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黄金高案”的信息披露/闵大洪
请看博讯热点:黄金高反腐案

(博讯2005年8月15日)
     8月9日,新华网发出一则报道《福建省连江县原县委书记黄金高涉嫌受贿被起诉》。次日,《华夏时报》刊发了一则综合消息《福建连江原县委书记黄金高被起诉 曾包养四情妇》。这两篇报道立刻被众多媒体转发,并再次引起公众对黄金高事件的关注。由于该事件从一开始就有一层神秘的面纱,且内地媒体一年来对事件(后转变为案件)的进展未有只言片语的跟进报道,内地公众始终无法明了此案的真实情况。

      “黄金高案”可以说是反腐败斗争中最具戏剧性的案件——黄金高以公开揭露他人腐败始,却以自己的极度腐败被揭穿并将被审判终。这两篇报道告知公众,轰动一时的“防弹衣书记”事件正进入尾声。

       由于一年来,围绕这一案件的信息披露不权威、不全面、不及时,尤其是信息内容的不确定性,让公众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在上述两则报道刊发后,立即引来不少公众在网上发表评论,一些报纸也随即刊发了署名时评。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以下三篇:肖余恨的《消除公众对黄金高案疑虑更重要》(载8月11日《现代快报》);杨涛的《期待黄金高案公开审理》(载8月12日《中国青年报》);孙立忠的《用公开破解黄金高身上的悖论》(载8月12日《中国经济时报》)。光看标题,就可以看到三篇时评中两篇用了“公开”二字。 (博讯 boxun.com)

      本文不再重复三篇时评的观点,而仅就黄金高案的信息披露进行回顾和点评。


  一、黄金高上书的信息披露   2004年8月11日,人民网?人民热线刊发了福建省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的一封信《为何防弹衣随我六年》。一石激起千层浪,网络媒体立刻纷纷转载,引起网民的热评。第二天,不少报纸也纷纷在显著位置甚至使用整版篇幅进行跟进报道。8月14日,福建省重点新闻网站东南新闻网制作了“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致信人民网事件调查”专题,内容主要有两部分,一是福州市委、市政府的正面回应,二是驳斥黄金高投书中涉及的6个问题的调查。

      一方面是中共中央党报网站,一方面是省委宣传部领导下的省级重点新闻网站,发生如此对立状况前所未有。这让公众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事件背后的复杂性。

      人民网有关人士事后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这封信登出的具体细节不便透露,但人民网是经过人民日报社有关读者来信正常处理程序后,并派专人到连江县进行调查后才刊发的。也就是说,人民网披露的信息是针对连江县可能存在的腐败案件。而福州市委、市政府则认为黄金高投书人民网“这是不讲政治、不讲大局、个人主义恶性膨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极端错误行为。其行为的直接后果是为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民运分子等利用,引发了社会政治不稳定,成为严重的政治事件”。在有关部门要求下,8月13日起,内地新闻媒体便中止了对黄金高一事的报道,网络媒体包括门户网站也删去了有关报道。出乎意料的是中央电视台的《今日说法》栏目,在8月16日仍播出了对黄金高的专访,但这期节目后来却没有能够置入央视网站。前有8月15日一期,后有8月17日一期,独缺8月16日一期。

      黄金高事件来的快,去的也快,在随后一年时间内,内地的媒体没有再报料。但毕竟这一事件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给全社会留下了巨大的问号。这一存疑一直到今天。公众对黄金高是到底是中共党内的“反腐斗士”,还是中共党内的“异己分子”,实在是无从寻找答案。


  二、黄金高被“双规”的信息披露

      “黄金高事件”发展至“黄金高案”的转折,是黄金高2004年底被“双规”。但首先披露这一消息的是香港的《大公报》和《文汇报》,而非内地的主流新闻媒体。

      2004年12月17日香港《大公报》刊发福州16日讯消息称,“据当地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以‘防弹衣书记’著称的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昨日已被‘双规’,据悉他涉及金钱及生活作风问题。”18日,香港《文汇报》亦刊发17日发自福州的消息:“防弹衣书记”被“双规”。这两篇报道透露的信息表明,黄金高的问题并非上书事件造成的政治危害,而是其本人严重的腐败事实。《大公报》报道中除披露黄金高贪财外,还首次披露了黄金高贪色——拥有四个情妇一事。而《文汇报》的报道中还有《大公报》未提及的罪行,称黄金高“还以调动、提拔等手段奸污3名女青年”。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大公报》的报道太不专业,不要说新闻界人士看了认为漏洞百出,一般读者看了也会顿生疑窦。因为在这篇报道中,提到的黄金高的所有好色“事实”的前面均加了“传说”、“据说”、“据传”、“有传闻说”等用语。如“传说无论在与第一任妻子还是第二任妻子婚内,直到他被‘双规’前还包养着四个情妇,且为每个情妇都买了一套公寓,每周轮流睡”;“有传闻说,他在担任莆田地委招待所辖下兴化宾馆总经理时,曾利用职权将一位女服务员的肚子搞大了,并执意要与结发妻子离婚”;“传说黄金高还经常出入福州五四路一家酒店寻欢”;“除了包养情妇外,还经常嫖娼。他的好色,在福州的莆仙籍官员中很有名,据说在连江县的几家大酒店里都有长期包房,有时分别在几家酒店包养娼妓”等等。

