赵燕的当堂证词同索赔文件有众多不一之处,包括赵当堂称当时只有洛德斯一个人打她,而索赔文件中却列了好几个人的名字;另外,索赔文件中称她被打得失去意识,而她的当堂证词称自己当时并没有失去知觉等等。

      但是,法官称受害人已经在作证时说明开始时只有洛德斯一个人,但后来有几名警官围了过来,所以受害人并没有前后不一。

      科恩将提问焦点转向了另一个问题,即曾经有人指控赵燕参与人蛇走私。科恩问赵燕是否知道美国政府曾就其是否参与过人口走私而进行过调查,但还没等翻译将问题翻给赵燕,法官Arcara便急速打断了科恩的问话并指示陪审团退场。

      法官随后问科恩:“你知不知道这是美国政府进行的调查?你怎么能询问个人政府对她进行调查的情况?她怎么会知道呢?而且那些指控好像都毫无根据,最后也没有结果。”

      科恩道:“据提供秘密消息的人士称,他们有证据证明赵燕参与人蛇走私。但这些人要求美方先提供保护才肯提供证据,而且告密者并非是匿名人士,而是有姓名、电话等信息。”

      此时检察官马丁在一旁表示,事实上调查人员先后与这些揭发者接触了4次,每次揭发者都要美方提供保护然后再提供证据,所以调查才不了了之。

      ★赵燕退庭 证词对被告不利

      至此法官告诉旁边久已没被问话的赵燕,其作证结束了,可以离开了。此时约1时50分,从1时半开庭到此只有20分钟的时间。赵燕主动询问法官可否允许她作3分钟的一个“收场”发言,结果遭到法官婉拒。

      ★证词:女警察否认赵燕面部出血

      下午2时半左右,洛德斯的同事,事发当晚参与过抓捕赵燕等人的女警官Cathy Mckeon出庭作证。

      McKeon首先解释了如果出现有人在过边检时不听警察叫停的指令或抗拒逮捕时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她表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需要用多大的强制力将此人制服就使用多大的强制力,包括使用胡椒粉,甚至威力更大的执法器械等等,尤其是9-11之后,警官们时刻提防生化武器,有时嫌疑人使用单手就可以释放武器。

      此外,由于McKeon是帮赵燕往脸上涂药水的两名女警官之一。科恩随后要McKeon指证呈堂的一张赵燕被打的照片,问她这是否就是她当晚看到的赵燕被打后的脸。出人意料的是,McKeon十分肯定的说:“百分之百不是。”此言引得法庭一片哗然,McKeon坚称她当时看到的赵燕的脸除了两眼的眼皮肿胀之外,没有任何红色和紫色的斑痕,也没有出血。

      ■质疑未果:“万事通”证人出场

      下午3时过后,法官再度要求陪审团回避,然后就是否答应让一名“万事通”证人出庭同科恩展开激烈辩论。

      科恩坚持要传唤这名证人,并称此人光简历就有31页之多,几乎什么都懂。法官最后只得传此人进来问讯。

      于是名为麦克-列文(Michael Levine)的65岁的超级专家终于被带进法庭。

      在对列文的质询过程中,法官一度拿过他的简历大声读了起来,而检察官马丁也指出该证人不但是强制力运用方面的专家,还是“阴谋论”专家、“反毒”专家、武术专家等等。

      然而尽管检方和法官质疑该专家的背景,但直到5点钟法庭休庭时,仍无法证明该人不适宜在本案中出庭作证。法官只得宣布,9月1日上午10点传该证人上庭!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