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猪病”事件中的人权解读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怪病

(博讯2005年8月08日)
    
    
     (博讯 boxun.com)

    


昝爱宗
    
    
    8月2日,曾经出了一个“谎言部长张文康”的卫生部公开发表消息:截至8月2日 12时,四川省累计报告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病例205例,其中实验室确诊42例,临 床诊断117例,疑似46例。这些病例中,治愈出院18例,病危29例,死亡37 例。病例分布在10个市的32个县(市、区)、119个乡镇(街道)、188个村 (居委会)。(截止8月5日,根据新华社报道,四川的猪链球菌疫再增加两个感染病 例,使得累计病例达到208宗,死亡人数为38人——编者按)
    
    四川等地,近阶段出现了非常耸人听闻的人感染猪链球菌病问题,不知道这一不幸是人 连累了猪,还是猪连累了人?如果我们做一个换位思考,人养猪,猪换成钱养人。猪病 了,死了,病猪肉人人分而食之;人病了,猪和人享受了同样的待遇,同病相怜,人权 岂不降低到了和猪权大致相同的层次?
    
    猪肉是肉,病猪肉也是肉;猪肉能吃,病猪肉亦能吃。谁会想到这样伤天害理?谁会承 认病猪肉不是钱?君不见,有些人偷偷摸摸精心包装也要把病猪肉加工成各类看起来非 常可口的美味,大大方方,公开统统销售出去。如此,普天之下的恶劣行径,防不胜防 ,恰恰反映了我们这个社会,已经到了人人伤天害理、人人心安理得的地步。
    
    奸商制造空壳奶粉,塑造出众多“大头娃娃”;药厂化工厂超常规发展制造出漫山遍野 的废气污水,造就了众多的癌症病人;刚刚吃上饭的人,不料养猪养成病猪,神不知, 鬼不觉,病猪肉就成了盘中餐——人是什么时候生了猪病,什么时候死于猪病,他都不 知道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所以说,在这样的人人相欺、人猪相残的环境下,人所拥有的人权,比起猪权来,又高 级到了哪些方面呢?人猪同病相怜,岂不是在说明人权也就仅仅高于猪权一点点。所谓 人权就是生存权,那么猪权呢?首先也是生存权,其次就是别无选择的义务奉献生命权。
    
    人权仅仅高于猪权一点点,就是指人的生存权可以得到保障,在填饱肚子的同时,不需要像猪一样义务奉献肉体。这里,人比猪占了一个小便宜,就是猪肉可以卖钱,人肉不行。所谓,养猪百日,用猪一时。所以说,人比猪还可怜,猪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和奉献,而人在吃猪肉的时候“能够想到”人生命的价值却并没有去想想,正好说明人的生存权也不过比猪的生存权高这么一点点——“能够想却没有想”。
    
    假如猪有思想,有意识,肯定会讥笑人类太不聪明,人类自己被奴役、被杀戮、被变卖时,人类还在数数自己口袋里到底赚了多少钱——“能够想却没有想”的人比不能够想的猪,更加可怜,更加痛苦。
    
    人们自造孽,自相残杀,呼吸的是有毒的空气,吃的污染的食品,出门的路上各种不安全事件发生……人活着,拼命折腾大自然,所以不少人浑身上下都是疾病,一些人生不如死,有些人还在慢性自杀,同时又在谋杀别人。这样下去,人类还有救吗?人一旦失去了自由,就意味着失去了生命,仅仅高于猪权一点点的人权还有什么意义呢?
    
    有时候,猪没有代言人,人也没有自己的代言人,人权与猪权完全可以划成等号了。人权仅仅高于猪权一点点,所以,猪的利用价值就得到了大大的提高,比如病猪肉万万不能扔,人要吃的;死猪万万不能埋,市场价值大大的。中青在线8月3日揭露,2005年8月2日下午2时许,吉林长春现约1吨重的病死猪肉是从公主岭市陶家屯的一家加工点运送来的,直接送到一家香肠加工厂,加工成各种各样的香肠,尤其是儿童香肠。发展是硬道理,稳定是硬任务,吃死猪肉算不算破坏稳定,但是他们舍不得仍病死猪肉,又吃不起活猪肉,又是谁在破坏稳定呢?
    
    假如猪有言论自由,那么他的代言人完全可以这样指出:穷人对猪肉的绝对需求永远不能变,哪怕三分之一的人死了,还有三分之一的继续贩卖死猪肉,还有三分之一的人继续冒险消费,因为他们没有别的选择,正如在一个充满毒气的大房子里呼吸,窗外有好空气,但必须花费巨资才能呼吸到,否则只能在这样的房子里呼吸,虽然眼下不会死,但肯定会有人接二连三地死去,人们开始麻木了,反正死的不是我,是别人,与我无关。所以,天下太平。
    
    活着就有人权,死了就等于有了猪权。人权生命之所系,力量之所依,性质之核心,传统之根本就是活着,活着就是人权,人权就是生命权。
    
    人权仅仅高于猪权,猪付出了比人更大的代价,猪岂能不亡?猪亡后,人又替代了猪的位置,人岂能不亡,岂能不前仆后继?
    
    8月3日《南方都市报》揭露,四川简阳市有人继续在贩卖死猪和病猪。其中有三头病死猪是猪贩子以50元价格,从简阳市青龙镇收购的。防疫部门当即要求猪贩子将病死猪深埋消毒。可是,次日,猪贩子却将深埋的死猪挖出,并以480元的价格,卖到了四川金堂县竹篙镇。而此次感染猪链球菌的病人中,相当一部分是因为买了病死猪肉或者分食了病死猪肉所致。对农民来说,死猪舍不得埋,就自己吃了;对猪肉贩子来说,死猪肉成本低,有利可图。尽管政府的代言人说病死猪肉不能私自宰杀买卖,但在村民眼中,这是件很正常的事,“有些人明明知道是病死猪肉,他还是会去买,为什么?穷呗,即便是现在,说吃病死猪肉会死人,还是有人在吃,有人在买。”
    
    一方面,有人在和猪一样的得病死去,一方面这些病猪肉又敞开供应,在这样的社会,说任何“和谐稳定”的话似乎都是多余,所谓人权就是生命权,这样的人权也就与猪权高相提并论了,所谓“高一点点”也就微不足道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