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调查发现兴宁矿难疑问重重
(博讯2005年8月11日)
    主持人:今天我们要继续来关注发生在广东梅州的特大矿井透水事故。现在困在井下的工人人数已经上升到123人,而且今天已经找到一具矿工的遗体,这使得人们对剩下的人还活着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根据记者进一步的调查,这个矿井从开始到生产的各个环节都存在着重重疑问。

    事故调查过程中疑问重重

     解说:昨天下午五点左右,兴宁大兴煤矿“8·7”特大安全生产事故抢险指挥部证实; (博讯 boxun.com)

    此次煤矿透水事故中被困矿工人数已经升至123人。这一数字比一天前增加了21人。据了解,这是抢险指挥部通过对矿工家属、矿场负责人和未在事故中被困的矿工调查发现的。新发现的这21名被困人员中,“排渣组”成员12名, “掘进组”成员9名。

    在123名被困人员中,有20多人来自兴宁本地,其余主要来自湖南、江西、贵州、湖北等地,其中绝大多数是湖南人。

    现场记者:这台水泵就是昨天运来的大功率水泵,它一直在进行抽水工作。现在水位已经有所下降,大概在236米左右。昨天晚上凌晨2:20分左右,在井下发现第一具遇难矿工的尸体。

    解说:但是井下的积水并没有明显的下降的趋势。

    [同期声]采访抢险指挥部专家: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出水点不能确定。

    解说:因为确定不了出水点,一边在排水一边仍然在渗水,排水的效果大打折扣 。

    事故发生的第四天,123名受困矿工的生存希望越来越渺茫。

    那么,谁应该对这些活生生的生命负责呢?

    事故发生后,大兴煤矿的65名管理人员不知去向,其中包括大兴煤矿主井负责人曾昌泉、主井副矿长曹汉松、副井主管曾伟平、副井矿长何云山等。

    [同期声]:采访矿工及家属: 抢了一个小时就跑了,水到井口就没有抢救就跑了,矿里再也没人抢救了,现在抢救的人我们都不认识。

    解说:据兴宁市市委办的一位负责同志告诉记者,这些离矿的管理人员是发生事故后因为害怕而逃跑的。那么他们害怕的是什么呢?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些被困矿工都在什么位置作业。

    这是发生透水事故的大兴煤矿一号矿井,据专家分析,大多数被困矿工目前处于地下负440米左右的作业层面。

    就在这些工人们工作的头顶上负120米到正260米的地方,是早年开采后留下的一个巨大的采空区。地下常年的渗水,逐渐填满了这个巨大的水洼,据专家的估算,里面的积水约在1500万立方米到2000万立方米之间,相当于一个中型水库。

    目前调查表明,这次透水事故就是因为中间的这个隔水层被挖穿,直接酿成了悲剧。

    现场记者:大家看我身后堆积如山的矿渣就可以知道大兴煤矿是一个证件不全的煤矿,而且生产规模不小。由于这个煤矿的证件不全,一直在采空区地下进行开掘,因此生产的隐患就一直存在着。

    那些管理者们明明知道工人们头顶着一个1500万立方米的“大水洼”,还要求工人在底下打洞挖煤,在不具备开采条件的情况下,拿矿工们的生命作赌注去赚钱,怎么会不出事?出了事,那些管理者们又怎会不害怕?

    在这样一个重大安全隐患下,大兴煤矿又是如何组织生产的呢?

    按照有关规定,一个煤矿要具备出煤的主井、进出人的副井、以及多个通风井,这是保证安全的最基本的条件之一。

    但是当记者找到大兴煤矿的副井时,却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本来是用于通风和进出人的副井也在大量出煤。

    [同期声]:矿工:这个地方出煤,永丰矿出的煤。

    解说:明明是大兴煤矿的一个副井怎么变成了永丰煤矿了呢?在大兴煤矿的这个副井口,我们看到了一个明确的指示:永丰矿。

    [同期声]:矿工:它跟大兴矿联合起来了,成立了一个董事会,透水的有两个井,井下是贯通的。

    解说:(上图)供大兴矿进出人的副井不属于大兴矿,而归属于另外的永丰矿,而且成了永丰矿出煤的主井,井下相互贯通的两个井口分属两家,成了两个主井,也就没有了主井副井之分,成了两个独眼矿。123名矿工就分别被困在了这两个井下。

    如此混乱的管理,安全生产又从何谈起?