      2005年2月6日,香港《大公报》更以整版的篇幅对黄金高的严重腐化行为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披露。写黄金高被“双规”报道的同一记者,此次以《“防弹衣书记”案真相大白》为题,继续披露了不少独家消息:“‘防弹衣书记’黄金高于去年12月15日被纪检部门‘双规’,至今已经五十天了。正如本报第一时间披露黄金高被“双规”的消息时所言:如果黄金高是完全清白的,上级部门绝对不敢公然瞒天过海,对如此敏感人物搞打击报复。据悉,截至目前,纪检部门已经查出黄金高在经济方面:贪污受贿二百余万元,另有六百多万元个人财产来源不明;在生活腐化方面:他有六位情妇,其中一人还是上门向他伸冤的女上访户。”(注意:在进一步清查下,不仅黄金高贪污受贿的金额已经上升,且黄的情妇也由4个上升至6个)然而,这篇报道中依然在细节方面留下了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之处,如“因为情妇多,怕接电话时弄错,黄金高为自己配备了七部手机,一部用于应对日常工作,其他六部分别用于与六位情妇联络。这样,无论是哪个情妇来电话,黄金高都能迅速准确地知道是谁,而不会弄错。”

     不知是某种因素使香港《大公报》的报道无法专业,还是写这两篇报道的香港《大公报》记者有意不专业。无论如何,不专业的报道对公众不能起到“解惑”的作用,反而让公众更添“新疑”。


  三、黄金高被起诉的信息披露

      谢天谢地,黄金高的信息又由内地的主流新闻媒体发布了。毕竟内地违法乱纪官员的处置最后总要向内地民众有个交待。

    比较一下新华网和《华夏时报》的报道,可以发现有一点大不同:新华网只报道了黄金高涉嫌受贿,而《华夏时报》则还报道了黄金高的“贪色”。报道称:“黄金高被“双规”后,媒体揭露他好色,包养4个情妇,经常嫖娼和受贿。报道说,黄金高还为每个情妇买一套公寓。黄金高还经常嫖娼。据报道,他的好色,在福州的莆仙籍官员中很有名。”这段话显然套用了香港《大公报》2004年12月17日刊发的报道。但不知为何《华夏时报》报道没有引用香港《大公报》2005年2月6日报道中黄金高有6 个情妇的说法。中国共产党对犯错误干部、党员的处理,人民政府法治部门对犯有罪行的公民的处理,历来的政策和做法是“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即是对坏人,也要以确凿的犯罪事实为量刑的依据。从香港《大公报》的报道到《华夏时报》的报道,对一些道听途说的传言而不是对纪检部门认定的事实进行传播,其结果只能是混淆视听。

      媒体在重大案件报道时,其社会责任尤为重大。黄金高案信息披露的不权威,信息内容的不确定,自然造成公众心中的疑团。因此,黄金高将被检控的信息报道后,本文开头提到的三篇时评的出现,集中反映了公众对该案信息披露状况的不满,集中表达了公众对该案信息公开的合理要求。

      肖余恨时评的第一句写道:“可以断言的是,比‘黄金高案’复杂的案肯定不少,但比‘黄金高案’离奇的肯定不多。”

      说一句苦涩调侃的话:呼吁尽管呼吁,但黄金高案的信息或许依旧不会透明公开,届时只要将宣判结果一发布就完事,然而,事件本身已让公众又一次受到了教育,这便是深刻认识到中国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永远有多远,反腐败斗争就有多远)、艰难性(艰难有多难,反腐败斗争就有多难)和复杂性(各位看官,你自己想去吧!)。

     闵大洪(写于2005年8月14日)  紫金时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内部消息:胡锦涛考虑为黄金高平反以挽回民心
  • 正不压邪:反腐书记黄金高被起诉(图)
  • 内部消息:黄金高事件惊显民意,胡锦涛受震撼批示“揪心地痛”
  • 罢免反腐书记黄金高 福州人大被迫表态
  • 曾自述反腐败经历引起轰动黄金高被查涉嫌受贿
  • 防弹书记黄金高被指责受贿罢官 网民喊冤
  • 黄金高被终止福州人大代表资格
  • 福建连江人事大换血传涉黄金高风波案
  • 福建连江黄金高部下被免职或调离
  • 防弹衣书记黄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 多人被酷刑折磨(图)
  • 反腐书记黄金高正式被免职(图)
  • 黄金高有没有机会说清楚?
  • 黄金高被官方定有罪 实为抹黑
  • 黄金高有关干部连续被抓(图)
  • 一周港媒:“避弹衣书记”黄金高命运难测(图)
  • 黄金高没有释放,政府抓人近乎疯狂
  • 黄金高已获释回家?
  • 连江开大会宣布黄金高“罪状”
  • 黄金高被中共纪检部门“双规”
  • “反腐书记”极可能成为“反腐烈士” 福州市委已向福建省委请求将黄金高调离连江
  • 报复性执法与黄金高案能否公开审理/杨涛
  • 黄金高的案件,公开审理如何?
  • 从佘祥林到黄金高/温克坚
  • 赵达功: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 钟国忍:草包胡锦涛,倒霉黄金高
  • 李卫平:黄金高事件的反思
  • 海外亲共媒体的报道显示黄金高命运堪忧
  • 从黄金高事件看中共意识形态的困境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四)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三)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二)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一)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华府汉民:为什么说福州市委是中共的“政治毒瘤”?(黄金高案)
  • 赵达功: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 虚舟:黄金日高,威权日消——由黄金高反腐谈起
  • 曾仁全: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 曾仁全: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 横眉:为什么说黄金高不讲政治、不顾大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