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图)
(博讯2005年8月12日)
    新华网青海频道   记者 钱荣、顾玲   2004年年底,青海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费为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台子乡部分外出采金的农民工进行了一次职业病体检,在接受检查的108人中,确诊为矽肺病患者的有25人,检出率高达23.15%。日前,记者来到青海省互助县台子乡,走访这些曾经外出采金的农民工时了解到,去年年底接受体检的人中已有2人死亡,很多人正值壮年就丧失了劳动能力,矽肺病正严重侵蚀着农民工的生命健康。

    金矿淘金患矽肺 挣钱不得反赔命

     互助县台子乡地处青海省海东地区,有19个自然村,22093人,年人均收入1909元。近几年,台子乡的格隆村、上台村、下台村、楼底村、峡门村、新城村等多个村子的包工头,组织了数千名壮劳力离乡外出到新疆、甘肃等省区务工开采金矿。

     青海省疾控中心党委书记张世杰介绍,在确诊为矽肺病的25人中,II期以上就占64%,平均发病年龄33.52岁,发病年龄最小的仅为24岁,平均发病工龄为1.86年,最短发病工龄仅为3个月。

     记者来到青海省互助县台子乡新城村农民刘永盛家里时,稀疏寥落的小院里传来阵阵痛哭声,41岁的刘永盛在头一天上午刚刚去世。刘永盛的媳妇张金兰流着眼泪告诉记者,五年前,刘永盛到新疆一个淘金点去打工,两年中有6个月时间在金矿从事打眼放炮的工作,回来后没多久,就因为胸闷气喘卧病在床,依靠吊瓶和氧气活了三年。为了给他治病,家里不仅把他挣来的不多的一点钱用光了,还欠下了2万元的贷款和几千元的外债。

    [img]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img]41岁的刘永盛在头一天上午刚刚去世,他的媳妇张金兰悲痛欲绝。

     村里人说,刘永盛这一走,他今年刚刚初中毕业的儿子肯定上不成学了。家里欠了这么多债,拿啥供他上学?这个没成年的孩子将成为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他稚嫩的肩膀能否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刘永盛15岁的女儿能不能读完初中,实在令人担忧。

     被确诊为矽肺Ⅲ期的互助县台子乡楼底村村民王义仁今年50岁,记者见到他时他正躺在家里种蔬菜的温棚里休息,面色晦暗,嘴唇发紫,每说一句话就要喘几口气。他告诉记者,温棚里空气潮湿,温度稍微高一些,只有在这里呆着才感觉比较舒服。

     2000年,王义仁经亲戚介绍,到新疆罗布泊一家金矿打工,第一年他干风钻打眼的工作,每天在260米深的井下一呆就是十三、四个小时。王义仁说:"井下空间很小,粉尘很大,干活时1米以内的两个人互相看不见,唯一的防护措施就是一个防尘口罩。当时不知道会得这个病,有些人干活时连口罩都不戴。"虽然这个活只干了三个月,却给他的健康留下了极大的隐患。从2002年开始,王义仁开始感觉到胸闷、气短,后来走路、干活都很吃力。为了看病,他跑了好几家医院,但大夫都按肺结核给他治疗,药没少吃,可病却越来越重。后来在别人的建议下到省职业病防治医院,才诊断出是矽肺病。

    [img]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

[/img]想到自己的丈夫也会因矽肺病失去生命,王义仁的妻子伤心落泪。

     王义仁的妻子抹着眼泪对记者说,这几年丈夫在外面打工的确也赚了些钱,但都用在看病上了。现在他早晨起床连穿衣服都很费事,更别指望干别的活了。儿子和媳妇为了多赚点钱去外地打工,地里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干,还要照看孙子。尽管生活很艰苦,但她还是希望丈夫的病能有所好转,继续活下去。谈话间,王义仁伤感地说:"邻村的刘永盛昨天殁了,我俩一块儿出去打工,得病的情况也差不多,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青壮农民无劳力 债台高筑累家人

     在台子乡下台村,年轻的刘永林和刘永梁兄弟是这次检查出来年龄最小的矽肺病患者,年仅25岁的刘永林已被确诊为矽肺Ⅱ期,正值年青力壮的黄金时期却已丧失劳动能力。记者来到下台村时,到处都能看到正在地里忙碌的农民。看着年迈的父母在地里干活,刘永林心里很不是滋味,也挣扎着来到地里,但是走路都费劲的他只能帮着拔草。刘永林的家人说,前两天让刘永林跟着牛在地里转了一圈,没费什么劲,刘永林就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家里就不敢再让他干活了。弟弟刘永梁虽然病情要轻一些,但是父母也不敢让他干太重的活。刘永林对记者说:"从2000年开始,我家兄弟三人就趁农闲时间在新疆罗布泊的一个金矿打风钻,我干了8个月,没人告诉我有什么防护知识,就发了一个防尘口罩戴上。每天干活的时间也不一定,少的时候一天干6个小时,活多的时候24小时连着干,矿里粉尘大得很,七、八米外的灯泡只能看见一点红丝丝。"

