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公民维权网关于冯秉先先生被诱捕的声明(图)
(博讯2005年8月26日)
    转自《公民维权网》
    
    2005年7月26日,陕北民营石油案的主要维权代表之一冯秉先先生在武汉被陕西榆林警方诱捕,对此,我们表示强烈的抗议。
    
    据调查,从7月20日起,中央电视台“经济与法”一自称刘波的记者不断通过电子邮件向逃亡在外的冯秉先联系,表示中央电视台领导与该栏目对陕西地方政府野蛮违法的做法非常愤慨,希望对此事进行报道,并告知领导安排一定要在8月初播出。双方并用该记者提供的“经济与法”节目组的公共信箱([email protected])进行了多次联系。冯秉先经多方核实后,确信是该栏目要采访,加之过去中央电视台曾对陕北油田事件做过客观的报道,遂决定接受采访。原约定在中央电视台办公地接受采访,冯秉先为做到万无一失,经与刘波协商采访地点定在武汉。7月26日,冯秉先按时赶到约定地点时,未见记者,却碰上了榆林警察,遂被逮捕。
    
    我们认为,冯秉先的被诱捕与所谓的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是密不可分的,而对于外界盛传中央电视台与榆林警方合谋抓捕维权代表一事,中央电视台至今对此说不置可否,这种态度是我们所无法接受的。我们强烈要求中央电视台向社会公开澄清其与此事件的关系及在此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如事实证明中央电视台在此事件中是无辜的,我们强烈要求中央电视台对陕西榆林警方盗用其名义诱捕维权人士一事提起诉讼,以证清白和视听。
    
    同时,我们借此正告陕西有关地方当局,通过此种卑鄙方式来非法抓捕陕北民营石油案的维权代表虽得逞于一时但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使你们自己陷于更加被动的境地。因为,陕北民营石油案的维权者是抓不完的,他们维权的正义行动是无法阻止的。我们相信,相应的维权努力将继续下去,社会各界的声援将进行下去。
    
    另外,我们也对中央政府坐视陕北民营石油案继续恶化而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表达我们的深深遗憾和失望。我们强烈要求中央政府立即履行职责,采取实际步骤,遏止陕西有关地方当局在此案中的侵权行为,推动此案的公正妥善解决。
    
    我们认为,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捕人士,以尊重和保障人权为基础,以《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为方向,重开有关各方参加的平等谈判,或尊重司法裁判,才是解决此案的明智之途。
    
    在此,我们再次呼吁中国公民,签名支持“关于‘陕北民营石油案’致中国公民和中央政府的公开信”,以行动声援和帮助陕北民营石油案的维权行动。
    
    《公民维权网》
    
    2005年8月26日
    
    附件:
    
    1、冯秉先简历;
    
    2、自称中央电视台记者刘波的人给冯秉先的信;
    
    3、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非法关押其父亲冯秉先的野蛮暴行;
    
    4、送达冯秉先家人的逮捕通知书;
    
    5、民营投资者再次进京上诉;
    
    6、追随勇敢者的脚步;
    
    7、关于“陕北民营石油案”致中国公民和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附件1、冯秉先简历
    
    
    <a href=http://www.gmwq.org>公民维权</a>网关于冯秉先先生被诱捕的声明
    
    (冯秉先)
    
    冯秉先,男,1946年生于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1968年分配到内蒙古罕台窑煤矿当电工。972年春天,全国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报名到内蒙古工学院(现在叫内蒙古工业大学,校址在呼和浩特)学工业自动化专业。1975年加入共产党。1975年毕业后分配到伊盟绒毛厂,先搞技术工作,以后又搞管理;1979年曾以引进工作的工程负责人身份到日本去考察,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个人多次被评为年先进工作者,其所负责的部门被评为先进单位。1981年-1984年任伊盟纺织技术研究所所长,1984年冬成立纺织技术开发公司,所研究的技术成果曾获得内蒙古自治区科技进步二等奖。1988年10月调到呼和浩特的一家自治区房管局属下的建筑和房地产的公司担任副总经理。
    
    1998年8月份响应陕西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号召,与朋友合作到靖边县开采石油,经过多年艰辛的努力,小有成就。2002年10月陕西省政府发出收井的决定。2003年5月,油井被政府抢夺后,冯秉先和其他投资者走上了维权之路。2003年7月22日在北京被榆林警方抓捕,7月26日以“涉嫌偷税”为由被刑事拘留,8月26日在被要求写下保证“出去以后不再上访”并办理取保候审1年后释放,前后被非法关押35天。后继续从事维权行动,并以其忠诚、智慧、理性赢得了陕北广大投资者的信任。2004年7月“陕北石油事件”正式依法维权以来,冯秉先被推为主要的维权代表之一。
    
    在2005年5月11日与陕西各级政府官员进行诉前对话时,冯秉先代表投资者表达了他们对石油事件的理解,维权的法律依据以及投资者对解决问题的基本想法。在陕西地方政府决定再次镇压以来,冯秉先被定为主要抓捕对象之一。在逃亡的过程中,冯秉先还在为推动问题的解决作了大量的工作。多次对投资者与朋友讲,“不管形势有多么艰苦,一定要坚持下去”,“我本人不会放弃任何表达投资者心声的机会。”
    
    2005年7月26日,冯秉先应约前往武汉接受一个自称是中央电视台记者刘波的采访时被榆林警方诱捕,同日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靖边县检察院批捕,现羁押在靖边县看守所。
    
    冯秉先以其在陕北民营石油案中所表现出的勇气、智慧、理性和坚忍,而堪称当下中国公民维权的楷模。
    


附件2、自称中央电视台记者刘波的人给冯秉先的信
    
    冯先生:
    
    您好!
    
