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任不寐:黄金高不是我杀的—简答《谁将黄金高送上断头台?》一文
请看博讯热点:黄金高反腐案

(博讯2005年8月17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博讯的朋友转来博迅焦点刊发的《谁将黄金高送上断头台?——兼与任不寐先生商榷》一文,看后略有所得,写几句印象仅供读者参考。
     (博讯 boxun.com)

    第一、《谁》文先“根据中国法律”,并根据中国媒体公布的“事实”,宣判:“贪污受贿10万元以上理论上可以判处死刑,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无期徒刑以上普通刑事案件。最近几年大陆死刑判决的实际执行标准提升到贪污500万以上。黄金高受贿600万,而且检察院也起诉到了中级法院,黄金高本身有没有任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的情形,从重处罚的理由倒是能找到一大堆。因此,从理论上说,如果证据不出现重大变化,黄金高将面临死刑判决!”,因此,是作者将黄金高送上断头台,不是我。
    
    第二、但事实是,无论是这位作者,还是我,都没有这个能力,生杀予夺者当局也。曾有人骂我卖国,我即使想卖,也没有这个权力。又有人骂我颠覆政府,遗憾的是我只是一介书生,颠覆一个街道办事处的能力都没有。杀黄金高,象作者一样,自吹一下而已。为谁辩护就等于害了谁,这一奴才逻辑在我第一次披露不锈钢案的时候就有“理性主义”者大谈特谈,这种观念不把罪归结于凶手,反而认为抗议者“叫”凶手杀了人。以其昏昏,何以昭昭。
    
    第三、作者似乎与法律有源,作为“法律工作者”,无罪推定乃基本原则,法院尚未宣判,作者何以完全肯定黄金高犯了贪污罪,“不道德罪”,甚至还宣判了他死刑?作者似乎是一位人权主义者,作为维权人士,何以毫不怀疑地将中国喉舌公布的所谓“事实”完全视为事实,并以此为根据信口开河?君不记得当年他们公布的林昭的犯罪事实,刘少奇的犯罪事实(内奸等)?他们也公布六四暴徒的犯罪事实?我为“六四暴徒”的辩护(参见拙文《为一九八九辩护》),是否也意味着我要为这些人被判处重刑承担责
    任?作者说:“凡是有司法经验的人都知道,检察院指控的事实必须有证据支持,具体到黄案……”云云,他应该记得,佘祥林案也“有证据支持”。
    
    第四、关于黄金高及福建高官是否腐败,在法律上我都是无罪推定,在政治上我相信“无官不贪”。正因为如此,我把腐败问题及这位作者特别重视的“荒淫”问题放在一边,我分析的是“政治报复”事件。至于我对腐败问题在理论上的分析,不想展开谈,有人不明白是意料之中的。
    
    
    第五、作者说:福州市委、市政府公开声明黄金高投书人民网“是不讲政治、不讲大局、个人主义恶性膨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极端错误行为。其行为的直接后果是为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民运分子等利用,引发了社会政治不稳定,成为严重的政治事件”。看来福州市委、市政府公开声明在我这个“移民海外的任不寐先生抱怨”之前,所以,我只是引述“事实”而已。
    
    最后,我得声明,我不是“海外民运”,更不是黄金高的“朋友”。以为为谁辩护就和谁是朋友,这种习惯可能很普遍,我却没有。把为黄金高辩护的人指定为“海外民运”,据说这可能要“害死”黄先生了。无心与任何人辩论个高低,再不参与进一步的讨论。请原谅。谢谢作者对拙文的重视,也感谢博迅网提供了讨论空间。
    
    
    
    2005年8月16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