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泽慧文革初期曾被诬为叛徒女儿(图)
(博讯2005年8月20日)
    
江泽慧<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wenge>文革</a>初期曾被诬为叛徒女儿

    1938年11月间,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委派原六安县长盛子瑾任第六行政区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那时,国共两党形成较好的统一战线局面。安徽省民众动员委员会是地下中共安徽省工委领导下的统一战线组织,省动委会内的地下党负责人是省工委常委张劲夫(对外是省动委会总干事)。他根据中共省工委的决定,抽调江上青、赵敏、吕振球、徐崇富等几位同志,又组织省动委会直属第八工作团,统由江上青率领。其中党员组成中共特别支部,由江上青任支部书记,一起去皖东北协同盛子瑾开展敌后工作,创建皖东北抗日根据地。

    江上青才华出众,善与人交,工作很有魄力,很有办法,有胆有识。他深知敌后形势复杂,环境险恶,临行时作“自祭”联一副:“拚得瘦骨埋锋镝,常使英雄祭血衣”。可见,他已决心誓死不负党和人民的托付。他这副“自祭”联不幸成为谶语。他到皖东北工作仅九个月,就遇难了,时仅28岁。从他在皖东北工作短短时间内所取得的业绩看,他确是我党的栋梁之才。

    我是省动委会直属第24工作团团员(后任第12工作团副团长),团部驻麻埠镇附近,我带一部分团员在麻埠北约20里小马店工作。1938年11月下旬,江上青率领好几位同志,从立煌县城(解放后改为金寨县)出发,正好是一天的行程(约80 里),到小马店我们处驻宿。那时生活条件很差,但青年之间有着炽烈的革命热情,我尽其所有进行招待。在群众家里找些竹笆、木板等,放上稻草,成为床铺,烧热水给他们洗脚,让他休息、睡好,多放米,多做饭,添点荤菜让他们吃香,吃好。我们很乐意,他们很高兴。

    晚饭后,江上青等和我们几位同志,在一起啦呱、叙谈,气氛十分融洽、活跃。叙谈中自然地插些乐观、诙谐语言,不断发出笑声。我向江上青说:你是我的老大哥,你是我的三个老大哥。他和同志们对我这样的突然提法,都不解其意,江问我:怎么能是三个老大哥呢?我答:你的年龄比我大好几岁,这是一个老大哥;你的文化水平比我高得多,这又是一个老大哥;你的马列主义理论,比我知道的多得多,这也是一个老大哥。这不是三个老大哥吗?惹得全场同志哈哈大笑。

    他深知我是皖东北泗县人,集体叙谈后,他约我到村外个别啦呱。他要我跟他一起到皖东北工作,语言恳切,情意诚挚,向我做动员工作。我未同意。我说我们有几个人商议,最近已向上级要求到延安学习去。这时,他就不便多说了。时已半夜,我俩在月光下握手告别,各自回住处休息了。

    第二天早饭后,江上青等几位同志又起程了。他们打算由麻埠向东走,经独山、苏家埠到六安城。再具体打听去皖东北的路线。我们几位同志送他们出村南头,亲切地握手话别。

    将他们送走之后,我们几个人谈论着他们,都认为江上青的文化、理论水平和言谈风采以及能力,都是名不虚传。

    江上青在我的脑子里留下深刻的印象。以后,我常想念到他。可是,1939年冬,我在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教导队,听形势报告中,却得知上青在皖东北牺牲的消息。这样的一名革命骨干,一名不可多得的人才,被可恨的敌人杀害了,我为之悲痛,小马店短暂的相会情景,常常萦绕于怀。

    1966年起进行“文化大革命”,1973年2月我被分配到安徽省农学院任院长、党委书记。一天,开院党委会讨论清理积案,会上由人事处负责人汇报情况。汇报说我院林学系有一位女教师叫江泽慧的,“文革”初期,有人说她是叛徒女儿,批斗一番,就搁下了,还未做结论。我似乎有些感觉,问:她的父亲叫什么名字?答:叫江上青。我很诧异,急问:是不是扬州人?答:正是扬州人。我把卷宗调过来看看,正是江上青这三个字。我说:江泽慧不是叛徒女儿,是烈士女儿。我接着说:“江泽慧还不认识他的父亲是什么样子呢!江上青抗日离家时,他的老婆怀着孕还未生下来呢!以江泽慧出生的年、月算算,她正是江上青离家时、她母亲怀孕的那个孩子。江上青由扬州到武汉,到大别山,又到皖东北开辟抗日根据地,1939年8月29日行军路上,中敌人埋伏,壮烈牺牲了。牺牲的地点在安徽省泗县北乡刘圩附近。

    与会同志们说,说江泽慧是叛徒女儿,这是一个冤案。现在遇到你,你又说得这样详细,这就也是个奇案了。这案要平反,要快平反。

    会上又讨论了一番。认为:关于江上青的家事,是孟亦奇听江上青生前讲的;到皖东北以后和牺牲的情况,是孟亦奇听到别人说的,不能写出直接的有效证明。而且天下奇事多,“文革”中调查韩九如,找到六个韩九如。有的是革命的,有的是反革命的,有的是平平老百姓,我提出:江上清牺牲时,我不在皖东北。现在合肥市有些同志曾在皖东北工作,知道的情况会更详细些,更直接些,他们会写出有效的证明的。会议决定派三人小组到合肥市找曾在皖东北工作的人写出证明。

    党委会议结束后,调查小组即往合肥,很快取得有效的证明。这时农学院在农村办学,院部和农学、植保、农机几个系,在宿县城南紫芦湖;蚕桑、茶叶和林学三个系在滁县沙河集附近,为沙河分院;畜牧兽医在凤阳城北,为凤阳分院。分院都设分院党委。院党委派人携带为江泽慧平反的决定和证明材料,到沙河分院,由分院党委召集大会,宣布为江泽慧平反。自此,江泽慧过去被诬栽的“叛徒女儿”的帽子被抛到九霄云外了,而成为真实的光荣的烈士女儿了。

    几天后,出于对江上青烈士的感情,对其遗属的关怀,我专程到沙河分院看望她们。江泽慧已有个三口之家了。她的母亲王者兰随她过日子。王者兰也是个知识分子,说话通情达理,仪表温文尔雅。可惜,几年后她去世了。

    江上青生前,由于他才华横溢,能力超群,坚定地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抗日宣传工作,统一战线工作,扩大和掌握武装,开展游击战争,训练、培养干部等,都很快取得了很大成绩,为创建皖东北抗日民主根据地打下了坚实基础。他的光辉形象和革命业绩,永远活在皖东北人民的心中。

    今年是江上青殉难60周年,附诗一首,以表怀念之情。

    怀念江上青同志

    当年笑语送君行,抗日冲冠壮士情。

    大痛斯人含恨去,心香一瓣慰英灵。

    (作者孟亦奇系原安徽省政协常委)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工程院士遴选江泽民胞妹江泽慧除名
  • 江泽慧:中国湿地保护工作仍面临困难和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