    您的来信我已收到,并给主管领导汇报了您现在的情况,您现在的处境我们深表同情和对陕北政府的行为极为奋怒,制作此节目的目的就是
    
    要帮助您解决问题,否则此次采访将没有任何意义。
    关于您信中所说中宣部有不许主流媒体报道陕北油田事件,领导说未接到相关具体文件,并要求由我同另外四个同事近快制作完此节目。
    您的信箱当时是领导给我的,他让我给您写信采访您,具体由何处得来我也不太清楚。领导特别交待在节目未播出之前要我们确保您的安全,如果您不方便用电话联系,我们就用EMAIL联系([email protected]是《经济与法》节目组的公共信箱,以后你发信可以发到我的个人信箱中[email protected]),收到此信后,请近快根据要求回复于我。
    
    节目策划稿大致如下(因缺少您的具体材料),可能还会有所变动,如您还有什么好的意见,修改后发给我(如您没有其它意见我将交给策划编辑完善)。
    
    节目名:
    
    待定。
    
    采访时间:
    
    7月26日-30日
    
    采访地点:
    
    您逃亡的环境中,请您近快选择好地点规化到采访时间日程中(对您的采访我们定在7月26日),为了您安全期间,到时我们记者会前来与您会见,并将具体访谈内容与您商议。
    
    播放时间:
    大约8月上旬
    
    节目形式:
    
    ㈠ 记者与您面对面交流,问题中交代背景,然后在对涉及此事件的当地政府、公安机关负责人采取提问方式进行采访。
    ㈡ 根据记者与被采访者的访谈,回到演播室,主持人引导国内知名法律界、经济界、律师界人士展开话题讨论。
    
    节目长度:
    30分钟。(采访20分钟,讨论10分钟)
    
    节目粗略阐述:
    
    以陕北政府悬赏巨额抓你,你过着逃亡生活为出发点,引出陕北政府对你所触犯法律的定性及陕北政府对民营石油事件的态度和政策。
    
    节目共有记者主持人和演播室主持人两人。记者主持人负责对你及当地政府负责人的采访;演播室主持人就对被采访者的访谈同业内知名人士展开讨论,嘉宾是我们特邀的法学界专家、经济学界专家及律师界人士,讨论焦点话题主要是:
    1、民营企业家维权行为该抓不该抓及对你们的行为在法律上的定性是否合适。(法学界专家、律师界代表观点)
    2、民营企业家开采石油合不合法(经济学界专家观点)(注:需要您提供政府颁发的相关文件)
    从实际的法律为出发点,通过对这两个话题的理性、客观剖析呈现出结论:政府应让民营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共振(这也是节目的最终出发点)。
    
    事件访谈节目的理念是:新闻是由人来构成、人来推动的,人永远是新闻的主体。所以,我们就用"您"来解读事件,见证事实。让观众渴望了解你们--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因此,我们需要与您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流,面对面的印证。同样,我们将通过《经济与法》告诉观众您为什么这么做,做了什么,如何才能推进中国民营企业的良性发展。
    
    此次访谈由有本栏目知名记者作为主持人,采取一对一的点对点的访谈方式,我们要注重选择采访您时的环境,更要要注重访谈环境的萦绕,比如采访您的地点就设在您逃亡的环境中,并且您要让自己的思绪保持在很平缓的状态下进行,在与主持人的交谈过程中,流露出逃亡历程中对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埋藏的思念和自己记忆深处对家庭美好事情的回忆。由此可见,我们的访谈主要集中在和您心灵上的对话引出问题,用规则的力量给观众一种对您现状的同情,从而来促使陕北政府改变对您的行为和整个民营石油事件的态度。
    
    您所要提供:
    1、政府文件及其它有关材料(整个事件的简单经过);
    2、其它民营石油企业家名单;
    3、为该维权事件一直提供帮助的人名单(具体采访人我们见面后在议);
    4、相关政府领导名单;
    5、采访您的地点。
    请您最快将以上资料发到我的个人信箱中。
    
    今天上午我要过武汉有个专题节目采访。策划编辑晚上就能把这次采访的详细内容传给我,26号我们见面(近快选定见面地点、时间),希您能准备好您所要提供的东西,时间比较紧,如果您的材料还不完善,可以先准备好,我们见面后交给我。
    
    刘波
    
    > 刘波先生:
    > 感谢您的来信!
    > 能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当然对我来说求之不得!由于过去据说中宣部有不许主流媒体报道陕北油田事件的指示,所以一直没有主动和中央电视台联系。不知现在情况是否有所变化?另一方面,因陕北政府悬赏20万元抓我,为安全起见,我已不使用电话了,只用电子邮件联络。你可将你们拟策划专题的要求告诉我,我需要做哪些准备,采访的时间和地点大致在何时?我好做准备,因为我不在北京。
    > 顺便请问您何处得到我这个雅虎电邮地址的?
    > 请告知你的电话号码,我让我北京的朋友和你联络。
    > 谢谢!
    > 冯秉先
    > [email protected]
    


附件3、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非法关押其父亲冯秉先的野蛮暴行
    
    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非法关押我的父亲冯秉先的野蛮暴行
    
    亲爱的全体中国同胞:
    
    我是冯秉先的儿子冯彦伟,现在是公元2005年8月12日24时整,获悉律师赴榆林市会见被当地政府非法关押的父亲冯秉先的要求被野蛮拒绝,为表达我的强烈悲愤及抗议,从现在起我将绝食60小时。
    
    父亲冯秉先今年已60岁,这是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在一年的时间里,对父亲的第二次野蛮关押。
    
    2004年7月,对榆林市政府此前突然动用公、检、法、武警、特警,公然以恐怖的暴力手段抢夺私营涉油投资者十数年的经营成果的非法行为,生性秉直的父亲竟因表示了要依法讨个公道,即遭致榆林市政府的野蛮关押。期间,年老体弱的父亲竟被与死刑犯关押在一起,历经非人的待遇。同时期,其他众多被抓捕的私营投资者,被大卡车拉着游街。沿街道路两旁及大卡车的两侧“坚决镇压不法油老板”,“严厉打击不法油老板”的标语历历在目,口号音犹在耳。当时看到这一切,我是心如刀绞!那次,我的父亲被非法关押了36天后才被释放。
    
    今年的7月26日,陕西省榆林市政府以极其卑劣的手段再次将父亲野蛮抓捕,政府为这次抓捕父亲拨款70万元人民币。榆林市公安局在抓捕父亲后,将父亲关押至陕西省的神木县”突审”3天,后转到陕西省靖边县秘密关押,至今未有任何形式的通知给我们家人。
    
    8月9日至11日,律师的会见要求被蛮横拒绝。
    
    父亲的依法维权竟两度遭致非法抓捕,抓捕后既不通知家人,也不允许律师依法会见的现状表明,榆林市政府与上次对父亲的非法关押一样,再次选择了以黑社会化的方式来野蛮关押父亲。作为儿子,面对父亲的非人道处境,我们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面对强大、却没有了理智的榆林市政府,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鉴于上述现状:
    
    我决定绝食60小时,以抗议榆林市政府以非法、暴力方式抢夺私营投资者的经营成果和合法个人财产的暴行;抗议榆林市政府针对一个合法公民的非法暴行;抗议这个地方政府以黑社会化的方式野蛮关押我的父亲冯秉先;抗议国家在地方政府这样针对合法公民的暴行面前的麻木及软弱;抗议中国的法律及司法机关在公民合法权益保障方面无任何价值的现状;抗议当下中国普通人的人权得不到基本保障的残酷现实。
    