    [img]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

[/img]年轻的刘永林和刘永梁兄弟是检查出来年龄最小的矽肺病患者。

     刘永林的母亲看着兄弟两人伤心地说:"要是知道会得这个病,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去干那个活。为了给兄弟两人看病,家里已经花去两万多块钱,如今还有两万多块的贷款和借款没有还。他们弟兄三个都在金矿干过,老大过因为没作检查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得上这个病,但都是干这样的活,他的肺上肯定也不好",刘永林的母亲说。可是为了摆脱一家人贫困的生活,最近老大又不顾家人的苦劝去西藏的一个金矿打工了。

     在台子乡直沟村,记者寻访到了两年前就因矽肺病去世的雷延明家。雷延明的弟弟雷延奎在院门口对记者说:"我和我哥在金矿上干了三年多,我哥干活时连口罩都不戴,还不停地抽烟,一个工下来时,他胡子上的粉尘就像火柴棍那么粗。我防护得好,里面戴一个线口罩,外面再戴一个防尘口罩,干活时不抽烟,所以现在没有什么不良反应。"雷延奎说:"今年本来早就淘金子去了,因为县上搞扶贫工程要盖牛圈,所以到现在没走成。过两天牛圈一盖起来我就要出去采金子。"对于疾控中心医生的善意提醒他并不在意,只说自己身强力壮,不会像自己的哥哥那样得矽肺病。

    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

    家里的房子只盖了一半的雷延明就因矽肺病去世,而他的弟弟雷延奎还要外出采金。

     雷延明2003年去世后,家里的10亩地全靠媳妇郭英世一个人操持。记者在她家看到,院子里只有一间破旧的土房和半截垒起的砖墙。郭英世告诉记者,新房才盖了一半,雷延明就得了病,为了看病花了一万多块钱,还贷了一万四千块钱款,到现在都没还上,两个孩子也因为交不了学费辍学了,哪还有钱再盖房子。

    农民工职业病问题亟待解决

     据青海省疾控中心职业卫生与公共卫生所所长姬红蓉介绍,近年来,青海海东地区一些农村富余劳动力为了增加收入、脱贫致富,在当地乡镇企业、村办、个体办企业务工或由包工头组织、自发离乡外出打工。西部地区矿产资源比较丰富,这些农民工文化程度不高,他们大多在有色金属矿(如金矿)、煤矿、石英矿、硅铁冶炼等矿山企业务工,劳动条件恶劣、劳动强度很大,而且直接接触大量的粉尘、毒物等有毒有害物质。加之用工者无视劳动者的劳动保护,无防护设施,农民工个人防护知识缺乏,无防护意识,致使他们中的许多人患上了矽肺病,丧失了劳动力甚至失去了生命。

    [img]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

[/img]每到农闲季节,一辆辆载着农民外出打工的汽车停靠在乡间。

     姬红蓉说,矽肺为国家法定职业病,是在劳动过程中吸入含矽量较高的粉尘(矽尘)而引起的以呼吸系统损害为主的全身性疾病,目前国内外均无有效的治疗方法,一旦得上这种疾病就会逐渐丧失劳动能力或过早地病逝。而由于资金等各方面原因所限,绝大多数开采金矿接触矽尘的农民工尚未做体检,其中还隐藏着一批矽肺病病人未能检出。

     据调查,除了互助县,青海民和、大通、湟中等地也有很多农民患有这种疾病。2003年11月-12月,青海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公共卫生所对曾在大通、湟中石英砂加工厂及现在采矿厂务工的农民进行职业性健康体检,体检117人,经省尘肺病诊断组确诊,32人为矽肺病患者,检出率高达27%。

     据姬红蓉介绍,在这些地方,70%的男劳力基本上都曾从事过金矿或石英开采和加工,矽肺病是一种慢性进行性、不可逆性以呼吸系统损害为主的全身性疾病,新、老矽肺病人还会持续发展,后果堪忧。同时,矽肺病的绝大多数患者都有明显的呼吸系统症状,长年咳嗽、胸闷、气短、心慌,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劳动能力,有的农民已丧失务农能力。由于雇主都未与农民工签定劳动合同,农民工在劳动过程中无任何劳动保障,而外出打工挣来的钱通常都不抵医药费支出,大多数人只能长期卧病在家,听天由命。"因病返乡"、"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现象普遍存在。如果照此发展下去,有的甚至会成为"矽肺村"、"矽肺乡"。

     姬红蓉说,国家为了帮助农民脱贫,出台了减免农业税等一系列措施,但是如果这种情况不加控制任其发展,就会使国家的好政策大打折扣,矽肺不仅损害农民工的身体健康,给病人及家庭带来身体和心理的无尽痛苦,也给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带来极大影响,农民工职业病问题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完) _(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