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路:虚拟的事实、荒唐的逻辑—再答任不寐先生
请看博讯热点:黄金高反腐案

(博讯2005年8月18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任不寐先生对拙作的答辩令人哭笑不得,题目居然是《黄金高不是我杀的》,黄金高还 没死,任先生何必否认自己是“杀人犯”?其次,这个否定判断的前提是认可黄金高可 能要被枪毙,这就等于承认了拙作的判断,这与任先生的文章内容岂不矛盾? 再没有逻辑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拙作认为黄金高可能面临死刑判决,是一种对未来事 实的预测,不是“宣判”,任先生何以能得出笔者将黄金高推上断头台的结论?当然,任先生还说:“但事实是,无论是这位作者,还是我,都没有这个能力,生杀予夺者当局也。”这话貌似有理,具体到黄案,却是胡话。我们知道,如果没有“犯罪事实”,当局根本没有可能将黄金高判处死刑,(理由我在前一篇文章已经分析了,不再赘述),黄金高的一封投书,还到不了让“当局”非要他命的程度。而且,人民网也是“当局”办的,如果真是因为一封投书要他的命,当初何必给他发表?任先生写的东西比黄金高更让当局仇恨,当局何以不要任先生的命还颁发护照让其出国?事实上,黄金高命运的跌宕起伏是两种力量较量的结果,中共最高当局未必就不希望黄金高是真实的反腐英雄,未必就真的要想要他的命。真想要黄金高命的应该是福建地方当局,最终让黄金高丧命的却是他自己的腐败行为。
    任先生答辩的第三条是笔者是法律工作者,而法律工作者应该遵循无罪推定的原则。我不能不指出任先生在这里故意胡搅蛮缠。其一、无罪推定是法官判案的准则,不是我们做事实判断的准则。这个原则对公共领域发言者的约束只是不能在法院宣判前把黄金高称作罪犯,并不能限制发言者对黄金高是否构成犯罪、是否能被判死刑做出自己的判断。
    其二、笔者是法律工作者,是人权主义者,是维权人士,这都没错,但是,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笔者首先是公共领域的发言者,笔者的职业和信仰并不应该决定笔者对事实做出的判断。如果相反,那么就真的成为被人讥讽的“屁股决定脑袋”论者了。倒是任先生应该对这种“立场决定事实判断”的思维进行反思。至于“毫不怀疑地将中国喉舌公布的所谓‘事实’完全视为事实,并以此为根据信口开河,甚至还宣判了他死刑”,任先生做出这样的结论,是不是太武断了?笔者倾向于认为黄金高有罪,是完全依据“中国喉舌公布”的事实吗?笔者在文章前半部分的铺垫不是想论证黄金高可能有罪吗?再者,“中国喉舌”公布的事实,尤其是检察院的起诉书,难道就那么不堪相信吗?任先生据以大发议论的关于黄案的资讯,有多少不是“中国
    喉舌”公布的?当初任先生读到的黄金高投书难道不是“中国喉舌”公布的吗?关于黄案中的政治报复,笔者从来没有否认,因为福建官场报复是客观存在的,但是陷害却未必。因为我们没有相关的证据支持这一说法。任先生不能把政治报复和陷害混为一谈。事实上,如果正视事实,应该不难看出,虽然海外舆论虽然想帮助黄金高,但是却在客观上给福建当局的政治报复提供了借口和条件。
    笔者承认拙作的题目让人容易误读,笔者并不是要把黄金高可能面临死刑判决的全部责任推到任先生的身上,拙作想说的是任先生的文章特别是他的辩护理由对黄金高走上断头台不见的有正面价值。
    任先生不是黄金高的朋友,也不是海外民运,这是拙作的失误,为此本人郑重向任不寐先生道歉。
    
    
    2005年8月18日于青岛虎山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