    
    冯彦伟
    
    2005年8月12日
    


附件4、送达冯秉先家人的逮捕通知书
    
    
    2005年8月15日才送达给冯秉先家人的逮捕通知书
    
    
    <a href=http://www.gmwq.org>公民维权</a>网关于冯秉先先生被诱捕的声明


    


附件5、民营投资者再次进京上诉
    
    陕北民营石油事件最新动态:民营投资者再次进京上诉
    
    8月15、16两日,陕北榆林市靖边、横山、绥远和延安市安塞四县四名投资者分别到中央相关部委递交意见书,报告事件真相,表达投资者对5月20、30日两次部门会议某些人员发言的不同意见。
    
    就“陕北民营石油事件”致国家相关部委相关人员的一封信
    
    今年5月份“陕北民营石油事件”进入正式诉讼阶段,特别是陕西地方政府官员再次对投资者的维权行动镇压以来,我们陕北石油投资者不断从各种渠道听到中央相关部委对陕西官员作法的肯定性意见。但在8月初正式了解到榆林市政府印发的“中省肯定我市石油清理整顿工作主要汇编”内容后,还是感到十分震惊。我们对各位参会人士在表态中所表现出的不明真相、轻率、思维方式和立场感到震惊。该文件反映了陕西三级政府官员5月份在北京的一系列活动,重点反映了5月30日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的专题会议,以及5月20日中办和国家信访总局牵头的联席会议对“陕北石油事件”的研究讨论情况。
    
    由于担心这两次会议误导中央负责同志的看法和决策,并已经给陕西地方政府发出了错误的信号,我们投资者感到有必要也有责任就两次会议和各位的表态提出我们的看法,希望各位能够兼听则明,希望中央负责同志能够听到除官员汇报外的6万投资者的声音。
    
    一、两次研究“陕北石油事件”的专题会议,只听取了陕西各级政府官员一方的汇报,6万多投资者、7位律师,200多位对这一事件进行过深入研究的我国著名法学家和经济学家竟无一人与会。这能全面客观的掌握情况吗?这能得出正确的决策意见吗?
    
    二、陕西省官员和参会的部委人士,多次提出投资者和律师以“维权护法”的名义,以“法律”的名义制造不稳定。请问除了“法律”的名义,“维权护法”的名义外还有什么名义?如果由各位来做,是不是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名义?请问到底是谁在制造了不稳定?投资者在开采石油以前和开采石油期间上访过吗?依法维权过吗?是谁在大肆招商引资?是谁与投资者签的合同?是谁撕毁了合同抢了井?是谁想不补偿就不补偿,想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把人家东西抢了,还不让喊几声冤,法律制定出来就是维护人们的利益嘛。比较一下律师介入前和介入后陕北油区的社会秩序,就知道律师才真正维护了稳定。自己的错误行为制造了不稳定,反过来又嫁祸于律师和投资者,要挟中央。我们投资者的目的从来都是明确的,就是维护我们的经济权益,问题妥善解决了,维权也就结束了。
    
    三、陕西官员和一些部委人士多次提到投资者非法开采。当初招商的时候,政府说依据的是《矿产资源法》,近10年后抢井的时候政府又说依据的是《矿产资源法》,有这样引用法律的吗?这个所谓的违法开采到底涉及的是《矿产资源法》的哪条哪款,至今陕西没有任何一个官员能够说得出来。而实际情况是,《矿产资源法》并没有规定民营企业不能开发,只能由国家来开发。况且从当时的情况看,是经过中央有关决策部门批准的,开采行为是国务院领导许可的。按律师和法学家对陕西地方政府与中石油的协议,以及与投资者的合同的研究结论,民营企业的开采行为是中石油开采行为的延伸,只要中石油是有资质的,民企就不存在资质的问题。我国法律有一个最高原则,没有法律的规定,任何政府部门都不应自己找理由非法地剥夺和限制个人的私有财产,包括私营企业家的财产。民营企业在陕北进行开采快10年了,政府收税收费也已经快10年了,征税本身就证明了政府承认民企经营的合法性。就是所谓的1239文件,提出的也只是收购、兼并、入股等方式。1239号文件是1999年下发的,而大多数投资者是在1999年后被地方政府招商鼓动来的,并与政府签订了合作开采协议,这能说民企是非法进入的吗? 这不是陷民于难吗?
    
    四、陕西官员提到政府是“有偿收井”。请问是谁一开始提出了“无偿没收”的口号?后来所谓的适当补偿,总不能由你一家定价钱定标准吧。按投资者和经济学家的测算,实际补偿不到应补的20%。当时广东一家投资者开采的油井,中石油长庆局提出了3.8亿元的收购价格,陕西就只给人家补偿了7000万。陕西官员在会上提出的所谓的“对群众反映的问题逐一核实解决,对损失大、确实生活有困难的群众,采取低保、救济补助等措施解决了生活困难”,敢说是事实吗?直到现在还有多少投资群众流离失所,啼饥号寒。这不用辩论,一去便知真相。
    
    五、陕西官员所谓处理了参与打井的干部。请问陕北有多少领导干部参与了打井,处理了哪几个?即使有干部参与打井,那只是你政府惩治腐败的内部事情,不能把所有投资者都赶走。就像国内有男人参与嫖娼,你就不能把所有的良家妇女都赶到国外去。油井没收后,直接参与钻采公司管理经营的不都是政府派去的干部吗?中央三令五申,专项整治的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问题,为什么在陕北地区就一直解决不了?各位应当了解,民企经营期间,给国家交了多少税多少费,办了多少社会公益事业。官员经营期间,产量下降了多少,税收减少了多少,办没办社会公益事业。查一查现在的油井是怎么经营的?既然是收归了国有,为什么出现了大量的干部富翁呢?查一查现在是否浪费了资源,污染了环境。陕西官员指着原来就没有污染过的一条河流给电视台记者看自己治污的政绩,指着民企自己改造的油井给记者夸自己管理上了水平,不是事实吗?
    
