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广东矿难死122 属党系的官商警勾结
(博讯2005年8月15日)
    弱势群体“死难矿工”才是“官商警勾结”牺牲品。为什么监管不到位,为什么不敢管,是不是背后有什么猫腻?“8•7”事故背后:纯属“官商警结合”内幕浮现。

党系的官商勾结:

     发生事故的兴宁市大径里煤炭有限公司董事长曾云高是当地“人大代表” ,其人际关系网络错综复杂,公司股东成员中有多人为政府机构要员。有人还指称,他与一些地方领导“称兄道弟”。   

大径里公司所属的大兴矿在广东全省煤矿停产整顿期间胆敢做“三违”(违法、违规、违章)的“典型”,其背后似有不可告人的内幕。李毅中、李至伦等人明确表示,要“查证事故背后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欲拿3亿“摆平”事故 :

    兴宁市位于广东省东部偏北方向, 8月7日中午,这里发生特别重大的透水事故。除一具尸体被发现外,122条生命还淹在2000米深的水底“难以生还”。

    一名朱姓矿工还提到一个重要信息:自从7月14日附近的罗岗福胜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后,省里下达了停产整顿的通知,但大兴矿并没有停产。“我们白天下井,晚上干活。”朱说,矿工们晚上才将煤拉出来。 “自去年初进矿工作时,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矿长也知道我们是在挖水底下的煤。”朱称,为了挣钱养家,矿工们每天都要下井和死神赛跑。很多人因此丢掉了性命,矿主及65名管理人员在事故发生后则选择了“逃命”,而不是尽最快的速度抢救遇难者。

8月10日下午,兴宁市大径里公司负责人曾云高投案。事后有消息称,曾云高是被迫投案。在事故发生后,曾还带着主要管理人员到兴宁市召开“紧急会议”,称要拿出3亿元“摆平”事故。但他并未如愿,还没等他们商定“摆平”方案,警车即四处出动,曾及其管理人员遂作鸟兽散。   

不去救命反而逃命,事后还想掏出巨款“摆平”事故,曾云高的“勇气”和“财气”令人“惊叹”。“3亿元”的“豪气”暴露出曾的家底,也引发众人猜疑。他何来这么多钱? 股东中有多名“官员” ?  

请看党系的官商警勾结:

    事故调查组发现一些官员和行政人员有大量的不明来源资金,有一名每月只有数千元工资的警务人员居然有资金多达2900万元。

    据中国经营报熊学慧报导, 兴宁市大径里公司负责人曾云高的家底很快被调查到。有知情人说,曾父在当地被人称为“第一富商”,曾云高家族在当地“有钱有势”。除了曾自己是人大代表外,他公司的股东及家族中还有政协委员和当地税务官员。他个人亦和某些官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记者查证到,曾是兴宁市、梅州市两级人大代表。兴宁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曾是黄槐镇选上来的人大代表。这位人大代表因对当地经济发展有贡献,兴宁市人大常委会还授予了他“发展兴宁经济突出贡献者”称号。   

曾的发迹正是缘于他的家族势力。据了解,曾在1999年广东省属国有四望嶂矿务局破产倒闭后顺利接盘,并获得四望嶂煤炭资源最好的“一矿”。知情人说,当时“一矿”的生产总值“上亿元”,但“在官商结合下被曾云高以500万元买断”。  

 经过几年的运作之后,曾云高迅速发迹。知情者称,曾云高在买断“一矿”的经营权后,成立大径里公司,并在近几年实施“大兼并”。而所谓“大兼并”即是以金钱和权势强行买断其他煤矿的经营权,大兴矿和永丰矿(即这次发生透水事故的“主井”和“副井”)就是“大兼并”过程中归到曾云高名下的。   

现在,黄槐镇半数以上合法煤矿已经被他兼并或“联营”,曾的身价据说已超过2亿元。兴宁市统计局提供的一个数据是,在1999年改制前,四望嶂矿务局年产煤50多万吨。大径里公司的产煤量如果不少于这个产量,按现在的吨煤市值计算,曾云高一年的收入就有2亿元。   

在经济上获得巨大成功后,曾开始进入“官场”。据称,曾云高的花名是“云高头”,他做事总是“高人一头”。2003年,曾云高成为兴宁市人大代表,之后他又顺利成为梅州市人大代表。

曾云高“高人一头”  

 在矿难现场,梅州市国土局矿管科一名负责人向记者提到了一个能说明曾云高“气粗”的事例。这名人士说,在罗岗“7•14”矿难发生后,他们也向大径里公司下发了停产通知书。但曾云高对他们说:你们再说,我让你们的局长都做不成。   

曾云高此言非虚。知情人说,曾与一些地方领导“称兄道弟”。曾通过一些不为人所知的手段,将一些官员拉入到他的利益链中。“他将黑色的煤炭压成一张张薄薄的银纸(钱)送到一些官员的手中。”  