    解说:据工人们反映,井下的生产非常无序。就在7月14号,当地另外一家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后,大兴煤矿也被责令停产整顿。

    [同期声]:矿工及其家属:7月20号停了两天,白天没有做,晚上偷偷摸摸地做。

    解说:从上次发生事故的7月14号到这次发生事故的8月7号,24天时间里,大兴煤矿没有停产更没有整顿,相关监管部门是没有进行督察呢?还是查了没发现?或者发现了却熟视无睹?监管部门在这起事故中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呢?

    解说:另外,记者了解到,大兴煤矿存在的安全隐患由来已久,却在今年的6月7日,顺利地领到了今年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对一个存在明显安全隐患,而且至今证照不全,非法生产的企业大开绿灯,不得不让人质疑这个许可证是如何发放的?这其中又存在着多大的猫腻?

    解说:头顶大水库,设计上有严重缺陷,却仍然批准建矿;主井副井不分,管理混乱却长期无人监管;明停暗产、有令不行却无人查办, 隐患明显,却照样能拿到“安全生产许可证”,大兴煤矿透水事故带给我们的疑问恐怕还有很多。

    遇难矿工下井之前非常清楚他们的工作环境

    主持人:接下来就来连线前方记者黄剑。

    主持人:黄剑你好,今天已经确定的受困的人数从102涨到了123,按说所有下井操作的人都应该是记录下来的,为什么连这个数字都搞不清楚?

    黄剑:因为它首先是一个民营煤矿,再加上证件不全,本来不应该出煤的井也有工人在里面生产,矿主是管理人员又逃逸了,直到这两天才陆续有一些人回来,从事故发生一直到现在都无法详细的掌握井下矿工的人数,这也给核实井下矿工被困人数造成了困难。所以在昨天确定的123人当中新增了21名矿工,这都是副井的一些矿工。

    主持人:现在这123个人他们活着的可能性到底会有多大?

    黄剑:应该说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三天多的时间了,目前井下的水位还有600多米,应该说他们生还的可能性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今天凌晨的2:20分从大兴煤矿的主井发现并打捞起第一具遇难矿工的尸体,今后水什么时候抽干这是关键问题,如果水不能抽干,井下被困人员就很难上来,时间推移以后,由于没有吃的和喝的,底下生存条件极其恶劣,底下矿工生还的可能性会非常小。

    主持人:根据你对其他矿工的采访,他们知不知道他们工作环境本身就很危险,上面存着1500万方的水?

    黄剑:这些矿工在下井几个月之前就非常清楚他们工作的环境,今天我们碰到曾经算是逃离了现场的一个井长他回来了,到救援组以后我采访了一下他,他说其实所有的矿工都知道他们工作的环境是头上有一个巨大的水库,而且是在采空区底下进行作业,但是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干呢,是因为矿里的主要负责人,也就是董事会曾经聘请了一些专家对矿的地质进行勘探,他们告诉工人说你们在这儿生产是安全的,而且底下的工人给他们的报酬比其他正常矿工的报酬要略高一点点,这样的情况下这些矿工时间长了没出事,比如我干了一个月没出事也就这么接着干下去了,但是他们也知道今天没出事是幸运的,明天、将来或许就会出事。

    主持人:也许工人并不清楚风险到底有多大,我们知道6月份的时候这个矿拿到了今年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任何一个勘察都会知道上面有这么大的一个水库存在,为什么这个证件他们可以拿得到呢?

    黄剑:讲到它的证件问题,首先这个矿属于一个证照不全的矿,也就是说开采煤矿必须要四证齐全,它现在缺一个证,恰恰就是煤矿开采当中的第一个需要的规划许可证,他没有这个证的情况下后面的证完全拿到了,不仅仅包括安全生产许可证,包括矿长资格证,包括其他的还有一个证,这些证都拿到了首先说明管理部门在审批的时候,在监管的时候有一些缺失,起码是缺位的。

    主持人:现在梅州市和兴宁市的市长都被停职审查了,老百姓是什么反映?

    黄剑:大家觉得这样的问题出现了,应该有政府的相关负责人承担起责任了,而且大家觉得,像这样的属于事后进行处罚不仅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希望今后像这样的事故应该是在事前进行检查。

    主持人:另外我们还知道像中纪委现在已经介入了这个案子的调查,他们主要查什么?

    黄剑:现在主要查65个股东,这些股东是由什么人员构成的,据我们了解在这些股东当中有一些当地的领导或者是官员或者是公务员在里边参股入股,这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就是一个官商勾结,或者是以权谋私的问题,这就属于中纪委的审查范围了。

    主持人:非常感谢黄剑带回来的报道。 来源:央视《东方时空》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