    六、陕西地方政府暴力抢夺民营油井的录象已为国内外人士所了解。在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走上了依法维权的道路,陕北油区的社会秩序从此大为改观。而陕西官员对此却采取了相反的思维:把投资者在一块商量维权事宜叫做“非法集会”;把律师收取律师费(案所涉及的资产量,律师费是微不足道的),投资者筹集办案费用叫做“非法集资”;在投资者正式起诉前,出于善意和政府进行的协商对话叫做“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陕西官员为抢夺油井,为“息诉罢访”,各级成立了专门的机构,召集了不知多少次会议,采取了多少针对投资者的行动和对中央部委的活动,也能这么定性吗?花了多少钱,直到最近有人还在叫嚣要再花两亿元摆平各部委。花纳税人的钱来干这些事情,是什么性质呢?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5月11日,100多名投资者代表到陕西省委进行诉前对话,完全不是陕西官员说的那样围堵省委、省政府机关大门。当时9名代表在省委会议室与30多名各级官员对话,其他的代表就站在道路两旁静静地等待。一千五百多家石油企业只安排了部分企业参与对话。每个企业只派了一名代表,没有超过新上访条例五个人的规定嘛,6000人参与对话也没有违反规定嘛,这还暂且不论信访条例的规定能否作为违法的依据。
    
    七、陕西官员强调《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后,专家学者以此为依据支持投资者的维权行动。其实政府开始抢井时,许多专家就对陕西地方政府的做法持反对批评意见。批评的依据是现有的宪法和法律,是中国共产党的十六大精神。投资者引用专家的发言,不是“断章取义”,而是每一个专家的发言要点。如果各位真要认真研究的话,我们可以把会议发言的内容全部送上。按某些参会人士的说法,后来制定的政策当然不能作为判定以前事件的政策依据,但上述既定的《意见》难道不应该作为探索解决矛盾,推动改革的政策路向吗?
    
    八、从两次会议参加的部门结构来看,从会议的组织形式来看,从参会人员发言的价值取向来看,是与我国中央改革开放的大精神相脱节的,与建立市场经济和法治社会的国家价值取向相脱节的,是与新一届中央政府亲民近民的要求相脱节的。我们不否认一些参会人员有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但这两个会议总的精神是有问题的。
    
    尊敬的各位官员女士们、先生们,陕北民营石油投资者的法律维权正处于非常艰苦的阶段。尽管不断遭到陕西官员的严酷打压,但我们有问题最后总会妥善解决的信念。这个社会决不能允许一些人再恣意妄为,逆进步潮流而动。过去我们认为自己就是弱势群体,经过多年的市场经济实践,和两年多来的维权实践,我们认识到一个人一旦有了信念,这个人就是个强大的人。十几万涉油群众有了市场经济的信念,有了法律的信念,有了权利的信念,那就是强大的人民。“陕北油田事件”已为国内外所共同关注,已经成为中国改革中的一个历史性事件。我们要求自己,我们也希望各位在这一事件中扮演积极前进的角色,推动我国在国际上市场经济地位的确立,促进我国法治社会目标的实现。这件事远远没有结束,这不陕西官员一边还在抓捕,我们七、八个投资者又到北京给你们写信嘛。“言者无罪,闻者足诫”。
    
    陕北6万民营石油投资者,600多万老区人民祝各位
    
    身体健康 工作进步
    
    2005年8月15日
    


附件6、追随勇敢者的脚步
    
    追随勇敢者的脚步—因“陕北民营石油事件”而起
    
    引起国内外持续关注的“陕北民营石油事件”,已经成为中国大陆改革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其标志性不在于涉及中国石油这一敏感话题;不在于涉及包括陕北六万民营石油投资者在内的十数万人之众,尽管这个人数已足以称之为“陕北人民”;也不在于涉及1500多家民营企业,上百亿元的民营石油资产,尽管这已经构成一个重要的民间经济产业。这一事件的标志性意义在于其让所有关注中国改革进程的人,明晰地感到中国大陆已经进入一个博弈的时代。
    
    此次围绕石油进行的博弈,一方是数万充满活力并有所成就的民营投资者,另一方是掌握着巨大公权力的陕西地方三级政府官员。在这场博弈中双方都动员了各自所能动员的力量以达到自己的目标。投资者要夺回自己被政府官员夺走的石油财产,政府官员则要拼力维护掠夺后形成的现有秩序以及巨大的个人既得利益。到目前为止,投资者在事实真相、法律法理依据、学术理论界以及公众舆论上处于上风。陕西地方政府官员在越来越公开和严重的非法状态下,再次让其掌握的国家暴力在双方的博弈中起了支配作用。现已抓捕了10名投资者维权代表,和首席诉讼代理人朱久虎律师。其工作的方向还包括对舆论、各级法院以及对民营投资者支持力量的压制。投资者本意在法律轨道上对政府进行“法律行动”的明争,受到了陕西地方政府官员“稳定行动”的暗斗的阻击。从最近的形势看,这场博弈远没有结束,越来越多人士开始发出对投资者支持性的声音,加入到这场正在持续深入的博弈队伍中。
    
    这场面对面的利益博弈,其实是另一场制度博弈的继续。在上一场民营石油经济与官办石油经济的博弈中,后者以失败告终。在官办经济被迫放弃的领域,民营石油经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从1998年陕西地方政府对中石油长庆局、陕西省延长石油局、社会企业及民营企业的统计数字比较中即可见一斑。民营企业开拓的地方石油的时间只相当于国有延长石油局的五分之一,产量却超过后者的1.8倍,而实现利税相当;从投资而言,民营企业不及国有长庆石油局的1/3,而产量却超过后者的一半,利税与之相当。区别还在于上述两家国有企业占据的是陕北地质条件最好的地方,而民营企业是在矿藏条件最差的山区发展起来的。第一场博弈的结果,为第二场博弈拉开了序幕。第一场博弈是按照规则展开的,第二场是因政府官员破坏了规则才引发的博弈。在是否按照法律规则解决纷争的问题上引起了新的更严重的纷争。在一个文明的国度,当问题不能通过协商解决的时候,毫无疑问,既定的法律就是双方都应认可的解决管道。
    
    这是一场真正的博弈,作为中国大陆目前最大的行政诉讼案,其意义远超出了数万投资者与当地官员的利益纷争。这场博弈,正在见证着中国的市场经济是否在沿着正确的轨道成长,见证着中国的法治社会是否在真正的法治精神中成长,见证着中国政府倡言构建的和谐社会是否在真正开始实施。这场博弈,考验着民众与改革者是否有力量战胜那些盗用市场经济大肆进行掠夺的势力,是否有力量战胜那些践踏法律或将自己的邪恶意志法律化、政府化的势力。这些势力在中国政府要求世界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的同时,通过自己的胡作非为告诉世界,中国就不是市场经济国家;在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中提倡多元化,在国内不断出台政策法律打破垄断的同时,却在顶风作案要重建和维持自己掌控的腐败无效的官办经济;在中国政府反对某些国家继续冷战思维的同时,却对自己国家的民众进行顽固的冷战思维。他们把人民经济上的发展看成对自己地盘的攻城略地,把人民的依法维权看成犯上作乱。
    