 拉政府官员“入股”的事在兴宁已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记者在兴宁市纪委了解到,就在“8•7”矿难发生的前两天,兴宁市委还下发了《关于严禁党政干部参与煤矿生产经营活动的若干规定》的文件。文件规定,党政干部不准以合资、合股或搭干股分红等形式参与煤矿的生产经营,不准以单位的名义参与煤矿生产经营;不准以权谋私、搞权钱交易,不准为非法煤矿的生产经营充当保护伞等等。   

“不幸”的是,还没等这份文件发到各级官员手中,“8•7”矿难就发生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曾云高曾以人大代表的身份提交过一份《关于加强企业安全生产管理的建议》。偏偏他自己的企业出现“震惊中外”的特别重大透水事故,“安全生产”在他的企业中只成为一句标语,并被四处张贴。  

 矿工们称,曾只知道“省钱”和“扣钱”:下井用的矿灯、矿帽及雷管、炸药等材料需要矿工掏钱。另外,矿工们每天收入的5%被作为“安全金”扣除,矿主并没有为他们添置任何安全设备。更为“心黑”的是,曾云高知道他们在挖水底下的煤,还逼着矿工以最原始的挖掘方式“拼命”挖煤。 彻查背后“猫腻”

  曾云高的企业存在的问题现在已被基本查清。大兴矿“证照不齐”,并在全省煤矿停产整顿期间组织生产,属于典型的违法、违规、违章经营的企业。据广东省副省长游宁丰介绍,该矿生产许可证设计规模为3万吨,没有获得《采矿许可证》和《工商营业执照》。

    “证照不全、管理混乱的企业,居然可以存在数年;广东全省煤矿停产整顿期间,这家企业仍组织生产。其中有无腐败的问题,是值得深思的。”李至伦特别强调,要“查证事故背后的问题”。据称,最高人民检察院也将派要员参与调查。  

 李毅中说,广东的“8•7”矿难损失惨重,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二次死亡百人以上的恶性事故了。据称,今年1月1日至8月8日,全国死亡3人以上的煤炭安全事故总共有46起。其中27起是像大兴矿一样在下发停产整顿通知后“明停暗开”的,占60%。   李毅中就事故的调查已经给出了指示性意见:要查清企业主的经济和法律责任,运用经济、行政和刑事等多手法,让违法的企业主“倾家荡产”,情节恶劣的要“数罪并罚”。还要追出事故背后的失职、渎职、腐败问题,并追究责任人的行政和刑事责任。

  梅州市市委书记刘日知在大会上主动承认了错误。刘说,123名矿工难以生还,矿难事故充分暴露了严重的形式主义,监管人员渎职、失职、缺位。事故耗费了政府的大量精力,并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他感到“深深地内疚”。

_(博讯记者:晴续) (Modified on 2005/8/1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东兴宁矿难救援:发现多具矿工遗体(图)
  • 广东矿难 警官入股3千万(图)
  • 华盛顿邮报:地方官员在广东矿难中牵扯不清
  • 广东大兴矿难 800家属遭“软禁”
  • 矿难频发背后:渎职犯罪查处明显不够
  • 8-7矿难背后呈现官商勾结 当事人欲花钱摆平(图)
  • 矿难频仍:中国网民将矛头指向黄菊
  • 为何两次叫停难阻兴宁矿难 3种说法(图)
  • 中国矿难频发是人为的悲剧循环(图)
  • 兴宁矿难六大疑问(图)
  • 调查发现兴宁矿难疑问重重
  • 广东矿难:梅州、兴宁二市长停职
  • 广东兴宁矿难后,65名管理者逃跑
  • 广东兴宁矿难井下123人被困 生还无望(图)
  • 河南禹州矿难造成26人死亡 还有人被困
  • 铜川“7.19”矿难26人遇难
  • 铜川矿难遇难人数增至20人 (图)
  • 陕西铜川7.19矿难增至5人死 20人仍生死不明(图)
  • 兴宁矿难16人被困井下已40小时 生还希望渺茫(图)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 独立工会缺位是矿难不断的主要制度原因/华山剑
  • 赵达功: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 杜义龙:瞒报矿难的深层原因
  • 腐败是矿难频发的罪魁祸首/刘健
  • 矿难频发的原因在于资本与权力结盟
  • 矿难在逼问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
  • 史正平:矿难的根子,在温家宝!
  • 赵达功: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 如此盛世:矿难如麻,人命如草/林保华
  • 从淮北矿难处理看全国矿难为何屡屡发生
  • 胡少江:中、美两国官方矿难记录的对比
  • 杨天水:海啸和矿难
  • 赵达功: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 曾仁全: 矿难与原罪
  • 曾仁全:矿难与原罪
  • 丘岳首:“盛世”的矿难
  • 孙家湾矿难感言(图)
  • 曾仁全:欲哭无泪是矿难
  • 中国的人命为什么如此不值钱?——关于铜川矿难的思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