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博讯2005年8月14日)


杨银波
    
     (博讯 boxun.com)

    
    
    
     简竹醒,广州芳村的一个普通“烂仔”,历经近10年时间,发展组织成员60余人。他所拥有的枪支、弹药、刀具等凶器足可开一个展览会。该集团从当年水果批发市场的欺行霸市,发展成为具备完整的贩毒、赌博的系统犯罪组织,杀人、故意伤害、抢劫、绑架、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贩卖毒品、寻衅滋事、组织赌博等无所不为,仅官方披露,即涉案39件,被控罪名11宗,被新华社称为广州警方迄今为止打掉的“人数最多、武器装备数量最多、规模最庞大、犯罪种类最齐全、犯罪性质最恶劣、对社会危害最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8月7日,该集团覆灭于广州市中级法院共计139页的判决书。
    
     由此一案,概括地说,我想到的是:
    
     1、黑社会性质组织是界于犯罪集团和黑社会犯罪之间、向黑社会犯  罪过渡的一个中间形态、接近形态。黑社会是反社会的另一种社会。黑,是指非法、秘密;社会,是指组织化程度,它已具备社会的结构、功能和运转管理方式。简竹醒集团案非常明显地具有这样的特征:它有一定的势力范围;犯罪职业化,装备精良;人数较多,成员相对稳定;反社会性强;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已经基层政治领域涉足。但在公开的材料之中,它有一个十分离奇的特殊点:缺乏保护伞。这也是当时辩护律师与公诉人之间关于该集团是否属于“黑社会”的一个重要争辩点。应该说,简竹醒集团具有非常明显的草根性质,它还不同于作为有组织犯罪最高阶段的黑社会犯罪。
    
     2、从1997年3月《刑法》新增罪名“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第294条)中,至少可以确认简竹醒集团是具备“称霸一方”、“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特征的。“称霸一方”,是指既有行为,也有范围,它通过实施暴力、威胁或者其它手段,在一定地域或者行业范围内,达到3个目的,一是权威,二是支配力,三是威慑力。该集团的根据地集中于广州市芳村区、白云区及佛山市南海区一带,早期涉足福建省泉州市、广东省汕头市、普宁市一带,其后远至深圳、珠海、湛江等地。它所涉违法犯罪,如开设赌场、收取保护费、放高利贷、贩卖毒品、干扰基层选举、操控填土工程、破坏土地招标活动等,无一不是为了谋取暴利。
    
     3、简竹醒集团的滋生、发展、壮大,与合法社会的运转不正常有关。它的强权法则和利益法则,严重阻碍平等、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制度的建立;更尤为值得警惕的是,一旦它凭借各种资源与公共权力合流,形成暴力、权力、资本的操纵、雇佣、一体、亲情、伙伴等关系,那么社会就将呈加速度式的严重分裂。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一个地区就将存在两个、甚至多个社会,也因此形成两个甚至多个“政府”及其代理人和相关秩序。目前可以谋取利润的大量灰色地带的存在,以及缺乏权力制衡的社会结构,仅凭借导致恶性循环的运动式的“严打”和专项治理,是无力铲除黑社会的。
    
     4、单就经济领域而言,简竹醒集团案及其它案件都给了我们一个重要信号:它们不仅经营范围广得令人咋舌,而且方法、手段令人眼花缭乱、触目惊心,可谓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我最直接的感受是,它们最大的“学习榜样”,即是香港。从近年中国大陆的黑社会案件当中,从宏观上看,其涉足领域既有传统犯案方式,如色情活动、抢劫、盗窃、贩毒、贩枪、赌博、非法投注、放高利贷、收债、制贩假币、勒索保护费、走私诈骗、拐卖妇女儿童;也有更广的经营行业,如房地产业、基建业、建材业、装修业、运输业、鱼肉菜农副产品市场、饮食业、公共娱乐场所。香港还有一个公开的秘密:黑社会染指甚至部分培植电影、电视制作业。这与中国大陆有异。
    
     5、中国大陆的黑社会,正在不断效仿境外模式,并以本土国情为特征,不断演变成新的版本。纵观全球的有组织罪案,我们可以共同地发现:它是持续和经常不断的刑事共谋,通过正当或卑劣、合法或非法手段从社会里攫取巨利。尤其就“正当、合法”而言,常常是因种种法律漏洞而引起的“洗黑钱”行为。政治腐败的土壤,又促使威吓、贿赂、贪污、同谋的手段屡试屡爽,直至染指军、政、商界等国家重器。它内部严格执行的形同另一部 《刑法》的纪律、规章、法则,单线联系的行动规则,表面上的业主、老板、公司职员甚至集团领导等“正人君子”的面目,及其历史悠久的江湖化传统,尤其使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的中国,黑社会猖獗、更新、联盟、纵横,“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民主论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