    中国正处在一个确立未来发展方向的紧要时期。像“陕北民营石油事件”这样一场又一场博弈的结果,决定着中国是朝着市场、民主、法治与和平的方向发展,还是不断催生恐惧与仇恨,继续深陷稳定与动乱的漩涡循环往复。每一次博弈都是关键的,每一个人的声音,每一种力量的态度都是关键的。我们认为,既然我们信奉了市场经济,信奉了民主法治,信奉了和平和谐,我们所有的人就应该为此而勇敢的努力。勇敢是信仰的果实,自由是勇敢的果实。所有热爱中国,所有对中国未来充满信心的人都应该同声高歌,“这里将是一片自由的土地,因为这里是勇敢者的家园。”
    
    我们向陕西榆林、延安两市十五县六万勇敢的投资人民致敬!向冯秉先、冯孝元、仝宗瑞、马启明、孔玉明、张万兴、王志军、任广明、袁佩祥、马成功、贺建军、刘挺发等12位身陷囹圄的民营企业家维权代表致敬!
    
    我们向身陷囹圄的著名律师朱久虎先生致敬!
    
    我们向北京的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泰福律师事务所、莫少平律师事务所、晟智律师事务所、共和律师事务所、京鼎律师事务所、华一律师事务所、中文律师事务所、杰通律师事务所等41家律师事务所以及莫少平、肖太福、李和平、张献华、高智晟、唐国玺、祁永红、张月贤、许志永、张星水、吴革、滕彪、江天勇、张亚梅、张峰、刘天永、翟炜、浦志强、赵晓波、刘兴成、金晓光等101位律师先生、女士们致敬!他们在朱久虎律师被捕后发出了强烈的呼吁,他们也正在推动此次法律行动继续进行下去。
    
    我们向中国新闻周刊、财经、国际金融报、法制日报、中国改革、第一财经日报、中国工商时报、南风窗、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深圳商报、经济观察报、新京报、中国青年报、中国企业报、中国经营报、中国经济时报、21世纪经济报道、亚洲周刊、凤凰卫视、瞭望东方周刊、现代文明画报、经济参考报等56家媒体,网易、新浪、搜狐、博客、博讯、人民网等37家国内外网站,31家国际媒体的176位记者先生们、女士们致敬!他们对“陕北民营石油事件”以及朱久虎律师的法律行动给予了深切的关注,并冲破阻力给予报道。
    
    我们向在“陕北民营石油事件”签名声援活动中,勇敢地签署了自己英名的255位先生们、女士们致敬。
    
    我们向在“陕北民营石油事件”中抵制陕西三级政府违法行政的并坚持自己独立意见的中央相干各部委、陕西省市县三级政府的诸位官员先生们致敬。
    
    我们向孙孚凌、王光英、厉以宁、胡德平、华贻芳、迟福林等著名人士致敬!他们在“陕北民营石油事件”依法维权的艰苦时刻关于破除垄断、转变政府职能、进一步推动市场经济改革的明确态度,给予了此次全国最大的民营经济维权行动以有力的支持。
    
    最后我们特别向下列著名人士致敬!他们自“陕北民营石油事件”发生以来就给予了持续的关注,他们通过赴陕调查,召开研讨会、论证会,撰写文章,向中央政府上书等方式公开表达了对他们广大石油投资者和律师团维权行动的支持。
    
    于光远、江 平、吴敬琏、巫昌祯、朱厚泽、茅于轼、肖灼基、应松年、张树义、姜明安
    
    莫玉川、保育钧、何 伟、郭海燕、周叔莲、万典武、张曙光、晓 亮、邱兆祥、余大章
    
    李成勋、方恭温、冒天启、袁纲明、宋养琰、唐宗焜、管益忻、李义平、晏智杰、张厚义
    
    张学春、顾海兵、党治国、孙琬仲、曹守晔、胡安潮、陈兴良、谢家道、杜钢建、李曙光
    
    陈 淮、范恒山、孙立平、夏业良、夏家骏、毛寿龙、马怀德、顾海兵、胡星斗、寇志新
    
    郭道晖、曹思源、杜 光、钟朋荣、吴明瑜、张学春、杨启先、周国钧、仲大军、展 江
    
    周汉华、张祖桦、李洪雷、蔡乐渭、田宇红、李 健、蔡定剑、顾 健、陈光中、何永勤
    
    杨 鹏、杨 阳、卢建平、徐 炳、浦志强、高 粱、刘军宁、崔之元、丁 东、陈元平
    
    李柏光、党国英、笑 蜀、王 怡、廖亦武、郭银星、杜导斌、汤维建、张耀杰、刘 狄
    
    赵功达、王振民、陈永苗、常修泽、余樟法、许耀桐、陆建华、郭国汀、胡冀燕、高小勇
    
    王光泽、秦 耕、许 行、钱志新、李建雄、秦 兵、杨天水、赵 昕、何忠洲、张大军
    
    杜义龙、狄 马、向文华、康国祥、何 山、赵爱梅、王占成、周恩慧、彭尔昆、蔺翠牌
    
    赵景贤、朱少平、汤维建、王振民、常修泽、郭飞熊、石小敏、杨晓陆、许医农、华新民
    
    郭素平、周鸿陵、邓聿文、陆 媛、范亚峰、陈小平、贾柯夫、周 勍、高 战、周丽新
    
    余 晖、白雅丽、刘井玉
    
    
    让我们追随这些勇敢者的脚步继续前进!不管还要经历多少艰险和挫折,我们一定要继续前进!我们坚信,伟大的勇敢者将确立这个国家的伟大未来!
    


附件7、关于“陕北民营石油案”致中国公民和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关于“陕北民营石油案”致中国公民及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公民维权自愿者呼吁中国公民及中央政府紧急关注“陕北民营石油案”!
    
    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和“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首次写入宪法。2005年02月24日,《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石油等垄断行业和领域。同时,从1994年开始陆续在陕北以各种形式进行石油业投资并于2003年3月起被有关陕西地方政府强行无偿(只是后来迫于上访压力和中央有关官员的批示才改为低偿)收回“三权”(所有权、经营权、收益权)的民间投资者和利益关系人也走上了从上访到与相关政府协商对话并积极准备行政诉讼的理性维权之路。所有这些,令我们对“陕北民营石油案”的妥善共赢解决报有相当积极的期待和憧憬。所以如此,不仅仅是因为此案涉及地域广阔(延安、榆林2市15县),涉案人数众多(1000多家民企6万多投资人10多万利益相关人),涉案资产庞大(民营石油投资人认为2003年价值70多亿,现值更多),更因为此案关系到公民的财产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关系到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和诉权,关系到政府的信用和在市场经济下的角色和作用以及如何依法行政,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和政治的文明,关系到我们国家的法治进程及其走向,同时也关系到作为国家战略资源的石油产品的安全和效用以及环境保护。
    
    但是,令我们十分震惊和不解的是,2005年5月12日,就在陕北民间石油投资者代表秉持善意和理性与陕西地方政府进行诉前对话的时候,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为主的地方官员,竟然明令投资人不许上访和诉讼,如果投资人继续上访,就把领头的人抓起来判刑,并用榆林市三岔湾农民土地案中大批农民被判刑的例子对陕北民营石油投资者进行恐吓威胁。并再次动用暴力手段于5月14日开始以“涉嫌扰乱社会治安罪”等罪名拘押冯孝元、仝宗瑞、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投资者代表和油农,查抄设在靖边县的律师工作室并拿走电脑和一些资料,更于5月26日凌晨在靖边拘捕并刑事拘留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又说其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非法集会”)并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其家人委托的律师会见。此外,更大规模的搜捕正在进行当中,当地投资者和油农正四处逃亡。同时,5月23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本案是抽象行政行为和政府正在处理当中,法院不好插手”为由拒绝接受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律师递交的以陕北民营石油投资者诉讼总代表冯孝元为原告、以陕西省三级政府为被告的行政诉讼起诉状,并拒绝跟律师探讨法律问题。陕西地方政府还派大量人员进京,一方面向中央和各个部门诬告律师团和投资人,以“稳定”为幌子要挟中央政府,另一方面阻止律师团和投资人进一步采取法律行动,阻击投资者向中央政府反映情况。事态的风云突变和急转直下不但打断和逆转了本案的应有进程,而且也令我们对其后的演化持有深深的忧虑。
    
    勿庸讳言,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一切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作为国家战略资源的石油资源更是如此。但是,在所有权归国家的前提下,国家更应关心的是石油产品的安全和使用保障,更应关心的是石油产品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为达此目的,国家在石油产品的开采和加工上就应以经济和社会的综合效益为最大考量。那么,就应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通过所有权和经营权的有偿分离,通过多种所有制经营方式的平等参与和竞争来实现,否则,就会既破坏和浪费资源,污染环境,也会大大降低资源的开采和加工效能。世界各国的石油开采和加工的历史经验和教训也证明了这一点,陕北油田20年来的历史也说明了这一点。所以,《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有关允许民间资本进入石油行业的意见既是客观要求,也是明智选择,体现了石油业的应当发展方向。
    
    追求尊严、自由和幸福是人类的天性和目标。所以,作为其实现手段的私人财产权既是公民权利的基石,也是社会实现和谐共存的保证,更是现代人类文明的支撑。只有具有财产权保障和现实财产的公民才会对国家有认同感和向心力,也才会对国家承担义务和责任,所以,人类历史证明,富民才能强国。因此,保障公民的财产和鼓励促使其增值是政府的责任和义务,也是国家安全和强大的源泉。那种动辄以国家利益和政府行为为借口与民争利,剥夺公民的财产权,阻塞公民财产的增值,实际上都是有悖于国家的反国家行为,势必造成公民与国家的分离和社会的动荡与危机。更不用说,大量事实证明,一些人打着国家和政府的旗号进行上述行为,实际上是为了谋取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这就更是违反法律的叛国侵权行为了。
    
    陕西有关地方政府当初极力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陕北油田的开发,在民间资本承受很大的投资风险并经艰苦努力正逐渐走上良性经营的时候,却悍然以一纸公文就动用行政手段强行无偿收回民间资本在陕北油田的全部投资。试问,这样的朝令夕改、反复无常,当地政府的信用何在?如此作为,既侵犯了公民的权利,也冒犯了天下的道义公理,当地政府的合法性又何在?
    
    从法律关系看,当时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对外与陕西省三级政府签订委托协议,陕西省三级政府进而与民营投资人签订合作开发石油协议,应当是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对外经营行为的表现,陕北民营石油企业的投资开发行为不是独立的行为,属于合同行为,是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对外经营行为的延伸和表现形式。根据我国法律不允许国家机关直接从事经商的规定,陕西省三级政府只是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委托的组织者,不能成为直接开发经营者。根据我国《合同法》的规定,陕西省三级政府与陕北民营石油企业的签约行为应当视为委托与被委托的合同关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陕北民营石油企业才是合作开发石油的合同主体。陕西省三级政府动用行政强制手段干预合法的合同关系的行为,既有具体的行政部门,也有具体的行政对象,更有具体的行政后果,应该是具体的行政行为。这种具体行政行为属于超越行政职权的行为。我国《合同法》规定,在协商不成且没有约定仲裁的情形下,对合同解除的管辖权归属人民法院。行政机关如果单方强行以具体行政行为解除合同,即构成越权干预合同纠纷的行政违法行为。由此可见,本案中,陕西省三级政府动用行政权力,以单方、暴力的具体行政行为强行解除合同,接管合同关系对方的油井资产是明显的越权干预合同纠纷的行政违法行为。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关于超越职权的行政行为应当撤销的规定,陕西省三级政府实施的越权干预合同纠纷,强行接管民营油井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当依法被法院判决撤销。
    
    陕西有关地方政府从鼓励和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陕北油田开发开始,就客观上与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存在了紧密的关系,即它负有保障民间资本开发陕北油田得以正常进行的义务和责任。现在,它不但违背当初承诺,放弃自己的相应义务和责任,还以一纸它自己下达的公文推翻以前的承诺,宣布收回“三权”,其后果势必造成投资陕北油田的民间资本的巨大经济损失,这就事实上形成了它与陕北民营石油企业投资者及其利益关系人之间的经济纠纷。作为这个经济纠纷的当事一方,陕西有关地方政府与陕北民营石油企业投资者及其利益关系人在法律上是完全平等的关系。按照法治的原则,这个经济纠纷只能或者通过双方的平等协商、或者通过司法裁判来解决。在这个问题上,作为利害关系方的政府不能也无权动用国家的公器通过强制的行政手段来超越法律的为自己谋取单方面自认的权益。但是陕西有关地方政府却置法治于不顾,超越法律动用其所拥有的强制行政手段非法强制收回“三权”,这是典型的公器滥用,是明目张胆的犯罪行为。
    
    公民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当政府侵犯公民权利时,作为公民维权的救济手段,公民有权上访请愿、对话协商、司法诉讼,直至反抗暴政。同时,政府最重要的职责就是保障和维护人权。这也是构成政府合法性的必要来源。为此,政府不该有也不能有自己的利益。陕西有关地方政府侵犯陕北民营石油企业投资者和利益关系人的公民权利在先,又使用种种手段剥夺和阻塞他们的维权救济手段在后,这样的政府,还有什么合法性可言?如此作为,又要把陕北的6万多投资人10多万利益相关人逼向何处?这实际上是在与公民为敌,也是在与国家为敌!
    
    由于陕西有关地方政府的违法所为,给陕北民营石油企业投资者和利益关系人及其家庭造成了空前的灾难,他们的人身自由被侵犯,人格被侮辱,财产被洗荡一空,其中许多人债台高筑,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生活陷入困境和绝境之中。但是,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既没有自甘自受,颓废沉沦,也没有以暴易暴,仇视社会,而是不畏暴力,不屈不挠,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从上访开始,在社会各界的关注支持下,在委托律师的全力法律救助下,逐步走上了通过法律维权的理性道路。利益矛盾,和平斗争,走司法调解之路,用法律解决问题,这不正是现代文明社会的要求和标志吗?!正是他们的坚忍、善意、负责和理性以及崇尚法治的公民意识,才使得其行为仍然限制在法律框架的范围内,没有出现更加严重的不可收拾的后果,从而为本案的妥善解决创造了条件和继续提供着可能。所以,他们的维权行动既应该得到社会和国家的大力褒奖和肯定,也为以后的公民维权及其健康发展树立了榜样。
    
    律师在现代司法中起着维护司法公正、促进司法进步的重要作用。作为法治社会下的一个特殊职业,它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它的角色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律师的执业权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如何对待律师,如何对待律师的执业权,反映着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文明程度和法治水平。在“陕北民营石油案”中,陕北民营石油企业投资者和利益关系人委托的律师们不畏艰险,敬业履责,为推进此案妥善、积极和建设性的解决付出了长期的艰苦努力。但是,陕西有关地方政府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和继续自己的违法行为以及固化违法结果,不但对律师的正常工作设置障碍、施加压力、惑众诬告、恐吓威胁等等加以横加阻拦和粗暴干涉,而且最后竟发展到查抄律师办公室、没收律师工作文件和以莫须有的罪名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拘押律师的地步。如此作为既侵犯了律师的执业权,也动摇了国家司法的基石,是对国家司法的公然严重挑战,理应引起国家和社会的高度警惕和坚决阻止。
    
    实际上,纵观陕北油田事件,原本并不复杂,尤其是在近两年来政治环境和经济政策改善的大背景下,只要陕西有关地方政府依法办事,秉承善意和负责的态度,从大局和长远出发,认真与有关各方协商对话,妥善处理各方面的利益关系,问题是不难解决的。其间,包括法律界在内的社会各界也对此案保持了持续的关注并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解决意见和建议,媒体也进行了持续的跟踪报道。但是,他们却“私”字在前,“利”字当头,全然不顾陕北民营石油企业投资者和利益关系人的善意表示和理性交涉,不顾中央政府依法行政的承诺和要求,不顾社会各界的舆论,顽固和粗暴的一再超越权限地践踏法律,恶意阻塞谈判协商和司法解决之路,从而使事件步步升级,矛盾日益激化,陕北社会已呈高危状态。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陕北民营石油案”已发展到需要中国公民和中央政府高度关注的境地,如果再任由陕西有关地方政府一意孤行,公民权利将危如垒卵,司法体制将面临瘫痪,中央政府的权威和合法性将面临严峻挑战,其后果将难以预料和令人堪忧。
    
    为此,我们呼吁和要求:
    
    1、陕西有关地方政府立即无条件的释放朱久虎律师及其他被拘押的陕北民营石油投资者代表和油农,停止一切正在进行的有关拘捕行动,返还被查抄的律师文件和物品;
    
    2、全国人大启动有关此案的专项调查,实地调查陕北石油民营的原由和经过、强制回收的过程、回收后的生产经营的状况和收入利润的走向、环境破坏的原因和程度、民间投资者的维权努力和受到的非法侵害;
    
    3、最高检察院立案侦查“陕北民营石油案”中对公民人身自由的违法侵害和对公民合法财产的违法剥夺,对侵权者依法提起公诉;
    
    4、最高法院受理这一案件,以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及其经营权、人身自由权、诉权和律师的执业权,促使和推动政府依法行政;
    
    5、国务院通过行政程序撤去陕西省三级地方政府的有关责任人的官职,为妥善和积极解决问题创造可能和铺平道路;
    
    6、有关各方重开谈判,平等协商,妥善和建设性的解决陕北石油的民营问题。
    
    最后,我们呼吁公民签名支持这封公开信,以保障公民权利和推进国家的法治进程。
    
    
    此致
    
    
    公民维权自愿者
    
    李 健(大连) 等
    
    2005年6月13日
    
    
    注:
    
    1、签名公民请用合法姓名,并附行政地名,如是律师请注明;
    
    2、签名信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3、签名大致按接到签名的时间顺序排列。
    
    
    
    有关附件:
    
    1、陕北石油民企维权大事记
    
    2、陕西省靖边县被政府收回油井民营企业行政起诉状
    
    3、中共榆林市委、榆林市人民政府的汇报提纲
    
    4、被拘押人员名单
    
    
    已签名:259人 (20050824-1330)
    
    李 健(大连) 张祖桦(北京) 张耀杰(北京) 王治晶(北京) 何永勤(杭州)
    
    杨 涛(湖北) 杜导斌(湖北) 王光泽(北京) 苏祖祥(湖北) 吴 伟(广州)
    
    杨卫光(大连) 张忠儒(大连) 吴孟谦(杭州) 李午汜(北京) 李树权(哈尔滨)
    
    景 祥(广州) 秦 耕(海口) 刘军宁(北京) 党治国(西安) 秦 兵(北京 律师)
    
    杨德寿(郑州) 许医农(北京) 徐 柯(济南) 罗 宏(成都) 李新德(安徽)
    
    万 良(吉林) 李剑虹(上海) 滕 彪(北京) 钮丰禾(扬州) 江天勇(北京 律师)
    
    陈光诚(山东) 宋玉峰(上海) 李 彪(安徽) 王洪民(河南) 高智晟(北京 律师)
    
    邢景生(保定) 陈永苗(北京) 刘飞跃(湖北) 张泽国(山东聊城) 田永德(内蒙磴口)
    
    孙富贵(福建) 赵国良(湖南) 刘晓波(北京) 唐荆陵(广州 律师) 楚天舒(湖南)
    
    冯秉先(内蒙) 陈贤君(浙江温岭) 江 峰(上海) 戚钦宏(广西钦州) 赵汉青(黑龙江)
    
    施晓渝(重庆) 王继海(上海) 刘啸天(湖南) 刘 柠(西安) 刘 荻(北京)
    
    莫非雪(上海) 赵达功(深圳) 吕耿松(杭州) 郭玉闪(北京) 李英强(北京)
    
    张玉波(黑龙江) 袁浪生(长沙) 张冬青(西安) 张大军(北京) 谢维雁(威海)
    
    庄 苓(广州) 杨春光(辽宁) 赵建峰(郑州) 徐高金(江西) 冯 岩(黑龙江)
    
    张嘉谚(贵州) 余樟法(广西南宁) 谭 凯(桂林) 曾荣康(成都) 叶汉心(贵州)
    
    楚望台(北京) 赵志方(大连) 郭海燕(北京) sl wong(香港) 杨 扬(长沙)
    
    黎 明(河南) 万延海(北京) 黎小龙(广西) 薛振标(广西) 李志友(广西)
    
    王犀利(香港) 唐 云(重庆) 李建辉(北京) 娄 高(乌鲁木齐) 狄 马(陕西)
    
    王 怡(成都) 杜义龙(陕西) 冯彦崴(呼和浩特) 石 勇(贵州) 郭小林(北京)
    
    张天雪(山东) 曲建平(黑龙江) 张玉祥(江苏) 陈光中(重庆) 廖亦武(成都)
    
    
    杨天水(南京) 杨银波(广州) 徐锡亚(陕西) 廖双元(贵阳) 吴玉琴(贵阳)
    
    莫建刚(贵阳) 刘友明(湖南) 夏业良(北京) 关迺炘(北京) 周 勍(北京)
    
    田晓明(丹东) 王 宁(广州) 易 尧(湖南) 吴越雨(南京) 姜 涛(湖北)
    
    蒲文忠(北京) 陈 峰(北京) 浦志强(北京 律师) 江棋生(北京) 马英华(河北)
    
    刘正友(四川自贡) 孙大午(河北) 郭少坤(徐州) 龚是非(北京) 杨 鹏(四川)
    
    张星水(北京 律师) 陈青山(青岛) 姜福祯(青岛) 谢 茂(内蒙) 汪新才(湖北)
    
    彦 博(内蒙) 孙文广(山东) 高 战(北京) 邓聿文(北京) 张铭山(潍坊)
    
    陈延忠(青岛) 欧阳懿(四川) 陈 卫(四川) 黄晓敏(成都) 南 峰(广州)
    
    丁秋龙(北京) 郭庆海(河北泊头) 周志远(牡丹江) 黄大川(沈阳) 毛国良(浙江)
    
    朱小平(江苏) 林信舒(福州) 杨仲侠(南京) 康国雄(北京) 陳柏達(台灣)
    
    傅干斌(湖南) 车宏年(山东) 张新行(重庆) 刘 伟(重庆) 余建国(重庆)
    
    许亮进(重庆) 田中人(安徽) 劉 泰(香港) 程 凡(温州) 高愈希(北京)
    
    刘沂伦(北京) 沈鉴华(江苏) 周红云(河北) 周鸿陵(北京) 孙建国(南京)
    
    王超俊(山西) 郭国汀(上海) 吴建中(山东) 华付兴(湖南邵阳) 庄道鹤(杭州)
    
    韩 武(山西) 云 衡(北京) 陈叶群(广州) 施宗平(云南) 王超俊(山西)
    
    吴建中(山东) 徐春元(河北) 张承业(西安) 魏永良(河北武安) 徐 康(湖北襄樊)
    
    施雪捷(香港) 张国堂(湖北宜昌) 江明峰(北京) 殷训太(上海) 汪海洋(开封)
    
    赵 昕(北京) 毛国良(浙江) 邹光旭(山东) 白中伟(西安 律师) 郭飞熊(北京)
    
    王孝智(湖南 律师) 易 刚(黑龙江) 邓泽标(深圳) 路江华(山东) 郑年怀(北京)
    
    徐军永(浙江) 唐 彬(广州) 何辉新(兰州 律师) 鄢裕样(武汉) 吴 辉(长沙)
    
    
    柳孚三(香港) 杨在新(广西 律师) 徐建新(江西) 杨兴录(北京 律师) 马天林(青岛 律师)
    
    张 海(青岛 律师) 黄惠芳(长沙) 秦良平(江苏) 李国涛(上海) 侯文卓(北京)
    
    孙文广(济南) 陈树庆(杭州) 王 辉(安徽) 陈 颖(广州) 孙永祥(广州)
    
    彭树明(上海) 程 俊(浙江 律师) 施宗平(云南) 殷玉生(北京) 沈 阳(浙江)
    
    杨文嵩(大连) 岳 扬(湖北孝感) 苏小和(北京) 王国伟(上海) 何忠洲(北京)
    
    张 起(重庆) 赵公夫(辽宁鞍山) 聂 曦(湖南) 孙 良(陕西咸阳) 刘爱新(武汉)
    
    高 飞(湖南) 张兴陆(河南) 庄闵军(江西) 昝爱宗(北京) 李 翮(江苏徐州)
    
    赵公夫(辽宁鞍山) 赵 飞(陕西子洲)
    
    
    
    陈泱潮 封从德(法国巴黎) 徐水良 大卫张 蔡 楚(美国)
    
    井 蛙 王一梁 李 强(美国纽约) 高 寒(纽约) 张伟国
    
    郑钦华(法国巴黎) 周育田(曼谷) 吕 易(澳洲) 孙立勇(澳大利亚) 武振荣(韩国汉城)
    
    李 新(德国) 郭国汀(加拿大 律师) 辛 明(加拿大) 归宇斌(韩国) 林傲祥(韩国光州)
    
    王尽力(singapore) 康秋星(巴黎)
    
    
    --------------------
    附件7之     有关附件请参看 _(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继续为朱久虎和冯秉先呐喊
  • 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非法关押他父亲冯秉先的野蛮暴行(图)
  • 陕北油农维权代表冯秉先被逮捕
  • 陕北石油纠纷:冯秉先批注榆林市《汇报提纲》
  • 关于冯秉先之子冯彦伟绝食抗议榆林市政府/高智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